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给中国造成了多么大的物资资源浪费?

文章提交者:hairui之die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文革给中国造成了多么大的物资资源浪费?

对十年文革,我们且不说它毁坏了多少文物古迹,也不说它毁伤了多少人命,也不说它坑陷了多少无辜,也不说它耽误了多少少年人才,也不说它挑动国人内斗至今还在内斗不止,单是对物资资源的浪费,那该是多少?有资料披露,文革期间,单是毛的红宝书——小小语录本,就印了不下50亿册——这该耗费多少纸张,耗费多少煤炭、电力、颜料、人工?而所耗费的纸张又要用去多少森林木材?同时,光是运输这些“红宝书”该动用多少车辆?耗费多少燃油?而后来遍摆书架的“马 恩 裂 撕毛”选集全集,又该耗去多少纸张颜料电力煤炭燃油?如果光是这些语录本选集全集也就罢了,文革初期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又该耗去多少纸张、颜料?我的家乡是冀南的一个小城,记得那时,县城两条东西交叉的大街(我们叫“十字街”)的两旁,搭满了“席墙”,上面糊着花花绿绿的厚厚的大字报——一个小县城尚且如此,其它大中城市又当是何等情景?我们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就都用在这些“伟大领秀”的“战略部署”上了。除此之外,为了使“伟大领秀”的光辉形象“深入人心”,那时又印了多少毛画像?曾见网上的一幅照片,大队的“红卫兵”、“造反派”都举着毛画像,几乎人手一“像”(挂在家中的又怎能数得过来?),这又该耗费多少纸张、颜料?还有遍插大江南北的红旗,又该耗用多少布匹颜料?还有还有,写在墙上的,车间里,大街上,教室内,军营里,又该耗去多少?罢了,凡此种种,如何述说得完?

如果说这种浪费我们能轻而易举地能想到的话,可是还有一种更大的几乎无可挽回的浪费不知大家知不知道?这就是人类最为依赖的东西——水。

上面说了,我的家乡在冀南平原上。打我记事起(大概六零年左右),我就记得我们村头有一眼砖井。据老人说这口井已不下二百年了(井口的砖石都被井绳磨圆了,可见其言不虚)。那时,我的父老乡亲祖祖辈辈的生产(烧砖——井北有一烧砖土窑、灌溉浇地——井周围都是菜地)生活都靠这口井,而这口井也从来没有干枯过。可是到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这口井走到了它生命的尽头。为什么呢?这就是这时兴起的大打机井风。

须是“伟大领秀”“爱民心切”(这里的“爱民”,与其说是爱中国人民,不如说是爱世界人民。因为“伟大领秀”多少年间把本国人民辛辛苦苦打下的粮食都成车成船地运去外国,去支援“世界革命”、解救“2/3的被压迫人民”去了,哪怕本国人民挨饿受冻,亦在所不惜),恨不得地里的庄稼能在一夜间达到成千上万斤,于是嫌砖井不办事,改用机井,好让“农业的命脉”——水,充分发挥其“命脉”作用(毛说,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当然,社会在发展,人类在进步,如果把汲水工具改革换代,这并无不可,关键是要讲科学,讲实际,看长远,有计划有节制地开采利用能源资源。可是,“伟大领秀”时代讲科学吗?对这一点,不但所谓的右派决不认可,就是奴 心 十足的毛左派,你们打心眼里就承认吗?你们要是承认的话,就不会有什么“大跃进”,“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一天等于二十年”了。于是,从六十年代中期,大打机井之风兴起来了(具体时间应是65年底或66年初。因为66年河北邢台地震,那时有一个迷信说法,说是地底下有两条小神鱼,被打井的钻头钻疼了脊背,身体一晃,就地震了)。这个风一旦兴开,于是遍地都是井架,一眼一眼的机井也随之星罗棋布,争相喷水。当然,如果这个时候再讲科学还不算晚,可是此时的中国人的脑子里根本没有这个概念(怪谁呢?怪百姓吗?)。不但如此,人们还认为这地下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且这时都是人民公社生产队,抽水用的电也不是自家的,耗多少也不必心疼,于是一个个翘着黑头张着黑口的胶皮管子没明没夜地往外喷水;不但灌满了庄稼地(那时都是铺浇漫灌),也灌满了庄稼地里的沟沟壕壕;放眼望去,波光粼粼,水鸭遨游,煞是好看。不但庄稼地里是这样,村庄里也是这样——我家就住在县城边,家的南边就是县属某单位。这个单位占地不小,高高的围墙内有一大片空地;该单位大概是为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就把这片地全种上了菜,当然那必然要打上一眼机井。每天我上下学从其墙外过,总听到里面马达的轰鸣声和哗哗的喷水声。可巧的是,墙外是我们村的一个大池塘,里面抽出来的水透过墙缝水道源源不断地泄入这个池塘。那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少说有一年),这个池塘总是碧波荡漾,清可见底。这可喜坏了我们一帮半大小子,没事便一头扎进水里玩耍嬉戏。当然这时我们吃的水,还是村头砖井里的水——虽是砖井,水是十分的甜,且村里的机井都在庄稼地里,没人舍近求远。可是好景不长,到了70年代初,人们发现这口宝贝砖井的水位一天天下降,没多少天就露了底,干了;乡亲们在惊诧无奈之余,嗟叹着挑着水桶跑远路到地里的机井上挑水。当然这时人们也都醒悟了过来,纷纷说:这都是那机井给抽的!可是说归说,砖井再也冒不出水来已成定局,而且“革 命干 部”们也没有谁把这事放在心上。他们只关心的是亩产“上纲要”、“过黄河”、“过长江”,好“多交公粮”,支援“世界革命”,以多换回几面“先进奖状”或“流动红旗”,因而机井还在没明没夜地抽,“命脉”还在没明没夜地流。然而形势越来越严峻,到了71-72年左右,机井也不行了,抽着抽着就没水了,只好时抽时停。又过了不长时间,这些时抽时停的第一代机井也完全不行了,再也够不着地下水了,只好再花银钱打更深一些的第二代井。再后来,更二代井也不行了,只好再……到我76年当兵走的时候,村里还在盘算着继续打井……。今年(2007年),我在某主 流 网 站上看到,河北水利厅的一位负责人透露,从50年代以来,中国的汲水具已经更换了五代,水位也从几米下降到了几十米几百米直至几千米;尤其是华北地区,已经形成了缺水漏斗,水位再也无法恢复起来,整个华北地区,再也找不到一眼砖井;我们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砖井,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北方地区的缺水已到了非常严峻的程度,国家为解决此问题不得不花大银钱搞南水北调。对此,我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后果?为什么中华先民使用了几千年的砖井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全都消失了?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毫无疑问,不讲科学,不讲实际,搞大呼隆、大锅饭、浮夸冒进是罪魁祸首!它们的所作所为又给中华民族造成了多么大的灾难——短短的几年时间,毫无节制地狂抽滥采,将使中国百姓付出多么大的代价?假如当初尊重科学,尊重知识,安能有如此后果?可是当年的一场“反右”,使多少讲科学讲实话的人遭受灭顶之灾,“右倾”、“保守”、“白旗”,又使多少人噤若寒蝉?对这段荒唐而惨痛的历史,我们不值得深刻反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