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湾大选看两岸的前途

FernandoNi 收藏 4 179
导读:我觉得中国国民党非常了不起。作为一个执政党,它将政权体制从独裁专制转变为宪政民主, 然后在政治竞争中落败后,遵守游戏规则,拱手让出政权,实现了政权的和平移交。最后同样按照游戏规则,反躬自省,励精图治,在失去政权八年后,一举夺回政权。这说明了对于中华民族,民主制是可行的。政权失去了以后,只要能够检讨自己,改造自己,赢回老百姓的心,还是可以失而复得的。这为中国政治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典范。在这以前,政权的争夺更替,使整个中国陷入了一片火海与血海之中,千百万的人头落地。试想国民党当初因为自己的错误的竞选策略,其实更重

我觉得中国国民党非常了不起。作为一个执政党,它将政权体制从独裁专制转变为宪政民主, 然后在政治竞争中落败后,遵守游戏规则,拱手让出政权,实现了政权的和平移交。最后同样按照游戏规则,反躬自省,励精图治,在失去政权八年后,一举夺回政权。这说明了对于中华民族,民主制是可行的。政权失去了以后,只要能够检讨自己,改造自己,赢回老百姓的心,还是可以失而复得的。这为中国政治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典范。在这以前,政权的争夺更替,使整个中国陷入了一片火海与血海之中,千百万的人头落地。试想国民党当初因为自己的错误的竞选策略,其实更重要的是它长期执政所显露的腐败,失去了相当多的人心,从而导致大选失败,向昔日的阶下囚民进党拱手交出包括军队在内的政权时,心里有没有想过,这是将“千百万先烈的鲜血换来的革命果实”轻易地葬送呢?国民党在台湾统治了几十年, 按照某种逻辑,这应该是台湾两千万人民的选择的结果啊!但是,今天在法的监督下,每个公民手中的选票所表达的他们的选择,是不是要更有说服力呢?


台湾社会经过近十年的民主洗礼,民众趋于成熟。民进党执政期间,为了一党之私,将台湾引向族群分裂,社会冲突,两岸对峙,越行越远,终于适得其反。最关键的是经济上的成绩单一塌糊涂,失去了相当多的民心。所以民主制有这个好处。它不能保证不犯错误,选出错误的执政者;但民主制能够避免犯太大的错误,像我们当初饿死那么多人,党和国家还是无法阻止毛主席继续犯错误,还得眼看着他把说真话的彭德怀等人打成反党集团, 然后饿死更多的人。在民主制下,只要这个执政者违背承诺,言行不一,或者能力不行,老百姓就一定能将他们再赶下台。你看哪怕是海外的选民,也专程赶回台湾,为的就是用自己手里的那张选票,表达自己的意志,维护自己的利益,作出自己的选择。其实民主制跟任何其他制度一样,也有很多缺点的。但贿赂成熟的、数量庞大的具有公民意识的选民的成本很高,而这样的选民意志,可以通过周期性的选举决定执政的更换,这可能是票选民主制最大的优点之一吧。另外一个民主制的优点,我们把它算在宪政头上,就是制衡。这种制衡,不是毛主席那样以炉火纯青的权术所玩弄的自上而下的制衡,也不是盘根错节的腐败官僚的休戚相关、荣辱与共、唇亡齿寒的制衡,而是建立在市场、法治和言论自由基础上的制衡。


说老实话,民进党在台上的时候,我也对台湾的民主相当的失望。因为民进党为了选票,什么手段都做得出来,这将破坏民主制的信用,给后来者起了一个很坏的榜样。这样谁还敢松手放权啊?这不是犯傻吗?好在群众的眼睛是贼亮的。马英九最终赢得大选说明,君子也是可以在自由公平的竞争中取胜的!


当然马英九上台后,必须吸取教训,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励精图治,否则政权完全可能得而复失,因为他们的对手也在努力。但如果国民党不犯太大的错误给对手创造机会,长期执政我认为是可以期待的。我希望台湾政权的更替能够维持长期的良性竞争。所以阿扁真的是民进党的败家子,聪明反被聪明误,把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葬送了。须知可以蒙骗选民一时,但却绝无可能永远蒙骗选民。


中国的改革现在也到了一个关键时刻。腐败问题越演越烈,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党心民心的问题,而且导致了社会资源的严重浪费、权力和资本联姻形成垄断破坏自由竞争、分配不公引起社会矛盾等严重影响中国发展乃至稳定的问题,所以江、胡两任书记都将此提高到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的高度上。但是要解决这个问题谈何容易。整个社会关系盘根错节,权力阶层尤其如此,牵一发而动全身。毛邓前的权威来自于积累,而现在的权威来自于权力金字塔下面的阶层,伤害自己的羽翼等同于政治自杀。所以必须寻找一种有效的模式。


当然光票选民主并不足以遏制腐败,这已经为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民主制所证明。除了票选民主,还必须切断权力跟市场的纽带,还必须有言论自由,司法独立,确立法的最高权威。我觉得宪政民主制的这些设计,可能是斩断乱麻的快刀。这里我们不多谈。


既然同是中国人,台湾可以做到的,大陆也没有理由做不到。经济发展不到那个地步?中国人口太多,民族情况复杂?那么在经济发达的地区作小规模的试验,像小平同志的深圳特区那样的特区试验,总可以吧?甚至都不一定非要美式或者什么式的民主,但一定要有一种设计,使得权力得到制度上的有效制衡。如果试验成功,那么可以逐步扩大范围,像小平同志的经济特区一样,从深圳扩至沿海13个城市,再扩向全国。如果失败,那就总结经验教训,修正后再慢慢试验。因为只是局限在很小的范围,所以即使失败也不会有太大风险。但这样的特区试验,是一种姿态,但它对树立中国崭新的形象,对台湾的宣示效应,乃至于对全世界的宣示效应,应该是巨大的。通过这种姿态,减缓意识形态方面和体制方面的敌对或怀疑情绪,不但可以有效地改善两岸关系,也能够有效的改善中美关系以及中国和西方其他国家的关系。


国民党上台后,不再需要以两岸诉求来刺激人心,为自己的执政筑票仓。所以我觉得两岸关系会进入一个稳定期,就是马英九说的“不统,不独,不武”。这符合大陆,台湾乃至美国的利益。中国大陆要专注于自己的经济发展,除了非常情况,不太可能去主动挑起台海争端,尤其是武力争端。至于说太乐观倒不会,因为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短期内只能作些修修补补的小动作,不太可能有实质性的改变。台湾不可能接受香港模式,因为那样就把它自己降到了地方政权的地位;而大陆则不可能接受两个对等的政权。这里面关键是“到嘴的肉,谁都不想吐出来”。比如大莱喇嘛,希望西藏能享受香港的“一国两制”模式而不可得,哪怕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为什么?不是说“除了独立之外什么都可以谈”吗?问题是,香港是将原来不在自己手里的拿回来,而西藏现在是在自己的完全的控制下,凭什么要做亏本生意?大陆倒是愿意在台湾实行香港模式,也是“一国两制”,可是这就轮到台湾不干了。我从1911年就一直是“中华民国”,凭什么我要降成地区?军队、外交怎么办?这也是亏本生意。亏本生意没人愿意干,所以这两单生意都无法谈下去。所以都只能维持现状。如果真的是为了中华民族,肉反正都是烂在锅里,又何妨有一方吃点小亏呢?


一般而言,谁都吃不掉对方的时候,比较容易谈。反之就难。比如当初蒋委员长,因为力量对比悬殊,确信“三个月消灭共军”,所以本来我们毛润之先生都已经准备好了到联合政府去做官的,但蒋委员长不乐意(至少是根据我在国内读书的时候接触到的信息是这样)。能消灭你干嘛不消灭你?等到淮海战役打完,这边知道不是对手,想要求和了,轮到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不干了:“评战犯求和”,“将革命进行到底”。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所谓的谈判协议,其实就是投降(白崇禧看到协议后的第一句话)。所以强者应该把眼光看远些。世事如棋,谁知道自己以后还会不会一直强下去呢? 谁知道自己以后会有什么麻烦呢?再说了,真正的强者,应该是王道,不是霸道。


两岸关系的实质性的改善,恐怕要等到两岸的差异性大幅度缩小才行。不但经济上是这样,政治上也是这样。否则的话,起码双方的诚信很难建立起来。人无信不立。谈生意,双方都不信任,也没法谈。


我看这局棋,其实也有别的下法,甚至可能是千载难逢的棋局,极有挑战性。但那得有超一流的、有大气魄的棋手。两岸同时有,或者随便一岸有都成。台湾更容易下些,因为风险小,主动。但是他们动力不大,所以在两岸关系上趋于守成。大陆有动力,毕竟统一大业是执政者的千秋功业,甚至可以超过邓小平的香港,但是风险要大些。不过我还是赶紧打住吧。


转自haiguinet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