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林彪“手令”被查获实情

<p>

揭秘:林彪“手令”被查获实情


坐镇空军,追查林彪手令


林彪乘坐256号三叉戟飞机外逃,是以行动说明他“叛党叛国,自取灭亡”,而当时中央并没有掌握他发动反革命政变的任何证据。


对林彪事件的清查,是逐步深入的,又是以空军为重点迅速展开的。按照毛泽东、周恩来的意见和政治局的分工,李德生负责空军的清查工作。


首先是查获林彪手令。


在9月13日凌晨,周宇驰等乘坐的直升飞机被迫降后,周宇驰、于新野自杀身亡,只有李伟信假装自杀活了下来。


13日中午,李德生、纪登奎立即对李伟信突击讯问,进一步证实他们是凭据林彪“手令”动用的直升飞机。


李德生追问:“林彪‘手令’哪里去了?”


李伟信慌张地说:“我是负责保管箱子的,那个‘手令’,一直由周宇驰收藏,确实不在我手里。”


在迫降直升飞机时,周恩来已经布置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吴忠,派出部队和民兵,包围现场。周宇驰在直升飞机被迫降以后,把林彪手令撕得粉碎,散扔在田野里。民兵们把几十块碎纸片,收集起来,经过吴忠司令员,上缴到周恩来那里。


9月17日,周恩来约李德生、纪登奎、吴忠等一起,将碎纸片仔细拼对。逐渐发现,两张十六开的白纸,上面有红铅笔写的字。一张上写着“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林彪,九月八日”。另一张是:“永胜同志:很惦念你,望任何时候都要乐观,保护身体,有事时可与王飞同志面洽。敬礼。林彪”(原件均无标点)。


林彪企图谋害毛泽东


这两个“手令”起到什么作用呢?李德生通过多次在亚洲疗养院讯问收审人员和学习班人员,逐步弄清了详细情况。


第一张“手令”,即“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如前所述,它在林彪反革命政变活动中至少用过四次:第一次是9月8日晚,林立果、周宇驰向江腾蛟布置在上海或沪宁线上谋害毛泽东,出示了这一“手令”;第二次是在空军学院向王飞出示;第三次是9月11日晚,林立果、周宇驰、江腾蛟向鲁珉布置谋害毛泽东,再次出示了这一“手令”;第四次是9月13日凌晨3时15分,党中央已经下了禁空令,周宇驰还是靠这个“手令”,骗取了直升飞机。


第二张“手令”,即写给黄永胜的,“有事时可与王飞同志面洽”。它从王飞手里两进两出,显现出林彪一伙阴谋策划的极其诡秘。


林彪密谋实行反革命政变是见不得人的。他的死党,以林立果为头子的“联合舰队”成员,他们相互之间,并不都知道自己在“联合舰队”里的身份。公开场合,他们还是以他们的行政职务身份出现的。“联合舰队”的重要成员、空军副参谋长兼司令部办公室主任王飞,许多时候,负责在第一线指挥。但是,黄永胜、王飞之间,并不知道彼此身份。为了在必要时协同行动,9月8日,林彪下达了这个给黄永胜的“手令”。当时并没有交给王飞,而是由林立果派王飞给黄永胜送去叶群的信,让王飞转达叶群、林立果对黄永胜的问候,转达了他们探听到毛泽东在南方谈话的内容,使黄永胜感激叶群,同时知道王飞的特殊地位。


林彪这个“手令”第一次交给王飞是9月11日下午。林立果、周宇驰确定在南方谋害毛泽东。同时确定北京由黄永胜他们指挥,当时就把林彪给黄永胜的“手令”交给王飞,让王飞充当林立果同黄永胜之间的联系人。由王飞到最后时刻,把“手令”向黄永胜出示。可是,11日夜,林彪、叶群得知毛泽东离开上海后,下令“解除任务”。于是12日上午,林立果派刘沛丰把林彪给黄永胜的“手令”从王飞手里收了回去。


第二次是12日晚,林立果、周宇驰布置王飞组织南逃广州,另立中央,由于新野再次把林彪给黄永胜的“手令”交给王飞,以便向黄永胜出示,安排黄、吴、李、邱13日凌晨乘飞机南逃。12日夜,周宇驰接到林立果的电话,说是去广州的计划肯定不行了,连忙告诉王飞:“暴露了,不搞了。”这一“手令”又由王飞交回到于新野手里,于新野交给周宇驰,带上了直升飞机。


这个“手令”,在王飞手里两进两出,虽然最终没有到黄永胜的手里,企图谋害毛泽东和南逃广州的计划都没有得逞,但是却确凿地证明林彪图谋实行反革命政变。


缴获的这两份“手令”,是林彪实行反革命政变的铁证。


缴获《“571工程”纪要》


最令人震惊的是缴获了《“571工程”纪要》。


9月14日,由总政治部派出几个工作组,进入空军学院、空军三十四师、西郊机场、沙河机场、空军招待所等几个地方,那里有林立果设立的秘密据点。


过了两天,有一位小食堂工作人员找工作组的同志说:“有几个经常住在我们这里的人,平时很神秘,经常夜间活动得很晚,几乎每天都要吃夜餐,最近不见了。我去他们的房间里收拾餐具,发现了一个本子,大概是他们没来得及带走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开始没有留意,听了报告,我才从那个房间里找出来。”


工作组同志一看,里面是手写的提纲。里面的话,有的不好理解,有的明显很反动。既然是这个据点里的东西,一定是一份重要材料,立即密封,派人送给李德生。


李德生接到笔记本,打开一看,只见第一页是标题《“571工程”纪要》,下面用括号写着(一九七一、三月二十二——二十四)。李德生当即想到,这个日子恰恰是在他随周恩来到北戴河,向林彪谈批陈整风汇报会之前。


下面是行书写的,每行或两三行一个意思。有的地方删去了一些词句,有的地方还有错别字;但是条文分明,意思清楚,一共写了23页。


第一页的大标题《“571工程”纪要》。下面分九个小标题:(一)可能性;(二)必要性;(三)基本条件;(四)时机;(五)力量;(六)口号和纲领;(七)实施要点;(八)政策和策略;(九)保密和纪律。每个小标题各占一行。


正文中每个小标题下都画上粗粗的黑线或双线。然后一段一个意思,有的一句,有的几句,是一种提纲式的写法。


这种写法,当时在空军机关很时兴,叫做“拉条式”,无论是给领导人准备讲话稿,对上写报告,或是对下发指示,先不写成正式文章,而是提纲挈领地写成纲目式的要点,便于审读。通过了,再写成文件。显然,这是空军机关人员写的。


为了弄清内情,李德生立即派人提审空四军政治部秘书处原副处长李伟信,亲自问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纪要》是怎么形成的,有哪些人参加策划的,是干什么用的?


李伟信的交代,证实了这个《纪要》确实是林彪策划反革命政变的纲领。


李德生立即将《“571工程”纪要》和李伟信的交代,以“特急绝密件”报送周恩来。


周恩来看过李德生送来的《“571工程”纪要》和李伟信的交代,当即转呈毛泽东。毛泽东看后,当即批示“印发政治局各同志阅”。

</p>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