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有古语“攻城略地”,说的是首先攻城,才能扩张。所以自城市出现以来,围绕其展开的争夺就始终是战争的重头戏。整个一战、二战,交战双方的战略指导基本都是以夺占对方政治、军事重镇为目标的。而二战结束以来的几次现代局部战争,更赋予了城市战的新的战略价值。


在军事学中,城市战被单列为一种作战样式,具有自己的鲜明特点:首先,占领敌方一个大中城市,对削弱敌方战争力量、瓦解敌方士气民心,具有重要作用。甚至某一城市的陷落,就决定了战争的结局。其次,现代城市内各种高大坚固的建筑物多达 60-70%,对建筑物的争夺是城市作战的焦点。再次,许多城市战中,重兵和大型武器装备难以展开,只有进行近距离的巷战,甚至逐街、逐房的争夺,战争残酷损失巨大。


二战著名的斯大林格勒战役,苏联军民依托市区建筑物构成的环形防御支撑点,对每条街、每栋楼、每一间房屋都进行了反复争夺,终在兵力兵器明显处于弱势的情况下取得了战役的胜利,也从根本上改变了卫国战争的战局。同样的情况下,在波兰却出现了相反的结局。波兰军队没有很好利用华沙城的建筑,仅守住一隅就与大批德军进行正面对击,最后以向德军投降结束了华沙保卫战,华沙城也被德军夷为了平地。


随着时代的前进,城市战的打法已有了根本的变化。如,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精确打击成为火力突击的主要手段;特种作战内容广、方式多,作用明显;心理战打压结合、攻心夺志,贯穿于整个战役中,等等。


比如,第一次海湾战争告诉我们的未来城市战信息就包括:第一,多维立体是未来城市战的主要形式。更多地侧重地面进攻,就难以有效避免空中打击。第二,出其不意依然是城市战的胜利关键。伊拉克军队进攻科威特城,就使用了“瞒天过海”的计谋,选择双方谈判刚结束,对方较麻痹的假日发动进攻,并将先头部队化装成科军,一举突破了科城。这与二战时期德军对苏联的闪电式进攻如出一辙。第三,心理战是城市战中必不可少的战法法则。战前,美国通过公布美军士兵进行城市巷战演习的照片、“独立”号航空母舰战斗群进入波斯湾水域,和1.3万名海军陆战队举行抢滩演练的新闻照片,以及电视镜头等炫耀武力,瓦解敌军士气。美军还通过广播向伊拉克播送反政府节目,散发录音和录像材料,其强大的舆论信息攻势取得了良好效果。


据不完全统计,在海湾战争中投降的7万名伊拉克军人,98%承认看过传单,88% 相信了传单的内容,70%承认正是传单和广播使他们下决心放下武器。此外,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先期潜入巴格达城内的特种部队和中情局特工,还瞄准萨达姆和其亲信以及伊军高级将领,成功地实施了“切断蛇头”的作战计划。


尤其应当高度关注的,是近年世界各地发生的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大多都在城市进行,多场局部战争也是首先在城市或城市周围打响的。所以,人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未来信息化条件下的战争,也极可能引发于城市并终结于城市;作为军人,高度重视城市作战研究,进而刻苦进行城市作战训练,切实提高城市作战能力,一刻也不能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