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你也配喝井水?!

阿Q最近整天兴高采烈,走起路来都上蹿下跳的,原因有二:1。东家赵太爷家的鱼塘里养的河蟹在乡里一年一度的养殖大赛中横行霸道,荣膺冠军,给赵太爷挣足了面子,作为下人,阿Q自然也感到荣光。2。赵家的三小姐芙蓉在庙会上入围美臀大赛的三甲,高频率震荡的腰臀令人眼花缭乱,让方圆三十华里的后生都如痴如醉,神魂颠倒,想入非非,登门提亲者几乎踏破了门槛。赵太爷无奈只好让阿Q在大门口站岗放哨,劝退那些望眼欲穿的求婚者,阿Q站在门口,器宇轩昂,颐指气使,着实风光无限。


今天一大早,阿Q照例起来履行看门职责,无意中发现院子里供下人们用的大水缸里起了一层绿藻(注:缸里的水来自村头的当家塘),闻起来似乎还有些隐隐发臭,阿Q赶忙向赵老太爷报告,赵太爷颇不耐烦,认为阿Q少见多怪:“又不是毒药,你嫌不干净,用勺舀去不就得了!” 阿Q想想也是,也就不再言语。孰料,午饭后几个下人轮番上茅房(阿Q的YY对象吴妈更是上吐下泻),肛门在稀便的反复冲刷下,火烧火燎,疼痛异常。吴妈捂着肚子带着几个下人找到阿Q商量:“QQ哥!这缸里的水怕是不能喝了,你去跟老爷说说,咱们这几天就用井水烧饭行不?”。阿Q有些为难,但是看到吴妈热切的眼神,只好硬着头皮去找赵太爷,赵太爷翻眼看了阿Q一眼,走到水缸边,鼻子刚凑到水面,就象触电一般缩了回去,又皱了皱眉头,一言不发,转身就走。阿Q急了,拽住赵老爷衣袖:“老爷,你看这咋办呀?” 赵老爷甩了甩手:“咋办?!你说咋办?想喝井水?你小子一蹶屁股我就知道拉什么屎!井水是你们下人喝的吗?那是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们喝的,阿Q最近整天兴高采烈,走起路来都上蹿下跳的,原因有二:1。东家赵太爷家的鱼塘里养的河蟹在乡里一年一度的养殖大赛中横行霸道,荣膺冠军,给赵太爷挣足了面子,作为下人,阿Q自然也感到荣光。2。赵家的三小姐芙蓉在庙会上入围美臀大赛的三甲,高频率震荡的腰臀令人眼花缭乱,让方圆三十华里的后生都如痴如醉,神魂颠倒,想入非非,登门提亲者几乎踏破了门槛。赵太爷无奈只好让阿Q在大门口站岗放哨,劝退那些望眼欲穿的求婚者,阿Q站在门口,器宇轩昂,颐指气使,着实风光无限。


今天一大早,阿Q照例起来履行看门职责,无意中发现院子里供下人们用的大水缸里起了一层绿藻(注:缸里的水来自村头的当家塘),闻起来似乎还有些隐隐发臭,阿Q赶忙向赵老太爷报告,赵太爷颇不耐烦,认为阿Q少见多怪:“又不是毒药,你嫌不干净,用勺舀去不就得了!” 阿Q想想也是,也就不再言语。孰料,午饭后几个下人轮番上茅房(阿Q的YY对象吴妈更是上吐下泻),肛门在稀便的反复冲刷下,火烧火燎,疼痛异常。吴妈捂着肚子带着几个下人找到阿Q商量:“QQ哥!这缸里的水怕是不能喝了,你去跟老爷说说,咱们这几天就用井水烧饭行不?”。阿Q有些为难,但是看到吴妈热切的眼神,只好硬着头皮去找赵太爷,赵太爷翻眼看了阿Q一眼,走到水缸边,鼻子刚凑到水面,就象触电一般缩了回去,又皱了皱眉头,一言不发,转身就走。阿Q急了,拽住赵老爷衣袖:“老爷,你看这咋办呀?” 赵老爷甩了甩手:“咋办?!你说咋办?想喝井水?你小子一蹶屁股我就知道拉什么屎!井水是你们下人喝的吗?那是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们喝的,你也配喝井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阿Q还不死心:“老~~~老爷,水是不干净,吴妈喝了都拉肚子了。。。。。。。”“拉肚子?吆!这么娇贵呀,还是金枝玉叶嘛!三小姐养的京巴“小白”天天喝这水,怎么没见拉肚子呀?。。。。。。想喝这水的话,我就让人撒点氯粉,不喝就拉倒,还反了你们了!!。。。。。。少在这儿罗唆,赶紧干活去!!” 赵老爷拂袖而去,留下阿Q呆呆地立在那儿,欲言又止。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阿Q还不死心:“老~~~老爷,水是不干净,吴妈喝了都拉肚子了。。。。。。。”“拉肚子?吆!这么娇贵呀,还是金枝玉叶嘛!三小姐养的京巴“小白”天天喝这水,怎么没见拉肚子呀?。。。。。。想喝这水的话,我就让人撒点氯粉,不喝就拉倒,还反了你们了!!。。。。。。少在这儿罗唆,赶紧干活去!!” 赵老爷拂袖而去,留下阿Q呆呆地立在那儿,欲言又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