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烽燧 第三十四章 万里寒光生积雪 第三十四章 万里寒光生积雪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这里不得不补充交代一下苏维埃高阳县政府控制的游击区地理态势。北、中、南青村依由北到南依次位于西淀流向保定的支流南侧,再往南是磁白村。西淀一处河沼西侧由北到南依次是北马、郝关、南马村。王岳村和北马村像两扇门户,挡在高阳县城通往同口镇的路上。同口镇则位于最深处,处在两处河沼的保护下。背靠着另一条小河,封住了任丘经西淀到同口的要道。同时镇边有两个小湖,连通西淀。不过那条小河只是阻碍了鬼子的机械化部队,而丝毫影响不到游击队的进退。这也是苏维埃高阳县政府选在这里的一个要素。进可攻高阳县城和保定,退可跳到西淀里打游击,又不用担心背后遭鬼子偷袭。

……

赖仨儿在南青村挨家挨户寻摸着有谁敢卖今年秋天的棉花时候,村西头人声沸沸扬扬。区小队的人抄着家伙,(在他看来是烧火棍)急急忙忙朝村外跑。一个别着王八盒子的男人,似模似样指挥道:“老忠。你带三个人去通知芦庄乡的同志。注意保定的敌人从唐河过来。”

那个叫老忠的点点有,喊了三个人,朝西边小道跑去。

“其余同志分散到各个信号点。一旦高阳县城鬼子驻军出动。立刻发信号。”话音刚落,一群百姓打扮的人立刻朝四面八方散去。

“耿伯伯,俺们儿童团分到啥活了?”一个半大小子握着杆木枪,挺着胸脯问道。

那个被唤作耿伯伯的人急中生智,摸摸半大小子的头,严肃地道:“叫上你们儿童团的娃儿们去查道。看看有没有鬼子的特务混进来。没有路条的,一个也不能通。”

“是!保证完成任务!”半大小子还真把这当一回事了。

赖仨儿眼珠子一转,心下得意起来。看样子刚来的游击主力出去活动了,这正是收棉花的好时机。只是这事还得麻烦凌大少,叫他帮忙开几个路条,才能去到那些八路和日本人都控制不了的村庄收棉花。

他挎紧胳膊上的包袱,装作走亲戚,又朝吴庄去了。

苏维埃高阳县政府电讯室。“任队长收到电报后带着你妹妹走了。”自从收到一二零师独立第一旅发来的电报,邓为舆就在电讯室等着进一步的消息。

“她应该留在同口。她是个姑娘,不应该和他们一起参加作战。”凌秀激动的说。

“凌秀同志,你应该冷静。如果姑娘家不可以参加作战。那么请不要疏忽自己现在也是县大队的政委。你的妹妹和你一样,都是女中豪杰。你应该为她感到自豪。”邓为舆说得慷慨激昂。

“够了吧。那又不是你妹妹,你当然不担心。我可就她这么一个妹妹。”

“作为党的儿女。你应该担心的是当任江同志带着华北游击支队离开的时候,高阳县城里1000多鬼子和绥靖军会不会趁机偷袭我们这片芝麻大的解放区。这个时候,你应该担心的是,无产阶级政权和解放区老百姓的老百姓会不会因此生灵涂炭,而不是所谓的姐妹之情。”

“哦,你真会选择时机教育人。你很像孔圣人专门选择在紧要关头阻止人行动。”

“作为一个无产阶级战士。我宁愿服从职责而死去。你的哥哥不是回来了吗?你可以去找他去照看你妹子。”

“我哥?哼,我那个只认钱的哥,有还不如没有。他除了会找我开路条外。从来不操心家里的事。”凌秀气愤的说。

“他找你要路条?你随便批给他?”

“我可不会那么没有原则。我查过了,他从解放区里收购些芦席卖到天津卫去。”

“那天你们家的事,已经很麻烦了。我希望你劝劝你哥哥最好少作到沦陷区的生意。”

“哦,是的,我很感谢,那天晚上你阻止了一群被煽动的群众来烧死我们全家!”凌秀的语调开始情绪化。

“你需要冷静。注意你的措辞。天下穷人是一家。我觉得从那天晚上后,你就开始有些反常。我认为你有必要休息一段时间。秀!”邓为舆突然换了一个称呼,温柔地道:“秀,相信我!我能处理好这些事。并且我也相信任江队长既然敢把你妹妹带打到战场上,他就有足够的勇气和决心去保护好她。对吗?她自己不是也相信一年以来的锻炼足以让她成为抗日战士了。”

“可她毕竟是个孩子。”凌秀的语调开始慢慢缓和下来。

邓为舆扶住她的肩,轻抚着。“我在你眼里,不也一直是个孩子吗?你妹妹也希望在你这个姐姐眼里,不要总是长不大的孩子。所以她才会选择跟着任江队长战斗!”

凌秀抿着嘴点点头。风波似乎就这么过去了。邓为舆和凌秀点了齐彪和郭爱民两人,命令结束两个分队的整训。集中到王岳和北马村一线。凌秀还叫人打开仓库,把压箱底的地雷全抬出来。准备在鬼子扫荡的必经之路上埋设。不见鬼子不拉弦,这是儿童团都知道的口诀。

22日入夜,凌家的饭桌上。

“爹,妹妹跟着任江去河间参加战斗了。”凌秀在老父问起妹妹为何没一起回来吃晚饭时答道。

“噢……是和任江队长一起去了。”凌云飞似乎听到是自己的女儿和任江在一起,放心不少。

“爹,您放心吧。任队长不是一次打仗了。晶儿不是说他战无不胜吗?”龄秀为了能安抚老父的心情,装作很镇静的样子,朝嘴里扒拉几口饭。

“战无不胜?那他那身伤是怎么来的。还不是被日本人打的。”凌零讽刺道。

“总比你强。只晓得挣你的钱,发你的战争财!”凌秀厌恶他哥那张市侩的嘴脸。

“赚钱怎么了?任何时候没了钱,寸步难行。别以为多读几年书,连你哥都看不起了。没有爹出钱供你们姐妹俩上学。你俩就也和那些乡下的粗脚丫头一样在外面和野男人鬼混呢!”

“不许这么说你妹妹!”凌老爷子整天听两个儿女斗嘴,即使有些不耐烦,但偶尔还是要发火。

“是!爹。”凌零除了怕这个老子之外,对谁都不在乎。

三个人有吃也些菜。老余头还帮凌零添了一碗饭。

“妹!你明天再给我批个路条。”凌零头也不抬的说道。

“你又要路条做甚么?前天不是刚给你批了一个吗?”

“你横甚么?我是好心,我去沦陷区收废金属回来卖。你们苏维埃政府不是缺那玩意吗?”凌零继续埋头吃饭。

“哦?你凌大少爷甚么时候居然关心起抗日斗争了?那你明天早上去县政府找我。”凌秀不知自己这个哥哥的话是真是假。

“我顺便带些土特产出去卖。整天憋在家里。钱能下崽儿吗?”

“哼,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凌秀将脸转向老父问道:“爹,您觉得任江这人怎么样?”

一听女儿这么问,凌老爷突然放下了碗筷,很郑重地说道:“你是不是想问我,任江这个后生能不能做我们凌家女婿?”

“我绝不同意自己的女儿嫁给当兵的!”凌云飞庄重地说道。

听到老爹这么说,凌零一声嗤鼻冷笑。

凌秀也放下筷子来。急切地问道:“为甚么不同意。我和凌晶现在也是当兵的啊?”

“那不同,你们只不过是年少气胜,将来你们会和一个普通的男人建立家庭,会有好的归宿。”凌老爷读过私塾,说起话来,丝毫不逊于子女。

“任江也是暂时的。他从军报国,可他以前是大学生啊?”

“我虽然喜欢他这个人,却不喜欢他的性格。应该说,他不是一个值得你们女人为之付出一生的人。”

“为甚么?”凌秀为了自己妹妹的将来,据理力争。

“你妈就是前车之鉴。我对不起你妈。就因为只顾着凌家生意,淡忘了她。她才那么早就走了。任江这后生和我年轻那会儿一样,敢爱敢恨。也有我刚愎,自我的性子。他将来或许会出人头地,但他不会有幸福的家庭。像我一样,孤独终老。他一个当兵的,永远没时间顾及家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