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制度上防止“神童”悲剧重演[转]

4岁上学,连连跳级,12岁保送进当地最好的高中高中,梦想做2008年北京奥运会志愿者——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平日里开朗活泼、曾被誉为“小神童”的14岁高二女生覃瑶因上课看课外书被老师批评而投塘自杀。在遗书中,她表示自己一直受着巨大的压力,“真的觉得很累、很累,我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神童”,通常指那些智力水平远远高于同龄人的孩子,他们可以轻松地学会各种知识,在某些方面甚至让成年人无法企及。由于这样的早慧儿童与同龄人一起上学常常会有“吃不饱”的感觉,因此,他们通常会提早上学、不断跳级,用更短的时间、更快地完成学业。在这样的求学道路上,神童的师长一般都会起到配合、促进的作用,一方面是为了满足孩子的求知欲,另一方面,可能也是为了创造“多快好省”培养人才的奇迹。


然而,人们可能忽略了一个事实:神童智力超群,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心理成熟度一定能和智商一样高于年龄。相反,由于神童在文化知识学习上取得的优异成绩,使他们从小就接受到比同龄人多的表扬以及比同龄人少的批评,这往往使得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更为脆弱,更经受不住打击。在我国大部分地区,高中学习的目的仍然是高考。在覃瑶生前的报道中,她曾表示,她是把高中作为考上清华、北大的跳板。而一个不到14岁的孩子究竟能否接受高强度的学习压力,却没有人为她想过。犯了错误受老师批评是件小事,但覃瑶不知道怎样应对批评、怎样接受挫折,从而在心理压力本来就很大的情况下选择了极端的方式逃避。不得不承认,这不仅是覃瑶一个人的教育缺失,这更是整个“神童”培养模式所未能解决的问题。


2007年,年仅6岁的新加坡混血男童艾南•塞利斯特•考雷顺利通过英国考试机构的“0”级化学考试,被列入《新加坡纪录大全》,却遭到新加坡本地大学拒招。南洋理工大学教授说:“艾南还只是个小孩子,如果由于过早将他送入一个令他的能力和想象力受到局限的环境,而使他丧失对于科学的热情,那将是件非常可惜的事情。”无独有偶,今年年初,巴西一位8岁男孩轻松通过考试,被一所私立大学法学院录取。而巴西教育部却对此大为震惊,教育部长阿达德甚至还表示,一名8岁的孩子能够通过大学入学考试是一件“让人担心”的事情。反观我们的教育,人们往往因“神童”的出现而欣喜,却没有人像以上两例中的教育工作者一样,把关注点投到神童的优异成绩之外,关心他们的身心健康和长远发展,更少有人关注神童背后的成长经历,也没有人问过他们是否真的愿意当“神童”。


在我国,史书记载的“神童”悲剧从宋朝就开始上演,直到今日也时有发生。覃瑶事件应当为教育工作者敲响警钟:应当如何避免早慧儿童受到伤害?目前,判断学生是否能够跳级的标准仍然是“唯分数论”,通过考试即可进入高一年级学习,而跳级学生的心理素质、身体素质以及情感需求是否适应超年龄学习,却没有相应的评价标准。避免悲剧,首先要纠正这种体制上的失误。同时,还可以借鉴国外的先例,如美国是将智力水平较高、同时要求高难度学习的同年龄学生集中在一起学习。从我国的教育情况来看,比较可行的方法是:由教育部门综合学生的各方面指标,确定相关标准,严格考评判断学生是否适合接受超年龄教育;同时派专人随时了解跳级学生的心理状态,及时给予调适,帮助他们解决因跳级而带来的困扰。如果及早做到这一点,覃瑶的悲剧很可能不会发生。我们希望覃瑶的悲剧不再重演,更希望通过各界的共同努力,让所有“神童”都能拥有美丽的人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