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背后的美军后勤保障系统

fredguo1982 收藏 0 268
导读: 美军后勤恐怕是世界上最复杂、同时也最庞大的企业集团。在冷战时期,美国防部每年用于保障职能的预算就超过1000亿美元,仅在各级后勤部门从事保障工作的人员就达80万。为此,美军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积极推动后勤革命,大幅压缩规模,使低效率的传统后勤向高效率的新型后勤转变。 后勤体制 美国防后勤局(DLA)是美国国防部的后勤机构,无论在平时还是战时,它都为全球范围内的美军基地和联合作战行动提供强大的后勤支援。 国防后勤局的历史可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时弹药和补给的巨大消耗和需求使得国

美军后勤恐怕是世界上最复杂、同时也最庞大的企业集团。在冷战时期,美国防部每年用于保障职能的预算就超过1000亿美元,仅在各级后勤部门从事保障工作的人员就达80万。为此,美军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积极推动后勤革命,大幅压缩规模,使低效率的传统后勤向高效率的新型后勤转变。

后勤体制

美国防后勤局(DLA)是美国国防部的后勤机构,无论在平时还是战时,它都为全球范围内的美军基地和联合作战行动提供强大的后勤支援。

国防后勤局的历史可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时弹药和补给的巨大消耗和需求使得国防后勤局应运而生。从它1961年建立的那一天起,国防后勤局就成为美军在世界范围内有力的作战支援力量。它的总部就设在华盛顿特区外围,在全美50个州和国外的27个国家共有超过28000个民间和军事雇员。

该局为美军作战行动提供一切保障,从日用杂货到飞机燃油。国防后勤局的使命还包括废弃装备与物资的处理和报废。40多年来,从越南战争到海湾战争,从科索沃战争到此次伊拉克战争,国防后勤局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美国防部后勤局共向包括美国在内的多国部队提供了价值30多亿美元的食品,军服,医药和维修服务。随后,又提供了价值69亿美元的食品,衣物和医药方面的人道主义援助。

美国国防后勤局下设四个大的补给中心,24个国防物资分发点,一个战略物资储备中心,和一个国防回收和销售中心,即:

美国俄亥俄州首府——哥伦布国防补给中心,海上和陆上的武器系统支援;

美国宾西法尼亚州东南部港口城市——费城国防补给中心(DSCP),主要负责食品,军服,医药一般物资和工业品的供应;

位于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国防补给中心,主要负责航空支援;

国防能源支援中心,主要负责燃料,气体和电力供应。

国防分发总中心下设24个遍布全球的分发点,他们负责接收、储存、分发物资。这24个分发点对美军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它们使得对美军作战至关重要的物资和补给得以迅速运抵战区并即刻投入战斗。

国防回收和销售服务中心负责处理从交通工具、办公室设备到海军舰船报废和危险品的处置。

国家战略物资储备中心负责战略原材料的储备,以使美国在战时情况下,战略来源不依赖于外国。近几年,随着国际变化,战略物资储备中心正在分阶段甩卖它的日用品,而且为了赶上电子工业步伐,美国防后勤局还建立了一个电子商务中心。

同时,美国防后勤局还在欧洲和太平洋保留有两个司令部。以提供外援和联络服务,以及制定作战计划和后勤支援计划的接口。国防后勤局欧洲司令部设在德国黑森州首府,主要负责在欧洲和美国本土的一切军事后勤支援。太平洋司令部设在韩国的大丘,主要用于对太平洋司令部及相关部门的作战行动提供后勤支援。

预置和战略投送

随着美军军事力量的运用方式从“前沿部署”与“快速增援”相结合转变为“前沿存在”与“力量投送”相结合,美军的大批武器装备、作战物资和后勤部、分队相继撤回本土或就地销售,经过几轮基地调整和关闭行动,共有上百个大型设施被关闭。经过多年的压缩,美后勤规模几乎压缩了1/3。

在大幅压缩规模的同时,美军正在努力建设轻型、合成、快速、高效的保障力量,并使其具备6种能力。即:战略投送能力、快速反应能力、独立保障能力、综合保障能力、战场机动与生存能力,后续补给能力。特别是在美军的战略态势由前沿部署改为前沿存在后,主要以预置和兵力投送方式应付各种危机。

美军的战略投送主要由运输司令部组织。美军早在1987年就成立了运输司令部,冷战后,在不断收缩全球军事部署的同时,以“兵力投送”作为应付全球危机的主要手段,要求战略投送要有能力在4天内把一个轻型旅, 75天内把5个师投送到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同时美国还非常重视运力动员法制化建设,有航空预备役部队、海上一类预备役船队和国防后备船队。美国的《商船法》规定,新船建造必须适用于国防和军事用途,对纳入“战略海运计划”的商船进行适时跟踪,以便随时征用。对私人购买的飞机,都要进行运力统计,注册登记,战时稍加改装即可征用。美国在海湾战争中依法征用了26个民航公司的70余架巨型运输机,运送兵员31万人,物资15万吨,对战争起了重要作用。

迪戈加西亚岛、关岛、马绍尔群岛等岛屿不仅仅在“倒萨”军事部署中起了重要作用,而且也为美国的全球军事战略提供了很多便利条件。迪戈加西亚岛是印度洋上惟一的美国军事基地,当美军在中东、西南亚和非洲执行作战任务时,该岛“占有绝对不可丢失的重要位置”。1998年底的“沙漠之狐”行动中,B—52和B—1B轰炸机的进攻出发阵地就设在此;在打击阿富汗的“持久自由行动”中,该基地再度成为B—52和B—1B的前沿部署基地。由于该基地距离伊拉克最近,所以,美军在此部署B—2隐形战略轰炸机,要比从本土参战缩短3/4以上的航程。同时,该基地还是美军在中东作战的重要储备基地,现部署两个海上预置船中队,是美军全球作战预置力量的重要依托。

重要的后勤装备

“全球资产可视系统”是美军后勤从工业时代转向信息时代的核心概念,也是美军后勤保障效率得以大幅提高的核心因素。该系统将自动识别技术、全球运输网络、联合资源信息库和决策支持系统等综合在一起,使得联合部队指挥官可以不间断地掌握全部后勤资源的动态情况,全程跟踪“人员流”、“装备流”和“物资流”,并指挥和控制其接收、分发和调换,从而大大提高了后勤保障效率。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军后勤信息处理中心工作人员只有1500人,但却使数万部队的输送、数亿元的开支,以及几十万种不同型号、规格的装备物资供应得以顺利进行,如果没有“全球资产可视系统”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力量提供者”系统是一个完整的、用集装箱盛装的、具有高度可部署性的简易基地系统。它提供现代化的可控制气温的住宿设备、食堂、浴室、厕所、洗衣房,以及娱乐设施,可供550名士兵使用。每套组件包括1个8万加仑用水储存和分配系统、1个4万加仑油料储存和分配系统、废水储存站,以及能持续电100千瓦电力的发电站。

“力量提供者”的基本模块是伸展的模块式人员帐篷,配有与一般家庭用品相同的压缩空气供暖系统。“力量提供者”设施能充当战斗疲劳士兵的休息与恢复场所,可支援战区接收兵员,可作为中间集结整备基地,也可作为人道主义、救灾和维和行动中的基地兵营。

美陆军已经有了27套“力量提供者”组件,它们处于部署准备状态,并计划在今年再采购9套。经过批准的列装和分配计划要求于2004财年按以下所述进行这些组件的配置:美国欧洲司令部6个;美国太平洋司令部6个;美国中央司令部3个;预置舰船12个;美国本土9个(其中有1个永久性地架设在路易斯安那州波尔克堡联合战备训练中心,作为“力量提供者”的训练与试验设施。)

美陆军已经建立了6个“力量提供者”连(1个在现役部队,5个在预备役部队),负责在部署过程中架设和操作那些组件。另外,在“后勤民力增补计划”中,已经制定了一个“力量提供者保障计划”,用以确保民间承包商的参与,他们或者加强力量提供者连,或者当没有陆军部队时负责管理力量提供者营地。

美军认为,快速反应能力将是决定21世纪战争胜败的决定性因素。未来美军地面部队要想实施快速突击,就必须有快速、及时的勤务支援。而在海外可能发生冲突的热点地区预设封存武器装备的军火库,就是美陆军对传统的后勤保障体制进行革新的一项重要措施。

科威特的多哈兵营是美国陆军在中东地区的核心基地和大型后勤基地。该基地距伊拉克南部边境仅60公里。据美国媒体披露,目前在该基地,美军储存了大量M1主战坦克、M2步兵战车和“阿帕奇”直升机等作战装备,足可装备一个装甲旅,以便为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提供支援。而在科威特阿瑞坎兵营美陆军也储存了两个装甲营和一个机械化步兵营的所有装备。

在印度洋上的迪戈加西亚基地,美军武器库中的军备足以装备3个装甲营和3个机械化步兵营。此外,围绕中东地区,美军在土耳其的因吉尔利克基地、卡塔尔的斯诺比兵营和萨勒西亚兵营等地也设立了规模不等的武器库。而在中东以外地区,美军类似设有战备仓库的基地还包括关岛基地、日本横须贺基地、新加坡樟宜基地等。

这些基地都分布在美国实施地区遏制战略的要点之上,一旦美军未来在这些地区动用武力,就能够迅速得到战争前期所需的武器装备保障。因此,这些看似弱小,仅以少量美军部队驻扎的海外基地,实际上都是实力不俗的“隐形军团”。2003年伊拉克战争前夕,美陆军第三机步师的许多士兵就是只身乘坐民航客机抵达科威特,随后直接从多哈基地军火库接收装备,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进攻伊拉克的装甲奇兵。

美军的部队机动能力特别是战略投送能力的提高,不仅使美军在全球“前沿存在”成为可能,而且带来了作战部队的减少,现役部队从1987年的217万人,精简到现在的139万人,作战能力却比以前有大幅度提升。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利用其全球战略运输能力,克服万里海上屏障,建立起跨越两个大洋的海上和空中运输走廊,从战前准备到战争结束,先后出动167艘大型运输船和千余架各型军用运输机、加油机,在8个月内向海湾地区运送人员30多万人、各类物资300多万吨、直升机700余架、坦克装甲车1500余辆和大量的武器装备。伊战中美军成功的战略投送实践说明,无论是机械化战争,还是信息化战争,适当的战略运输能力是一支军队实施其军事战略的重要物质基础。美军能在伊战中取胜,靠的不仅仅是其强大的信息战优势,同时也得益于其独一无二的战略投送能力。

美军根据自身海外作战和驻军的特点,对交通运输十分重视,尤其是在战时的战略、战役运输方面,强调交通运输保障的统一筹划。为加强军事交通运输保障,美军设有完善的便于统一组织筹划军事交通运输的领导机构。在总部一级设有专门的军事运输司令部,隶属于参谋长联席会议,负责对美军的战略机动和各联合司令部、特种司令部提供战略运输保障,对陆军的军事交通管理司令部、海军的军事海运司令部和空军的空中机动司令部的运输业务实施指挥,是运输力量统一指挥系统的中枢。

军事交通管理部。受陆军部和运输司令部的双重领导,主要负责全球交通管理和国防部运输工程。

空中机动部。受空军部和运输司令部的双重领导,行政上受空军部领导,执行任务时接受运输司令部的指挥。其主要任务是实施快速的全球机动和为三军提供持续的全球性战略空运和战术空运保障。

军事海运部。军事海运部的基本任务是实施战略海运、直接舰队保障和特殊任务保障。其中战略海运通常包括部队装备、弹药、油料和其他补给品的运输,军用物资的海上预置以及舰载物资向岸上转运等内容。战时,95%以上的装备与补给品和99%的油料需要依靠海运送达。

此外,海外战区还专门设有联合军事运输委员会,统一组织实施和管理战区内陆、海、空三军的运输勤务。与此同时,美军战区以下各级都设有运输控制机构,负责统一组织和实施运输保障。

据2003年3月统计,海运司令部所辖主要运输舰船共计187艘,包括海上事先预置船41艘、海上运输船87艘、海军舰队辅助船35艘、特殊任务舰船若干艘,事先预置船和海上运输船是军事海运司令部的骨干,其在事先预置运输、大量快速海上运输和持续海上运输三个主要职能方面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预置船提前部署,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军就在海外冲突性热点地区部署了海上预置船队,一旦有战事爆发就会搭载大量重型武器和物资装备就近前往,与空运到达的人员和少量特种装备结合,在最短的时间内形成战斗力。目前,海上预置船队由3类事先预置船部队编成,分别是海军陆战队海上预置船中队、战斗预置船队和后勤预置船队。

战略空运是美军实施全球机动的一种快速灵活的手段,主要负责作战部队和轻型装备物资的远程快速投送。美军空中机动司令部担负前送兵员、最优先等级补给品和后送伤员等战略空运任务,下设2个航空队,有58架C-17、104架C-5A、88架C-141和418架C-130型运输机,以及472架KC-135加油机和54架KC-10加油机。在海湾地区部署的美军部队中99%的人员都是依靠空运手段完成的。空运行动中,美军的运输机或从本土起飞通过空中加油经过“太平洋空中走廊”向海湾地区运送人员及装备,或从驻德国、意大利、西班牙、保加利亚的基地起飞经“大西洋空中走廊”向伊拉克周边地区投送作战物资。

美军在海湾战争后,非常重视信息技术在战略运输过程中的运用,相继研制出“全球作战保障系统”、“全资产可见系统”和“在运物资可见系统”,大大提高了战略投送的速度,实现了运输全程的透明化。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利用其强大的信息优势,以完善的卫星通信网络系统为支撑,依托“全球运输网”、“全资产可视系统”和“全球战斗保障系统”,构建了从本土到战区、从统帅部到作战平台、从指挥中心到保障基地的战略运输指挥体系,完成了作战力量的战略投送和精确的战区后勤运输支援。“全球运输网”是美运输司令部的核心指挥信息系统,由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卫星通信系统、台式视频系统、卫星跟踪系统、计算机网络系统、地理信息系统、电子数据信息交换系统、内部可视传输系统、在运物资可视系统、托盘化装载系统等组成。该系统能够对全球范围内美军战略、战术运输的全过程进行实时监控,真正实现了“在运物资可视”和“全资产可视”,对运往海湾以及在战区内运送的人员、物资、装备等,进行了有效的跟踪和控制,发挥了重要作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