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刺刀 第一卷 第一卷第九章 荣誉家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


第一卷第九章 荣誉家族


二当家的对鬼王渡这一片相当熟悉,我们越过两座山头,也不能把鬼子甩开。二当家的赶紧领着我们穿过一个黑呼呼的山洞,走了能有小半天,到了一个小山谷里。


山谷中烟雾缭绕,迷迷蒙蒙中能看到有个小村落。二当家的在山洞尽头喊道:“义乌谷戚远烈,在不在?”

不一会就听谷中响起一个年青的男声:“午休时间,不得喧哗。”


二当家的嘿嘿一笑,扭头对我们说道:“走,下去弄点饭吃。”


我一时有点儿糊涂,不过打了半天的仗,确实饿的要命,跟着二当家的从山腰上的一块斜坡石滑了下去。


二当家走向迎而而来的一个彪形大汉,上前亲热的拍拍他肩头道:“远烈,你小子还是老样子。俺带兄弟们来避避难,被鬼子追悔了。”


戚远烈眼中闪过一抹杀气,冷声道:“倭人又犯我中华。”二当家的哈哈一笑道:“嗯嗯,倭人又犯中华了。不过这次情况比较严重,倭人都占了东三省了。走走走,快弄点儿吃的,饿死了。”


戚远烈双目炯炯的看了我们三人一眼,看到老来好的红虎时,眼中精光一闪,脱口道:“好狗。”

我们三人脸色都一变,这家伙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第一句话居然是跟狗说的。

戚远烈跨前一步,俯手在红虎的脑袋上摸了摸。红虎一开始口中呜呜咆哮,被他摸了几下,立即温顺了下来。

我们三人脸色又都一变。红虎我们是了解的,一个陌生人别说摸它脑袋,就是靠近一点儿,它都开咬,这人莫非会魔法不成。


我们四个人来到他家,戚远烈朝屋里温声喊道:“娘,有客人来了。”

屋里出来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她看了我们一眼,慈祥的一笑。我心头忽的一酸,蓦然就想到童年,想起了死去已久的母亲。


老太太声音也是慈祥的叫人立即想睡一觉,她轻声招呼道:“快屋里坐吧。小烈,去弄点野物回来,给客人们下饭。”

戚远烈答应了一声,进屋取家伙,转眼就出来了。我和二哥一看,不由有点儿想笑,这家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用一张长弓。


二当家的跟他家应该很熟,他手一划拉我们三人道:“戚大妈,这是俺的三个兄弟,被倭人追的没处躲,给您添麻烦了。”


戚大妈轻轻一笑道:“五子,说的啥话,快进来。大妈烧水去。”



从昨晚到现在,我终于喝上了一口热水,身上的寒气立即驱散,连被鬼子追的疲于奔命的颓丧之气也一并驱散。


直到此刻我和二哥才知道二当家的还有一个名字叫五子。


我们四人在义乌谷内喝着热茶,二哥不住打量屋内四下,双眼瞄住挂在正屋的一幅古人画像,低声问道:“二当家的,这人是谁?孔子吗?”


二当家嘴里一口热茶一下子喷了出来,恶狠狠道:“孔老夫子有这份威严吗!记住了,这是戚继光戚大人。”

我心内一动,再细看了一眼屋内摆设,明显与排兵布阵相融。戚继光,戚远烈,难不成刚才那个年青大汉是戚继光的后人?刚想到此,就听屋外一片猛犬咆哮之声。

老来好一拍大腿,说了声不好,冲了出去。


我一想,估计是红虎跟村里的狗打了起来,它一个外来户,村里的狗不动它是不可能的。


我们四个冲到门口,只见红虎与一条眼似铜铃的黄皮狗相互咆哮对视着。黄皮狗个头比红虎小了一圈,却一点儿不畏惧红虎,龇牙咧嘴的瞪着红虎。

老来好细长的眼睛一亮,低声道:“好狗!”

二哥一拳擂在他肩头怒道:“他娘的,跟那个小烈一个嘴脸。”他学着戚大妈的腔调,也管戚远烈叫小烈。要是戚远烈听到了,不知做何感想。


两条狗转眼就要掐在一起,这时远处一声冷喝传来,黄皮狗低声呜咽两下,退了下去。不用猜,也是那个“小烈”回来了。


戚远烈喝声刚停,人就从屋后的小路转了出来,没等他开口说话。老来好就问道:“兄弟,你这狗不错,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戚远烈见老来好夸他的狗,脸上立即浮现笑意,答道:“川东小猎犬。”

我们四个人只有二当家的微笑不语,其余三人都听没听过这品种。戚远烈脸露得色,嘿嘿一笑道:“在东北,除了我这儿,再没有第二家有这种狗。”老来好脸上堆笑道:“愿闻其详,愿闻其详!”

这两个爱狗之人一下子就对上了眼。

戚远烈说道:“你看小猎犬的外形有八大特征:头似邦、背似虾、脚似弯弓、耳似羊叉、嘴似棺材、尾似笋、眼似铜铃、口含花。在汉代,它可是宫廷护卫犬,寻常百姓家根本不让养。”


我一时也被引起了兴趣,没想到这么条外形粗丑的黄皮狗,居然有这么多说道。


戚远烈又说道:“川东小猎犬根据养的地方不同,分为:武胜、大足、邻水、岳池、合川、五种。各地的狗有着体貌的差别和性格的差异。嘿嘿,作为养猎犬的高手本人最喜欢武胜的狗,因为那地方地势险要,出的小猎犬也是这五个地方最不怕死的。如果单从个头的大小看,又分为:撵山、洞狗,足狗三种。其中撵山可以达到五十斤左右,更有勇猛大如狮虎之说,而且性烈如火,如果说武胜的撵山是川东小猎犬之王,应该没啥疑义。”


戚远烈一口气说完,我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义乌谷里呆久了,好不容易碰到一群人,赶紧把攒了好几年的话一起说了。这也可以叫一吐为快吧。


老来好听他说完,立即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他嘿嘿一笑道:“远烈兄,那你可识得我的红虎是什么品种?”

戚远烈也是嘿嘿一笑,露出“就这条破狗,还想难倒本大爷的”神色,说道:“苏俄猎狼犬,准确的说,你这是老毛子的红狗。”

老来好眼睛一亮,点点头道:“好,看来远烈兄对狗很有研究。那你说说,要是你的川东小猎犬和我的老毛子红狗对上一仗,哪个能赢。”

戚远烈的脸上立即挂上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说道:“天下百种犬里,能与川东小猎犬一战的除了贵州下司犬再没有其他了吧。”

老来好一听这话,不乐意,好像谁把他的心爱之物说成一坨粪便一样,立即跳脚道:“来呀,打一架。”

戚远烈也是两眼一瞪,寸步不让道:“来就来,怕你啊。”


二当家的哈哈一笑道:“我说两位,看这架势,是你俩先咬上一架给俺们解解眼馋吧。”我和二哥被他一句话逗的哈哈大笑,这两位跟刚才低声咆哮的两条狗还真挺像。

这一笑,两条猛犬之家的比斗就算告吹。正好戚大妈也温好了酒,招呼我们进去。


两口酒一下肚,我就倒了,没办法就那酒量。二哥特别能喝,反正从此以后,二当家的,老来好,戚远烈一见二哥在酒桌上,立即扭头就走,喊都喊不住。


第二天一大早上醒来,只觉头疼的要命,隐隐听到外面有拳来脚往的声音,当下起身出来看看。

戚远烈正和二哥在比试拳脚功夫,二哥脸上已经挨了一拳,左边脸肿的老高。而且二哥的拳路已经乱了,现在打的完全是一套前有古人,后有来者,不用学不用记的中华泼妇拳。

戚远烈一连闪了他好几疯拳,突然一个进身,一肘把二哥打飞,口中叫道:“服不服?”我一听,坏了,如果你说不打了,二哥可能就不当了。但是想让二哥服不服你,那跟要二哥的命没啥区别。

二哥在地上滚了一圈,爬了起来,吐了嘴里的一口血水,叫道:“不服,你的什么拳法,尽是阴招。”

戚远烈嘿嘿一笑道:“叫你输的心服口服,这是三十二式长拳。”

二哥摇了摇头道:“喂,大侠,没听过啊。”

戚远烈老脸一红道:“那你知道武当长拳不?”

二哥点点头道:“这个倒是听过,听说很厉害,别告诉俺三十二式长拳是武当长拳里的一种啊。”

戚远烈不屑道:“哪跟哪,武当长拳是三十二式长拳的分支,这下你知道了不。”

二哥也学他一脸的不屑样,说道:“管这拳法谁是谁的祖宗,打倒俺再说。”

戚远烈对二哥这种死缠烂打的性格也有点儿怕了,说道:“喂,从早上到现在打倒你有五次了吧。”

二哥立即说道:“五次,五十次又怎样,俺还是一直能站起来。”

戚远烈为之气结,连说了三个好字,一拳打了过来。

这时戚大妈从屋后抱着一堆木材走了过来,怨道:“小烈,小李子,有那力气帮我抱点木材好不好?”

我不由哈哈一笑,再厉害的拳法也抵不过戚大妈这一句话。

在义乌一呆就是三天,每日除了看二哥被打的鼻青脸肿,就是听老来好跟戚远烈穷泡。

二当家的几次要走,戚远烈说啥也不让走,非要多呆几日。没办法,二当家的只好搬出军情紧急,迟迟不回,恐要误事。


这我才想起那日跟第十师团一场血战,虽然最后王永江的仁合队杀了出来,但我们终究没看到是仁合队赢了,还是第十师团赢了,当下也着急要走。


戚远烈见留我们不住,只好说道:“好吧,再喝最后一次。”


酒一上来,我是打死也不喝的。戚远烈自然有办法整我,他嘿嘿一笑道:“不能喝酒是吧,可以,这样,咱们喝一碗酒,你喝一碗水咋样?”

我一听,还有这好事,立即点头答应,却见二当家的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戚远烈二话没说,拿出三个碗,到井台里打上一桶水,倒满三个碗。我一看,我的妈呀,这么凉的井水,不要说这初春天气了,就是盛夏,一碗下肚,也够难受半天的。这戚远烈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刚进义乌谷见他一脸正气,长相威严,却不料这许多坏点子。

戚远烈坏坏的一笑问道:“怕了?”

我只好硬着头皮道:“谁怕了,来呀,怕死不出来打鬼子。”


三碗凉水下肚,我的脑袋是真清醒,可肚子也是真难受啊。


戚远烈三碗酒下肚,话明显多了,他舌头打着闪说道:“五子,你家啥都比我快一步,想当年你祖上吴惟忠老将军比我祖上先一步去杀倭寇。这次呢,你小子又比我先一步去打倭寇,嘿嘿,行,骑啥都赶不上你家。”


二当家的也是舌头绕圈圈,大声道:“对,他娘的,杀鬼子老子不含糊。只可恨你这老小子誓死不用火枪,这样就不能打用火枪的鬼子了。要不然咱俩一起效仿先祖,并肩作战,杀他娘的小鬼子,不不,杀他娘的倭寇。”


戚远烈咦了一声道:“谁说不用火枪就不能打倭寇了,嘿嘿,不怕告诉你,我娘已经答应放我出去了,用我的长弓也是一个样。我们戚家,与倭寇血战百年,就没败过一回。”


我的心头这时如明镜一样,这三天的接触,我已经知道,戚远烈就是戚继光的直系后代。

想戚家一脉,从春秋时代就有史载,每一代都有一二个杰出人物。到戚继光这一代,家族两千年的声誉达到顶峰,自嘉靖三十八年戚家军成军到万历十一年戚继光去职,戚家军共斩敌首十五万余级,其中倭寇五万八千。如果没有戚继光,日本人不用等到现在就已经乱我中华了。对于这样一个有着超绝于一切荣誉的家族,我除了由心底的尊敬外,再无二话。


二当家的眼里闪着热烈的光芒,他揽住戚远烈的肩头,朗声唱道:“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横戈马上行。”


好一个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横戈马上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