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的佣兵 第一卷 第十四章 左手?右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77/

手术刀、止血钳、镊子在背后叮当作响,每一声响动都像敲在秦枫的心上。撕裂的痛楚仿佛电流一样,嗖嗖地传遍全身,秦枫的身子不自觉地越绷越紧,汗珠子吧嗒吧嗒从脑门上滚下来。

“疯子,知道吗?你那结实的三角肌现在看起来真可怜,就像烤焦的牛排!”的士探过身子扫了一眼秦枫的伤口,幸灾乐祸道。

狠狠瞪了的士一眼,秦枫正要开骂,可一抬头,开膛手的手术刀深深地钻进了肉里。原本咒骂的士的话,一出口矛头转向了开膛手,“操!操!操!开膛手,你真他妈的把我当法国大餐了?!”

“宝贝,不要紧张!我对你的‘牛排’没有任何兴趣!”开膛手把镊子在秦枫面前晃晃,上面夹着一块焦黑的皮肉,“我讨厌你这种烤焦的!五分熟的牛排才是最美味的!”

的士伸着脑袋盯着秦枫,舔舔嘴唇,一脸馋像,“疯子,下次记得要把握好火候!”

秦枫抓起身边的弹匣砸了过去,“滚!”

的士一歪脑袋想躲避,可弹匣飞向了他的左腿。的士立刻嗷地一声蹦了起来。

流弹在的士的左腿上扯下了一块肉,弹匣正好砸中了刚包扎好的伤口。

疼地鬼哭狼嚎的的士不管秦枫正在手术,拿起地上的丛林作战靴就还击。

安德烈及时地替秦枫拦下丛林靴,但立马又甩了过去,恰好落在的士脑门上,“妈的!的士,为什么你没有把你的鞋子扔给那些该死的‘圣战之剑’,那样我们就省大力气了!这味道绝对能熏死那些狗样娘的!”说着,安德烈还拼命地搓着接触过鞋子的右手,一脸恶心模样。

“撒旦,或许你的手需要消消毒!”秦枫终于找到出口恶气的机会。一瞬间,被开膛手折腾着的伤口似乎也没有那么刚才疼了。

“OK!”缝完最后一针,擦掉血迹,开膛手俯身在秦枫的肩头亲吻一口,嘴里念念有词,“又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头皮发麻,秦枫浑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回头恰好遇上安德烈的目光,安德烈耸耸肩,“这家伙的确很特别!习惯了就好!”

肩膀上的伤口让秦枫只能趴在床上休息,一天下来感觉骨头都快生锈了,尤其是下身某个部位更是强烈抗议秦枫的长时间压迫。可每当秦枫爬起来想活动活动,开膛手就会飞过来一个迷人的微笑,秦枫只好立刻乖乖地回到床上。

和的士对骂了三天之后,秦枫也失去了兴趣,无聊地把目光转移到了尼尔的盾牌上。尼尔的床位在秦枫的另一边。据说,尼尔的先祖曾是爱尔兰贵族,那面骑士盾牌代表着家族的荣耀被一代代传了下来,到尼尔这里已经是第七代。

除了平时的训练之外,尼尔所有的闲暇时间都用了在那面中世纪的盾牌上。一上午的时间,尼尔就将盾牌从里到外擦拭了十七遍。正是因为尼尔对盾牌的珍爱,他的绰号也理所当然地叫做“盾牌”。

“嗨!盾牌,你的宝贝真漂亮!”秦枫看着他又开始了第十八遍的擦拭。

“谢谢!”被人夸奖自己的宝贝总是尼尔最开心的时候,他笑起来就像个天真未泯的大男孩,让人很难想象他也是“撒旦的佣兵”。

盯着盾牌看了一天,当秦枫将上面的每一条花纹,每一处创伤都烂熟于心的时候,秦枫和尼尔也熟稔起来。尼尔甚至把自己十三岁遗精、十七岁初夜都告诉了秦枫。

“你很讨厌日本人吗?”尼尔不仅不像一个佣兵,甚至不像一个心理成熟的成年人,虽然他已经二十五岁,却依然会问一些听起来很白痴的问题。

“我是中国人!你说呢?”秦枫反问道。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你来之后,队长让武士去了别的房间。”盾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武士?那个日本人?”秦枫一声冷笑,“挺酷的名字!”

“恩!横田一夫!我们都叫他武士!那家伙人对谁都恭恭敬敬的!只是,总给人一种很傲慢的感觉,让人觉得有点虚伪!总体来说,人还不坏!你可以试着和他相处一下!”盾牌的天真让秦枫有种踹他一脚的冲动。

“和他相处?用这个吗?”秦枫挥了挥拳头。

“当然不是!”

“下注了!下注了!多买多赚!”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叫喊。

“哈哈!又有热闹看了!”狮子一听外面的声音乐了,放下手里的RPK机枪,推醒正在睡觉的猎人,“走!咱们也去玩玩!”

“疯子,你不出去看看?”盾牌也是一脸的兴奋,起身就要外面跑。

“不了!开膛手回来发现我不在,我就完蛋了!”秦枫老老实实地趴在床上没动。

“没事!叫上冰人一起去!开膛手最怕的就是冰人!有他一起,开膛手绝对不敢捉弄你!”盾牌指了指直角落里的冰人。

秦枫望了冰人一眼,没吭声。冰人的冷酷,让秦枫没有接近的欲望。

可没想到,冰人竟一反往日的冷漠,收起一颗颗手工校正打磨好的狙击弹,站了起来,“走!”

“冰人,带上我!”装睡的的士一翻身起来了,一脸的贼笑。原来他也怕开膛手。

营房外的呼喝一浪高过一浪,喧哗声吸引了不少人,听起来很是热闹。

爬起身,秦枫活动活动肩膀,感觉除了伤口缝合揪着皮肉不太舒服,已经不痛了。

“嘿!疯子,见到你跟高兴!”走出营房,一个壮实的短发佣兵看到秦枫,招呼道,“感觉怎么样?”

“就关在老鼠洞里的大象,感觉棒极了!”秦枫笑着点点头,“见到你我也很高兴,左手!”

可没想到秦枫的话让左手一怔,周围不少人投来了诧异的目光。

“伙计,我说错了什么?”秦枫茫然地环顾四周,向的士问道。

“哦!NO!NO!疯子,你搞错了!这个是右手!不是左手!”的士提醒秦枫。

“左手?右手?”秦枫看看短发佣兵,又看看的士,彻底搞不清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