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历史性”失落在中东的主导权

蓝色星星 收藏 0 81
导读:3月17号美国副总统切尼突访伊拉克,两天后总统布什在五角大楼发表了伊拉克战争5周年讲话。尽管布什承认伊战使美国付出了沉重代价,但重申无意改变对伊政策,并宣称,去年实施的对伊增兵计划已有所成果,因此他将继续原有政策,直至取得最后胜利。 近日相关报道指出,布什准备在4月接受驻伊美军最高指挥官彼得雷乌斯的建议,除了撤回去年向伊拉克增派的5个作战旅之外,在9月份之前不再撤出更多部队。这意味着,今年驻伊美军兵力可能会保持在14万人左右的水平,比美国发动伊战之初的兵力还多几千人。 尽管在今年美国总统的预选过

3月17号美国副总统切尼突访伊拉克,两天后总统布什在五角大楼发表了伊拉克战争5周年讲话。尽管布什承认伊战使美国付出了沉重代价,但重申无意改变对伊政策,并宣称,去年实施的对伊增兵计划已有所成果,因此他将继续原有政策,直至取得最后胜利。

近日相关报道指出,布什准备在4月接受驻伊美军最高指挥官彼得雷乌斯的建议,除了撤回去年向伊拉克增派的5个作战旅之外,在9月份之前不再撤出更多部队。这意味着,今年驻伊美军兵力可能会保持在14万人左右的水平,比美国发动伊战之初的兵力还多几千人。

尽管在今年美国总统的预选过程中,民意调查的结果显示,经济已经取代伊拉克战争成为选民关注的首要问题。但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袁鹏认为,“伊拉克战争牵动了世界格局的变动,它应该是21世纪最重要的一件事”。

美国的一大败笔

不论是从美国大选来看,还是从美国外交来看,在美国的国内政治议题中,伊拉克战争仍然处在一个很中心的位置。

袁鹏认为,由于美国现在也面临其他一些麻烦,如次贷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以及经济发展方向问题、总统预选中奥巴马现象所凸显美国社会种族新面貌问题、希拉里现象所反映的女性和整个社会分化问题等。此外还面临中国、印度等新兴大国的崛起。“这些事情使得伊拉克问题的绝对中心位置开始有所偏离,从原来的惟一变成了其中一个。”

伊拉克问题很重要,但不再是惟一重要,也不再是绝对重要的,对此,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教授孙学峰持同样的观点。

袁鹏对于伊拉克战争的一个总体评价是,美国在伊拉克问题上是一个很大的败笔。

5年后再看伊拉克战争,会比以前更加理性。以前聚焦这个问题时,会盯着毛病,看很多问题,批评布什。那么现在,这么多事情出现后再看伊拉克战争,就会发现很多变化。

从专家的眼光看,布什总统上台时美国的实力如日中天,即使恐怖主义制造了 “911”事件,从美国的国力和地位来看,并没有构成致命的伤害。反而因为反恐,美国一呼百应,进入了一个美国主导、大国合作的新时代。如果美国利用反恐战争这样一个旗帜来重组大国关系,搞大国合作,把矛头真正对准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非传统安全的话,那当今世界格局应该是另外一种面貌。

伊拉克战争本来是个很大的事情,是牵动世界格局变动的大事情。当全世界团结一致反恐时,因为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偏离了反恐轨道,才使得世界格局由此出现分化,所以它应该是21世纪最重要的一件事。

美国收获的边际效应

5年前,美国政府以伊拉克研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与“基地”组织有联系为由,发动了伊拉克战争。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5年过去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没有找到,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与“基地”组织没有直接关系的结论,也被美国国防部的报告予以证实。

这场失去当初理由的战争,迄今使美军付出了阵亡至少4000人、伤残近3万人的代价。美国用于伊拉克的直接军费累计已达5000亿美元。据有关专家估计,加上伤员治疗费用和债务利息,这场战争最终使美国付出的代价将高达3万亿美元。

按照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的思路,伊拉克战争是美国经济减速的直接原因之一,并妨碍了目前的经济复苏。

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美国研究部副主任刘卿认为,毫无疑问,伊拉克战争对于美国国力的伤害是比较大的,但从美国的角度,也并非一无是处,从最近两年看,伊拉克战争也给美国带来了一些边际效应。

第一个边际效应,至少美国的军事力量大规模进驻了中东的心脏地带,从而对美国一些的敌对势力产生了震慑作用,最明显的如叙利亚、利比亚这些国家,鉴于美国的力量,放弃了核计划等。

第二个边际效应,伊拉克战争之后,美国又推行了中亚的所谓颜色革命,政治势力和经济势力进一步跟进。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美国是有收获的。

第三个边际效应,伊拉克战争扰乱了全球的能源格局,正如一些西方媒体所言,发动伊拉克战争主要是为了确保美国的石油供应,并使美国石油工业在伊拉克有利可图。

目前国际油价飚升,能源紧张,受伤害的首先不是美国,而是那些能源需求比较大,而能源资源比较匮乏的国家和地区,比如中国、欧盟等。这些国家和地区未来的发展受到很大的限制,虽然美国自身也受到了影响,但是从长远来看,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可能更大一些。

但是新的能源格局也使得伊朗、委内瑞拉和俄罗斯等国家获益,石油收入填满了国库,他们以新的攻防方式使美国外交变得更加复杂。受访专家认为,从长远看,能源格局打乱之后,对美国是利是弊尚难得出明确的结论。

权衡5年战争利弊

袁鹏认为,从反恐口号到伊拉克战争,美国在反恐道路上是渐行渐远,从反恐变成了打伊拉克。

如果说伊拉克是打错了的话,美国的第二个错误就是,伊拉克战争的暂时成功使其得陇望蜀,目标又盯准了伊朗和朝鲜。这就不仅是反恐异化到反伊拉克,而是伊拉克战争使得其进一步扩大到反所谓的“邪恶国家”,战线越拉越长,而那些国家也跟恐怖主义没什么关系。

再就是,把反“邪恶国家”上升到反极端***主义这样一场新的21世纪的意识形态的战争。于是所谓的大中东民主改造计划等应运而生,就是要对中东进行意识形态的改头换面,“对一个前现代国家进行后现代的改造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那就变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任务没完成是小事,美国牵扯进来,其结果便导致了现在的复杂局面。

美国发动的中东民主改造和意识形态战争,导致整个中东地区的反美情绪蔓延。美国正在历史性地失落在中东的主导权,这有可能是伊拉克战争带来的后遗症。

所以伊拉克战争就呈现出这么一个面貌,一方面由于战略选择的失误,给美国自身带来很大的伤害,这个伤害导致美国至今深陷中东。其次,导致美国国际形象、软实力下滑,反美主义及对美国的不信任在国际上蔓延。另外,因为反恐,美国国内政见也出现分化。

目前来看,尽管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是有一定的收益,从地缘格局、能源格局和美国的军事布局看还有一定的收获,但这样的利弊放在一起分析,今后美国的收益能不能放大,失败能不能缩小,还将取决于下一届政府的作为。

袁鹏认为,“下一届政府如果能及时纠偏,放大潜在的收益,伊拉克战争应该说亡羊补牢还为时不晚,相反如果一错再错,再进一步对伊朗动手,我觉得那对美国国力的伤害将是致命的。”

美国大选决定伊拉克的未来

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和伊拉克未来走势关系如何?

假如共和党的麦凯恩当选,他可能会继续目前的路线。从麦凯恩和共和党的逻辑来看,伊拉克战争是对的,尽管目前遇到了一些困难,但困难是可以克服的。对去年增兵计划的评估被认为是有成效的,美军伤亡大幅度减少,大规模骚乱有所减缓,若假以时日,伊拉克的局面是会缓解的。

接着,伊拉克政府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以后,也会担当起维护社会治安和治理的能力,这样美军也就有了抽身出来的前提。而一旦伊拉克的民主样板成功树立起来之后,整个中东的民主化进程会加速,这符合美国全球推进民主的大战略的考虑。

袁鹏特别指出,麦凯恩也是一个保守主义者,他的一些理念和世界观与布什没有本质的区别,有些方面甚至比布什还要硬。无非是麦凯恩有一些越战的经历,他对战争的理解,可能比没有当过兵的人更深刻而已。所以他在具体的步骤和运作方面会更加成熟,更加谨慎,基本路线可能会在现有基础上做一些谨慎的微调。

接受采访的专家普遍认为,如果民主党上台,在伊拉克问题上也不可能有大的动作。尽管从希拉里和奥巴马目前的表态看,其执政后最大的变化就是伊拉克问题,因为这是牵动美国内政外交最重要的一个问题,问题在于他们怎么变。

刘卿表示,不可能是一夜之间就把美国大兵全撤回来,那个烂摊子如果丢下不管的话,也是很有风险的。

所以他们上台后更多的应该是思路上的调整,即是不是把大中东的民主改造看得那么重,放到这样一个框架里面去看伊拉克。

布什和麦凯恩都是把伊拉克战争看作一个大战略中的小环节,小环节出了点问题需要坚持,因为推进民主的大战略是对的。

民主党显然不认同共和党的这个战略观,而强调美国现在的重要任务是拼经济,而不是拼外交,同时要相信美国实力的有限性。实力很强,但不是说这个实力能包打天下,还是要聪明地运用这个实力。有力量,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就借助其他的条件上,更多地借助大国的合作。更多地借助力量间的平衡,来巧妙地实现这些目标,而不是一味蛮干。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伊拉克的局面,民主党人会想方设法进行调整,适度地从中东地区抽身,但还是会有一个过程,而不是像他们的选举语言那样,一夜之间就完成这件事”,刘卿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