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的冬天经常漂着雨丝,就如今晚,我去实验室写论文,刚刚走到3号教学楼,就感觉天上下起了雨。于是我快步走上了台阶,望着天上的雨纷纷的落了下来,就象我有些离乱的思绪。而天上的月亮却能在天上显露它的身影,它的光暗淡的洒在湿漉漉的路面上,我的心情也变得潮湿。

现在是11月份,再过一个多月,我就要论文答辩了。换句话说,我就要毕业离开这座生活了两年多的江南名城,回到北方的家乡。我的心理还没有准备好,我有些习惯这种一个人在外,相对自由的生活了。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虽然我是一个人在外,可我发现我并不怎么思念远方的亲人,对他的感觉也有些可有可无。他对我的关心还是不多,即使这与他的工作有关,可我还是认为他不是一个会关心人的人。这两年多里,我认识了很多优秀的男生,我有些后悔了,后悔当初有些草率的选择。可谁让我已经结婚了呢?我虽然不是很保守的人,却还能遵守心中的道德底线,我不会做违背婚姻的事,但却无法阻止内心的一丝懊悔。

雨渐渐的大了,月亮也躲在了云背后。身边只有几个避雨的同学,却没有一个我认识的。好冷,我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暗自抱怨为什么不听信天气预报带把伞出来。此时的我忽然感觉到好孤单好无助。这时手机响了。我心中一动,急忙打开了手机,却不是最希望的他的问候短信,是一个师弟发过来的,问我怎么样,下雨了如果被截在哪儿了他要过来带我去实验室。实验室离这儿可不近,我又怎么好意思麻烦小弟弟。唉,我心中一酸,自己最亲近的人却还不如一个未出校门的小师弟关心我。我又想到6月份,我陪老板参加一个项目推广会,会上结识了一位陈姓的先生,比我大8岁,已经是一家大公司的副总了。此后他就一直和我联系,并邀我出去品茶、聊天。一开始我礼貌的去了,可后来我感觉到他有别的意思就再不怎么理会他了。他感觉到我有意识的疏远,电话了几次就知趣的离开了。现在想想,与其说我是有些厌烦他,更不如说我是怕自己再交往下去会做出格的事。女人真的不能太孤单,特别是不能让她的心长时间的无依无靠,那么她迟早会找到另一个情感的寄托。

雨小了,月亮也出来了,望着越发明亮的月光,我鼓了鼓勇气,勇敢的走进雨中。初冬的雨打在身上脸上,凉丝丝的。我理了理头发,呵呵,有了雨的滋润刚刚被风吹乱的头发忽然变得听话了好多。不过我不能慢下来,谁都知道南方的雨虽然不大,十分钟却足矣让一个人从外到内的湿透了。靴子踩在积水的路面上,溅起的水花分向两边。一个人走在校园的小路上,我忽然想起本科的时候,在那个北方的省会城市,我经常象现在这样,一个人穿着米黄色的风衣走在校园的小径中,以致于同寝室的姐妹都叫我独行女侠。当时的自己对未来的生活,对未来的婚姻有着那么多的憧憬,在梦中,在上课发呆的时候设想过那么多美好的片断,可现在呢?已经走入婚姻的我仍然在重复着本科时的生活。我的鼻子好酸,我忽然站住了,掏出手帕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和泪水,忽然觉得前方的人生就象现在这条充满积水的小路,让我不知道如何下脚。我只是个普通的女人,无论外界怎么评价,内心永远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厚实的依靠,永远想着能和心爱的人永远在一起,可现在这一切似乎随着毕业而快实现了,我却忽然好想留在这座江南的城市里,即使仍旧过着一个人的生活。日子好迷惘,生活好凄苦,前方的路我该如何选择?如果上帝可以为迷路的人点燃一盏指路的明灯,那么它为什么还不出现在我的眼前?不敢再想,再想我想我的心理要崩溃了。

雨停了,我松了口气,至少我能以现在这个状态走向实验室了,变成落荡鸡可不符合我淑女的形象。忽然想起一个师姐临毕业时对我说的话,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你越想抓住它,拥有它,它就越和你捉迷藏;如果你顺其自然,你会发现,它在不经意间已经来到了你的身边。也许我对爱这种东西太看重了,自己是不是不识庐山真面了?唉,不去想了!还是快些完成论文,无论如何,得在答辩之前让老板满意才行。呵呵,爱情也许真的和做学问不一样,不是有一份耕耘就有一份收获的吧!

2007年11月8日于江南

本文内容于 2008-3-25 0:09:28 被雅雅丫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