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5周恩来广州两次历险:汽车司机被机枪打死

1925年6月23日“沙基惨案”中幸免于难


1924年9月初,周恩来奉党中央的命令从欧洲回到广州,l0月被派往新组建的中共广东区委,任区委委员兼宣传部长,随后又到国民党黄埔军校任教官,11月任军校政治部主任的职务。当时周恩来只有26岁,却深受广大军校师生的敬重,军校的党代表廖仲凯曾在家中对他16岁的儿子廖承志介绍说:“他就是共产党的大将周恩来。”黄埔一期的学生胡宗南,在没有考入黄埔军校前在他的老家浙江以“狂生”著称,天底下几乎没有人能让胡宗南看得起的,但自认识周恩来后,胡宗南的态度发生了转变。这位素以国民党内预言家著称的胡宗南,就断然向同学预言,说这位比他还小两岁的政治部主任将是中国未来的希望,是军校中最具有能力的人。


1925年1月,中共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周恩来参加了这次大会,会上通过决议,要求积极开展工运、农运、妇运、青运工作。也就在这次会议后不久,帝国主义在全国各地不断对中国民众大打出手,制造了多起流血事件。1925年4月8日,美国军队在福州开枪打伤数十人;5月28日,日本军队在青岛包围工厂,开枪打死打伤20余人,抓走70多人;5月15日,日本人在上海枪杀工人顾正红,伤10余人;5月30日,英国人在上海南京路开枪打死打伤数十人,抓捕100余人;6月1日后,英、日、美联合出动军舰,其陆战队布满了整个上海,对工人、学生进行开枪抓捕,死60余人,伤70余人,这就是近代史上的上海“五卅惨案”,以日本人枪杀共产党员顾正红为导火线。针对帝国主义的暴行,全国其它城市的工人、学生及农民纷纷上街游行,支持和援助上海工人的行动。


广州是当时全国革命的中心,国共两党合作后,广州人民群众的革命激情高涨,“五卅惨案”发生后,引起广州各界群情激愤。当时任中共广东区委委员的陈延年、担任区委常委兼军事部长的周恩来、广州工会的负责人苏兆征、邓中夏4人,决定6月19日举行省港工人大罢工,以支援上海工人的斗争。6月18日在广东大学召开了由广州各界120个团体参加的代表大会,成立了“广州各界对外协会”,推举国民党左派代表廖仲恺为协会主席,还决定6月23日上午举行10万余人的集会和示威游行,廖仲恺为大会及游行的总指挥,同时决定黄埔军校及军队也列队参加。


周恩来从黄埔军校学生军中的两个团里抽调了6个连,即每个团的一、四、七三个连,组成一个营,从国民党军里同样也抽调两个营去参加这次的游行。对周恩来决定抽调黄埔学生参加游行示威,担任黄埔军校校长的蒋介石是非常不满的,但国民党中央也正式通知他,要求黄埔军校学生参加游行,蒋也只得同意。23日游行的那天,蒋介石并没有去,也没参加集会前的演说。


6月23日是夏至后的第二天,广州的太阳从头顶呈直射状,太阳强烈的白光烤得整个广州城似一个大蒸笼。但群众的爱国激情在骄阳下更加高涨。集会的地点在东校场,因为当时没有扩声设备,就将总会场分成三片,每片算是一个会场。每个会场都有主持人和演讲人。总会场的执行主席是国民党的中央组织部长谭平山,他宣读了代理大元帅、广东省长胡汉民的文告,廖仲恺代表国民党中央进行了演讲。周恩来、汪精卫、何应钦等人主持了由黄埔学生军队及国民党军队组成的军警界分会场,当时周恩来站在主席台上,整齐地穿着一身黄埔军校的黄色军装,缠着武装带,打着裹腿,还不时有人找他说些什么,他的样子在当时的人群中异常的突出。


集会在下午l时30分结束,接下来是10万人组成的队伍沿着预定的路线进行游行,香港罢工工人的大队排在前面,其后依次是工、农、商、学、兵队伍,游行的每个人都在手臂上缠着黑纱,以哀悼在上海“五卅惨案”中遭杀害的同胞,他们手中拿着旗子,高喊着反帝口号。在军警界的游行队伍里,每4人排成一排,按粤军、警卫军、湘军、讲武堂学生军、国民党军第一师、黄埔军校学生军顺序排开,走在游行队伍最后的是我党掌握的第一支武装铁甲车队,它是周恩来在1924年冬组建的,由黄埔军校第一批毕业学生组成的两个团,周恩来在团里建立了共产党的组织。游行路线两旁,还布置了荷枪的军人维持秩序,国民政府还派出两架飞机,不时在游行队伍上空投撒彩色传单。但何应钦却没有走在他率领的国民党军前面,为了显示他的威风,他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在众位军警首领的护卫下走在整个军警界大队的前头。


下午3时20分,队伍行进到广州城城垣西南角的沙基街时,面对一河之隔的沙面,游行者情绪更加激昂。沙面原是一个小渔岛,当时却是帝国主义在广州城圈定的殖民地,是中华民族的耻辱。针对当日的游行,英、法等帝国主义早已布置下荷枪实弹的大批军警,隔着只有50米的河准备实施大屠杀。


当黄埔军校学生军经过时,帝国主义的军警突然用机关枪、步枪猛烈向游行队伍射击,当场就有50人一瞬间被打死,170余人受伤。第一排枪响,与周恩来并肩走在黄埔军校学生军最前边的、一左一右的两位同志倒在了血泊中,罪恶的子弹夺去了他们年轻的生命。周恩来却就地迅速匍匐在地,并快速转入小巷,到后街隐蔽。当时周恩来十分的警惕,他知道发生上海、青岛、福州等地的帝国主义屠杀,均是突然间开枪的,他对此在心理上有一定的准备。事发后,蒋介石在给国民党中央的呈文中,称“军校入伍生死12人,伤23人,国民党军官长死4人,士兵8人,伤30人。”当时有关报纸报导,帝国主义的屠杀是针对黄埔军校学生及国民党军队的。


一个多月后,邓颖超由天津调来广州,任中共广东区委委员和妇女部长职务,每当邓颖超谈起此事时,她总是深沉地说:那次恩来幸免于难。


1925年8月24日“宵禁”遭枪击,险些丢命


沙基惨案发生后不久,1925年7月1日,国民党对国民政府进行了改组,这也是孙中山于1925年3月12日病逝于北京后,国民党内部权力斗争所必需作出的调整,汪精卫被推选为国民政府主席兼军事委员会主席,廖仲恺被推选为国民党中央常委和政府财政部长,还兼任国民党黄埔军校党代表的职务。掌握军权的则是粤军总司令许崇智,当时国民政府的武装主力就是粤军,同时许还兼任国民党广东省主席职务,胡汉民则是孙中山去世后,代理大元帅并兼任广东省长职务。4个人物都是广东人,又都是国民党中的元老人物,孙中山去世后,他们4个广东人各自拥有一定权力,占据着国民政府重要的位置。廖仲恺是广东惠阳人,是国民党中左派的领袖人物,积极倡导孙中山的联俄、联共的主张,而胡汉民、许崇智二人都是广东番禺人,胡汉民则是国民党中右派的领袖,许崇智则是右派中的主要成员。汪精卫的父亲在广东诸地做官多年,汪生于广东三水,但汪在填写履历时,总是把自己说成是广东番禺人,事实上他是江西人,汪看上去像是左派,实际上处于中派的位置。


当时国民党内部左派与右派的斗争十分激烈,右派分子们时常在胡汉民家聚会,多数人主张处死廖仲恺,汪精卫听到风声后,于1925年8月间的一次国民政府会议上,汪精卫私下写了张字条交给廖仲恺,告诉他:有人要向你下毒手!廖仲恺的夫人何香凝女士就此去找广州公安局长吴铁城,提出为廖的安全考虑,要求加派卫兵,但廖对此不以为然,认为敌人暗杀是在暗中的,派也没有用。


8月19日,廖仲恺接到一份通知,要他20日上午9时去国民党中央党部出席中执委会106次会议。次日,廖的汽车准时到达中央党部大楼前,当廖仲恺的脚刚登上楼前的台阶时,便遭到埋伏在骑楼下的几位刺客的枪击。随行卫兵开枪还击。廖身中4弹,被送往医院抢救,不久便去世了。


周恩来闻讯后,赶往医院与廖仲恺见了最后一面。在各界群众的强烈要求下,国民党成立了“廖案检查委员会”,周恩来也以共产党员的身份担任廖案检查委员会委员,后来他还亲自提审了被捕的刺客。当时刺客手中拿的都是大口径手枪,而廖仲恺身上的4弹只有3弹是大口径手枪射出的,射到廖要害处的一枪是小口径手枪所射,而当时在场的还有广州市公安局局长吴铁城的卫士,吴又是右派的主要干将,这一弹显然同他有一定的关系。让吴铁城主持破案是不可能有一个好结果的,当时苏联顾问要求扣压胡汉民,汪精卫则极力反对,并以辞职相威胁。


鉴于当时国民党内右派势力较大,国民政府想处理好此事,唯一可以依靠的武装力量,就是刚编成的以共产党人为骨干的第一军。军长是蒋介石,蒋不仅担任黄埔军校校长职务,又是广州市卫戍司令及长洲要塞司令,蒋又是浙江人,处理广东人之间的纠纷、暗杀最让人信服。


8月24日,蒋介石、周恩来、何应钦为“廖案”集会,并决定当天晚上进行戒严,组织兵力搜捕案犯,确定戒严的时间从晚上11时开始,还确定了内部联络口令。


晚上9时左右,周恩来与苏联使者话别后,坐上汽车,匆忙赶回司令部,督察部队的戒严行动。给周恩来开车的司机,曾在洋人的工厂里做工,饱受洋人的歧视,自从给周恩来当司机,周恩来的和蔼可亲深深打动了他,并懂得了不少革命道理。当时廖仲恺遇刺不久,他对周恩来的安全十分负责,车与人同周恩来形影不离。


汽车在夜幕中疾驰在人影稀少的马路上,远处不时还传来枪声,当时的时局也十分紧张。广州城外驻着不少粤军,而操纵粤军军权的是右派中坚许崇智,粤军随时有可能冲进广州城,好在戒严前,广州的城门已提前关上。汽车飞驰般地开到司令部的大街上,车灯灯光已照到司令部的大门上,门卫这时大声叫喊“停车”,开车的司机此时十分纳闷,明明是周恩来的汽车,怎么还让停下,汽车依然向靠近大门的地方驶去,这时门卫又大喊戒严的内部联络口令,周恩来的司机随机按原定口令作了回答,门卫听后便又大声喊叫起来,“不停车,就开枪了。”说着门卫手中的机枪同时响了起来。司机身上连中数弹,但还是赶紧把车调头开进一个小巷里,随即司机死在了驾驶座上,周恩来的随身护卫兵也随着枪声倒下,周恩来在枪响的一瞬间,急忙把身子伏下去,才算幸免于难。


当汽车停下来时,周恩来才打开车门,一边大声高呼“我是周恩来!……”一边走下汽车,门卫们听到喊声后,慌忙停下正在扣动机枪板机的手指,才知道错打了政治部主任,他们个个慌慌张张地涌向汽车,并急忙呼叫救护车,但在死亡前的最后时刻把车开向小巷里的那位司机,早已闭上了双眼,至今也不知此人姓什么,但是他救下了周恩来。


这一次门卫的枪击使周恩来差一点丢掉性命。事情发生后才知道,原定当晚11时戒严,后来蒋介石怕晚上的行动计划泄露,刺杀廖仲恺的凶犯逃跑,便急忙召集他的亲信,更改了原来的计划,把原定的时间提前两个小时,同时又更改了原来的内部联络口令。周恩来作为“廖案检查委员会”重要成员,蒋介石却没有通知他,也不知蒋介石是否是有意的,所以当门卫大喊宵禁的口令时,周恩来的司机及护卫仍使用原来的旧口令,造成门卫开枪射击。


当时周恩来因忙于缉拿廖案凶犯的缘故,他简单处置了两位牺牲者的事务之后,就赶赴搜查点检查部队搜查的情况,当晚抓获了三、四个刺杀廖仲恺的凶犯。最后胡汉民被迫出洋去了苏联,许崇智也被迫下台离开了广州。


周恩来回家后,邓颖超看见他的西服上血迹斑斑,还以为是抓捕凶犯时所致,也就没有问什么,周恩来更没有为此去讲什么,他害怕新婚的妻子为此而担心。


本文内容于 2008-3-25 13:30:05 被passional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