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看我们以往所认知的党史人物

alalei 发表在



陈独秀、林彪等一批被恢复历史本真的党史人物

陈独秀晚年对斯大林模式的反思,受到了研究者的重视。《开天辟地》等影视作品中,陈独秀已是“高大形象”。


陈独秀

原来说是托派、汉奸、右倾投降主义分子,似成铁案;但现在,汉奸的帽子摘掉了,托派问题也得到合理的说明,“右倾投降主义错误”先改为“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再改正为“右倾错误”(而这一错误的形成,共产国际也要负责任)。《毛选》中关于陈独秀的注释得到了修改。毛泽东所说的“陈独秀是五四运动时期总司令,创党有功,将来修党史要写他”(大意)的话,得到了落实。陈独秀晚年对斯大林模式的反思,受到了研究者的重视。《开天辟地》等影视作品中,陈独秀已是“高大形象”。


张闻天

先是推倒了所谓“彭黄张周反党集团”的罪名,他的庐山会议发言又被肯定为反对“左”倾错误的代表作;近年来他在遵义会议后被推选为总书记的史实也得到确认,“毛洛合作”主持中央工作的那段史实也得到了承认和宣传。他在受打击、被迫害情况下的革命品格、理论创造和崇高精神赢得了世人的崇敬。


李立三

过去一提就是“立三路线”,似乎这就是李立三其人。现在人们知道,他是个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他不仅是安源大罢工的主要领导人、“五卅运动”的总指挥,还是南昌起义的倡导者和重要领导人之一。这些功绩,在一些电影中已有反映。


项 英

原来只讲他在皖南事变中的错误,现在对他在三年游击战争中和领导新四军时的功绩都给予了肯定,对他在皖南事变中的错误也给予了恰当的评说。他向延安发电报不同意江青和毛泽东结婚的胆识,尤其受到了人们的赞佩。电视剧《新四军》对项英领导新四军时的功过,做了符合实际的描述。


王 明

过去人们只知他是长达四年之久的“左”倾路线的罪魁,又知道他后来投了苏联,而苏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被视为敌国的。但现在人们又知道了他是著名的《八一宣言》的起草者,而《八一宣言》曾影响了张学良等许多国民党将领走上抗日救亡的道路。《八一宣言》提出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和抗日救国十大纲领。


张国焘

曾因分裂党和红军且加入军统而被牢牢地钉在反派人物的耻辱柱上。现在,他得到了一分为二的评价:既是中共一大代表,早期重要领导人,又是野心家和变节者。他在建党、领导“京汉铁路大罢工”和创建川陕根据地等方面的功绩得到了肯定;同时,人们鲜知的他曾出卖李大钊,在红军中搞“大肃反”乱杀人的罪孽,也得到了揭露。


博 古

过去多与王明并提,人们大多只知道他犯有严重的“左”倾错误,曾给红军造成重大损失。现在,又知道他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不仅勇于承认错误,还与毛泽东站在一起反对张国焘,他还是党的新闻宣传战线上的卓越领导人。


凯 丰

因为曾跟着王明、博古跑,在遵义会议上不但没有支持毛泽东,还讽刺毛泽东按照《孙子兵法》打仗,故而长期成为党史教学中挨批的人物。现在,人们知道,凯丰后来认了错,并与毛泽东一起反对张国焘的分裂。他还是青年运动和理论宣传工作的杰出领导人,那首著名歌曲《抗日军政大学校歌》的歌词(“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就出自他的手。电视剧《长征》对凯丰的转变做了客观的描写。


夏 曦

过去给人最突出的印象是他在苏区“肃反”中“左”得出奇,杀了包括胡慎己、潘家辰、万涛、段德昌、柳直荀、王炳南等红军高级将领在内的大批红军将士。现在,史学界对于贺龙和萧克分别给予夏曦的“两头小,中间大”与“两头好,中间错”的评价,给予了充分重视,除了继续严厉批评其“中间错”(即搞“大肃反”)之外,也论述了他“两头好”的历史。


饶漱石

过去人们只知道他是“高饶反党联盟”的重要人物,现在,他在新四军和华中根据地时的功绩得到了肯定。在电视剧《新四军》中,他在皖南事变中的正确表现得到了反映。


林 彪

既是开国元勋,又是反革命集团案首犯。“文革”中罪恶滔天,不知伤害了多少人,小平同志有“林彪不死,天理不容”的愤慨之言。“九·一三事件”后,林彪被全盘否定,“叛徒林彪、孔老二,都是坏东西”的儿歌响遍街巷。近些年来,林彪在历史上有功的一面得到肯定。中央军委确定的我军36位军事家中,林彪居其一。在军事博物馆举办的纪念建军八十周年展览《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中,林彪作为十大元帅之一,大幅照片被挂了出来。在《辽沈战役》、《八路军》等多部影视作品中,林彪皆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正面形象。


黄永胜 谢富治

曾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成员,二人在“文革”中皆劣迹昭彰,但因在军史上有功,所以在《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展览上,二人作为上将,大幅照片也被挂了出来。


邱会作

也是林彪反革命集团成员,因有军功,其家乡江西兴国县也给他塑了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