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枪 第一季 狼行太行 第六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


午饭在沉默中结束,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气氛显得很压抑。

夏少校默默地抽了两支烟,激动的情绪逐渐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发觉李强的死有很多疑点,便开口问赵山:“上阳县委是如何知道李强是叛徒的?有确凿的证据吗?”

赵山说:“这消息是上阳县委安插在县城内的情报员送出来的,应该可信。”

“李强怎么说?你们审问他了吗?”

“上阳县委得到这个消息后,马上派人去抓捕李强,谁知他竟然开枪拒捕,被当场击毙了。”

“好一个死无对证!”

“你的意思是……”

“真正的内奸害怕李强受审问,所以才会杀人灭口。”

“谁是真正的内奸?”

“这就需要你们去调查了。我曾计划去阳县城刺杀日军第26旅团旅团长犬养一郎,请李强率游击队袭击日军的外围据点作牵制。李强当天晚上就向上阳县委作了汇报,可第二天鬼子们就来了,这其中必有关联。”

“你是说真正的内奸在上阳县委?”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我想你们也是有所怀疑才来找我的吧!”

“漳河地委的领导对李强叛变事很震惊,同时也很重视,希望能尽快查清原因。”

“你们想怎么查?”

“自然是先从上阳县委内部查起。”

“那只会打草惊蛇,永远也把真正的内奸找出来。”

“你有什么好办法?”

“将计就计。真正的内奸既然想让李强当替罪羊,你们不妨就承认李强是叛徒,先稳住内奸,然后再进行暗中调查。”

“你愿意帮助我们调查吗?”

“义不容辞!”


老村长和虎子伫立在山颠,风势猛烈,声似呜咽。

因为是叛徒,李强不能和战死的游击队员们葬在一起,所以老村长与虎子就把他和李二贵一起埋在了这处无名的山峰上,这是大山汉子们最好的归宿。他不相信李强会是叛徒,可自己也没有证据为他辩白,况且上阳县委的人也未必肯听。

如果夏少校在就好了,他一定会有办法为李强申冤的。虎子的情绪有些失控,要不是自己拼命拦着他,那几个上阳县委派来调查的人早就让他打得满地找牙了。李强死得很惨,身上至少中了七八枪,惨不忍睹。

突围出来后的第二天中午,李强带着他们来到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暂时安顿。他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后,顾不上休息,当天下午就离开了村子,独自一人去和上阳县委联系,说是有非常重要的情况要上报。老村长他们在等了两天,最后却等来了李强的死讯,居然是被当作成叛徒打死了。

柳素娥在村里照顾伤病员没有来,她不再哭了,但仍未从丧夫之痛的阴影中走出来,有事情做似乎能让她暂时忘掉悲伤。她今年才二十岁,还没有生过娃,父母都已亡故,无依无靠,真不知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老村长将带来的白酒洒在李强和李二贵的坟前,神色沉痛地说道:“强子,二贵,我知道你们死的冤,死的屈,这仇我一定会给你们报,放心的闭眼吧!”

虎子没说话,掏出盒子炮朝天打光了一个弹匣,沉闷的枪声在大山中回荡,如同他心中无法排遣的愤怒。自己拼命把李强从鬼子的包围圈中救去来,难道就是让他被自己人打死吗?上阳县委的人说李强开枪拒捕,企图逃跑,他们是万不得已才开枪将他击毙的。

这完全是一派胡言!

李强的尸体被抬回来时,虎子就发现有疑点,子弹全部击中胸口,散布的直径也不大,很明显是近距离开枪所致,而且很可能是同一支手枪打得。这就和李强开枪拒捕被击毙的说法自相矛盾了,拒捕肯定就会发生枪战,双方的距离绝不会靠得太近,子弹怎能全部命中胸口呢,除非他们的枪法像夏少校一样神!虎子当时就提出了置疑,可上阳县委的人不但不听,反到怀疑他和李强是一伙的,双方当场就吵了起来。

若不是老村长拼命拦阻,虎子恐怕就要动手杀人了。夏少校生死不明,李强又死得不明不白,他心里正憋着火没处儿撒呢,把他惹毛了天王老子也照杀不误!

老村长清楚虎子的气还没消,担心他回村后一时冲动干出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来。上阳县委的人再不对也是抗日的武装,真要是火并起来那可就让小鬼子们看笑话了。为李强申冤的事不能操之过急,当前最重要的是寻找证据,千万不可卤莽。他随即拍拍虎子的肩膀说:“虎子,你手里的枪是用来对付鬼子的,绝不能对准自己人开枪呀,明白吗?”

虎子恨恨地长出了口气,点头道:“我知道,但内奸除外!”

老村长知道多说无益,便把手中的空酒瓶往地上一摔,随后说道:“知道就好,咱们回去吧,还有好多事要办呢。”

两人下山向村里走去,刚走到村口,正好碰到一个游击队员快步走出来,他一见到老村长和虎子,便立刻跑过来兴奋地说道:“有夏少校的消息了!”


宪兵队在县城内连续搜捕了三天,人到是抓了不少,却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刺客,这让犬养一郎十分恼火,但也不得不承认刺客已逃离县城的事实。那晚除了自己的副官被打死外,还有六名士兵被烧死,二十多名士兵被烧伤,十几间房屋被烧毁。

损失虽然不大,可影响却极为恶劣,而且自己光着屁股让刺客追着满院子跑的事情也传了出去,早已成为了县城内无人不知的笑谈,丢人丢大了。为了挽回“皇军”的尊严和士气,犬养一郎下令将抓来的无辜百姓全部拉到城外枪毙,杀一儆百,总算是把这股危险的苗头给镇压下去了。

不过另一件事却让他格外高兴,冈村宁次终于在他的调令上签字了,继任者一个星期后到达,命他提前作好交接准备。终于可以离开这该死的太行山了,唯一的遗憾是没能亲手杀了“太行神枪”,不过这已经不在重要了,留给自己的继任着去头疼吧!


“你们是军人,应该知道什么叫服从命令!”面队幸存的游击队员们提出重新调查李强死因的要求,赵山知道自己不能有丝毫的犹豫,“李强的问题上阳县委已经有了结论,不需要在重新调查了,这也是地委的决定。”

“俺们不相信李队长会是叛徒,万一你们搞错了怎么办?”一名游击队员不甘心地问道。

“没有证据县委是不会下结论的,你们一定要相信组织上的决定。”

“到底是什么证据,拿出来让俺们看看?”

“这涉及到县委安插在鬼子内部同志的安全,限于保密条例,我不能告诉你们。”

“你要是不告诉俺们,俺们就自己去县委问,不行就去地委,再不行就去总部!”

“同志们,请你们冷静一下,当前最重要的就是重新把游击队组建起来,继续和鬼子们战斗,为那写惨死的同志和乡亲们报仇!你们的意见我会如实向县委反映的,也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赵山的口才不错,这一番话不卑不亢,说得众人哑口无言。虎子忍不住想发问,却被夏少校用眼神阻止了,老村长感觉夏少校似有深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赵山将夏少校的建议向地委的领导作了汇报,获得的批准。为了便于展开暗中调查,漳河地委决定派赵山到上阳县委帮助他们重新组建游击大队,身份是地委特派员,有事可以直接向地委汇报。

夏少校的腿伤还没完全好利索,本来应该留在杜庄再静养几天,可他想早点见到虎子和老村长等人,所以就和赵山一起来了。和他们一同前来的还有上阳县委的马副书记,是主管游击队的,三十五六岁年纪,中等身材,看上去很干练。

听说县委的人曾和虎子发生过冲突,马副书记便主动向虎子道了谦,双方相处的很融洽。见面会开完后,赵山和马副书记就立刻起程返回上阳县委,他身上带有中央北方局转发漳河地委的重要文件需要传达。受伤的游击队员被暂时留在了村里,他们可是重组游击队的骨干力量,一定有先把伤养好。

夏少校腿上有伤行动不便,就请老村长代他送送赵山和马副书记等人,虎子心里还有气,没去送。

“老夏,你也相信李强是叛徒?”等屋里的人都走光后,虎子迫不及待地问夏少校。

“李强当然不是叛徒,内奸另有其人,赵山就是为这事来的。”夏少校摇头说。

“那他为什么说李强是叛徒?”

“这叫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明白了吧!”

“准备暗地里查内奸?”

“完全正确。李强和二贵埋在了那里?”

“就在村外不远的山峰上。”

“改天带我去看看。我听说你小子去上阳县城大闹了一场,还在鬼子的指挥部里放了一把火,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还差点宰了鬼子的旅团长呢!”

“快把你的英雄事迹说来听听,这些天可把我给憋坏了!”

两人又恢复了往日轻松的心态,眼泪和悲伤无法让死去的朋友复活,一场更加危险残酷的考验正在等待着他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