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刺刀 第一卷 第一卷第八章 孙子兵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


第一卷第八章 孙子兵法


我和二哥看着跪在山神庙前的王永江和于九江两人,心头不禁感慨。刚才还生死相搏的两个人,现在却能在这荒凉的山神庙前结拜为异姓兄弟,风云变幻,也不过如此。


王永江和于九江商定,以前所有的误会一笔勾销,大家同心抗日。

我和二哥心里却明镜一样,九叔是迫于无奈才与王永江结为兄弟的。不结为兄弟,我们三人肯定会被乱枪打死在小水河山谷里。这王永江惹谁不好,偏要惹九叔。


九叔救我们的那天,说的明明白白:谁惹俺,俺打谁!


王永江不光惹他了,还杀了他的十几个亲信兄弟,这仇,不是简单的一句同心抗日就能冰消雪融的。普通成年人之间的仇恨,不是小孩过家家;而成年人杰出人物之间的仇恨,更不是普通成年人能想像的。


王永江带着三十名骑兵,护送也好,押送也罢,一直把我们三人送到镇子里才打马走了。于九江一直目送他们消失在夜色的群山之中,他扭头看了我一眼,满眼的杀气告诉我,不是王永江活,就是他于九江死。


我心头微微一寒,日本人还没打几个,倒先要卷进于九江和王永江的“双江之斗”。中国人是不是一直这么不团结,为什么中国兄弟俩不能先把闯进家的日本强盗杀掉,再去算那些陈皮烂谷子的旧帐呢。


第二天一大早,王永江又来到九千五镇。我看他一身晨露未干的单枪匹马就来了,不由也佩服他的勇气。


胡子们的结拜可不是闹着玩的,既然发了毒誓,结拜为兄弟了,那是不会轻易反悔的。虽然于九江恨王永江恨的要命,但也不会转头就杀了他。


王永江登门拜访,于九江也是尽了地主的礼数,好吃好喝的待着。过了几天,于九江也去了一趟王永江的驻地汤原县太平川区,两家的关系暂时算是和睦了下来。


很快,日本关东军第十师团就盯上了九千五的于九江和太平川的王永江。


一大早,王永江的侦察员就送来了情报,第十师团一个大队约一千多人马,在一名少佐的率领下,已于两天前从哈尔滨杀了过来。


于九江立即召集手下两大首领商议如何对付这一千多鬼子。


平时沉默寡言的老三,军师齐一计最先开口,他朝摊在大桌上的地图比划了一下说道:“九爷,依俺看,王永江那个老狐狸是吓唬俺们,。”于九江一抬头,眼中射出两道精芒。齐一计知道他的话说到于九江的心里了,于是继续说道:“九爷,您看,哈尔滨和汤原中间隔了不知道多少抗日的队伍,他王永江为啥一口咬定这一千多鬼子是奔咱来的。”二当家的立即同意道:“嗯,王永江是不是想动咱们,他故意放这风,让咱们进山避鬼子,他再占了九千五镇。”


于九江不以为然的笑笑道:“老齐说的对,王永江的外甥被咱干掉了,他肯定是要报仇的。不过要说他来占九千五镇,谅他也没这个胆。”


二当家的点点头,说道:“九爷,那咱怎么办?”于九江随手拍拍大褂上的尘土,突然扭头问我道:“伯阳,你怎么看?”我一楞,我怎么看,我对这个也不懂啊。但是看着于九江热烈的眼神,脑筋立即飞转。屋里五个人,八只眼睛都盯在我的嘴上。


我小声说道:“根据俺最近的观察,这个情报应该是真的。”于九江“哦”了一声,轻轻一笑道:“继续说。”


人生最怕的是第一句话说出口,这一句话说出口了,胆子立即壮了起来。


我提高声音说道:“俺在铁力的时候,只知道汤原有义勇军,从哈尔滨到汤原这一路,再没听过什么义勇军。所以,这一千多鬼子奔咱们来,肯定是真的。王永江那不到三百的人马,想吞了咱们的地盘,那是痴人说梦。依俺看,他这次肯定是要助咱们打一仗,以真正消解往日的仇恨。”


我说完,立即又变得不自信起来,眼光一时不知道往哪放好,四处乱看,一下子和二哥的眼神对上了。二哥朝我嘿嘿一乐,目中满是赞赏之色。


其他三人也是低头不语,很久,于九江轻声道:“王永江要助俺,再消除仇恨。嘿嘿,有点儿意思。老二,老齐,你们咋看?”

二当家的横了我一眼,那意思说我的想法还真有点儿上路。齐一计则轻轻捋了捋下巴上那一缕美须,冲我点了点头。


于九江见他俩不说话,知道他俩心里八成是同意了我的分析。他一拍桌子道:“好,他娘的,小鬼子惹俺,俺就弄他娘的。叫兄弟今晚到鬼王渡伏他们一家伙。”


日军从哈尔滨方向过来,离汤原四十里地的鬼王渡是个必经之地。鬼王渡地如其名,地势险要不说,渡头东北面还三面环山,只西面一路平原。在渡头东北面设伏,任你千军万马,也莫想过了这一关。


午夜,我们的人马在鬼王渡埋伏完毕。


二哥见我藏好,小声道:“三儿,这次咱可是跟鬼子的正规部队干上了。”我看了看月色下流淌的河水,和河对岸一眼望不到头的下江平原,点头道:“嗯,上次在长山,打的那是鬼子的粮草队,咱们一败涂地。这次跟鬼子的正规部队打,不知道会怎么样?”于九江在我俩身边哈哈一笑道:“两个小崽子,还没开打就害怕了。”二哥嘿嘿一笑道:“哪能呢,不过咱对小鬼子的战斗力一点儿不了解。这仗打起来,有点儿不知底。”于九江拍拍我俩的肩头道:“管他底不底的,打一家伙再说。”说完,命人叫来齐一计,小声命令道:“如果败了,不要回镇子了,直接去北山。”


我们来之前,镇子里的人都转移到汤原北面的北山去了。镇里只剩一些老弱病残,谅鬼子也不会把他们咋样。


天刚麻麻亮,渡头对面就传来马群狂踩大地的声音。我心头一沉,鬼子的正规部队居然厉害到如此地步。要知道,马群踏地声,是整齐划一的,可见这批鬼子的素质有多高。在我们索利营,能做到让马群一起抬步落步的,也不过那十几个老猎手。


不一会,平原上一堵黑线就压了上来。


于九江这次带来的一百多人,个个都是队里一等一的好手。连老来好这个深藏不露的家伙也带着他的红虎跟了来,可见于九江希望借这一仗狠狠的杀杀日本人的气焰,在哈东地区竖立自己的地位。


鬼子们转眼到了渡头边,一个高大的鬼子下马大步朝河里走去。河面的冰厚厚一层,他使劲跺了两脚,又猛跳起来砸了几下,确信冰层够厚,立即一打前进的手势。


又是那整齐划一的马蹄声,有规律的声音从冰面上传了过来。二哥嘿嘿一笑道:“这些小鬼子真是死板,你看着,冰面一会就蹋。”我也觉得好笑,鬼子们玩整齐都玩过头了,难道他们不知道这种整齐有力的声音会产生一种共振现象吗。


果不其然,鬼子刚过了一百多人马。冰面在一阵惊叫和惨呼声中蹋了,正走在河中的五十多个鬼子连人带马都掉到了冰冷的河里。


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于九江一声令下,百枪齐发。


过了河的一百多鬼子正扭头看着同伴在河里挣扎,一半的鬼子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纷纷中枪落马。


打得好。


鬼子的反应也很好。


剩下的五十多鬼子,立即朝马上顺了下来。一人一枪托,把马打的卧在地上,随即以马身体做工事,朝我们这边射击。


他娘的,这群鬼子还真是邪乎。


兄弟们只要一开火,那边见着枪火一闪,肯定就是一枪打过来,兄弟们立即就有中枪的。


于九江脸色阴沉了下来,鬼子的枪法如此之准,确实超过了他,包括我和二哥的预想之外。


可怕的不是鬼子的枪法,而是鬼子的反应。渡头另一边的鬼子见中了埋伏,立即绕远打马冲了过来,这次他们吸取了教训,放马自跑,一阵乱蹄声中,一千多鬼子瞬即就冲到了山脚下。


于九江见鬼子来势凶猛,自己这边又损失了二十多个兄弟,立即喝道:“撤!老二,断后。”二当家的眼中抹过一缕精悍的光芒,仰天一笑道:“不怕死的跟俺留下。”他这么一说,我和二哥都不会撤了,更何况我俩也没想过撤。


有三十个兄弟自愿留了下来,于九江率领其他人下山打马就走。

鬼子见山上枪声稀落了下来,立即明白我们有人撤退。当下也兵分两路,一路下马步战,另一路理都不理我们,越过山岭,朝山后一马平川的于九江部追了上去。


一千对一百,鬼子这仗打的轻松。除了一开始冰面被共振声音踏破慌乱了一阵,被我们偷袭打死了五十多个,鬼子再没给过我们机会。而且鬼子的火力杀伤效率特别高,基本上单兵三发子弹,能击中我们一个人。


二当家的开一枪就滚到一边,这样鬼子就打不着他了。我和二哥见样学样,加上我俩枪法精准,专挑个头大的鬼子打,杀上山来的鬼子攻击速度明显降了不少。


激战十分钟,这时天已亮,阳光像闪着光芒的剑轮一样,从东方直射下来。


二当家的见身边兄弟不到十五个,立即说道:“九爷走远,往山里撤。”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只剩下四个人。我,二哥,老来好,二当家的。一个字一个兄弟的命,正好八个字。


我们扭身就跑,永远保持身后有一棵大树挡着。子弹嗖嗖的从耳边穿过,空气里都是死神的气息。


二当家带着我们不一会跑到了山顶。我们四人往山下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密密麻麻往山上爬的鬼子不是我们吃惊的理由,而是山下的一幅马队追杀画面。


于九江带走的人,个个有马。


鬼子追杀的队伍也是个个有马。不过鬼子的东洋大马速度明显是于九江他们那些杂种马不能比的。


不断有人身上爆起一团血雾,从马上摔了下去。两股马队不一会就绞在了起来,喊杀声冲透平原,直冲到我们四个人的脸上。


二当家一抹头上的汗不,沉声道:“九爷要栽。”我心头却是一沉,王永江看来不是要助我们打一仗,而是借鬼子的手,铲除我们才对。老来好脸色黑的吓人,他冷冷说出三个字:“王永江!”


二哥笑笑道:“不会,你们相信三儿的眼光吧,姓王的一会保准出现。”我们三个眼光各异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想的却都是一样,你小子在做梦吧。


于九江带走的人个个都是精锐,枪法没有鬼子好,但是刀战却是鬼子不能比的。几百鬼子把他们围在中间砍杀,这些汉子被逼到绝境,个个奋起神勇,以一当十。鬼子仗着人多,要不然早让于九江杀出一条血路去了。


这时却听一声老铜炮的巨响传来。鬼渡头东边的群山里,一片红旗闪动。


二哥哈哈一笑道:“咋样,王永江来了。”


直到此刻,我才知道王永江的真正实力。以往他带的人最多不超过一百人,这次却足有上千之众。他们人人在枪上缠着红布,马身上也裹着红布,人人脖上扎着红巾。千多一片红色的人马从黑沉沉的群山里杀了出来,在气势上夺人心魄。


瞬间这千多人马就把黄色的鬼子们裹进了一片火红里。好厉害的战术,不亏了士兵王的绰号。


二当家的也中哈哈一笑道:“好,他娘的,这群日本猪连中两次埋伏,战气早完了。走,咱们逃命吧。”


再不逃命来不及了,追杀我们的鬼子已经到脚下,而我们连一发子弹也没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