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 第四卷 血色记忆 第一百零五章 初到香港

战火将军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size][/URL] [内容简介] 当握到萧雯雯的时候明显时间比较长,盯着萧雯雯的已经红了脸说。“萧小姐真是貌若天仙,今日一见,真乃三生有幸啊。”何国伟笑道 薛晗看了心里直冒火。但是这样的场合有不好说什么。 “何先生过奖了。初到贵地,还请多多关照。” 萧雯雯不失风度地把手抽回来。 大家寒暄都坐在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7.html


第一百零五章 初到香港


大家随着萧雯雯的喊声,望过去,只见萧雯雯把两方金印的印纽的一龟一蛇对放在一起的时候。只见汉倭奴国王印蛇纽的蛇口中竟然吐出一道白色光晕直逼广陵王玺的龟纽同时发出令人心悸的嘶嘶声。而广陵王玺的龟纽上的龟口也放出红色的光晕顶住白色光晕,象是在自卫反击一样。两股电流在交汇中劈啪作响,双方僵持了好一阵,最后,广陵王玺的龟纽的红光终于压住了白光,倭奴国王印蛇纽最后竟然悄无声息了。这场景把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义父,以前出现过这样的现象吗?” 萧雯雯问。

“这两方金印是祖传下来的,我都不轻易拿出来,这样的事情以前从来没有过。我小时候到是听父亲说起过,他曾经看见过一次,并且那次是蛇把龟赢了,现在说起来应该有四十多年了。我那次印象很深。”刘建绪也吃惊不小。

“义父姓刘,之所以有这样的传家宝,可能是广陵王玺的主人刘荆后代或者有着血缘关系。所以有这广陵王玺成为传家并不奇怪,只是这汉倭奴国王印是怎么到了义父这里呢?按理说应该在日本才对。” 萧雯雯皱着眉头说。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会不会是当年每个印都铸了两方,朝廷留一个的,赐给诸侯一个,以防万一丢失,或者发生其他不测呢?或者用以控制诸侯防其造反呢?而我这两方都是朝廷留的底印。或者说是母印。”刘建绪说。


萧雯雯点点头“听说过去的用来调兵虎符就是分左右印,皇帝和军事统帅各掌握一枚,要凑到一起才能调动军队,这是皇帝想出的控制兵权的办法。”

薛晗笑着说“司令,刚才您说这个现象在四十多年前发生过,那个时候应该大概在中日甲午战争时期,而那个时候蛇胜龟败,说明那次是日本战胜了中国,而那次我们真的战败了,而这次是正好相反蛇败龟胜,的大吉兆,说明我们中国一定能赢得这场正在进行的苦战的最后胜利,同时也预示着我们这次虎口拔牙的行动能够圆满成功!”

“解释的不错,借你吉言。”刘司令笑着说。

“义父,这么珍贵的国宝,你拿出来,是不是太可惜了啊。”

刘建绪长叹一声“我这也是万般无奈,如果不是这次为了抗日救国,这传家宝我是决不会拿出来的,现在形势所逼我宁可冒着对不起祖先恶名了,我知道它不仅仅是我们刘家的传家宝也是我们中国的国宝。好在这次只是放在朋友哪里抵押,我这位朋友也是华裔,他也是有爱国心的人决不会让他留失海外的。”

“可是如果真正爱国,您这位朋友为什么不直接把钱借给您呢?” 萧雯雯问

“这可是1000万马克啊,差不多抵得上他公司的一半资产了,全部借给我们的话他就要冒极大的风险,再说他也没有办法向其他股东教代,这也已经帮了我们大忙了。再说这样也怕引起日本和港英当局的注意,我们的计划一旦泄露就很危险了。”


“如果这样搞募捐怎么样?我相信很多海外华人都是有爱国心的。” 萧雯雯还觉得把国宝交出去太可惜。

“那样时间肯定来不及,在说那不等于告诉日本人我们的计划了吗?所以一切都要秘密进行。” 刘建绪。

“看来只有这华山一条路了,我们什么准备准备明天出发吧!有了这些武器我们才可能打赢这一战!” 薛晗说


第二天,薛晗、 萧雯雯、陈建、张副官和三个特务团的兄弟化装成商人和逃难的老百姓,一行7人将青花瓷瓶,金印、和郑板桥名画三件国宝放在一个外表非常普通的手提箱里。一路坐汽车乘火车南下香港。经过一番考虑,决定由薛晗、萧雯雯假扮成一对兄妹,薛晗提着手提箱。陈建、张副官假扮商人与他们结伴而行。其他三个功夫好的兄弟则假扮成躲避战乱南逃的老百姓,暗中在周围保护。

可能是准备充分,也可能是金印之神真的显灵了,他们一路南下非常顺利的到了广州。然后坐船到了香港,张副官打电话马上找到了联系人。约好当天晚上在环岛酒店1105房间来见面。

他们这才找了离环岛酒店不远的地方,在一个不起眼的旅店住下休息。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决定晚上在出门。大家轮流休息保护价值连城的国宝。萧雯雯要去外面逛逛,被薛晗劝住了,她只好撅起嘴去睡觉。

到了晚上几个人才出门,那个时候的香港虽然比内地富裕但是并没有上海繁华。但是夜景依然很美,因为是英国的属地,所以虽然内地兵荒马乱的,这里却没有受太大的影响。除了一批批为了躲避战火来香港逃难的内地难民,以外这里基本看不到战争的紧张气氛。

一行人来到酒店1105房间,其他人观察警戒,张副官敲了敲房门,门开了,

见里面只有三个人,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和两位五十多岁的老者。

开门的年轻人问道“你们是?”

“你们好,我们是刘司令的人。和你们约好的。”张副官说

“哦,你们好,请进来说话吧。”

张副官进门后给坐在沙发里的一名穿黑色西装的老者行了个礼。“王先生好。”


“张副官,好久不见了,快请坐。”

这位就是香港王氏集团的总裁王应年先生。”然后张副官简单的把其他人介绍了一遍。


“上次来香港还是半年前,王先生身体可好。”张副官说

“好好,你们刘司令怎么样,现在前线战事如何啊?哦,对了我忘了介绍了”老者一指身边的年轻人,只见年轻人站了起来先自我介绍了起来

“我叫何国伟,是王总裁的特别助理,很高兴认识你们。这位是我们请来的文物专家。蔡先生”说完一指身旁的戴眼镜老者,然后和薛晗他们一一握手,当握到萧雯雯的时候明显时间比较长,盯着萧雯雯的已经红了脸说。“萧小姐真是貌若天仙,今日一见,真乃三生有幸啊。”何国伟笑道

薛晗看了心里直冒火。但是这样的场合有不好说什么。

“何先生过奖了。初到贵地,还请多多关照。”

萧雯雯不失风度地把手抽回来。

大家寒暄都坐在总统套房的沙发上。

“张副官,东西都带来了吗?”何国伟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