外国人:我说台湾坏,没人信?!

命运的邂逅 收藏 0 316
导读:在罗斌看来,台湾是个“很急,又很友善”的地方。这个很懂布袋戏的汉学博士,因研究布袋戏曾在厦门住过几年,罗斌说,比起大陆,台湾实在太自由了,而且东西又好吃。 我爱纪露霞 也爱嚼槟榔 一九九四年在台湾定居下来,罗斌爱嚼槟榔,还爱听文夏、纪露霞的台语老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问:你认为台湾人的性格有何特色? 答:台湾人很急,又很友善。要了解一个国家,就看他们的交通,台湾人喜欢闯红灯,骑摩托车的人多,骑脚踏车

在罗斌看来,台湾是个“很急,又很可怜”的地方。这个很懂布袋戏的汉学博士,因研究布袋戏曾在厦门住过几年,罗斌说,比起大陆,台湾实在太自由了,而且东西又好吃。





我爱纪露霞 也爱嚼槟榔


一九九四年在台湾定居下来,罗斌爱嚼槟榔,还爱听文夏、纪露霞的台语老歌。






问:你认为台湾人的性格有何特色?


答:台湾人很急,又很友善。要了解一个国家,就看他们的交通,台湾人喜欢闯红灯,骑摩托车的人多,骑脚踏车的人少,都很急很急;什么可以赚钱就一窝蜂,蛋塔热门就开一堆,一下子又全不见了。





台湾人很急 可是很友善


纽约人也很急,但很不友善,台湾却很有人情味。我有时买东西忘了带钱,对方都会说:“下次再给好了。”很信任别人。





问:你住在大稻埕快十年了,觉得这个地方有何特别?


答:大稻埕是台北的发源地,不像台北东区和新加坡、香港都差不多。大稻埕像乡村一样有人情味,又有台北味。






大稻埕社区 像东京浅草


这几年来,大稻埕的变化很大。容积移转的政策带来非常正面的影响,很多有良心的建筑师用传统的方法、材料修复,甚至把新房子拆掉用传统的方式重盖。不像淡水,淡水以前很可爱,现在就是个噩梦;或是在莺歌老街,老街没有老房子,很可怕。





现在霞海城隍庙因为月下老人变得很红,很多年轻人会进来社区里,这样很好。我觉得这个社区会慢慢变得像东京的浅草,变成老街观光区,但更有意思,因为大稻埕更完整。





最无聊的是年货大街,一年比一年糟糕。应该要好好规画、包装,要不然变得像夜市一样,就没意思了。





人道看历史 别在乎族群


问:你曾经策画几次十七世纪荷兰与台湾的展览,有什么感想?


答:以前的历史观点都是我们最好,别人不好;以前荷兰人说荷兰很厉害,征服全世界,现在也说那是不好的行为。这种历史的概念一直在变。我希望大家能用更人道的概念来看历史,而不是从族群本位出发而已。





台湾的历史在这五十年一直在重写,我觉得这是很健康的一件事,是成长的;这里面有很多错误、沟通,却是民主化必然的过程,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想去中国化 让他们玩嘛


即使去中国化的讨论也都很健康,因为大家可以骂,而不是什么都不能讲;只要是讨论,表示公民够聪明,够成熟。





很多人担心去中国化的影响,我觉得“让他们玩一下嘛”,没关系。反正台湾社会不是由政治家决定的,而是由台湾民众跟股市决定。





不是台湾乱 而是媒体乱


问:你住在台湾,最不喜欢台湾的哪一点?


答:媒体。台湾有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媒体创造不存在的现实,只为了不断刺激感官,不是性就是暴力或明星。我在国外的朋友都问我:“台湾是不是很乱?你住在台湾不是很危险?”





很多媒体呈现出来的,跟台湾都没什么关系。媒体如果只关心自己岛内的事情,或是夸张洒狗血,对台湾真的很不好。





问:如果要介绍台湾,你会如何说?


答:在台湾,生活可以过得方便又轻松,经济水准也不输欧美。可是谁会相信你呀?西方人把上海当成亚洲的梦想,连台湾人都要跑到大陆去。我说台湾好,没什么人听得进去;如果每个人听听别人的话,就世界和平了。





【2008/03/25 联合报】



本文内容于 2008-3-25 14:28:25 被命运的邂逅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