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一荣誉一国家

1962年在西点军校授勋仪式上的演讲


今天早晨,当我走出旅馆时,看门人问道:“将军,您上哪去?”一听说我要去西点,

他说:“那是个好地方,您从前去过吗?”


这样的荣誉是没有人不受感动的。长期以来,我从事这个职业,又如此热爱这个民族,

能获得这样的荣誉简直使我无法表达我的感情。然而,这种奖赏主要并不意味着对个人的尊

崇,而是象征一个伟大的道德准则——捍卫这块可爱土地上的文化与古老传统的那些人的行

为与品质的准则。这就是这个大奖章的意义。无论现在还是将来,它都是美国军人道德标准

的一种体现。我一定要遵循这个标准,结合崇高的理想,唤起自豪感,同时始终保持谦虚……

责任—荣誉—国家。这三个神圣的名词庄严地提醒你应该成为怎样的人,可能成为怎样的

人,一定要成为怎样的人。它们将使你精神振奋,在你似乎丧失勇气时鼓起勇气,似乎没有

理由相信时重建信念,几乎绝望时产生希望。遗憾的很,我既没有雄辩的词令、诗意的想象,

也没有华丽的隐喻向你们说明它们的意义。怀疑者一定要说它们只不过是几个名词,一句口

号,一个空洞的短语。每一个迂腐的学究,每一个蛊惑人心的政客,每一个玩世不恭的人,

每一个伪君子,每一个惹是生非之徒,很遗憾,还有其他个性不甚正常的人,一定企图贬低

它们,甚至对它们进行愚弄和嘲笑。


但这些名词确能做到:塑造你的基本特性,使你将来成为国防卫士;使你坚强起来,认

清自己的懦弱,并勇敢地面对自己的胆怯。它们教导你在失败时要自尊,要不屈不挠;胜利

时要谦和,不要以言语代替行动,不要贪图舒适;要面对重压和困难,勇敢地接受挑战;要

学会巍然屹立于风浪之中,但对遇难者要寄予同情;要先律己而后律人;要有纯洁的心灵和

崇高的目标;要学会笑,但不要忘记怎么哭;要向往未来,但不可忽略过去;要为人持重,

但不可过于严肃;要谦虚,铭记真正伟大的纯朴,真正智慧的虚心,真正强大的温顺。它们

赋予你意志的韧性,想象的质量,感情的活力,从生命的深处焕发精神,以勇敢的姿态克服

胆怯,甘于冒险而不贪图安逸。它们在你们心中创造奇妙的意想不到的希望,以及生命的灵

感与欢乐。它们就是这种方式教导你们成为军人和君子。


你所率领的是哪一类士兵?他可靠吗?勇敢吗?他有能力赢得胜利吗?他的故事你全

都熟悉,那是一个美国士兵的故事。我对他的估计是多年前在战场上形成的,至今没有改变。

那时,我把他看作是世界上最高尚的人;现在,我仍然这样看他。他不仅是一个军事品德最

优秀的人,而且也是一个最纯洁的人。他的名字与威望是每一个美国公民的骄傲。在青壮年

时期,他献出了一切人类所赋予的爱情与忠贞。他不需要我及其他人的颂扬,因为他已用自

己的鲜血在敌人的胸前谱写了自传。可是,当我想到他在灾难中的坚忍,在战火里的勇气。

在胜利时的谦虚,我满怀的赞美之情不禁油然而升。他在历史上已成为一位成功爱国者的伟

大典范;他在未来将成为子孙认识解放与自由的教导者;现在,他把美德与成就献给我们。

在数十次战役中,在上百个战场上,在成千堆营火旁,我亲眼目睹他坚韧不拔的不朽精神,

热爱祖国的自我克制以及不可战胜的坚定决心,这些已经把他的形象铭刻在他的人民心中。

从世界的这一端到另一端,他已经深深地为那勇敢的美酒所陶醉。


当我听到合唱队唱的这些歌曲,我记忆的目光看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步履蹒跚的小分

队,从湿淋淋的黄昏到细雨蒙蒙的黎明,在透湿的背包的重负下疲惫不堪地行军,沉重的脚

踝深深地踏在炮弹轰震过的泥泞路上,与敌人进行你死我活的战斗。他们嘴唇发青,浑身泥

泞,在风雨中战抖着,从家中被赶到敌人面前,许多人还被赶到上帝的审判席前。我不了解

他们生得高贵,可我知道他们死得光荣。他们从不犹豫,毫无怨恨,满怀信心,嘴边叨念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