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四年

转眼四年整,想起初来铁血在水区灌水的那些日日夜夜,多么快乐,灌水竟然使水民心中有了份牵挂,时刻惦念着水区这些熟悉和陌生的ID。想起在避难所的日子,那是有份相信有一天总会回家的信念在支撑在坚持,许多ID如今不大见了,不知道是不是潜水中。四年,很长很长,回头看看又很短,大家开心狂聊狂盖楼,许多人一天竟然能和大家聊天盖满好几个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