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求的不死药是野生猕猴桃?

《历史不忍细看》中所辑录的近百篇文章中,有些是历史事件、亲历者的回忆,把僵硬的历史还原为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有些是把被有意回避或语焉不详的历史,经过调查和探索,使其重见天日;有些是根据逐渐解密的档案或史料,把尘封多年因而被长期误读的历史赋予崭新的生命和意义……历史是什么?在后世不断的传说中,有多少能接近它的真相?


秦始皇求的不死药是野生猕猴桃?



在中国和日本流传着一个同样的故事,那就是徐福为秦始皇求不死药而东渡的传奇。



徐福,在中国古籍中,是一个头脑聪明、胆大心细的骗子,因为当过“方士”,大约还是个早期化学家。秦始皇完成了他一统天下和建造长城的伟业,便开始憧憬长生不老的神奇。于是徐福在公元前219年来到秦王的宫廷,声称《山海经》上面记载的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岛就在东方海中,他愿意为秦王去那里取来不死之药。第一次东渡,徐福并没有带回长生之药,他告诉始皇,东方的确有神药,但是神仙要三千童男童女、各种人间礼物。同时,海上航行有鲸鱼拦路,他要强弓劲弩射退大鱼。秦始皇全盘答应条件,助他再次东渡。结果,徐福一去不复返,在东方“平原广泽之地”自立为王,再也不回来复命了。根据考证,徐福并非传说人物,1982年,更有文章考证他的故乡正是今天江苏省连云港郊外的徐阜村。



传说中的仙岛,倒并不全是虚妄,仙没有,岛是有的。按照日本的记载,徐福所说的就是日本的本州、四国、九州三岛。日本的文字史料中,对徐福的记载含糊不清。但是按照部分日本史学界人士的观点,徐福,就是日本古代著名君主神武天皇。他登陆日本的地点,便在日本的关西平原。“神武东征”横扫日本的传说,就是基于徐福登陆日本、南征北战的事迹。



日本人的思维比较独特,因此他们在考证徐福问题的时候,想法也一样富有个性。他们根据考古发现,分析古代墓葬遗骨证明,徐福东渡时期,日本关西近畿地区的居民平均身高骤然升高了5厘米,由此推断,这很可能是徐福和他的部属登陆后造成的局部人种改良。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日本科学家发现日本人的基因里,有1%来自中国云南地区,而日语训读发音(土语发音)也和云南纳西族的语音有很多相似之处。这是怎么回事呢?根据中国方面的史籍记载,徐福要求的三千童男童女,秦始皇也没法一下子凑齐,这个时候,秦军刚巧征服了西南夷,于是秦始皇就下令这些被征服的部族提供所需要的童男童女。西南夷,就是现代云南各民族的共同祖先。因此,如果这些西南夷的后代借徐福东渡融入日本人种,带给日本人1%的云南基因便有据可循了。



秦始皇从来不是一个愚蠢的人,若徐福全靠造谣生事,怎能骗得了这位精明过人的千古一帝?那可是囚母弑父、统一六国的一代枭雄啊。就算是求药心切,徐福第一次的失败,难道不会引起他的怀疑?而徐福也很奇怪,如果他从来没有到过日本,他怎么知道一直往东航行就可以到达日本?而且依靠几千人加强弓劲弩的先进兵器就可以征服这个国家?他显然对日本有一定的了解。



问题在于,日本古代,真的有“不死药”存在吗?幸运的是,我在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了日本“徐福会”理事重村定夫先生的一篇文章,他认为,这种神奇的不死药,不但存在,而且就出产在他的故乡祝岛。自古以来就流传,在它的腹地深谷有一种神奇的植物果实,俗名“窠窠”,日本古书中名为“千岁”,大小如核桃,汁浓味甘,据说食用可保千年不死,闻一闻也可以增寿三年三个月。



19世纪末,日本植物学家牧野富太郎曾经慕名前往,经过艰苦工作,采到了“千岁”的标本,并欣喜若狂地给友人写信:“这是我最弥足珍贵的发现,它的价值无法形容。”在祝岛民间,还有用这种植物的枝条制作手杖的习惯,称为蓬莱杖。



如果“千岁”的传说曾经在当年传入中土,徐福家住东海之滨,听到它应该不是很奇怪的事情。这样的传说,加以附会,通过其他途径传入秦始皇耳朵里亦非不可能,那么此时徐福就可以乘机下说辞了。甚至,祝岛的人至今相信徐福曾经光顾过他们的岛屿,因为在海湾的岩石上,留有一副石刻的棋盘,当地人讲就是徐福所留。



到这里,我们似乎可以提出一个假说,那就是当年徐福为秦始皇寻找的不死药,很可能就是出产在祝岛的神奇之果——“千岁”。



但“千岁”究竟是什么呢?它现在是否还存在?带着这个疑问,我查阅电话簿,和祝岛方面取得了联系。结论非常令人鼓舞,祝岛的一位公务员先生竟然给我寄来了照片,并证实千岁不但存在,而且正在进行人工种植。我把照片寄给了北京农科院的一位老同学,希望他能够给我一个鉴定性的结论,这真的是能够令人长生不死的灵药?



一个星期以后,我的朋友回信,告诉我,这种“千岁”的确是一种稀有的植物,学名Actinidiachinensis Pianch。藤状灌木。以根和果实入药,具有调中理气、生津润燥、解热除烦、活血消肿之功效。果肉绿色,果皮软而带毛,今天已经存在人工栽培的品种,果实大小也增大了几倍,常吃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它还有个中国名字,叫做——野生猕猴桃。



天!秦始皇倾天下之力寻找的,就是它!



鉴于秦始皇的老家,陕西秦岭一带就是野生猕猴桃的产地之一,这东西只怕皇上经常用它来开胃,难怪……难怪徐福找到了“长生不死药”,也不敢归国了

1600万男人是成吉思汗后裔?



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2004年6月,塞克斯推出了有关男性Y染色体研究的新书《亚当的诅咒》,他在书中声称,成吉思汗可能是历史上最成功的“播种者”。



追溯历史,成吉思汗率领的蒙古骑兵将中国版图扩张至历史最大,同时也使其子孙在欧、亚两洲的土地上繁衍,现在全球至少有1600万男性与成吉思汗有血缘关系。英伦三岛也可能有他的子孙,其中还包括英国皇室家族。



塞克斯在书中指出,10年来,他和牛津大学的科研人员从中国、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蒙古国等成吉思汗帝国版图内及其周边地带,收集到16个组群的血液样本。结果发现,在多达8%的男性基因中,拥有相同的Y染色体片段。



这个极高的表达率是极不寻常的,表明它们可能是从同一个祖先那里继承来的,而这个男人生活的年代距离现在不会很久远。



通过检测染色体的微小变化,就可能估计这位共同祖先生活的年代,得出的结论是,他们共同的祖先生活在12世纪到13世纪之间。将这些基因变化的证据和成吉思汗12世纪建立的蒙古王国地理版图的扩展联系起来,研究者们推断这就是成吉思汗的染色体片段。



另外一个比较有说服力的证据来自巴基斯坦一个叫做哈扎拉(Hazara)的山地部落,他们口耳相授、代代相传,认为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后裔。并且科学家们也在这个部落的男性人群中发现了这个Y染色体片段的表达,进一步印证这个染色体是来自成吉思汗。



Y染色体只在男性体内存在。在进化中,Y染色体上发生的突变会保留下来,而且会传递到男性子代。譬如某一家族的曾祖父的Y染色体有一特定序列,则其儿子、孙子、曾孙的Y染色体都会带有这种特定的标记,这种标记可以视作进化标记,也可以在亲子鉴定等方面起到独特作用。这就是为什么Y染色体是男性生命信息的来源,也可以说是基因版的家族宗谱。



塞克斯还解释了成吉思汗子孙众多的原因。他指出,成吉思汗王国的版图在13世纪横跨蒙古至阿富汗,并延伸至俄罗斯和伊朗。蒙古大军每攻占一处城市都会进行大屠杀,士兵可以大肆搜刮财物,将掠来的美女献给成吉思汗,让他泄欲或充当他的嫔妃,因而他拥有不少混血儿子,这些儿子身上都带有他的染色体。



成吉思汗驰骋战场40年,于65岁驾崩。成吉思汗逝世后,他4名拥有继承权的儿子和2名孙儿延续了“家族传统”,他们不但同样英勇善战,将势力扩张到俄罗斯、匈牙利和波兰,还勤于传宗接代。当年仅成吉思汗的长子赤就有40个儿子,其次子拔都则统领大军攻占俄罗斯基辅,并侵入匈牙利和波兰。成吉思汗的另一个孙子忽必烈则南征建立元朝。他们不断散播成吉思汗的“超级染色体”,成吉思汗家族就变得越发庞大了。


义和团真的“刀枪不入”吗?



义和团能够闹起来,除了一些政治和社会因素外,恐怕最主要的就是他们号称“刀枪不入”的神术。如果不是信了神术,中央(西太后老佛爷)不会支持,老百姓也不会跟着起哄,按现在的话来说,“刀枪不入”的神术,就是义和团的主打广告。这种神术,一来现代科学不支持,有“封建迷信”之嫌;二来它们在洋人的枪炮面前也没顶事儿;三来也影响义和团的正面形象。所以在建国以来林林总总的研究著述中,这种在当时无所不在的神术竟然被避讳掉了。或者一笔带过,甚至干脆一句不提,史学“为贤者隐”的传统功能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



义和团的“刀枪不入”到底是怎么回事?分析起来,其实至少有四种情况。



第一种是硬气功的表演效应。中国武术中的确有号称“铁布衫”的功夫(如兼习童子功,又称金钟罩或者金钟扣),这种功夫练起来非常繁难,每日要经过无数次的跌打磨炼,比如从杠上向沙坑里摔,用杠子和铁锤遍身捶打,还要经过特殊的药水浸泡,配合以运气吐纳,连晚上睡觉都要睡在坚硬的木板床上,什么东西都不能垫。如果坚持练上三年到五年,功夫才可小成。据武术界的人士说,练成这样的功夫,只要有了准备,一般的冷兵器是可以抗一下的,但是火枪(即使是鸟铳)还是难以抵挡。义和团起于直鲁地区,那里是传统的习武之乡,义和团的大师兄二师兄们有几个功夫高的实为应有之义,比如著名的拳首心诚和尚就是有史可查的“浑身气工(功)”的武林好手。受西太后派遣前去查看义和团“刀枪不入”真伪的刚毅和赵舒翘,曾被一位大师兄蒙了,估计他也有那么两下子。至于为什么鸟铳打不透他的肚皮,也可能是在火药上做了手脚。



第二种情况是貌似硬气功的简易法门。当时,几乎满地都是“刀枪不入”的义和团,真能练成“铁布衫”功夫的又有几人?绝大多数都是用偷工减料的速成法造就的高手。鲁西南的大刀会与义和团的渊源,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在义和团运动爆发前夕,徐州道阮祖棠曾经派人暗访过大刀会。据他的报告,大刀会所谓的“金钟罩”演练,“其习法时,贫者不受贽仪,有力者以京钱六千为贽,夜半跽而受业。燃灯焚香,取新汲井水供之。以白布画符,其符字鄙俚不经,有周公祖、桃花仙、金罩铁甲护金身等字样。传业者并不能书,或不识字,多遣人代书之。另授以咒,诵咒焚符,冲水令其跪饮,即于灯上吸气,吹遍其体,复以砖、棍排击之。诵咒之夜即能御刀,谓诵久火器亦不能伤矣。大致略似运气之法,气之所至,猛击以刀可以不入,而稍一顿挫,则饮刃也”。像这种夜半受业,燃灯焚香,供井水,念咒吞符等等烦琐的仪式,实际上是为了营造一种神秘的气氛,借“神力”以济功力之穷,所以才有了念咒的当天就可以御刀的“神效”。实际上,这不过是传业师傅的“猫腻”,即利用力学原理,手法得当,可使刀砍不伤,受业者其实并无真正的功夫。所以说,“稍一顿挫”,即改变受力角度,仍然会受伤。当然,真的练硬气功的人据说也要念咒,但人家是以练为主,念咒主要起的是神秘其功夫、坚定受习者信念的作用,而这简易功法则相反。



第三种情况实际上是第二种的延伸。在义和团运动最兴盛的时期,各地拳众充分发扬了“群众首创精神”,大大地简化了仪式,并与巫师神汉的降神附体结合起来,一吞符念咒,立刻来神,刀枪向肚皮上招呼,什么事没有。实际上,义和团的人在练功上法的时候,是进入了某种气功态,有点武术底子,气质和心理状态如果又比较契合,人是很容易进入这种气功态的。而且进入状态之后,人往往会有超常的“能耐”,比如蹦得高、蹿得远等等,再加上师傅指导得法,手法得当,眼见得刀真的砍不进去。到了这个时候,不由得人们不信是关张赵马和孙悟空、猪八戒之类附了体,别人怎么看另当别论,自己首先就信了自己“刀枪不入”。当然也有些人状态不那么好,据时人讲,义和团拳民上法时,许多人都会像原始民族的巫师跳神一样,口吐白沫,神志迷乱,但是也有所谓“明体者”,“神降之后,尚自知觉,不致昏迷也”。更有所谓“缘体者”,“谓与神有缘,不劳更请,但一顿足存想,其神即降也”。实际上,后两者的什么“明体者”、“缘体者”,都属于状态不佳的,不操练则已,操练起来说不定就会出事,所以当时义和团各拳坛也常有“漏枪”、“漏刀”的记录,就是说在自家练习的时候,刀枪也会有“入”的可能。



义和团“刀枪不入”的最后一种情形实际上是纯然的江湖骗术,也可以说是一种魔术和戏法。义和团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江湖艺人自然也少不了往里掺和,原本是用来抵御或者吓唬洋人的“刀枪不入”法术,在他们这里,就变成了表演魔术。



应该说,这四种“刀枪不入”除了第一种有点功夫之外,剩下的几近骗术。四种“神术”哪一种也不可能真的实现“刀枪不入”,面对已经进步到了后膛枪炮时代的洋人,根本一点用也没有。在西方人当时的记录中,真正给他们的大兵造成损失和麻烦的,还是清朝掌握洋枪洋炮的正规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