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狙击 序幕 一 大胜的惨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4/


枪声在响,枪声在响,在响……

——不过那只是幻觉。

战斗,已经结束。战火已经平息。

只有枪声似乎还在耳边回响着……余音绕梁般。这一场军事演习实在太激烈了,一个个紧张片断历历在目,久久难忘。

苍茫夜色中,一辆高机动越野车在荒野上风驰电掣着。

车上5个人,全是王牌特种部队的精英。正凯旋回归。

开车的是副队长东方剑,他身侧机枪手位置的是齐东山,后排坐着3个,中间的是队长上官奇,左右李思和张晓强。

队长上官奇代号“银狼”。叫他“银狼”,是因为他一闪而过的眼神,是那么的冷酷。他是王牌特种部队的中心灵魂人物,一手组建王牌特种部队,又一手组织王牌特种部队行动。

副队长东方剑代号“鬼影”。追随上官奇多年,是王牌特种部队的二号人物,一向根据队长上官奇的指示将指令坚决贯彻执行到下面的每一位队员。

齐东山代号“李寻欢”。叫他李寻欢,是因为他的枪法百发百中准得要命。就像古龙武侠小说中所说的那样,“小李飞刀,例不虚发。”

李思代号“爱因斯坦”,他是队伍中的技术专家,据说还是电子系研究生出身。

张晓强代号“成龙”。身手一流,仿佛银幕上的武打明星成龙一般拥有打不死之身。

上官奇双手抱头往后一靠:“演习结束了,大家有些什么感想?”

大家都沉默着。

过了一会儿,没有别的人作声,只有李思答了:“回去后演习总结一篇,不少于5千字,3天之内缴交。” 王牌特种部队中就只有他敢跟队长随便说笑。凭着他技术专家的身份,他在队伍中的位置岿然不动任你东南西北风,基本上没人能奈何他。

上官奇习惯的想抽烟点,但动作失败了,上战场打仗身上哪来的烟呀:“东方剑。”

东方剑全神贯注的开着车:“到。很好。一切顺利,任务顺利完成。”

上官奇抬头望望天宇,夜空幻象迷离:“齐东山。”

齐东山赶紧应:“到!”思索着,“在这一场演习中……”

上官奇打断了齐东山的话:“你在这次的演习中表现很出色嘛?凭借让人惊异的杀敌数量,足以成为战斗英雄,毫无疑问。”

齐东山赶紧谦虚:“队长过奖。”

“虚伪。”上官奇不客气的说,“步兵的单兵作战能力,我看你在整个军区都难能找到对手的了。”顿了一顿,“但现在不是单兵作战,是团队配合!”突然吼叫,“李思!”

“到!”

“这一次的军事演习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这一次军事演习?”

“这是因为……我们需要验证我们的战术方针,检验许许多多数据和非数据的结果……”

“齐东山你表现太突出了。你一个人杀的敌人数量堪比数名普通战士。”东方奇继续说着。

齐东山很想说如果这是一场真实战争,杀敌多又有什么不好,但话到嘴边硬是咽回去了。

“但这不是现代战争所需要的,更不是这一次军事演习所需要的!”东方奇语气很重,“你知道吗?现代战争真正需要的是什么?这一次军事演习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东方奇停顿了一会,等待有人能回答。没人回答。

于是东方奇拍拍身右的张晓强:“这一位,张晓强……”

张晓强应:“到。”

“他才是我们所需要的士兵……一位永远严格执行任务的士兵,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东方奇继续说,“他更是这一次军事演习所需要的士兵,最能让这一次军事演习得出真实结果的士兵……”

齐东山抱着怀中的狙击步枪低头默然。其实他以前是有点瞧不起张晓强的。除了张晓强那铁打的身体那坚韧的意志让他佩服。但他实在老实得过了头,从来只知按指令执行任务——齐东山是这么认为的。

“你,齐东山,你是很强,够强,强得就连本应由别人对付的敌人都揽过来了,强得过分!”

“我知道,你一支狙击步枪直使得出神入化……说不定隔着海峡都能把人家军官一枪爆头……”

“规则!你懂得规则吗?这一次军事演习的规则?踢足球守门员可以直接一脚把球开进对方的大门吗?打篮球呢?”

“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神枪手,无可否认……但除了神枪手,神枪手之外,你身上还有什么吗?”

“神枪手,神枪手再神,神得过导弹吗?”

“我们王牌特种部队需要的是一位成员,一位同志,而不是一名个人表现突出的神枪手!社会,要和谐社会;团队,也要和谐团队。你,自己问问自己,你和我们合拍吗?”

“就好像大家一起来唱歌,大合唱,我们打的拍子都是四二拍子,你却来个四三拍子,那你嘴里哼的就算有多动听有多美妙又顶个屁用?”

“齐东山,你太有才了,然而我们王牌特种部队并非你呆的地方。你走吧,你还有很遥远的路要走,如果你愿意去走的话……如果那是你所必需走的路,你会犹豫吗?”

“演习评估之后,你就背起行囊办手续离开吧,去寻找真正属于你的位置……”

为什么任务顺利完成了,自己却被部队开除?部队打了大胜仗,自己却迎来人生之路上一次沉重的惨败?齐东山望向昏暗的远方,绝望一般的迷惘……

“别气馁,齐东山。”张晓强为他打气。

齐东山强忍着眼泪,然而泪水毕竟不争气的淌了出来……泪光朦胧。

“保持一颗平常心才是真。”李思在背后是这么说的。

上官奇活动活动脖子,不置可否。

而齐东山身侧的东方剑,聚精会神的开着车,脸上一直没什么反应。

天色忽然一片黑暗。月儿在西边坠下去了,而东边太阳还未起床。黎明前的黑暗。

车上的5个人都静默着。

车辆的引擎声。下面的杂草被车轮辗过的沙沙声。周围草丛怪异的虫鸣声。

《老子》五十八章:“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