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民警和基层民警的对话

一日,一基层民警到机关办事,偶遇原同所现已调机关的同事,亲热无比,小坐闲聊,多是谈论工作,感慨颇多,对话节录如下:

机关:怎么蓬头垢面的?

基层:昨夜巡逻,清晨跑步,刚到所想吃碗方便面,两家打仗的堵在门口要求处理,饿先忍着吧,先处理事儿,东劝西劝,好容易处理完,已经十点多了,刚想泡面,教导员大吼:全体上车------市政府-------,回来快十二点了,饿过劲儿了,困劲儿又上来了,想眯一会再吃中饭,一睁眼快一点半了,忽然想起手头的卷快到期了,胡乱套上衣服,骑车直奔市局--------拿伤害鉴定-------------,你说怎么能不蓬头垢面?

机关:(递上一杯咖啡和毛巾)。

基层:靠,还是雀巢的,太腐败。

机关:腐败?机关是清苦的,哪有基层实惠多?我们上传下达,制定文件、督促检查、通知通报-----单调乏味,哪有你们丰富多采,咖啡是我自备的。

基层:丧良心你啊!!你没在基层干过啊,那叫“丰富多采”

机关:开个玩笑,基层苦我知道,但离开多年,你讲讲“新形势”。


基层:你别耍我们基层的了,在市局什么不知道,你是假装不知道,到机关没几年,你怎么变得狡猾了?

机关:说说。

基层:基层首先是苦其心志,其次是劳其筋骨,再次是空乏头脑,最后是难见彩虹。

机关:还有理论体系?不错,详细解释解释。

基层:没有理论,只有事实。苦其心志-------精神压力过大,可以说是每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就没有管不到派出所的;劳其筋骨------就是个累,我相对年轻都盯不住了,上岁数的老同志怎么能扛了;空乏头脑-------警校毕业十年了,什么时候看我进修过?脑袋都空了,怎么提高素质?骗鬼吧!难见彩虹---------十年了,还是科员,估计退休能弄个副科,警衔见长,工资不动。

机关:为什么会这样?


基层:你问我,我问谁。局内叫起一个部门就可以对派出所指手画脚、都可以部署工作,而且都喊自己的活儿重要,都有一套检查、考核标准,都得完成,来检查时还得陪着小心,好好招待,花了钱了,还得自嘲“招待不周”,一不小心就可能被通报,紧接着多部门闻风而动,“地毯式”倒查,所长的苦日子来了。外部压力就更大了,弄不好就被告、投诉,说实话,有时接待的态度是不好,天天接触都是打架的、卖淫的、扎针的、醉酒的、缠访的、赖帐的、纠纷的、盗窃的-------大事没多少,小事一大堆,每天都受不良刺激,心情能好?心情不好,言语失当,顺理成章,可是谁由能理解呢?每天脑子翁翁的,时间长就麻木了,这应该是人体的正常生理反应吧?

机关:那劳其筋骨,空乏头脑,难见彩虹怎么说?

基层:本来本职工作已经应付不过来了,还有没完没了的非警务工作,有时是副业冲击了主业,副业占了主业时间,主业就得占业余时间,没办法,主业得完成啊,干到最后,什么主业、副业都分不清了,搅在一起干了,你们领导机关就没有一个部门计算一下,一个民警究竟能承担多少工作任务,浑身是铁能碾几棵钉,我们真的不是超人!!!-------------至于空乏头脑,难见彩虹我就不说了,你心里明白。

机关:业余生活恐怕单调了吧?上学时你可是活跃分子

基层:别提这些,睡觉就是我主要的业余生活,可比不了你们机关,你还说机关单调,我看你们才丰富多彩,又是旅游,又是变相旅游,宴请-----------多风光

机关:哎,你这就不实事求是了,哪个派出所没旅游、没接受宴请?

基层:你还知道不少?是,组织旅游了,但是派出所自己花钱,换句话说,都是民警的钱,你们机关花的什么钱?花了吗?说到宴请,的确有,都是偷偷摸摸的,请我们的多数是社会上的人为了办事,风险太大,弄不好就要捅漏子;而请你们的多是内部人,多是礼节性的,永远不会有毛病。你看看,同样是吃请,差距有多大,这咱都理解,谁让咱在基层呢。关键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机关:其实,机关也分三、六九,不能一概而论。

基层:我们看机关都是一等,起码有正常的作息,加班也像开奥运会似的,几年才一次。

机关:少是少,但你的说法夸张了,至少一个月值一个夜班,当然,没什么事儿,就是睡觉。

基层:(语塞十几秒,瞪眼)------什么也别说了,天堂啊!!!!!!(手机响)-----哎呀,光唠嗑了,忘了“天底下还有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还未解放”,我战斗去了。


基层:你是为了送我,还是为了唠嗑,为了唠嗑,我可没时间陪机关老爷闲扯。

机关:鱼、熊掌可兼得,上车。

基层:一听发动机的动静,就知道是好车,用不到一年吧,不到两万公里。

机关:五年头,不是什么好车,凑合用。你们所也真是的,办案也不派台车,你没票儿吧?弄一个,方便。

基层:我有票儿比你早,可是有票无车,派出所的那台破车早趴窝了,没钱修,就是修好了也没油儿,百公里能喝二十升油,谁用得起?我兜儿里揣着一把油条子还没处报呢,还敢开车。还不错,市局拨了台新车,可一天三、四拨外出办案的,根本打不开点儿。我估计新车也不会新多久,一年就得跑五、六万公里,还没有专职司机,折旧快,机关车五年还像新的,所里的车五、六年就不像车样儿了,没办法,能动就得跑,哪有保养,派出所的人和车一样命苦。

机关:你也别净说你的苦,机关也不是你想象的天堂,我承认,劳动强度肯定没你大,但精神压力未必就比你小。机关是材料当家,辛苦写的材料,这个改几笔,那个改几笔,弄好了一看,这还是我写的吗?就好象抱错孩子似的,心里什么滋味?这还好说,谁叫咱文字水平不高,理解意图不到位,单说经验材料,哪有那么多的经验?可是没办法,还得写,那么容易编,绞尽脑汁啊,经验最初都是基层报上来的,本来称不上什么经验,一项工作刚有方案,经验第二天就报上来了,怎么办,弄不弄,不弄吧,基层说机关不重视,弄吧,实在没什么价值,最后还得弄,弄的级别越高基层越高兴,因为简报和经验材料是最好的工作政绩载体,没办法,就这么个大气候,硬着头皮编吧,把猫说成虎,把蜥蜴说成恐龙,想方设法“挖掘”亮点,你说,没有米,还得做饭,精神压力能小?

基层:那就实事求是呗。

机关:哥们儿,你以为我愿意?真能实事求是,还用遭这份儿罪吗,要我说,不实事求是是基层造成的,你们的虚假数字,误导了决策层,你们真破了那么多的案子、真处理了那么多人?别自欺欺人了,我在基层也干过。

基层:你还好意思说在基层干过,你当所长时实事求是了吗?为了完成机关下达的高指标,你不是绞尽脑汁,连蒙带唬,七拼八凑,跟头把式的,可抓可不抓的你放了哪个?你就没作过数字游戏?就没拔过高儿,就没胡吹过所谓“经验”?没花钱“买”指标?不脸红吗?话说回来,不造点儿假,能全面完成吗?

机关:我认,个别有。可是你知道高指标怎么来的吗?是根据前几年你们的战果计算出来的,你们不先造假,怎么会有高指标,

基层:得了,这鸡和蛋谁先有的问题永远讨论不清。得了,我到了,谢谢领导为基层服务,您先回吧。

机关:好事做到底,我等你一会,反正也快到下班时间了,晚上我请客,咱俩挺长时间没聚了。


基层:哈!!!!今后谁再说机关没有服务意识我就跟他急,稍等---------------

二十分钟以后----------------

基层:今天是怎么了,好事连一块儿了,批捕科的大姐没挑出毛病,卷出手了。

机关:看样子挺怵检察院。

基层:凭心说,退卷的原因多数在公安,当然有认识的问题、角度的问题,关键检察机关有些要求,我们无法达到,案件从发生到办结,要经历约十数个阶段,什么出警、留置、立案、调查、侦查、缉捕、划价、鉴定、查寻、强制措施、告知、羁押、提审-------------林林总总,有一个阶段出问题,案件可能就要搁浅,以我们公安现有情况,难保环环相扣。实体要求严,程序要求更严,一招不慎,全盘皆输。说我们素质低我不承认,说我们素质高我有点儿不自在,怎么说呢,铺天盖地的案件,脆弱的后勤保障,落后的侦查器材、落伍的知识结构、疲惫的队伍--------------也只好“萝卜快了不洗泥了”,想细致,可怎么能细得起来呢。还有法律超前的问题,“沉默权”、“人性化”、“无罪推定”-----------都是有利于嫌疑人的,可查案时则不能不要口供;审判阶段可以“藐视"口供,侦查阶段则还得“重视"口供。因为在很多案件中,口供的价值对侦查人员来说并不仅仅是口供,还意味着许多破案的线索和收集其他证据的机会,怎么解决这个矛盾?还得拿下口供,法律规定了时限,领导喊出了破案时间底限,时间紧,任务急,常规手段“黔驴计穷”,怎么办?急眼了,用上“非常规手段”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用上就出事儿,前几天,我的一个同事被“双规”--------涉嫌刑讯逼供,可怜啊!都是为了工作,一家老小,天塌了。你说写材料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们办案难道就不是吗?。都说要与国际接轨,我看轨是接上了,火车翻了。

机关:法律、社会、观念转型期间,这是不可避免的代价,但愿代价能小些。


基层:都说要“人性化”,可是人性的光辉也不能光笼罩在嫌疑人的头上,给警察点儿行不行?

机关:可能警察是较特殊的公务员,要求自然高一些,可也不至于不“人性化”吧

基层:警察特殊在什么地方,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机关:警察是具有武装性质的治安行政力量,你忘了,可能就特殊在“武装性质”吧,“枪秆子”就要严格控制,另外,警察人数多、队伍大、接触社会的方方面面,基本上是政府的“第二皮肤”,而且是脸上的皮肤,明睁眼露的,黑了白了,一目了然,自然要弄好一点。

基层:好一个“第二皮肤”,贴切,可是既然是脸面,不想办法美化,天天在脸上左一刀,右一刀,都毁容了,伤痕累累。没有必要的养护,产生病变顺理成章,而一但有病变,不管是瘊子、瘤子、雀斑、痦子一律动刀,动刀后还不包扎,还要示众,不留疤瘌才怪,更有甚者,脸上沾了点灰,洗洗就完了,偏偏用硫酸咬,灰是没了,好皮肤伤了一大片。

机关:哈 哈 哈,老兄真是高论,用美容来反证,有新意,智慧来自实践、来自基层、一点儿都不假。


基层:得了,这就是机关和基层的区别,基层的人有牢骚就发,直来直去,说完了心里痛快点儿了,还得照样干活,机关人就不一样了,假正经,假深沉,一天笑呵呵的,表面都挺好,说的都挺好,可工作呢?就是一个“泡”。“面具一族”是机关的主流。

机关:炮火怎么对机关了,别忘了今天是机关慰问基层。到了,下车。

基层:警车别停在饭店门口,小心被抓。

机关:问题不大,这儿比较偏,再有你什么时候听说机关的车被查了,我点菜了,让你点非点得我“经济危机”不可。

基层:小气,你这是机关服务不到位的表现,先上碗面条,我一天没吃饭了,吃饱了,我和你拼拼酒量,今晚难得无事,你也别委屈,基层天天忙,都是给机关忙的,慰劳一下不应该吗?

机关:今天是个人行为,与工作无干,再这么说,你掏钱,打打机关溜须。


基层:现原形了,暴露了机关的本质--------------威胁加恐吓,你干脆回去写个通报,批评批评我这种勒索行为,再建议给我处分、扣分、办学习班。

机关:吃面吧,你边吃我边给你说说到底什么是基层、什么是机关。其实都是相对而言的的,相对于部、厅,我们都是基层警察,我到部、厅办事时,领导第一句话就说:基层同志来了,辛苦辛苦,听没听到,我也是“基层同志”,还有我也“辛苦辛苦”,这个问题就看怎么说,市局机关在部、厅眼里就是基层,再有,市局直属部门都是机关吗?有很多部门也是实战单位,他们也办案、也接触群众,烦心事儿也不少,所以不要把“你们”“我们”对立起来。喝酒吧!我们还是高唱“同一首歌”吧。

基层:你这是混淆概念,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们都是基层,都一样吗?有没有三、六、九等的问题,有没有大鱼吃小鱼的问题,就刚才停车的事儿,为什么你的车敢停,而我就不敢停,你为什么心里有底,我为什么心里就没底?不都是基层吗?不是三、六、九等是什么?

机关:当然区别是有一点,你知道,机关各部门都在一个楼办公,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太好意思下手,这是一,机关各部门手中各掌握某些制约其他部门的权力,这些权力是相互制约的,相互之间不敢轻易下手,这是二,违规的遍地都是,择其弱者惩之最经济,这是三,现今基层队伍大,也是整治重点,这是四,有了这四条,你就应该明白了。来,喝酒。

基层:有了这四条,所以我们更不能高唱“同一首歌”了。

机关:其实,机关的人也经常生活在惶恐之中,现在改革消息漫天飞,一改革机关就精简,没在基层干过的、年轻的都惶惶,年龄、基层经历是历次精简的两个“铁杠儿”,机关年轻人少,但没有基层经历的不少,岁数都不小了,下基层怎么干,想干好的也心有而力不足了,我就不明白,他们刚当警察时为什么组织不先分配到基层锻炼锻炼,我记得咱们刚毕业时不是说今后说以刚当警察一律先到派出所吗?怎么机关还有这么多没在基层工作过的,这些人多数是“半路出家”,刚进入角色,又得第二次“半路出家”,人往高处走就高兴,往低处走心里就有疙瘩。下基层的标准不是看适合不适合,而是用两“杠儿”,看似公平,其实是复杂问题简单办了,有负作用,还有那些学外语的、计算机的在基层一干就是七、八年,机关急需却调不进来,两头浪费,两头着急,胜任愉快,不胜任就不能愉快。


基层:还有一方面你没说,那些年轻的有些是想下基层的,机关“侯门深似海“,什么时候有出头之日,下基层解决职级待相对快些。

机关:但你不要忘了,机关一小步等于基层一大步这也是事实。

基层:我们是不是喝多了,怎么酒后吐真言了,都说起自己的优势了,忘了攻击对方了 哈哈哈。

机关:话说到这分儿上我们该唱“同一首歌”了吧

基层:其实我们的大名都叫警察,可是既然同是警察就应该“同工同酬”,我不是和机关过不去,也不是对基层彻底失望,无论基层还是机关,各有优劣,关键看适应干什么,我同意你的说法:,胜任愉快,不胜任就不能愉快。但同是警察要求的标准、工作强度也应大致相同,不能太旱涝不均,说件小事,要求派出所窗明几净,行李叠成“豆腐块儿”,刚才我到你办公室,你的窗、桌子上有没有灰?你的行李只能叫“行李卷儿”,地板上有三个烟头,当然不仅是你的办公室,我注意机关很多办公室都这样,就这样放到我们派出所,那可惨了,通报一下,大会小会点,扣分是轻的,法律讲人人平等,规定怎么就不讲平等了。我不平衡主要在这儿。其实,让我到机关我还不一定去,为什么,我不适应整天戴着“面具”,人应该坦诚,另外,基层能激发人的创造力,能够活的实在一些。

机关:我有点儿羡慕你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