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出台新政策解决边防军官第二次分居问题

在祖国边海防线上,不少戍守边关的将士,好不容易与妻子结束了两地分居的生活,但不久又开始了第二次分居。




记者在黑龙江省军区边防部队采访,发现这种现象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应当引起重视。


春风知别苦 不遣柳条青


第二次分居常常是无奈的选择


边防军官夫妻第二次分居,是他们无奈的选择。


为了孩子上学。从18岁就来到黑龙江边防某部的陈副政委告诉我们,他的妻子与其结婚8年后才随军到边防。孩子上完小学之后,他们觉得驻地的初中教育质量不够理想,如果孩子在这里继续上学,将来就别指望能够考上大学。现在社会就业竞争十分激烈,孩子如果上不了大学,将来的前途就很渺茫。他说:“我们这一代人也许就这样了,苦了妻子,不能再耽误了孩子。如果孩子没出息,连孙子都要受影响。”所以,思来想去,他决定让妻子带着孩子到远离边防的一个地级城市租房就读。在我们的调查中发现,大多数第二次分居的边防军官,是为了孩子到内地或大城市读书而分居的。


为了照顾老人。许多边防军官认为,自己的父母辛辛苦苦把他们拉扯大,却没有享过一天福。如果老人病了或年岁太大了,就需要有人照顾。而请保姆的话,经济上有压力,有时还不很放心。所以当自己的父母或岳父母生重病需要赡养时,他们最终还是决定让妻子回家去。尽管这种第二次分居的情况现在还不是很多,但是,随着部队独生子女军官的增多,这样的问题将会越来越突出。


为了一份职业。有的边防军官的妻子在随军之前,有一份不错的职业。随军到了边防,她们很难再找到工作。正因如此,许多边防军官家属迟迟不愿随军。有的硬着头皮随丈夫来到边防,起初由于团聚的激情使他们觉得生活还比较快乐。可时间一长,她们一方面觉得仅靠丈夫的收入养活全家有点紧张,另一方面,不少妻子有文凭、有思想,不愿脱离社会而当纯粹的家庭主妇。所以,一些边防军官家属在随军几年之后,又回内地找工作去了。


相看两不厌 只有敬亭山


第二次分居的消极影响


唐代大诗人李白在《独坐敬亭山》一诗中写出了以平淡祥和心态看待爱情的名句:“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借用这句诗,似乎为两地分居的军人婚恋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边防军官与妻子第二次分居的人数在随军人员中所占的比例不小。在黑龙江省军区某边防团,就有团长、政委、两个副团长、卫生队长和一个军医与妻子第二次分居。边防军官第二次分居也带来了一些新问题。


经济上压力加大。没有随军前,绝大多数边防军官的家属因为有工作,家庭收入多些;随军后大多数处于失业状态,经济上本来就是一个损失。为了能让孩子进好学校,他们大多把子女送到省城或地级城市读书。在人生地不熟的环境中,孩子就学还要交纳各种费用,加上房租、交通费、通话费、生活费等费用,让人感到经济上的压力明显加大。


分散工作精力。已婚军官与妻子和孩子在一起生活,家里有个什么事,好随时处理。可与妻子第二次分居之后,孩子日益长大,有些事没有当爸爸的出面还不好解决。而由于他们工作、事务缠身,许多事没法亲自张罗,就只有思念和担心的份儿了。某团政委在省城读高中的儿子生病需要动手术,陪读的妻子拿不定主意,可此时正值部队新老兵交接的关键时期,政委没法脱身去处理这件事,引来妻子的埋怨。


影响双方的生理和心理。处在壮年时期的军官夫妻,都有正常的、合理的生理与心理需求。如果这种需求长期得不到满足,很可能产生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某边防团团长的妻子说:“过去没有随军前,我也独立惯了,说实话也没觉得丈夫在身边有多大的好处。可随军几年之后过上了正常的家庭生活,有依赖性了,再次分居后就很不习惯。”


江碧鸟逾白 山青花欲燃


边防军官的建议和企盼


边防军官第二次分居现象是新形势下日益凸显的新问题。为了解决边防军官两地分居的问题,从地方各级党委、政府部门到军委总部,出台了一系列照顾性的法规、政策与措施。对于边防军官第二次分居现象,还需要相关部门给予足够的重视。在谈起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时,黑龙江省军区政治部门和边防军官提出了一些建议。


继续加强对边防军人的奉献意识教育。只有边防安全了,国家才能安全。一直以来,广大边防军人以“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家”的精神,忠实履行戍边卫国的光荣使命。今天,我们需要继续发扬这种精神。军人的职业就是奉献,这种奉献包括肉体和精神,甚至是“献了终身献子孙”。


各级组织也要尽可能地帮助边防军人解决实际困难。为了解决好边防军人子女教育问题,可否在省城或教育条件较好的城市设立专门的帮助机构,让他们的子女优惠住校就读,既可省去住房、通信和交通等多方面的费用,又可避免边防军官因妻子陪读而产生的第二次分居。对于边防军人及其配偶的老人赡养问题,可依靠各级地方政府及民间机构帮助加以解决。此外,各部队还应挖掘潜力,尽量让随军家属有一份能融入社会的工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