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根据小说的需要,历史人物有所变动,包括其任职时间、死亡等等。

—————————————————————————————————

一直以来日本的海军和陆军之间就纠缠不清,海军瞧不起陆军,同样陆军也看不起海军,尤其因为军费预算问题,海陆军之间的矛盾已经由来已久,而且由于日本所处的地理位置问题,所以每次预算都更加倾向于海军,那么这样陆军就不干了,‘海军在厉害军舰能上陆地吗?’‘在陆地上不还得靠我们陆军’,‘一艘战列舰足够组建武装一个甲种师团了’这也是陆军一直以来对海军的不满。然而海军也不是吃素的‘没我们海军你陆军再强也只能在这里窝着’,‘甲午海战、日俄海战都是我们海军的功劳’,于是御前会议经常上演海陆大争霸,开始还好点双方多少能克制一点,只是相互之间的互揭老底,但每次过不了多久就由口角谩骂就变成了人身攻击,海陆两相之间的单挑大PK。

身为海军大将的盐泽幸一虽然希望看到陆军难堪,也总是想方设法的给陆军来点小鞋穿,但是其大局观还是有的,为了大日本帝国的利益,他不能不就此事进行汇报,但是这并不能表明盐泽幸一就不会借题发挥。

1931年10月18日 晚9点日本海军大臣官邸

1、大角岑生、2、盐泽幸一、3、屿田繁太郎、4、米内光政、5、永野修身。

看完胶片后,在场的4位大将全都沉默不语,最后还是大角岑生首先发问,毕竟作为海军大臣也只有他来打破僵局“盐泽君,这件事你怎么看?”

“阁下,据卑职了解,这个东西是由叫‘汤姆’的米国的新闻记者摄影的。”

“盐泽君,着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屿田繁太郎薇薇皱眉“你能不能说的再具体一点。”

“是啊,盐泽君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大家都想听听你对这件事的具体看法”米内光政也随声附和。

“嗨一”盐泽幸一在几位大佬面前不敢有丝毫怠慢,虽然都是将军,但是之间的职务、资历并不是他所能比拟的“卑职认为这件事和关东军有密切的关联。”

“说说看”

“嗨一!据我们的间谍之花(给三浦闻多升级了)分析,首先这个米国人事发时就在现场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如何能预知那天晚上会有行动?就算碰巧遇到的那么他不会也碰巧带着摄录机吧,令人感兴趣的还是众所周知他居然能在护路队的巡逻下隐藏那么长时间。”说着盐泽幸一挥手示意参谋们重新再放一次。

“停!”画面定格‘河本和几个日本兵趴在那里~~’虽然看不清他们在干什么,但是面貌依然能分辨出来。

“大家请看,从行动一开始就被摄录下来,这说明什么?”盐泽幸一停顿了一下“说明了他早就知道当天晚上会有行动!就是连行动的时间都清清楚楚!请注意这一点”,说着盐泽幸一用指挥棒点着画面上河本趴着的位置“按道理来说,具体在哪里爆破是临时决定的,那么他又如何得知具体的爆破地点呢?并且,当时的时间是晚上10点以后,如果不知道爆破的具体地点,那么又如何能弄的这么清晰呢?”盐泽幸一看看在座的大佬们继续说“从这几点分析,关东军内部有人走漏了消息,并且很可能不是一两个人!就算是内部高层也有这个嫌疑,至少这个河本就有很大的嫌疑(还不知道河本已经自焚)”。说着盐泽幸一重重点了点画布上的河本。

“唔~~不愧是盐泽君下欣赏的‘间谍之花’啊”,米内光政又问“那么盐泽君你又怎么看那个米国人的动机呢”?

“米内阁下,我也认为这无非就是纯粹敲诈!”

“何以见得”?屿田繁太郎也问“这里面不会是米美鬼畜设的圈套”?

盐泽幸一继续回答:“这个问题显而易见~~~”

屿田繁太郎皱皱眉,显然对盐泽幸一的口误颇为不满‘把噶!什么叫显而易见?难道说我是白痴吗?连这么浅显的都不懂?’而且脸上也带了出来。

显然盐泽幸一也意识到自己的口误,赶进欠欠身“阁下,我的意思是卑职也认为这纯粹是诈,他要价600万英镑!如果是米美鬼畜的话就绝不会在乎这点钱,也不会把拷贝交给侨胞,我想他们一定会对此大做文章的,阁下是否还记得‘三国干涉还辽’的事情?综上论点因此我断定这是敲诈,纯粹的敲诈”。

“不错”,半天没说话的大角岑生夸奖道“盐泽君分析的很详细很精辟,我也这么认为”。

“谢谢阁下”盐泽幸一放下指挥棒忙向几位大佬鞠躬“阁下谬赞了”。

“盐泽君,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一直没说话的永野修身环盘腿坐着看着盐泽幸一。

“嗨一!请阁下质询,卑职必将知无不言”。

“谈不上质询,刚才听盐泽君讲解的时候好像是说还有人和你有相同的看法”?永野修身摆摆手示意盐泽幸一不要说“那么让我猜猜,这个人恐怕就是盐泽君最欣赏的三浦吧?”

“嗨一”盐泽幸一再次鞠躬“阁下说的不错,正事这个三浦”

“哦~~能让盐泽君欣赏的一定不简单啊”

“阁下谬赞了,三浦还很年轻,还需要再历练历练”。下面一阵理解的轻笑,从话语中谁都听得出来盐泽幸一对三浦闻多的欣赏和宠爱。

永野修身继续问:“好像上次美国的海军预算就是他搞到的吧”?

“嗨一”

“这个三浦如果真像盐泽君说的那么优秀,有机会不妨见见也好”,大角岑生这话就等于摆明了要提拔三浦闻多了,“盐泽君,他现在任何职?”

“回阁下,三浦现在任海军情报课米美海军问题组组长”末了补充一句“今天中午向卑职辞行休假”盐泽幸一为了三浦闻多的前程开始给他脸上贴金了。

“恩~~?这么重大的事情,他作为第一手情报知情人为何在这个时候去休假!”碍于身份,大角岑生强压住心底火冷冷的问。

他说‘为了以防万一,只好‘劝’知情者为天皇陛下效忠了’他还说~~~”

“说下去”,峰回路转,大角岑生心里暗自给了平价‘吆西!心思慎密,做事稳妥’

“嗨一,他说事关重大,而且对方也是个商会副会长,为了帝国也只好在所不惜了,而且卑职感觉隐隐有要在功成之后自裁的意思,也许是卑职多虑了”

几位大佬都深感震惊“把噶!盐泽君糊涂!”激动之余的大角岑生不顾身份拍桌而起“盐泽君不管怎么样都要立刻联系上三浦!”

“嗨一”

永野修身摆摆手“盐泽君,尽快找到他这件事你亲自去办”。

“嗨一”

“盐泽君糊涂啊!”

“嗨一”

“立刻联系,估计现在最多刚刚起程还来得及,下命令‘如果自裁按叛国罪’”

“嗨一”

“不能让他死掉,那将是帝国极大的损失”。

“嗨一”

盐泽幸一为了三浦闻多是不余遗力啊,可以说为了他老脸都贴出去了。也不怪这些顶尖大佬们如此的兴师动众,说来也是这位阁下从军后第一次说谎,强撑着涨红的老脸不住的鞠躬赔罪,可怜的盐泽幸一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可怜啊,而且还怕没卖成好价钱。如果要知道了不知道该如何感想。

—————————————————————————————————

注:1、大角岑生,日本爱知县人,1876年生,早年毕业于日本海军大学,并留学德国。历任海军省副官、驻法国大使馆武官、海军省军务局局长、第3舰队司令官、第2舰队司令官。1931年4月晋升为海军大将,同年12月出任海军大臣,次年改任军事议定官,1933年再任海军大臣,是深受日本天皇宠爱的臣子之一。 (在小说里提前了2个月)

2、盐泽幸一,1904年海军兵学校毕业,旋即参加日俄战争。1910年日本陆军大学毕业。1931年任第一外遣舰队司令官,兼驻上海特别陆战队司令官,发动1932年1月28日侵略上海的战争。1936年8月任台湾军司令官。1937年晋升大将。1938年任日本华中派遣军司令官,负责指挥华中方面的侵略战争。1941年调任侵华日军总司令官,直至日本战败。1948年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

3、屿田繁太郎,甲级战犯其他资料不详(懒得找和总结了)

4、米内光政,日本第37任首相,海军军人。1880年出生于岩手县,先后就读于盛冈初级中学,海军海军学校,海军大学。1904年参加日俄战争。历任第3舰队司令长官,第2舰队司令长官,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等职。1936年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翌年成为林铣十郎内阁的海军大臣,晋升海军大将。第1次近卫文麿内阁,平沼骐一郎内阁留任。

5、永野修身,高知县人。毕业于江田岛海军兵学校和海军大学。参加过日俄战争。1923年晋少将,1927年晋中将,1934年晋上将。曾任舰长、驻美武官、航空队司令、海军兵学校校长、海军军令部次长等职,并作为日本全权代表参加日内瓦裁军会议及伦敦限制和裁减海军军备会议。1936年任海军大臣,参与制订对外侵略扩张的“国策基准”。1937年2~12月任日本联合舰队总司令兼第1舰队司令。1941年4月~1944年2月任海军军令部总长,主张对美、英、荷开战,参与制订并最后批准袭击珍珠港的作战计划。1943年被授予元帅称号。日本投降后被捕,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受审期间病死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