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为看见别人都长了四个轮子了,便也想去学车。

产生这个想法不久,我就已经站在我所在学院的驾驶分院的大门口了。负责报名的是我的一个毛根朋友,我没有先说明我是要学车的,他也只当我是来闲聊的。我们摆开了龙门阵。

这个时候,两个身穿学院学生服装的男女手挽手进来了,我的那个朋友立即正襟危坐,不发一言,似乎这样就立刻获得了师道尊严,其实我知道他只是他妈妈在央求了校长很久后才被派发了一张初级中学的毕业证的。这个时候,你在这些不明白就里的高职生目前拽什么拽啊。我不敢笑,也不想笑。

这个时候刚刚是上第一节课的时候,学生有的还手里捏了馒头在啃。我的那个朋友很小声地说:“你们是哪个班的,有班主任的条子吗?”

“有啊,”两个人这才送开牵在一起的手,那个男生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张便条来,恭敬地递给我的那个朋友,“老师您看,是不是可以……”

“我晓得了!”我朋友很有威势地挥挥手,“不要在外面说,C照二千二百块。”两个学生交了钱,领了收据,自己去找师父跟车不提。这个时候,外面进来一个穿便装的,他也是想学车。

他嗫嚅着,半天没有开口,而坐在那人正面的我的朋友却以为他在犹豫。他立刻起身,对那人说:“我们这里的场地是我们这个地区最好,车辆性能也是最好的,价格只是中等,今天你是第一个顾客,我给你一个最优惠的价格,一口价,一千八,可以先给一百做定金,你看怎么样?”

“哦,我带够钱了的。”那人飞速地掏出一叠钱,抽了其中两张,递给我的朋友,我朋友不经意地问:“哪个单位的啊?”

“电子信息系零五级三班。”

“啊,你是学生啊,你怎么不早说啊,算了,你就说你是那个乡的农民吧,我们这里对学生是收的二千二,你可不要到外面去乱说啊,小心我取消你的学习资格,你的毕业证还在我的手里攥着的呢。”

“我告辞了。”看见了这个情形,我决定不在这里学车了,起身便去推自行车。在我骑到校门的时候,听几个学生在和保安争吵,大意是保安责骂学生在外面买馒头吃,而学生说外面的馒头一块钱四个,个头比学院的大将近一倍,而学院的馒头不仅很袖珍,价格还是一块二毛四个。我摇摇头,飞也似地逃离了我突然变得陌生起来的我住了二十多年的学院。


本文内容于 2008-3-25 17:43:16 被少将舢板舰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