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格勃特种药研制秘史:灵丹仙药打造超人战士

使用药物控制他人意志或打造“超人战士”,这似乎只在好莱坞大片中才能见到,但这并不只是传说和神话。其实,很多国家的特工部门都在研制可以让人忘记恐惧和痛苦、激发潜能的“金丹”、“仙药”,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1月10日就发表文章,披露苏联克格勃及其继任者俄联邦安全局的特种药物研制秘史。


“曾用囚犯试毒药”


2006年年底,叛逃的俄特工利特维年科在伦敦中毒身亡后,西方当局和媒体都把怀疑目标指向了莫斯科,认为克格勃的继任者联邦安全局是幕后黑手。这种怀疑并非没有任何根据,因为下毒本来就是许多特工机构惯用的手段之一。


在莫斯科中心行政区的瓦尔索诺菲耶夫大街,有一幢建筑紧邻克格勃前身内务人民委员会的旧监狱。长期以来,围绕这个建筑一直流传着很多传闻——上个世纪中期前,这里曾是特工部门的特种实验室,传其工作人员用囚犯作试验品,来验证各种毒药的药效。


兴奋剂把人变超人


除了毒药外,克格勃特种实验室“药库”中还有很多其他产品,其中包括可以激发人体潜能的兴奋剂。


列卡列夫曾是莫斯科网球队队员,具有良好的身体素质。进入特工实验室后,一次他代表实验室参加全克格勃的跑步比赛。比赛前一天,他偷偷溜进实验室,从药品库里拿出两片兴奋剂,并在比赛前吞了下去。他回忆说:“我感觉腿肚子变得像石头一样,接着是小腹、后背、胳膊。我成了大力士,如果搏斗的话,一个人至少可以对付五六个。比赛中,我比别人跑得都快。所有人都惊叹:‘你可以进克格勃体育队了。’”


致幻剂胜过催眠术


亚历山大·达尼林是莫斯科著名精神病学家和麻醉学家。早在上大学的时候,他就参与了LSD致幻剂的秘密试验。这种制剂是奥地利一位科学家偶然合成的,他当时的真正目的是研制能够减轻孕妇生产痛苦的麻醉药。


后来,科学家的这个“失误”被特工部门利用,美苏同时在“保密”状态下对其展开研究。达尼林说:“他们希望利用致幻剂使服用者的意识混乱,使之在某个时刻能够像计算机一样按照程序运作,就像催眠术一样,只是产生的影响更强烈。”


不过,美国人的试验陷入了死胡同。这是因为心理控制具有不可预见性,而且还发现大量副作用,使协调功能以及其他完成任务必不可少的条件遭到破坏。如今,美国中情局的心理控制试验“MK-ULTRA”计划已经解密,而苏联的秘密仍被保守着。


“快乐药片”防自杀


俄特工部门的“药房”里,还有很多有所谓神奇效果的产品,例如抗疲劳剂、快乐药片和“僵尸药”等。


几年前,列别杰夫在研制免疫力增强剂的时候,成功地分离出一种可以减轻疲劳的药剂。服用了这种药的人,即使3天3夜不睡觉,仍然精力充沛。


特工部门药房中另一样制剂是“快乐药片”,根据秘密统计数据,在第一次车臣战争结束后,俄军官兵和特工人员出现一股“自杀浪潮”,仅1996年就有近900人自杀。列别杰夫说:“世界各国特工人员的自杀比例都很高,而快乐药片可以帮助他们打消这种念头。”


目前,特工部门正在研制可以让服用者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甚至敌人使用核武器的情况下继续生存的药剂,这种药剂可以暂时阻止本来应该发生的死亡,让遭受强烈核辐射的士兵的生命不但能延续三四天,而且还能继续参加军事行动,这就是所谓的“僵尸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