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刺刀 第一卷 第一卷第十章 计定鬼王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


第一卷第十章 计定鬼王渡


我们四个人一条狗进义乌谷,出谷时,五个人两条狗。


五个人混熟了,两条狗也混熟了。戚远烈的川东小猎犬黄龙不时去骑老来好的苏俄猎狼犬红虎,谁让红虎是只母狗呢。


戚远烈不喝醉酒,不嬉闹的时候,脑袋绝对比我四个中的任何一个好使。他问了问我们跟日军的作战经过,我和二哥一点儿不漏的把从铁力出来到现在,所有跟日军作战的经过都详细说了一遍。


戚远烈眼望前方升起的朝阳,沉思了一会道:“作为倭人的军队,当然了,他们现在叫日军了。不过不管他们叫什么名字,烧杀淫掠这四字真经却越练越熟。另外从长山一战来看,倭军由唐朝开始研究的孙子兵法,明显有了不小成就。先丢米车,再循迹进山,好一招欲擒故纵。”


我心底释然,那日鬼子确实是先故意抛下米车,晚上由狼犬带路直接毁了长山的义勇军。原来这一招还有学名叫欲擒故纵。


戚远烈把目光从山路两边的密林收了回来,继续说道:“无名村一战,镇淮、伯阳自认为是索利营的好猎人,这点通过这三天接触,我相信你们不是自夸。倭军在指挥官被击中的混乱之中,立即组织反击,可见倭军的训练与大明时期的戚家军有得一比。鬼王渡一战,倭军在前锋被击乱的情况下,仍能强行冲击义勇军阵地,全凭枪法精准,显然倭军的作战效率之高不是义勇军能比的。”


我心头一动,好厉害的戚远烈。只凭我和二哥的叙述,短短数语,就把我和二哥这几个月用血换来的作战经验全给总结了出来。另外日军战力之强悍,确实让人有怯战之意,我这样,他们几个估计也差不多。


戚远烈见我们四人脸色都沉重进来,哈哈一笑道:“我说哥几个,别那么灰心。镇淮、伯阳,你们说,倭军中最厉害的人是什么人?”


我和二哥异口同声道:“中国通。”


戚远烈眼中闪过一丝欣赏的光芒,不知为何,得他欣赏,我感觉特别荣幸。他轻轻一笑道:“对,中国通。只有了解你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敌人。你说,我们现在了解倭军不?”我们四个人一齐点头。

戚远烈也点点头道:“嗯,既然我们了解他们,那么我们就是倭军通了。倭军的作战优势在于三点,一、作战高效,如你们所言,基本上三枪放倒一个对手;二、深通兵法,这个长山一战,显示无疑;三、军需无险,听你们讲的这些仗,倭军的枪支弹药源源不绝。那么怎么破这三点,你们都出出主意。”


我们四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最后都争得面红耳赤。二当家的当先喝道:“别吵了别吵了,小烈,你有主意还不说,故意让我们吵。”我们四人见戚远烈得意洋洋的看着我们,作势都要打他。

他赶紧讨饶道:“别打,我这就说。一、作战高效,无非就是单兵素质强,这点破它容易之极,他三枪放倒一个中国人,咱们六个齐上,三百米的距离,我不信一个倭兵能打倒六个中国人。记住了,以后在没有优势兵力的情况下,不要与倭军作战,自取灭亡的事,不要做,也不能做;二、深通兵法,一句话,论起兵法,中国人是倭寇的祖宗,不服祖宗哪行;三、军需无险,我们要组织精干队伍,专门在大战前弄他的粮草弹药。你们说,这三点行不行?”


我们四人目中都闪着异样光芒,这些浅显的道理,其实我们都明白,但是谁也没有用心去想,只是想拿着手中的枪,争取一颗子弹杀一个鬼子。从来没有想过更高层次的东西,这点上,这个戚家传人就远远高我们一筹,他不是一个逞匹夫之勇的人。


戚远烈像看透我的内心一样,他轻轻一笑道:“伯阳不要以为戚某人只会夸夸其谈,若论勇猛,我戚远烈还没怕过谁。”


我心头一震,好一个戚远烈。知道我年少好胜,既知战术方面不如他,肯定会想打仗方面他不如我,谁知道瞬间就被他给捕捉到了我的心理变化。幸亏这狡诈的小子是中国人,要是日本人可真叫人头大。


二当家的这时肃容道:“远烈,这两年俺观那于九江不是一个成大事的人,反倒是那个王永江,有胆有识也有容人之肚量。”


我心头又是一震,二当家的这番话,无异于要反水。但是他明明知道顾老道跟于九江的关系,也知道顾老道跟我和二哥的关系,为何一点儿不避我俩。如果没猜错,老来好肯定是二当家的人。


戚远烈哼一声道:“谁成大事我不管,谁能杀倭寇,我认谁。五子,你上次说成立一支新戚家军的事,我仔细想过,没有必要。中国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真到亡国灭种的时候,我戚远烈再发挥作用也不算迟。”


二哥和我对望一眼,心中都是迷惑不解,这戚远烈若能效仿先祖成立一支新戚家军,凭他的头脑,把日本人赶出中国去,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为何非要到亡国灭种的时候才发挥作用。


戚远烈看我和二哥脸有异色,脸色一正道:“镇淮、伯阳不必多想,眼下不是大明时期,天下只有一个皇帝,天下只有一个中心。现在的中国,四分五裂,各地军阀都有自己的打算。张学良为何一枪没放跑了,他只不过想保存东北军的实力而已。我若现在组织新军,枪支军饷哪里去弄,跟张学良要,还是跟蒋介石要,还是去倭寇那儿抢。如果到亡国灭种的时候,那么全国人自然会上下一心,不需要皇帝,一颗避免亡国灭种的心就足以打走倭寇。”


我点点头道:“嗯,远烈兄说的不赖。”

二哥也点头道:“虽然听的有些糊涂,但是你说的俺李镇淮赞同。”


戚远烈立即又露出那副调皮模样,嘿嘿一笑道:“仅仅是赞同吗?”

二哥为之气结,作势就要打他,众人这才哄的一声笑。


我的内心却一片激荡,若戚继光地下有知,见后代如此优秀,当真是老怀得慰。

戚远烈见我露出沉思表情,一拍我的肩头轻声道:“伯阳,你遇事爱多思考,是好事也是坏事。”

我点点头,少年老成,徒增烦恼。

戚远烈轻轻一笑,曲起左手小指放到嘴边打了一个响哨。远远缀着我们的川东小猎犬黄龙立即跑了过来,戚远烈打了个手势,黄龙应势往我们前方奔去。

老来好好奇的问道:“戚兄弟,这是干什么?”

戚远烈答道:“探路,总感觉前面有情况。”


我们从山间小道拐上大道,只见大道上全是脸色惶惶,往北奔走的中国人。二哥上前拉住一个人问道:“喂,怎么了,跑什么?”

那人见是几个身背长枪的壮实汉子,当下答道:“小日本人把元祥镇的人都杀光了,现在要来杀九千五镇了。”


我一听,心下一想,看来第十师团在王永江和于九江的联手下没讨到便宜,便杀手无寸铁的中国人泄怒。我把心中所想与众人一说,二哥破口骂道:“一群畜生。”戚远烈眼中寒光闪闪道:“真该在大明国力强盛时过海把倭人从世上消除,省得后人受难。”


二当家看着不住奔逃的百姓,沉声道:“咱们立即回九千五镇,多一条枪多一份力量。”

戚远烈摇头道:“不,咱们就在倭人辎重必经的鬼王渡袭拢,看倭人没吃没喝没弹药时如何与义勇军对抗下去。”老来好一拍他的肩头道:“嗯,这个主意好,咱们有两条探路的伙伴,鬼子想找到咱们,休想。”

戚远烈点点头,仰面看了一会阴沉沉的天空,轻声道:“一会就要下雪了,估计这是冬天里的最后一场雪了。”语声落寞,我的精神被他语气中的感伤带的莫名一痛。

他感叹完,随即又恢复威严形象,郑重道:“就这么定了。五子、镇淮、伯阳、老来好,我刚才想了,你们四个人将来就是新戚家军的元老了。我们五个人从现在开始就以义乌谷为后方,打他个不要脸的倭人。”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鬼子是不要脸的倭人,不由心头想笑,连忙岔开想念说道:“戚老大,咱们是不是先去鬼王渡查看地形。”

戚远烈哈哈一笑道:“伯阳把我当成避世的武术大师了吗,东北三个省的道路戚老大我不敢说烂熟于心,提一知二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二哥也学他哈哈一笑道:“戚老大,那你老知道鬼王渡哪里打伏击最好不?”

戚远烈伸指潇洒的摇了摇,哑然失笑。


“看,埋伏在这里,打不过,可以西退至义乌谷,再由另一出口出来,绕一圈回来。打得过,顺山势直冲下去,可以把倭人冲击到鬼王渡里尽数淹没。”戚远烈站在鬼王渡北边的小山岗上指指点点的详说着,背上的大长弓在一片雪花中闪着油光。

二当家的点点头道:“嗯,基本同意!你们三个还有什么补充?”

我们三个人一起摇头,有这么一位千年荣誉家族的高手在,我们三个人只能做冲锋陷阵的小卒。有意见可以,但只能保留。


二哥忽然想起来什么,扬声道:“咱们五个人两条狗,没有机枪,能对鬼子的辎重部队形成真正打击吗?”

戚远烈赞赏的点头道:“嗯,问的好。我仔细算过,倭人的辎重部队想到汤原,不管是从依兰出发,还是由哈尔滨过来,鬼王渡这个地方,他们只能是在夜间通过,或者夜间宿营。镇淮,还有什么疑问吗?”

二哥嗯了一声道:“有,你说过,鬼子已经把孙子兵法学透。咱们打一次两次冷袭应该没问题,但是鬼子不可能连吃三次同样的亏吧。”

戚远烈一掌拍在二哥的脑袋上,笑骂道:“刚才还挺聪明,现在又变笨。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只要倭人走鬼王渡,包保他们有来无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