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天下 第一季《赌城争雄》 第六十二回 狼烟四起

信周 收藏 5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size][/URL] [内容简介] 大圈帮的张忆鲁送走无为后,马上对跟在身边的那个年轻人说:“晓林,你立即赶回帮里安排几名兄弟,务必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我要亲手宰了那两个混蛋,妈的,竟然欺负到老子头上了。” “是会长,我马上去安排。”说完年轻人离开医院。 跟随张忆鲁的这个年轻人叫马晓林,他的父亲原来就是唐人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


大圈帮的张忆鲁送走无为后,马上对跟在身边的那个年轻人说:“晓林,你立即赶回帮里安排几名兄弟,务必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我要亲手宰了那两个混蛋,妈的,竟然欺负到老子头上了。”

“是会长,我马上去安排。”说完年轻人离开医院。

跟随张忆鲁的这个年轻人叫马晓林,他的父亲原来就是唐人街华人帮会中的一个首领,当年越南人占领了华人社区后,偷偷跑到了欧洲。在大圈帮赶走了越南人后又回到了这里,但是却失去了在帮会中的位置。

马晓林一直梦想着重新在唐人街站起来,夺回他们家在这里的位置,但是他却没有这个实力,最后只好投靠到张忆鲁身边。马晓林很聪明,为人机敏灵活,很得张忆鲁的赏识,但是在马晓林的心里却藏着一个小算盘,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借大圈帮的实力来实现他的梦想。

张忆鲁把马晓林安排走后,他又重新回到病房。

躺在病床上的王姬已经昏沉沉地睡过去,这次意外对她的伤害太严重了,使她的精神一直处于紧张和恐惧中。丈夫的到来让她稍微平静了下来,慢慢睡着了。

张忆鲁轻轻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疼爱地看着自己的妻子,胸中的怒火又燃烧了起来,任何一个有血性的男人都难以忍受这种事情。这个习贯于刀尖上舔血的男子汉,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欺负?

王姬在梦中忽然惊醒过来,张忆鲁急忙弯腰趴到她身上,把王姬抱在怀里,用手轻轻抚摸着妻子的头,安慰她说:“别怕,有我在这里,没人敢再欺负你......”

王姬流着泪,不停地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张忆鲁理解妻子现在的心情,轻声对她说:“好,我带你回家。”

......

张忆鲁带着王姬回到位于郊区的别墅,把妻子安顿好,叮嘱女佣看护好她。随后他就把自己关进了书房里,张忆鲁在书房里不停地来回走动,象关在铁笼子里的一头雄狮。他在思考怎么样来报仇。

不用详细调查,他就清楚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在这里除了地狱天使没人能作出这样的事情来。

地狱天时帮目前是卑诗省的第一大黑恶帮会,无论他采取什么行动,都会引起大圈与地狱天使帮的一场恶战。为了避免给帮内兄弟造成不必要的伤亡,这件事一定要计划周密。

大圈帮里的成员这几年不如以前了,他们原来的兄弟都老了,身体大不如以前,而新人大多是在当地成长起来的,已经没有了他们当年的血气方刚的劲头。想到这里,张忆鲁忽然想起了无为,从这个青年人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张忆鲁的心里,他立即走到写字台前,拿起话筒拨通了周公的电话。

“喂,你好老伙计,听出我来了吗?”张忆鲁对着话筒说。

“哈哈......光听喘气我就知道是你,不用说听讲话了,是不是见到无为了?”听筒里传出周公爽朗的笑声。

“你怎么知道?”张忆鲁好奇地问。

“否则你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这还用问吗?哈哈......”

“你收了一个好徒弟啊,怎么好事情总是让你遇到,我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么好的人才,唉......”

“千里马是可遇不可求的,你今天给我打电话不是仅为了说这个的吧?”周公直言不讳地问。

“我想跟老朋友商量件事情,就怕你不能忍痛割爱,所以......所以......” 张忆鲁说到这里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婆婆妈妈了,这可不象面对枪林弹雨都不眨眼的张忆鲁。”

“那好,我就直说了,我想让无为给我当副会长,你同不同意?”张忆鲁直截了当地说。

周公显然没有料到张忆鲁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沉吟了一下......

“你就说行不行吧,给个痛快话。”张忆鲁听周公没有说话,就催促说。

“老朋友,你误会了,这件事不是我能说了算,得问无为自己,我估计他可能不会答应。”

“为什么?在整个北美没有一个华人不想坐这个位置,这可是能呼风唤雨的位置,他为什么不同意?”张忆鲁不解地问。

“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只是直觉而已,你还不了解这个孩子,跟他接触多了就会知道为什么了。”

“你不反对我的想法吧?”

“我什么要反对?难得你能看得起无为,实话说能被你看得上的人还真不多,哈哈......”

“老山东。”周公忽然叫着张忆鲁的外号,“无为不会在温哥华惹下什么事了吧?”

“没有,没有,你怎这么说。”张忆鲁好奇地问。

“这孩子性格刚强耿直,遇见不平肯定会拔刀相助,所以经常惹上麻烦,我只是奇怪没有事情他怎么会找上你?”

“好了不说了,你抽时间来温哥华,我请你喝酒,朋友从国内给我带来的几瓶茅台我一直没舍得喝......” 张忆鲁一说到这事让他没法开口,在这里混了这么多年了,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他感觉既窝火又丢人,所以不再说下去。

周公对张忆鲁语气的变化感觉有些奇怪,但是又不便于多问,只好说:“好吧,过段时间我一定去拜访老朋友。”

俩人很快就结束了通话......

张忆鲁放下电话,随后把马晓林叫进书房。

“有消息了没有?”张忆鲁低声问。

“已经确定是地狱天时里的人干的,具体是那两个人正在调查,他们里面的人口风很严,我们现在只能从外围调查,主要是周边地区的医院,因为那两个家伙都被姜先生打伤了,所以一定会到医院治疗。”

“很好,你现在通知帮会里的几个元老,来我这里开会,我有事情要同他们商量。”

“是,我马上去办。”马晓林简单的回答后离开书房。

一个小时后,温哥华地区大圈会的几大元老都来到张忆鲁的书房,这几个人都已经五六十岁,是第一批来到加拿大的人,都参加过华埠包围战。现在分散在唐人街的各处,分别控制着不同地区,作为不同势力的代表。

马晓林站在张忆鲁的身边一起参加会议,他一直充当着张忆鲁的管家职责,负责打理着张忆鲁的内外事务,也代替张忆鲁处理大圈会的事情,所以帮内开会他都参加。

张忆鲁见人到齐后,就开门见山地说:“今天叫各位来是商量一件事,我们在坐的都已经老了,打打杀杀的事已经不行了,但是越南帮、地狱天使帮等一些帮会,把我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总想把我们除去,所以我一直在考虑应该选一个年轻有为的人充实到我们当中,能够带领帮内的弟兄们冲锋陷阵......”

讲到这里张忆鲁停了下来,他想看看这几位的反应,坐在红木太师椅上的元老听了他的话后都面无表情,这几位心里都清楚,他们之间必须维持着力量的平衡,无论是谁有所表示都会招致其他人的意见,所以这样的事情干脆让张忆鲁自己决定,大家也图个清静,因此都没有什么表示。

有一个人听了张忆鲁的话心里一阵狂喜,他就是马晓林,他知道张忆鲁说的这个年轻人就是他,因为整个大圈内只有他最得张忆鲁的赏识,也只有他能担当此重任。马晓林心想终于熬出头了,工夫不负有心人,这些年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

坐在第一张椅子上的一个元老见大家都不说话,感觉情面上不太好看,于是问张忆鲁,“会长是否是已经有人选了?只要您认为合适,我没有意见。”

“最近你们一定都听说了,在北美的华人中出了一个年青的俊杰,就是刚刚到温哥华来的新赌王,此人年轻有为,而且勇猛正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想推举他做大圈会的副会长,不知大家是否同意?”

张忆鲁的话刚一出口,马晓林就感觉如同一盆冷水仰面泼下来,一下子从头凉到了脚后跟,他做梦也没想到张忆鲁提出的人竟然是姜无为,这个与大圈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他不清楚张忆鲁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决定,他与姜无为相识到现在也不过几个小时,怎么就会想到让他做副会长?

张忆鲁又接着说:“姜无为这个年轻人,目前在北美的华人中有很高的声望,可以说是家喻户晓,我对他的情况进行了了解,他的加入对我们大圈会来说是一个重大机遇,对我们今后的发展会起到不可估量推动作用。”

在坐的几位相互看了看,都点头表示同意,因为无为是个外来人,不会对帮内的各派势力造成影响,这也是大家所希望的,因此都不反对。

“那好,如果大家都不反对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过两天我邀请姜无为来作客,请几位出面作陪,大家也相互认识一下。”

张忆鲁很高兴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没有其它事情就让几个元老都回去了。张忆鲁一直在思考着这件事,所以没有留意到身后马晓林的表情。

此时的马晓林痛苦、绝望、嫉妒、怨恨、愤怒各种情绪都聚集在胸中。

张忆鲁的这个决定让感到绝望和痛苦,自己多年的心血将要付之东流。对大圈毫无建树的姜无为让他嫉妒,他更怨恨张忆鲁,自己跟随他多年,竟然不如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马晓林知道一旦让姜无为坐上副会长的位置,自己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了,很明显张忆鲁是准备让这个姜无为接他的班了,自己的计划将全部落空。说什么也不能让姜无为坐上副会长的位置,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他......

张忆鲁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这个决定竟然会给无为树立了一个强敌,并且给带来了杀身之祸......

......

与此同时,无为的另一个生死劲敌沙漠之鹰也已经来到了温哥华,当然也是冲姜无为而来。

在一个公开的摩托车俱乐部里,这里实质上是地狱天使在温哥华的总部。地狱天时帮在温哥华的头目弗格森正在接待从欧洲飞来的沙漠之鹰。

弗格森有个绰号叫“耶稣”,他的脸总是深藏在浓密的络腮胡子和齐肩长发之后,让人难窥其庐山真面目。

弗格森高大身材魁梧,时常带着宽大的反光墨镜和一顶大号牛仔帽,上身皮马夹,背后有一个骷髅头的侧面和印地安人的羽毛帽组成的图案,这个图案是地狱天使的标志。

沙漠之鹰开出的一百万美元刺杀姜无为的价格让弗格森很感动心,但是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却不肯立即答应他,想多榨些油。

“我听说这个中国小子是新一届的世界赌王,这可不是一般的角色,你开出的这个价格太低了,我们无法接受。”弗格森不动声色地说。

“那好,我把价格在提一倍,但是你们必须要保证干净利落地做掉这个小子。”

沙漠之鹰轻松地把价提到两百万,让狡猾的弗格森感觉还有利可图,他摇了摇头,“你要知道温哥华是中国大圈帮的根据地,在这里杀一个中国人,他们可不会袖手旁观。要知道在北美还没有一个帮会敢与大圈对抗,所以你开出的价格太低了。”

“妈的,老混蛋。”沙漠之鹰在心里偷偷骂了一句,“我再加一百万,你们要是不做就算了,在温哥华出这个价格灭掉一个人已经是天价了,有的是人抢着来做。”

弗格森装模作样地考虑了一下,然后说:“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你要先付一半的酬金。”

“我只能先付给你一百万,剩余的两百万等事成之后再付给你,不过我提醒你,如果你们没有完成任务,必须双倍赔偿酬金。”

两个人正在讨价还价之时,办公室的门被撞开了。

两个身上粘满鲜血的家伙闯了进来,一个人捂着库裆,一个捧着手,身上的衣服被剐成了一条一条的,象两条丧家犬。

“头,我们栽了,被人打伤了......”

“妈的,什么人敢动你们?他不想活了!”弗格森大声质问。

“我们去赌场玩,看上了一个中国娘们,本想和她玩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过来几个中国人,把我们暴打了一顿......”

“我发现打我们的那个家伙,很象赌场里宣传海报上的人,我们就是被他用扑克牌击中受的伤......”捂着手的家伙恨恨地说,当时无为过来的时候刚好与他是面对面,所以看清无为的面容。

“我知道是谁打的你们了,就是那个新赌王姜无为。”沙漠之鹰不冷不热地插了一句,他心里暗暗高兴,这次看看你们地狱天使还出不出手!

“老大,这个中国人现在可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了......”沙漠之鹰幸灾乐祸地说。

“你们的枪呢?为什么不开枪打死他,你们这个两个笨蛋,还有脸回来,你们马上带几个人把这个姜无为的情况摸清楚,然后给我灭了他,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如果干不掉他,你们就别想活着回来见我了,滚,快滚出去......”弗格森对着两个家伙大声嚎叫。

弗格森刚才还在考虑让谁去干到姜无为,想不到这两个倒霉的家伙回来,刚好借机把他们推出去办了这件事情,让他们戴罪立功,事成之后还不用奖励他们,真是一举多得。

......

无为对这所有的一切还一无所知,他根本没有察觉到危险已经悄悄降临,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地狱天使的监视中。无为现在是个公众人物,要想隐藏自己的行踪真的还不容易,更何况他还不想隐藏自己。

张忆鲁亲自派人来邀请无为去参加宴会,接他们的车现在就停在酒店的大堂前面。

四个人都换上了礼服,可以看得出大家对这个宴会都很重视。无为听了大圈帮的故事后,对张忆鲁肃然起敬,不仅是对他们的英雄事迹由衷佩服,还有他内心的军人情结,让他对当过兵的人有好感。

来接无为他们的是两辆奔驰六百,显示着大圈帮雄厚的经济实力,每辆车都跟随着一名来接他们的保镖,见他们四个人从酒店大堂内出来,站在车门旁的保镖抢先打开车门。

杨岩穿着红色的长裙,象一团火热情奔放,让杨岩显得华丽高贵,她挽着无为的胳膊,来到车边,无为伸手扶着她先上车,随后自己再从另一边上车。昊晟和阿侖上了后面的奔驰轿车,两名保镖上了车前的副驾驶座。

两辆车一前一后向市区疾驶而去......



《第一季结束》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