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兽行 接上文 21、新京

erxianjiangjun 收藏 7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4/[/size][/URL] 21、新京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先搭上一辆开往龙水平方面的拉煤汽车,走出了福洞镇。因为我已经计算好了,和龙开往朝阳川的火车,要早上10点钟到达龙水平,而从福洞到龙水平,坐汽车也得走近一个小时。我先走,良子就可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4.html


21、新京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先搭上一辆开往龙水平方面的拉煤汽车,走出了福洞镇。因为我已经计算好了,和龙开往朝阳川的火车,要早上10点钟到达龙水平,而从福洞到龙水平,坐汽车也得走近一个小时。我先走,良子就可以走另一条路——明潢煤矿坑口附近的小镇,坐上煤矿专门拉人的“摩托卡”(注1),往北走,在终点——海兰江下车,步行2公里,在八家子镇坐从和龙县开往朝阳川的火车,这样,我们俩就可以在列车上见面——我在龙水平上车。

过了一个小时,听良子说也就八点左右,她只拎了一个小布兜子,就走出了福洞镇,没用半个小时,就到了明潢镇,上了“摩托卡”。不到三十分钟,摩托卡开到了海兰江。良子又用了半个个小时,步行来到了八家子火车站。从和龙开往朝阳川的火车还没到,她买了一张票,等了半个多小时,火车来了,她很顺利的上了火车。

车上的人并不多,她占了一个座位,火车到了龙水平,车还没有停稳,我们俩已经都看见了彼此。

我上了车,大约一个小时不到,终点朝阳川就到了。这里已经是国民党的军队驻守了。我们下了火车,在站台上得知从图们开往新京——长春(新改的名字)的火车,将在下午4点才到朝阳川。我和良子买了两张卧铺票以后,就在附近的饭馆吃了一顿中餐。由于我和良子都是中国人的打扮,只要不说话,谁也看不出我们俩是日本人。

这顿饭我们俩吃了有两个多小时,就是为了消磨时间。临走之前,又在饭馆买了两瓶“朝阳川”白酒,这可是很有名的酒。

在朝阳川的站台里,我发现有卖报纸的,就买了一张当天的报纸。

不一会,火车进站了,我俩上了车。由于长途车,我们俩一上车就各自在卧铺上躺了下来,静静的考虑下一步的走向。

我觉得还是奔旅顺口。因为那里和日本隔海相望,很近,回去方便;只要能弄到船票或买通了一艘去日本的商船船员,上了船就没事。

想着想着,可能是感觉太累了,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正睡着,被人叫醒,原来是查票的,两个身穿深色服装的国民政府的警察,挨着个的在查票。良子在上铺正望着我,我心理紧张极了,手颤抖的从衣服兜里拿出火车票,强壮镇静的把票递了过去。两个警察看了看,连问也没问,就查看下一个座位去了。我松了口气,精神了,瞅了瞅手表,已经是晚上12点了。

我想起在朝阳川买的报纸,忙拿出来看了起来。在四版的小边缘角落里,一则消息,引起了我的主意。这是一份《中央日报》,是国民党政府出的报纸,在全中国发行。这份消息的题目是:“一村人突然死亡,死因不明”。这份报道是一个叫“林山”的记者写的,也就是寥寥数语,原文我还记得:“本记者在采访国共两军军事纠纷时,听一个共军代表的随员说:我家的村子,不知道是咋的了,全死了,也没看见啥痕迹,是不是和日本鬼子有关。该人家在东北,近期我将准备东北一行。”

就这两行字,吓得我毛骨悚然。这肯定是病毒开始复兴发作了,否则,啥有这么大的威力?毒气?会不会是苏联军队干的?听说他们也在研究毒气呢。我总想给自己找个安慰自己的借口,可又不着边儿。苏联为啥要毒中国的老百姓?他还想让中国人帮助他们运送资源呢。苏联和日本一样,都对中国的资源贪得无厌。

早在1904年,俄日战争在中国的旅顺口打响,就是因为争夺中国的资源领地,这场战争,日本以死亡近5万人的代价,换来了近死亡6千余人的俄罗斯帝国的投降。为了挽回日本士兵死亡的面子,日本在进入旅顺口市区后,开始了屠城,将旅顺口这个城市中的20余万中国人杀得一干二净。当时的中国清朝政府,吓得忙赔偿我日本国20万两白银,作为日本帝国将士的抚恤金。

这段历史,是我在日本学生时代就学过的,针对这样的国家政权,当时我还想:这么苟苛、无理的要求,他们国家的皇帝咋就答应了呢?现在才知道,中国的清朝政府是个满族民族统治的国家,这个民族在全中国是个少数民族,他们的皇帝和日本的天皇一样,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可是秉性截然相反,日本的天皇就想着对别的国家侵略和占领,而中国的皇帝就想着对别的国家赔偿和膜拜,两种皇族的秉性,都是把本国人民送入灾难的万恶之源。

想着想着,我又想到了自己,算不算是万恶之源中的一员?

整个村子,只不过是这场毁灭人类的序曲。中国大陆上正在进行两个党派的政权之争,炮火连天,你杀我砍,他们谁也不会顾及中国老百姓的死活,而我正好借这个机会逃出中国大陆。想到这里,我又暗自为自己决定离开福洞的英明而叫好。

就这样,两种思想的不同矛盾心理,让我又失眠了。

有一点可以肯定:我虽然阻止不了这种瘟疫病毒的抛洒,却可以向中国政府发出警告。减少或迟缓这种病毒瘟疫的流行、发展和蔓延。我去不去政府报告?就像检举强奸犯大赛冠军那样?如果那样的话,我的一辈子可就完了,可能在中国的大陆监狱呆一辈子,我的妻子、未见面的孩子、我的老父亲……,不行,这不是我的错,这是天皇和石井四郎的过错,我只不过是个“小鎏鎏”而矣。想到这儿,我又觉得自己没啥大罪了,竟然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到了长春东站了,我忙招呼良子,就在这下车。

我和良子前脚刚下车,火车就开向最后终点站长春。

良子问我为啥在这下车?我告诉她,如果长春出站时要遇到检查,那可就麻烦了,这里离长春不到十里地,直接去火车站会安全些。

我俩走出人并不多的长春东站,正好门外有不少接客的马车,我们俩就雇了一辆,直接拉到了长春车站。

长春车站人很多,这里也是国民党的军队在控制。我们俩很容易的就买到了去旅顺口的卧铺票,是下午2点的。我们还有5个小时的时间,就决定先吃饭。

长春是我和良子都很熟悉的地方,过去在大日本帝国统治的时候,这里是“满洲国”“首都”,被称为“新京”,据说是日本天皇给起的名字,日本天皇还指派了一个满族皇帝——爱新觉罗.溥仪。这个“皇帝”,其实就是个“儿皇帝”,啥也不是,全听我们日本关东军的。

记得我刚到关东军总部卫生队时,一天和队长去执行任务,原来是给爱新觉罗溥仪看病,听说他感冒了。那个皇宫是在长春市的东北部,岗楼高墙倒是挺威严,可是院大门却偏向西南方向的,这对很讲究风水的中国人来说,不一定是件好事。皇宫内外都是由日本宪兵在站岗,只有少数的满洲国警察在院里晃动,听队长说,这些穿警察的衣服的人全是“儿皇帝”的私人保镖,他们曾经和日本黑龙会的高手对过招(注2),结果是:日本人全输的折胳膊短腿,没有一个赢的。这些保镖全是中国“八极”派弟子(注3)。

后来,关东军就动用了宪兵队,把这些保镖骗到一个地方,全用机枪“突突”死了。再后来,这个“儿皇帝”又在关里找了一批保镖的来,全以“满洲国警察”的名义,这样关东军就不好再处置他们了。

听了他的一席话,我就想起了历史课上讲的中国清朝皇帝赔偿俄日旅顺口战争抚恤金的事,真是个笨蛋!我心里暗暗想到。

进了皇宫内寝,给我第一个印象:这个儿皇帝外表是个典型的书生,长得瘦瘦的,一幅弱不禁风的样子,厚厚的眼睛,没啥特别的地方。他一个人住在寝宫里,据说他的皇后早死了,是731部队的功劳,他的后来的妃子,感情也不好。他自己一个人住的屋子很大,除了太监和仆人,再就是他的几个大臣有时来看看他,听说他外出都得关东军批准。这样的皇帝,无疑就是在活棺材里活着。

我和队长给这个“儿皇帝”鞠过躬后,就由我给皇帝把脉。这个皇帝的脉象轻滑无力,明显肾虚。目前没有啥大病,就是身体虚弱,受些外感,多到外边活动一下就好了。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队长,队长点点头,他也给儿皇帝又把了一次脉,结论和我相同,他为皇帝开了一副药,同时嘱咐他到到外面去锻炼后,就告辞出来。到了外面,我感觉还是外边的阳光灿烂,在皇宫了,肯定少活十年。


我和良子在市中心,找了一家过去很有名的饭店:“满映饭店”。这是个三层楼的饭店,名字改了,叫“中央饭店”,全经营中国的山东菜系,中国人称他们的菜是中国的八大菜系——鲁菜。

我们进去上了二楼,这里全是包房雅座,跑堂的人员是清一色的山东过来的小力巴。

我们俩点了一个“山东锅包肉”,一个“雪衣豆沙”,一个“焦滋鲤鱼”,还有一个是他们的著名凉盘——大拉皮,也叫“炒肉拉皮”。我们要了一瓶“积德泉”白酒,这可是专门给皇帝喝的“御酒”,价格昂贵。

这顿饭我俩吃得很饱。结完账,离火车开车的时间不多了,我俩又租了一辆马车,直接拉到了长春火车站。






注1:摩托卡,铁路上类似电车的那种小客车,电瓶充电,行走很快。


注2:黑龙会,日本天皇出钱组织的日本最大的民间武术团体,后演变为

专门毒杀和残害中国人的黑帮组织,他们的武术是代表全日本最高

级别的。

注3:八极,既“八极拳”,是中国皇家大内的功法,大都以“擒拿术”和

“反关节”的技巧为主。属密宗拳,有“八极出手必伤人”这一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