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男爵哈索·冯·曼托菲尔1897年1月14日生于德国波茨坦(Postdam),他出身于一个有政治和军事传统的普鲁士贵族家庭。曼托菲尔以一个优秀战术家而著称,二战中他那熟练而充满想象力的装甲部队指挥技巧屡次让盟军受挫。他也是德国武装部队中第24位带橡树叶、宝剑和钻石的骑士十字勋章的获得者。

冯·曼托菲尔1908年(11岁,幼校?)参军,至1934年时先后在几个不同的部队服务(从时间上看,他应该参加了一次大战,但我没有具体资料)。1934年4月1日,他成为上尉,先后在几支部队从事过许多方面的工作。至1939年2月1日,他被派往柏林附近的第二装甲兵学校任职。1939年9月战争爆发时他是一名少校,但1945年战争结束时他已经成为装甲兵上将,担任集团军司令的职务了(时势造英雄啊!)。1941年10月1日,他在东线服役时被提升为上校。北非战役后期,他在那里指挥过一个师(二战德军序列中曾有“曼托菲尔装甲师”,尽管时间不长,但除他之外,还曾有过一任师长),在突尼斯战役中发动过一场成功的反击,切断了敌军后方的交通联系。北非陷落前他被召回本土,并在1943年5月1日被提升为少将。1943年11月,哈索·冯·曼托菲尔担任了在乌克兰的第7装甲师师长(隆美尔的“鬼师”,选他当师长可能也跟他在北非担任过隆美尔部下的经历有关,我猜的),随后他与兄弟部队一起制止了苏军的乘胜追击,稳定了战线。1943年12月27日,他接过了精锐的“大德意志”装甲师的指挥权,并在1944年2月1日被提升为中将。有趣的是,他的军服上同时带有两个部队袖标,分别是"DAK"(德国非洲军)和 "Grossdeutschland"(“大德意志”装甲师),想必他也很怀念非洲的那段岁月吧。(不管怎么说,非洲战场的战争罪行最少,双方都表现出了一定的“骑士精神”。隆美尔曾经中断过自己部队的供应而优先保障战俘的饮水,一直拒绝武装党卫队参加非洲战役;接替他的阿尼姆上将曾拍电报给英国空军,说明哪几艘是装有600名战俘的运输船和德意医院船;而亚历山大爵士(元帅)在突尼斯战役后为表示感谢,根据阿尼姆上将的意愿下令释放600名非洲军伤病员,让他们乘船回德国。所以直到今日,DAK的官兵们仍然充满自豪而且受到英美等国退伍军人的尊敬。)

1944年早期,刚接任“大德意志”装甲师师长的曼托菲尔(左)和德军著名战斗英雄,1944年1月26日任第7装甲师师长的施黑尔兹(Schulz)上校(中央)一起视察部队。后者于1944年1月28日阵亡(任师长两天后)。

1944年5月,冯·曼托菲尔灵活而熟练地指挥着他的装甲部队制止了科涅夫元帅旨在夺取罗马尼亚的攻势,为德国的国防工业保住了罗马尼亚的油田(但随着空袭的加剧,油田还是被破坏了,德军只能指望在煤炭中提取的合成汽油。战争的最后几个月,无数完好的车辆因缺乏燃油而被放弃)。1944年9月1日,哈索·冯·曼托菲尔成为装甲兵上将,担任了第5装甲集团军的司令。1944年12月,在旨在穿过马斯(Meuse)河,攻下布鲁塞尔,最终目标夺取安特卫普的阿登攻势中,他的集团军受命保护深受希特勒信赖、由最精锐的武装党卫队部队组成的第6武装党卫队装甲集团军的侧翼(我见到过一种说法,他宁愿要不满员和装备差的国防军师而不愿接受整编完的装备精良的武装党卫队师团)。突出部战役中,他又一次显示了他极高的战术指挥技巧。他拒绝了希特勒本人(根据他在一战中的经验)提出的大规模炮火准备,而代之以拂晓前的大规模的步兵纵深穿插攻击。结果友邻的武装党卫队部队在大规模炮火准备后陷入苦战(许多美军被炮火惊醒而就战斗岗位),他的部队却痛击了缺乏经验、毫无防备的美军。在武装党卫队LAH师(阿道夫·希特勒近卫师)的派佩尔(Joachim Peiper)战斗群被歼灭后,担任掩护的第5装甲集团军反而相对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的突击部队几乎突过了马斯河,是德军推进最远的部队,希特勒被迫同意从第6武装党卫队装甲集团军的部队中抽出一部分来加强第5装甲集团军。虽然最终攻势受挫于盟军的空中优势和强大兵力,第5装甲集团军的成就依然得到了交战双方的肯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5年2月18日,哈索·冯·曼托菲尔获得了钻石双剑银橡叶骑士十字勋章。3月2日调任第3装甲集团军司令,该军隶属于“维斯瓦(Vistula)”集团军群(司令希姆莱!),主要任务是减缓和击退苏军旨在夺取柏林的攻势。1945年5月3日,他和他的第3装甲集团军一起向西方盟军投降。从1953年到1957年,哈索·冯·曼托菲尔加入了重建的自由民主党并成为一名国会议员。1959年,他被指控在1944年下令枪决一名19岁的逃兵,最后被判处了18个月的徒刑,但只服了4个月的刑就被释放了。哈索·冯·曼托菲尔最终在1978年9月24日死于奥地利的特洛尔(Tyrol)。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3-25 8:12:07 被国军P-40战机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