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出版的《世界军事》四月号载文披露解放军多次空难事故,有两战机相撞双双坠毁,有某新式战机装备部队初期,一次是起飞失败,机毁人亡,另一次飞行员及时弹射跳伞,仅以身免。内地媒体向来奉行报喜不报忧,特别是军内事故,若因擅自公开泄露伤亡数字必判处重刑。如今胡锦涛「求真务实」的治军思想,令军中负面消息能增加透明度,使广大人民群众开始享受知情权,更加强了社会对灾难性新闻的承受力,是「以民为本」的态度。也是对西方不实报道最有效的澄清。

一九八七年二月十九日,徐勇凌在高空编队飞行中,意外地与长机相撞在11000米高空,飞机受损失控,急剧旋转下坠,转瞬间已下掉三千米。徐勇凌拉动弹射手柄,座椅驱动火箭在飞机座舱盖抛掉同时点火,飞行员承受15个G(重力加速度)的过载,并受超音速气流猛烈撞击,他的长机飞行员受重伤,面部积水,眼球充血,历两个月治疗才恢复过来。徐勇凌选择手动开伞,在七千米高度即开伞,因空气较稀薄,开伞时减速造成的巨大拉力较轻,因而身体没受重伤,只是在零下三十度气温下冻多五分钟。

即使是身体素质极佳,接受长期专门训练的飞行员,在六个G的超载下已很难操控飞机,九个G使人短暂失明,所以战机不设计十个G的剧烈动作。在座椅驱动火箭15个G的过载下,飞行员就难免昏厥了,没有做足自我保护动作时脊柱损伤甚至终身残废也常见。

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日,徐勇凌在起飞时双发动机起火,他极力操纵想迫降但战机失控,急速滚转并转入俯冲,他在千钧一发中急忙弹射,来不及做自我防护动作,于是在弹射中受重伤,开伞时估计已身不由己,于是在突然减速下二次受伤,住院四个月。

另有两次起飞失败的重大险情;一名飞行员判断无法中断起飞而可能撞上障碍物时,果断弹射跳伞获救。另一名飞行员稍有犹豫错过跳伞最佳时机,战机翻扣撞地机毁人亡。

兵危战凶,即使和平时期训练也常有伤亡,贴近实战的演习更不能要求无一死伤。在“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演习时,俄方高调报道解放军车毁人亡的事故,贬低友军抬高自己;中方对俄罗斯海军堕海失踪疑是酗酒的丑闻却采取“为亲者讳”的态度。如今军人敢于披露多年前的重大事故,有关方面放宽“报忧”的尺度,确是“****”以来解放思想的新气象。



转自马鼎盛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