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6/


在攻克了于邦城和孟缓后,新72师自身也受到了重大创伤。现在,部队在于邦城进行整补,养精蓄锐准备下一步的作战。在216团的团部里,王一明和常江仁他们正在商量部队整补的事情。


“他奶奶的,俺们怎么会伤亡这么大呢?”王一明拿着钱参谋长递过来最新统计的伤亡报告后大吃一惊,他忍不住在那里骂娘。


常江仁在一旁接过话说:“怎么会没有这么多!你想想看,一营在前面的战斗和素来尔高地几乎损失五分之四。二营在素来尔高地报销了一个连,加上在孟缓担任突击队也差不多损失了三分之二。三营的敢死队伤亡怡尽,加上其他的损失,也伤亡过半。只有团直属部队伤亡要好一些,大部份的建制还保存完好。”


“团座,你也不必生气,214团和215团他们的情况比我们好不了哪里去。在攻占于邦城时他们的损失惨重,当时我们担任预备队算是够不错的了。”钱参谋长也在一边说到。


“放你娘的屁,这攻打于邦城俺们没有少出力,特遣队不就是以我们一营为主吗?而且,在那里还搭进去二营的一个连。要不是这个于邦城,俺能损失一个营吗?”尽管王一明骂骂咧咧,但大家都习惯了,知道他没有恶意。


“好了,好了,听说史迪威将军要从比哈尔训练营给我们师马上补充大量兵员来。这样一来,我们团还是会以前一样保持了战斗力。”常江仁说到。


“对了,说起这件事,老钱你要多费心了。比哈尔训练营训练的那些学生兵,虽然脑子好使一些,但实战经验没有。这打起仗来,枪子儿可是不管你的学历有多高的。把俺们那些老兵都提为班排长,这些弟兄们都是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俺信得过他们。不过,话说回来,训练营训练出来的兵熟悉俺们现在的装备和套路,这也算是一个长处了。要是从国内部队补充来的兵,对这些美国武器还真不熟悉。”对于王一明的吩咐,钱参谋长点头称是。


“常言说,歼敌一千,自损八百,这话真的不假。我们自从缅北反攻战以来,只有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人员伤亡就过半。如果真的打到云南的话,只怕我们整个团都换了一茬人了!”常江仁感慨的说到。


这时,王一明豪放地说到:“你小子不要光看到俺们的损失,也要看看小鬼子那边比俺们的情况更糟。鬼子的这个第十八师团是鬼子在侵华战争以前建立的,属于鬼子甲类战斗部队,应该有二万好几千人。俺们师这几仗一下子就灭了他几乎三分之一。国内抗战时,台儿庄一仗,国军四十万人也只灭了鬼子二万多人,而且,俺们这一边的伤亡人数比小鬼子要大得多。说实话,我们在这里作战,有着比国内不知好到哪里去的条件了。有空军和强大的炮兵支援,就是我们步兵的装备也比小鬼子要强得多。”


常江仁连连点头说:“是啊,是啊,我们现在完全和以前不可比。就拿我们特遣队来说吧,只不过是一个上千人的小部队,鬼子整整一个联队愣是把我们没有办法。要不是有空军和炮兵的强力支援,别说支撑一个多月了,就是几天也够呛。”


钱参谋长跟着说:“常团副,当你带着特遣队出发时,我真为你捏了一把汗。人只那么多,又是在鬼子的后方,还要去掐断鬼子的运输线,我想都不敢想。当时我认为,特遣队能够在敌后打打游击,把命能够保住就不错了。可你们在素来尔高地坚守了四十多天,而且让鬼子付出伤亡的代价比整个特遣队的人还要多。这样的奇迹,要是在国内,那还不得吹上天了!”


“有什么好吹的啊!要不是这美国的飞机大炮撑着,子弹炮弹敞开打,后勤补给全部靠空运来维持,让江仁他们怎么坚守?打这种仗如果算算帐,需要花多少钱啊!中国现在打得起吗?要是吹的话,那还不是帮美国佬吹。”王一明感慨地说到。


王一明的话让大家无话可说,是啊,国力不行,仅靠人多,用血肉之躯和鬼子作战,那能不吃亏吗?小日本之所以敢侵略中国,不就是看到中国的国力太差了吗?


“算了,算了,我们还是说些高兴的事情吧!不管怎么说,从训练营出来后,我们部队确实焕然一新。这次我们给鬼子好好上了一课,让他们尝到了我们中国驻印远征军的厉害了!尽管我们是全副美国武器装备,可仗毕竟是靠我们来打的。美国飞机再厉害,总不能跑到山洞里把鬼子都消灭吧!”常江仁一席话把大家都说笑了。


王一明拍拍常江仁的肩膀说:“还是俺小老弟会说话。可不是吗,没有俺们在地面上冲锋陷阵,这些鬼子能够被消灭吗?等俺们团整补完成后,俺们还要给鬼子的这个‘丛林之王’继续上课,直到他们被彻底消灭为止!”


“团座,就要过大年了,虽然我们在异国他乡,可这中国的传统习俗我们还是要保留。美国人都想着让他们的大兵过圣诞节,我们也不能让弟兄们在过年的时候寒心啊!怎么着也得让弟兄们包包饺子,吃个年饭吧?”钱参谋长提醒说。


“嗯,包包饺子这些事情不难办到。不过,这过年了嘛,按说也得给弟兄们发个红包什么的,算是对弟兄们在这国外打鬼子的慰劳了。当然,这个事情俺们说了不算。这样吧,江仁老弟不是师座的红人吗,你去向师座反映一下,怎么样?”王一明笑着对常江仁说到。


“去你的,什么红人不红人的,这一要钱就想到我了。你要是怕在师座面前丢面子,让我去说也没有什么。不过,你就不要挖苦我了。我在师座的面前,年龄小许多,即便说话过头,师座也不会怪罪我的。不像你,被师座熊了一顿,面子上就不好看了。”他们三人一起大笑了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