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认识袁崇焕是什么时候呢?最初对他认识,大概都来自金庸著的《碧血剑》、《袁崇焕评传》吧。在这两部作品里,袁崇焕高大的爱国英雄形象,深深的震撼着一代又一代小说迷。现在,绝大多数看过这类小说的人,都会对明末的这位“爱国将领”的生平、遭遇,感叹、蹉跎。历史上的袁崇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史界一直争论不休,现在就由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有着众多争议的“爱国英雄”的,另一种形象吧。

袁崇焕,生于1584年4月28日,广东东莞人(一说为广西藤县)。1619年,通过科举,进入仕途,在福建昭武县任知县。其相貌、性格特征有两种说法。第一种,是誓死不肯降清的明末史家张岱描述的:身材短小精干、性格暴躁(基本符合南方人身材特征)、喜欢吹牛皮、说大话(在督师平辽时有明显体现)、自大、心机深沉、整天装神弄鬼;第二种,是曾起兵抗清,兵败自杀的东林党人描述的:喜好兵法、喜欢与人结交、是个热心肠。但是在后面的生平描述中,表现出的主观意识太过浓厚,有美化袁崇焕的嫌疑,所以一般不为采信。例如:对宁远战役,之后的战略形势极度乐观;描述袁崇焕对事件处置的角度多有偏颇;同为东林党人,个人情感对事物描述影响较大。

1622年6月上旬袁崇焕奉命调往宁远附近卫所任职,途中失踪两天,回来后,随行士兵说他们去考察地理位置了。实地考察后,袁崇焕认为,应该在宁远地区筑城坚守。6月下旬,孙承宗批准筑宁远城。1624年,宁远城完工。

1626年2月,后金因为饥荒,南下抢粮(离奇的故事在这里开始了)。当时后金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前方部队都在溃败或奉命撤退。袁崇焕统领着宁远,他命令将宁远城的大部分粮草及附件屯粮地点的粮草,全部搬运到,身处后方的觉华岛上。觉华岛距离大陆5千米,属袁崇焕所在的宁远城管辖。是个冰封岛,时值冬季,海面上完全冰封,能过重型车马。袁崇焕将十几万担粮食,囤积在离宁远仅仅11公里的觉华岛上,加上觉华岛上原先陆续囤积的粮草,觉华岛存粮二十几万担(即一万七千吨左右)。然后封堵宁远四面城门,等待后金军来临。后金军到底宁远城下之后,两天试探攻城,死了几百人(一说根本没有攻,因为袁崇焕的部队没有战果),直接杀向觉华岛方向。因为城门堵死,所以宁远城没有给觉华岛示警。所部将士认为,应该在后金军攻击觉华岛时,从后背发动攻击,袁崇焕没有批准,并严令不准出城作战。因为觉华岛受到攻击前,没有收到宁远方向的预警,对后金军情报一无所知,并且在日夜破坏结冰海峡时,严重耗费体力。当后金军踏着冰面杀过来的时候,觉华岛守军猝不及防,7000~8000士兵、十几名将官阵亡,一万多居民沦为后金奴隶,20多万担粮食、无数军械被劫掠一空。在觉华岛激战期间,因为距离很近,驻宁远守军将士再次请求出击,仍被驳回。宁远得手后,后金军出动4万民夫,抢搬岛上囤积物资。4万民夫几天,大概从觉华岛搬走了十几万担粮食,因为粮食太多了,没有办法运完,努尔哈赤下令将剩余的几万担粮食、物资悉数烧毁。后金撤军途中,驻宁远守将之一满桂,不服袁崇焕将令,私自率领所部出击,袭击后金断后部队,斩获后金269余级。这269级就是袁崇焕所谓的第一次成名之战1——宁远大捷的全部战果。后来因为在宁远之战,满桂部不服调遣,袁崇焕用手段把不听话的满桂丢到山海关凉快去了。

1626年9月30日努尔哈赤病逝。袁崇焕经借此机会向当时的明朝叛军——后金方面,派遣了吊唁使团。这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都是不可想象的,就相当于俄罗斯政府派遣使团吊唁车臣叛匪头子;美国政府派遣使团吊唁本拉登一样——不可想象!借口就是争取时间修筑3座要塞(锦州,大、小凌河)。吊唁使团还带有另一项任务——议和(私自议和)!议和对于明朝来说,是很难想象的词汇,终明朝二百多年处理就没有议和过,即使皇帝战死、被俘、战场形势如何恶略,明朝政府都从来没有屈服过。这对国家声誉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间接造成了抗金三角联盟的解体。

私自议和期间,即1627年2月后金的继任者,皇太极在经过数月准备后,出兵4~5万人。攻击三角联盟的右翼——朝鲜及在朝鲜边境坚持敌后抗金的毛文龙部。当时朝鲜兵战斗力很弱,毛部那种难民式的部队又装备简陋。对比之下,后金方面装备精良(装备从明军、觉华岛上抢来的)、兵精粮足(粮食从觉华岛上抢来的),右翼形势危如累卵。早在战前,明朝就已经得到可靠情报,多次并命令袁崇焕注意后金动向,但都被一心议和的袁督师(因为在宁远之战中夸大战功,而升迁),束之高阁了。开战后,袁崇焕居然为了证明自己私下议和决心、取信后金,多次拒绝皇帝下达出兵牵制的命令。最后在巨大压力下,被迫“出兵数十里”,在野外扎营四个月。等毛部被打残了,败退出了朝鲜、朝鲜被打得被迫议和了,“英明神武”的袁督师才命令已经“出兵数十里”部队撤回宁远。

1627年6月,皇太极从朝鲜回师没几天,立即终止与袁崇焕的议和谈判,借口就是袁崇焕在谈判期间,在修筑3座要塞(未完工),没有议和诚意。出兵南下,来到锦州城下,锦州守将赵率教手上只有几千屯兵(草鸡兵),猝不及防。但仍坚持抵抗。后金猛攻多次不下,就在锦州城西5里固守待援。而袁督师干嘛呢?他给赵率教,来了封信说:‘你那兵精粮足,一定能够守住锦州的,就不用我出马救援啦!’当时在山海关“凉快”的满桂正好巡检防务到宁远附近的前屯,得知锦州被围,就带着祖大寿、马世禄出兵一万,去解锦州之围。路上遭遇后金军,打成平手。满桂部退回宁远城下驻扎。十天后,后金主力赶到,回师宁远城下,与满桂部激战,还是平手。后来英勇无比的袁督师,端坐城头,命令城中部队出击。后金没有接触就撤退了。同时,赵率教率草鸡兵从锦州杀出,打败锦州方向上后金军一部,又再次退回锦州坚守。从宁远方向上撤退的后金军路过锦州时,再次强攻击锦州,伤亡惨重,还是没打下来。后金实在没办法讨到什么好处,就撤退了。这就是袁崇焕成名之战2——宁锦之战!战后没多久袁崇焕将被罢官闲置了。

在1626年努尔哈赤病死至1629年毛文龙被杀前几个月的一年多里,三角联盟抗金形式蒸蒸日上,左翼林丹汗所帅蒙古各部,不断的与后金作战,蚕食后金兵力、地盘。因为装备低劣,常常连人手一刀或一枪都不能保证,败多胜少,却坚持屡败屡战;即使在1634年战局、形势崩坏,部下投敌不断时,也是至死不屈。中路明朝也多次出兵主动与后金作战,光复大片领土(我不是考据当,文字数值、将领名称、事件会有遗漏)。左翼毛部更是进行了疯狂的反扑,光复了辽东大片领土,甚至把游击区扩大到辽阳、沈阳等后金心脏地区。随手再次把本来就倾向明朝的朝鲜,绑在三角联盟里面。加上连年灾荒、庄稼几乎绝收,在三面夹击之下,后金的地盘、兵员、人口空前缩水。所有人,包括后金不少人自己都认为,长此以往,后金坚持不了3年,就会覆没。投降明朝和明朝左翼毛部的原辽民多达数十万。抗金形势一片大好。但是事情却没有如此发展下去。

1627年末,天启驾崩,崇祯登基。1628年改崇祯元年。四月,年仅16岁的崇祯在挑选平辽干臣时,被袁崇焕的大话迷惑,任命袁崇焕为蓟镇、辽镇督师,兼登、莱、天津军务(注意,这里没有包含毛部所属的东江镇)。袁崇焕要求调拨巨额粮草物资,以应付平辽消耗。崇祯批准给十万关宁军:600万两饷银(一说680万)、180万担粮草、武器装备无数每年(折合现在的单位是:二十四亿人民币、十万零六千二百吨粮食;当时的24亿换算现在的消费水平,大概等价于60~70亿人民币的水平。因为袁崇焕索要的这笔巨额物资,间接导致了1628年末,发生的致命的农民起义。)

第二年即1629年春,因为世界性的寒冷期,导致明、蒙、后金三方出现大规模饥荒(朝鲜是海洋性气候,影响不是太大)。明国内部因为救灾物资大量抽调到袁崇焕手里,导致大量地区救灾不力,农民起义军势头日渐强大。各地明军开始镇压农民军势力;蒙古毕竟家大业大,依靠杀种牛、种马,仍能维持一段时间;后金则几乎到了食人的地步。没有保障的平民、奴隶饿死估计达到十几万。以当时情况估计,如果没有办法解决粮食问题。后金政权不出几个月,必然崩溃。这时,袁崇焕以向蒙古买马、减少蒙古饥荒为借口,分两次私开马市,大量出售宁远军粮。粮食不够卖,又请求崇祯两次增加粮饷(当时明国内部饥荒,正在爆发农民起义)。第一次卖粮被发现后,崇祯严令停止马市,只能按蒙古人丁数,向蒙古出售救灾粮。袁崇焕表明答应,实际上仍把粮食卖给明朝皇帝不知道的买主。翰林院编修陈仁锡奉命前往辽镇巡视、监督马市。没有出京师,宁远方面就报告后金十万犯境(很多人认为这是袁崇焕吓阻监察使的手段)。陈仁锡没有理会,继续前往宁远巡查。到达宁远后,却没有发现后金寇边的迹象。反而,在马市交易上发现,真实买主是后金军;买到的6万匹马,都是不能用于作战的驽马(只能做农活的劣马)。陈仁锡等官员立即将情况报告袁崇焕和远在京城的皇帝。袁崇焕的态度是‘没有问题,继续卖。’,第二次私开马市,加大力度的卖’,卖到余粮,无法支持十万关宁军正常作战为止;等崇祯收到报告,再次严令停止卖粮时,已经晚了。袁崇焕给崇祯的答复是‘我敢用妻儿老小担保,我卖给粮草的“蒙古部落”绝对没有问题’,又一次将年幼的崇祯骗过。

袁崇焕两开马市到底卖了多少粮食,现在也没有办法准确计算。我来做一个大致推断:后金总共有军民70~80万人,因饥荒减少到大概六十几万;亲后金的蒙古部落大概30万。因为是地区性全面灾荒,要维持100军民消耗的粮食是每月25万担,如果只计算到足够支持7个月后,后金后续行动,需要粮草至少170万担。宁远军年领军粮180万担,加上两次增粮饷,关宁军剩下的军粮无法支持十万关宁军正常作战(合乎记载),实际卖粮应该更多。(引用:日本著名满学家神田信夫教授却认为:袁崇焕谋款资敌一事“强烈地反映出袁崇焕在与皇太极交涉中忠于明廷的责任感”。 引用自阎崇年《明亡清兴六十年》。真不知道是不是反话!)

同年2月(于卖粮同时),袁崇焕再次私下与皇太极进行议和谈判。皇太极的议和条件是:贡金30万、贡银300万;年贡金10万、年贡银100万(是指明朝向后金敬献贡品);杀毛文龙。袁崇焕的答复是:“杀毛文龙,崇焕当效提刀之力。”,“乞稍减岁币”(乞求减少议和后,每年明朝要向后金提供的贡品)。同月,袁崇焕命令毛文龙交出东江镇兵权,毛不肯,说‘东江镇不是蓟辽督师辖区,你不能要求我交出兵权,除非你有皇帝的命令。’袁崇焕立即截断东江镇几十万军民的补给线;并以辽东督师的名义,命令朝鲜不得将军粮、物资供应给毛部。毛文龙上书多次弹劾袁崇焕,索要粮草不果。4月,毛部因粮草断绝,几十万军民饿死、失踪(叛逃或被人吃掉),东江镇全面崩溃,光复的数十个州、县、关卡被迫全数放弃。东江兵五不存一,东江军势力完全退出大陆,撤回本部苟延残喘。5月,袁崇焕见时机成熟,就约饥寒交迫的毛文龙在双岛谈判,借机假传圣旨,斩杀毛文龙,收编毛残部。到此,明朝三角联盟的右翼明军毛文龙部烟消云散。后金领地,不费一刀一兵就往东扩大两三倍。在以后征战中,再无后顾之忧。

5月,明朝已经得到确切情报,后金将于十月突破封锁,南下抢粮。皇帝命令袁崇焕加强蓟辽地区防守。袁崇焕将蓟镇方向上的兵抽调一空,造成蓟镇空虚,美其名曰——保卫宁远。又在遵化以练兵为名,淘汰老兵,将士一片哗然,后金奸细借此机会收买了遵化部分士兵作为内应。

12月,后金开始寇关。出兵:后金军精锐5千、蒙军八千、杂兵民夫一万3千人,共两万6千人,攻向空虚的蓟镇方向。蓟镇守军空虚,沿途有的要塞、城堡里只有不到一百个草鸡兵,而且没有得到蓟辽督师的任何预警,完全不堪一击。袁崇焕命令被调到山海关“凉快”的赵率教,立即率所部4000精锐骑兵火速救援。赵部是精锐骑兵,一人3马(能配到一人3马的部队,可以说是精锐中的精锐才有的待遇),连续狂奔3日3夜,就在遵化以东十几里的地方遇伏,全军覆没(有人说其中有猫腻,后金在破关后,在遵化西北面上闲逛4天,像是专门等候赵部精锐的到来。另外,在平原地区围堵、伏击一支机动力很强的精锐骑兵得多少人、提前多久做准备啊!因此一些人认为,赵部覆没,是袁崇焕与皇太极在制定作战计划时,已经谈妥的,后面还有一条,稍后就到)。(文中有些日期是旧历的,我把它换新历,转来转去,自己都给转糊涂了。日期月期上可能有些许出入,多多包涵)

赵部覆没,致使明军蓟镇第一道防线上的主要战术机动力量的覆没。蓟门一线要塞、城堡战线迅速崩溃。当天深夜,遵化汰兵暴乱(袁崇焕战前下令淘汰的老兵),开门投降敌。遵化巡抚、守将自杀殉国。破关仅仅7天,一线就垮了。

而我们的袁大督师才刚刚出发,不过速度可是很快的。相对于步骑混编的后金军,每日平均行军速度26公里来说,袁崇焕的9000纯骑兵日行军速度最高能达到60公里,平均36公里(中途休息3天)。我们不排除后金军在一线城、寨中劫掠粮草、物资浪费了一些时间。比后金军远五、六倍距离的袁督师,跑了5天时间,居然比后金军早两天到达明朝蓟辽防线的第二道防线中心——蓟县(蓟门,即京蓟的门户)。蓟县位于京城东偏北90公里的地方,地形十分利于防御,蓟县以北是宽厚的山脉,东边是一条天然直线的山脉“城墙”,只有两山中的葫芦型夹缝可以过,蓟县就坐落在葫芦型山谷的葫芦口上。两侧城墙距两侧山脉仅几百米,虽然没有用城墙封闭,却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二线蓟辽总督刘策率5千兵(总督是政务、督师是军务,跟袁崇焕的蓟辽督师是不同的)、总兵尤世威率1万及蓟县周边地区总兵官十数名(个别3线总兵也带兵来援),听闻后金破关立即帅六万(不准,3万、4万、6万、10万都有,取中数)大军,封堵了蓟县战线。名将马世龙也从京师往蓟县领军。一时间,蓟县变得“固若金汤”,两万六千后金军两天筹措不前。因为在蓟县的狭窄战场上,后金完全没有机动优势(实际上也没有,因为是步骑混编,骑兵不能离开步兵游离太远)。要打的话,只能以命换命,这是后金军所不能忍受的。这一切在袁崇焕到达蓟县后有了改变。袁崇焕当时已经取得此战的全部指挥权,他达到蓟县后,不是命令蓟县守军加强防御、继续在周边地区调集兵力,而是刚刚相反:马世龙指挥权作废、刘策部调密云、尤世威部调昌平、勤王各部遣返原地(同时向京师报告:“必不令敌越蓟西”)。命令一出全军将士哗然,密云在京城北面70公里、昌平在京城西面30多公里,跟蓟县至北京一线,几乎是相反方向,根本不可能是在防御后金通过蓟县,袭扰京师(对地理不了解的朋友,也可以摊开左掌面对自己,如果比喻手心是京城、拇指就是昌平、食指就是密云、无名指就是蓟门)。但将官们在袁崇焕的严令下,还是调动了(这也是后来他们的主官刘等人被崇祯处死的原因,满桂等人当时不在蓟门)。仅仅两天时间,“固若金汤”的蓟门防线,就在袁崇焕的“领导”下,又变得不堪一击。原防御部队调动两天后,后金军大白天的穿过了仅2.7公里宽,城下只有几百米能过人的蓟门防线,并在防线后面5里处扎营。城中率领2万大军守城、“料敌如神”的袁督师居然没有“发现”(袁崇焕的说法是:我率两万精兵出城,将200后金兵堵在山谷里,没有看到后金军;清朝的说法是:我们写了劝降性,没想到袁崇焕已经到了蓟门,所以我们直接就从蓟县城下路过了。),给京师的报告是:我想打,他们不敢跟我打,所以后金军“潜越”了(这就是潜越论的由来)。

后金“突破”第二道防线后,一反常态,一路直线高歌猛进。勤王军已经遣返或在来援路上(没有接到遣返命令),第三条防线并不像前两条防线一样是军事风格的防线,它是有营州4屯、、兴州2屯、定州、三河等城市、营寨组成的辅助防线,没有勤王军驻扎,等于没有防御力。可怜沿途军民都不相信“潜越论”,都不相信蓟县这种“大军云集”、“固若金汤”之地,在“英明神武”的袁督师领导下,居然能诞生了“潜越论”这种领先世界军事理论400年的“伟大理论”。猝不及防之下,数十万军民被杀,十余万人沦为奴隶,无数粮草、物资、金银被劫。后金军一路烧杀到通州,才遇到蒙头赶来勤王的3千宣化兵。宣化兵勇猛,但是人数太少,连敌人零头都不到,虽然没有大败,但是伤亡近半,没有其他勤王军增援,覆没是迟早的事。不过他们的运气比其他孤立无援的勤王军好,正好遇上满桂率的4千大同精兵(袁崇焕为了削弱蓟镇兵力,把满桂丢到更西边的大同去了)。满桂知道兵力不足,就一直像牛皮糖似的,跟后金打袭扰战,打了就跑,跑了又回来打,互有胜负,死死托住后金军,一直混战到京师城下。“伟大的军事理论家”大明督师袁崇焕得知后金已经潜越蓟县,第二天就抄远路,走了7天,从后面到达京城左安门(一说广渠门,在这我们要注意一个问题,如果满桂的大同兵、宣化兵因为收到命令而没有勤王,并且像牛皮糖一样死死黏住后金军,后金军将比袁军早2~4天到达北京城下,袁军最先到达的是京师南面的城门)。

11月17日(旧历)一到京师城下,袁崇焕立即要求率2万部队(一说9千,但两万以上比较可信,他在蓟门拉走了原驻军、后续部队也不断赶上来。后金撤退时,蓟门就是一座空城)入城,被皇帝拒绝,但仍安排酒肉补给优先供应。明朝自土木堡事变英宗起,已有历史惯例,勤王军、边军不准入城。英宗时期,是为了防备勤王、边军入城扰乱民生或被图谋不轨的皇族利用。因为合理、有效,就一直沿用到明末(现在也是如此,边军不得入城)。满桂军一路与两万多后金军纠斗,又在通州、京郊打了大小十几场战斗,使得后金军只能以每天4~5公里的速度前进。所部5000余众伤亡很大(估计战损1千左右),疲惫不亢。19日夜到达京师城下,皇帝批准满桂军在瓮城中驻扎,防止疲惫不堪、建制松散的满桂军在固定战线上被击溃。袁崇焕得知此事,极为不满,再次入宫要求进城修整。皇帝以袁部,建制完整、开战以来从没与敌一战、兵精粮足、装备精良等理由,温言相加,多布酒食犒劳袁部,但不准入城。21日,满桂率余众4000余人出城,驻扎在德胜门。22日,皇太极亲自指挥1万后金主力攻击满桂部、莽古尔泰领军两千估计广渠门袁部、余兵9千继续劫掠京郊(关宁军也有份)。满桂部寡不敌众,血战至下午,不能力敌,缓缓向广渠门袁部靠拢。袁部两万余人在广渠门下,被莽古尔泰一冲就放了羊。逃散的士兵甚至游过护城河,希望逃到城里去。气得在城头观战的京兵、百姓只咬牙,甚至用砖头砸。时近黄昏,慌乱中关宁军发现有一支部队在向他们靠拢,不知道是“料事如神”的袁大人是惊慌失措,还是急中生智(伏笔)。命令全军弓箭手向来军射击。来军是正与后金军缠斗,缓缓退向广渠门的满桂部。满桂部大都是二三线杂兵,盔甲远没有一线边军那么好,一下子就被射死几百人,满桂也身中5箭,还好他穿的是明军将军甲,够坚厚,只受了伤,没被当场干掉。22日,夜。满桂入宫状告袁崇焕射杀友军。23日,皇帝把双方召入宫对质,袁崇焕哑口无言,当日下狱。当日,关宁军在祖大寿等人的唆摆下,开始撤回山海关。由此皇帝震怒,生了杀袁崇焕之心。当夜,孙承宗写信要求祖大寿回军勤王。祖大寿为避免皇帝责罚,折回京师。

袁崇焕入狱后,第二天后金开始,撤退。京师传闻“投了袁督师,东人跑一半”。满桂率残部3000追击后金军,夺回部分百姓,但因箭伤发作病死军中,所部打乱。后金趁机夜袭,所部溃败。至此北地除关宁军外,最后一支能与后金军野战的部队覆没。关宁军在关外一家独大,辽事愈加败坏。1630年,8月,袁崇焕被剐于京师,百姓恨其罪,千金买其肉生啖。

翻案(引用):乾隆四十九年(1772年)乾隆帝下诏为袁崇焕翻案。《清高宗实录》载:“袁崇焕督师蓟辽,虽与我朝为难,但尚能忠于所事,彼时主暗政昏,不能罄其忱悃,以致身罹重辟,深可悯恻。”


近代则有著名保皇党人康有为、梁启超在清朝末年,为了对抗反清的革命党人宣传汉族主义,修建了袁崇焕祠堂,并找来一个叫佘静江的人守祠堂。康有为考证出佘静江是袁崇焕身边一个叫佘义士的人的十二代传人,并一直为袁崇焕守墓。梁启超则写了《袁督师传》,给了袁崇焕非常高的评价,同时认为明朝皇帝杀害袁崇焕,所以才会亡国。


金庸在《碧血剑》《袁崇焕评传》中对袁崇焕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北京满学会会长阎崇年在百家讲坛的《明亡清兴六十年》中对袁崇焕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有人说袁崇焕是卖国,有人说袁崇焕是汉奸,有人说袁崇焕想谋朝篡位,有人说袁崇焕无能误国……到底袁崇焕是什么呢?

我们把其生平精简,挑出几样疑点看看:

私自出关,失踪两日;(疑问)

丢失觉华岛,粮草物资,解决后金粮荒;(有人说不是他的防区,我们不讲其他只讲结果,11公里有多远?)

吊唁、议和;

坐视友军、盟国因战削弱、惨败;

卖粮资盗;

斩杀威胁敌国安全的己方同级、下级将官十数人;

排斥治下不听号令,敢与敌作战的将官;

给盟国、明国、友军下绊子,壮大敌军阵容;

主动为敌国提供机会、便利;

所部战力表现孱弱;

畏敌怯战,坚请入城;……

在表面上我们可能觉得袁崇焕是个投机取巧、妒人军功、军事白痴、误国之臣……顶多得个汉奸、卖国贼的称呼。就这个称呼还有人有疑问,‘高官厚禄,手握重兵,钱粮不缺,就是给个皇帝也不换。凭什么要去做汉奸、卖国。’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袁崇焕绝对不是笨人,而是超级聪明!

通过投机取巧获得重权;坚持守住战略鸡肋之地,拖长明军防线,为敌人制造战机;养敌自重,扶植私人势力;勾结敌国,共同进退,扰乱明国稳定;破环战略平衡,造成敌强我弱的假象;制造战机,百里勤王,入城逼宫;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才是他想要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以一个正常人的意识,即使他是碌碌之辈,没有办法靠自己的能力战胜后金,但自己手握重兵,权利、安全都有保障,权衡利弊,是不会为后金这个当时没有前途的土匪性质的军事组织卖命的!;为了圆“五年平辽”这个谎言?也不大可能。当时后金已经面临崩溃的绝境,只要封关不出,不费一兵一卒。几个月后,后金军民都差不多全饿死了,就如同袁崇焕饿死东江镇几十万军民一般。只消3~8个月个月!后金势力就会土崩瓦解。“五年平辽”根本不是梦想?排除这两条,再加上下面的几条推论,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用巨额军费扰乱明国经济,造成内部动乱,牵制明军力量;斩杀毛文龙,卖粮资盗,蒙古倒戈,是与后金合作的条件;纵敌入关,以救驾为名,里应外合,入城逼宫,挟天子以令诸侯,相机取而代之,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他在多次与皇太极的议和中达成了共识,当时的后金不可能取代明朝,后金中应该也没有什么人对此抱有希望,包括皇太极;袁崇焕以他10万关宁,也不可能取代明朝,兵力和机会都不能满足。其形异、其心必深的袁崇焕相当皇帝,必须依靠后金的力量;后金要生存,也必须依靠袁崇焕。于是双方一拍即合:袁崇焕帮助后金剪除周边威胁,出粮草、装备。扰乱大明秩序,牵制明军。而后后金在袁崇焕的协助下,由空虚的蓟镇入寇,等待4天,伏击一线机动力量赵部,逼近京师,在围攻京师2~4天后,袁崇焕从京师南面来到京师城下。迫于守城压力,皇帝会放袁崇焕带兵进军。机会来了,就抓了皇帝,做太上皇,相机取而代之。之后,袁氏皇朝承认后金政权,开榷场,满足后金经济要求。……可惜满桂这个史书上公认的忠于皇帝的愣头青,再一次把袁崇焕的好事搅黄了,他没有接到遣散勤王军的命令(大部分人认为,就是他收到命令,他也会去勤王)。他的4千大同兵和一千多宣化兵残部,死死托住后金军2~4天。袁崇焕到京师城下的时候,照计划,后金军已经攻城2~4天了。结果,后金军被满桂拖住了,京师没有受到攻击。袁崇焕进京的理由就不存在了。袁崇焕和皇太极制定了几个月的作战计划,在最后一步成了泡影。真是“成也满桂,败也满桂”。

我在这讨论袁崇焕,是为了提醒大家袁崇焕这个人的争议问题,我也不敢肯定我说的就是事实(时间紧,可能有遗漏)。在他的问题没有讲清楚之前,我希望不要拿他的那些“丰功伟绩”来弘扬。我个人出身单纯,没有任何种族歧视观念,更加不可能是所谓“**”“煌焊”。我只以纯军事观点!!!!注意!!是纯军事观点!分析袁崇焕的个人问题,不涉及其他。另外还请所谓“**”“煌焊”在本帖讨论时,留点口德,别整天爆炸言论满天飞,害人啊!如果文字中有不能忍受的东西,大家可以把全文复制下来,把后金替换为车臣,把明朝替换成俄罗斯。评价400年前的战争,我们不应该带有民族负罪感,毕竟满族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员。注意!!!不要拿这个定理开玩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