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有一位本家姐妹,爸爸称呼她为老凤姑,我叫她奶奶。老凤姑已经很老了,老得背都驼了,弯弯的,有点像一座拱桥,听奶奶说老凤姑是得了什么病结果才成了那样,小的时候我们也叫奶奶给我们唱歌听,奶奶没唱过,因为她不会唱,她说老凤姑年轻的时候是最会唱歌的,不过从我懂事的时候开始老凤姑说话的声音都是嘶哑的,还一个劲儿的发出“吭吭吭”的声音。


小孩子家除了每天找吃的找玩的外就没什么别的事情做了,后来我上学了,老凤姑家有一块地在我上学经过的山坡上,那里非常的陡,但是老凤姑和他的老汉几乎每天都在那块地上操劳,有段时间老汉生病了,老凤姑挑粪去山坡上浇地,因为老凤姑的背是驼的,所以粪筐几乎挨到了地上,看起来真的让人心酸。我问爸爸妈妈老凤姑的儿女呢?爸爸妈妈不知道,我又去问奶奶,奶奶说老凤姑没有儿女,那个老汉是逃荒的时候到了这里便和老凤姑住到了一起相互有个照应。


我想老凤姑是有很多故事的,便向奶奶打听,奶奶很忙所以便搁下了。有个夏天的晚上,奶奶带着我们在月光下乘凉的时候突然说起了老凤姑,因为老凤姑过世了。


奶奶说的老凤姑的故事有点老套,而且那时我太小也记得不太清楚了。老凤姑的父亲和奶奶的父亲是叔伯兄弟,那时家里的条件也还算不错,大家可以说是衣食无忧,凤姑是村里的一支花,很多年轻的后生都钟情于他(这件事情我倒是相信的,因为家里有和他年纪相仿的老爷爷经常去看一看她,而且因此被其他人议论纷纷)。老凤姑喜欢上了他们中的一个,那人是个有文武双全相貌俊俏的后生,是我爷爷的堂兄,村里人都非常看好他们,而且双方的父母都非常的满意。说到这里也许就已经意味着美满了,可是那时有战争,有抓壮丁,那时没有和平,所以个的幸福便因此成了渺茫。奶奶说老凤姑和那个人本来已经成亲了,但是就在那个晚上大家听到风声说抓壮丁马上就要来了(我不太懂这些),所以爷爷便和他的堂兄弟们一起出去躲了起来。他们躲在家乡一个叫马尾潭的地方,那里有很多的溶洞,爷爷说他们用铁打了几斤重的菜刀躲在那里,看见有经过便出来向人要点吃了,那人吓坏了,以为他们是土匪呢。后来风声平了他们便回家了,可是回家却成了灾难的开始,因为去报信的人骗了他们,抓壮丁的依然在村里。爷爷他们赶忙又逃,但没来得及,其中有一个人一着急从悬崖上跳了下去,虽然没送命,但是残废了,可是还是要有很多人被抓走的,老凤姑新婚的男人便是其中的一个,因为爷爷的父亲用了很多钱才把爷爷保住了。


老凤姑住在河边的山上,她没有像所有故事片里的女主角一样望着河断流,更没能等成望夫石。因为战争对所有的人都是灾难,在灾难面前活着就已经是老天爷给的最好的礼物了。在动荡不安的战争中,老凤姑嫁给了村里别的人,他们一直生活到五九年,后来那个男人为了让老凤姑和孩子能吃上一口饱饭去偷别人家里的荞麦被抓住后就上吊自杀了。奶奶说那时候死了很多人,说那时候比发生战争的时候还要苦,好多好多的人都饿死了,饿死的人有好多都是受不了家人挨饿的景象而自杀的。


老凤姑的男人死后没多久孩子也病死了,也不知道老凤姑是怎样鼓起的生的勇气,是在盼着他那被抓壮丁时抓走的男人回来么?我不知道,但是我们都希望一天他能回来。村里也有当时一块儿抓走的人后来从台湾回家了,但是回来的人都不曾见过老凤姑的男人。


我很少听见老凤姑讲话,也从不曾见她去谁家里串门,只是偶尔来一下奶奶这里,奶奶是她的老姐妹,爷爷是她的小叔子。她来的时候也很少讲话,奶奶便会讲一些好看年轻时候的事,比如说以前谁家的新媳妇坐在门槛上吃饭被人指责无家教什么的,偶尔也会讲起那些被抓壮丁时抓走的人,爷爷总会在那时眉开眼笑的提起他们那几把几斤重的菜刀的往事。


每每看见路过的老人目光无神的经过身边,总会想到他们也许有好多好多的故事,不管是美好或痛苦的往事,当他们面对日出和夕阳的时候眼神中也许就地出现了。

希望天底下所有的老人都能幸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