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三卷 铁血军魂 033 阮氏十二雄度假(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秦明扬走了一天了。

战士们跟着老和尚他们的训练,照常搞得热火朝天。

傍晚,老和尚叫出了神枪手和猛士。

老和尚看着猛士:“我看老虎最近这么火暴,似乎有些不正常。”

神枪手皱着眉头,轻声道:“这个时期,得势的人是有问题的!”

猛士猛地回头盯住神枪手:“你怀疑老虎的人品?”

神枪手叹口气:“我和他也是生死滚爬过的战友!可是,人是会变的。”

老和尚望着天空,昏黄的天空上,云彩在不断地变幻:“我是希望他会成为一位出色的将军。我甚至可以为此付出一切。但是,我绝对不会支持利欲熏心的人,哪怕他是我兄弟!”

猛士把他的残臂挥了挥:“谁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国家人民的利益之上,我们当然要站起来,勇敢地站起来。但是,我请求你们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应该从保护他的角度入手!”

“你要我们讲私人感情?”神枪手眼睛紧紧地盯住他。

猛士冷笑一声:“神枪手!我发现你越来越阴!”

老和尚冷声道:“我赞成无论什么要讲证据!所以,我有一个决定。”

猛士和神枪手停止了争吵,盯住老和尚。

“我决定,从今夜开始。我们应该轮流去拜访秦明扬。”

“调查他?”


秦明扬看着眼前这位现在在军界大红大紫的将军,脸上露着微笑。

将军把身子靠在沙发上,将军肚全部袒露出来,淡淡地道:“小秦啊!不要用那种眼光看着我。我是不值得你崇拜的。如果说,当年在东北立下了一些战功,那也是我们伟大的副统帅,指挥得好!”将军突然探出身子:“你知道,我这是代表副统帅他老人家,下来看望你们这些,拥护党中央,拥护副统帅的指挥员的!”

说完,他兴奋地一下子靠在沙发上,整个沙发都在颤抖。

他得意地嘿嘿笑起来,笑得一身的肉都在颤抖。

突然,他戟手指住秦明扬:“无论你是什么元帅,什么将军!你都会因为跟不上革命形式,因为脑子不好用了,因为老了!倒台!革命事业总要有人继承。”他意味深长地一笑:“副统帅是看好你的。所以,你要做好接班的准备呀!”

老和尚早就到了。

警卫员知道老和尚的身份。因为他们开始来时,就一起来参观了秦明扬的司令部。

老和尚在客厅里坐下来后,轻声问道:“你们副司令在做什么?”

“在他的书房,见一位客人。”

老和尚招招手,让警卫员过来。

警卫员在他身边坐下。

“你陪我坐一会儿,好吗?”

警卫员在他身边坐下。

老和尚抽着烟,那冒出来的烟,不断地飘向警卫员。

不一会儿,警卫员突然打起哈欠来。

最后,竟然歪倒在椅子上。睡着了。

老和尚立刻灭了烟,迅速地闪到秦明扬的书房外。

然后,把一个听珍器一样的东西,扣在墙上,另一头扣在自己耳朵上,打着盘腿坐下,闭上了眼。

这是老和尚自己制的窃听器,把屋内,秦明扬他们的谈话,听了个详详细细。

直到秦明扬要送这位将军走了。

老和尚才一窜而出,向着警卫员的耳朵里,猛吹一口气。

强烈的刺激让警卫员一个激灵。

老和尚还是坐在原来的地方,看着他:“小同志啊!你都睡着了哦。”

警卫员立刻跳了起来。

秦明扬已经出来了。见了老和尚,点了点头。

把将军送走后,急忙就回来了。

“哈哈!”秦明扬兴匆匆地跑回来。

老和尚盯着他,面上没有什么表情,淡淡道:“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秦明扬一把拉起他,就向书房走:“当然是老战友来看我嘛!”

老和尚鼻子里哼了一声:“不是这样吧!”

秦明扬可不管他,直接指挥着警卫员:“给我弄我最好的茶啊!老和尚最喜欢的就是好茶!”

“你不了解我吧?”老和尚的声音还是那么冷。

秦明扬盯住他:“你这么啦?今天阴阳怪气的!”

老和尚的面色变都没变一下:“我最喜欢有骨气的朋友!”

秦明扬愣了一愣,随之淡淡一笑:“你什么时候来的?”

老和尚仍旧象个老年僧人一样,面上波澜不惊:“来了一会儿。”

秦明扬点点头。

警卫员把茶已经泡了进来。

茶香让老和尚静如死水的面上,有了几分滋润。

秦明扬在喝了有口茶后,眼睛也变得湿漉漉的:“为什么战友有会这个样子?”

老和尚盯住他,久久地,突然笑了:“你这么突然发迹,就应该坦开的胸膛,让大家看看他黑的还是红的。”

秦明扬研究能够回盯着他,久久地,突然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可以。”

老和尚盯着他。

“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不可能象小孩子一样,没有自己的秘密。换句话说,我们是军人,本生的工作中,就有很多需要我们保密的东西。我做不到,我想你也不一定做得到!”秦明扬的眼睛与老和尚的眼睛对在了一起。

老和尚点了点头:“我还能相信你吗?”

秦明扬笑了:“至少到今天为至。我是问心无愧的,你可以相信我!”

老和尚端起茶来,茗了一口,点点头:“好茶!”

秦明扬郎声道:“我可能还有两天才能回到军营。欢迎兄弟们来我这里玩啊!我到是给你们内准备下了一些好酒好烟好茶什么的。”

老和尚也笑了:“老虎现在也阔了。”

秦明扬摇摇手:“听到,这都是我自己化钱买的。”

老和尚点点头:“这样吃起来就放心了!”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

神枪手今天的训练科目仍然不变,只是他把要求达到的标准,交给了也是他徒弟的指导员。

然后自己开着吉普车,向秦明扬的司令部而去。

神枪手是一个很不喜欢说话的人,如果说,他有什么嗜好,那就是酒。

因为他的家乡,就是一种中国名酒的故乡——卢州。

他是烤酒世家出身。照他的说法:“没办法。小时候大约我就不是吃奶,而是喝酒长大的!”

这话虽然没人信,但是也没人敢公开叫板。因为大家都知道,这神枪手不喜欢说话的,做什么事都讲做。要是他马上就和你喝酒,怎么办?

逃跑,这可不是男人做的。

应战,那他不喝死你?

他是把车直接开到秦明扬的司令部的。

秦明扬的十一个战友,长得高高低低,胖胖瘦瘦。就那猛士长得还算气宇轩昂,却也断了一只臂。也就是说,都长得不咋的。但是,一个个都很有些古怪的特色。比如公羊子那永远兴奋得象一个嗷嗷叫雄性种羊的神态,比如着个神枪手那仿佛永远不会与人说一句话的状况。所以,很好记。

警卫员立刻就举手敬礼,并且笑了:“首长,你好。”

神枪手沉声道:“不好!”

警卫员也不以为意,请首长往里走。

“叫秦明扬。”神枪手双眼和脚都成了一条直线向前。

警卫员请他坐下,忙倒茶。

神枪手把杯子放到了一边。

“酒!”

警卫员愣了一愣。

还是禁不住问道:“首长要酒?”

神枪手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警卫员不由伸了伸舌头,忙一颠一颠地跑进去。

一会儿,端着一杯酒出来了。

神枪手只看了看,就把酒放在了一边。

警卫员轻声道:“首长?”

“这是什么酒!叫你们司令出来。”

警卫员抓了抓头,突然醒悟了:“哦,首长专门去买了一批酒烟茶回来。”

警卫员一溜烟遛进去,一会儿出来了。

手里果然拿的是卢州大曲。

神枪手面上露出了笑意,倒上一杯,放在鼻子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仰起头,面上露出了红晕。

警卫员饶有兴趣地看着神枪手。

神枪手募地睁开眼睛:“叫秦明扬!”

警卫员忙道:“首长正在工作,可能要等一会儿才能见到他。”

神枪手眼一瞪:“在睡觉?”

警卫员摇手:“不。”

“我去叫!”神枪手一下子站了起来。

警卫员忙道:“首长在会见客人。”

“我不信!”

“真的!”

“我不信!”

警卫员急得汗水都出来了。

神枪手这才坐下:“那你来陪我喝。”

“首长,我在工作。不能!”

“哼!”神枪手冷笑一声:“是不是要秦明扬下命令,你才喝?好,我马上叫他下命令!”

警卫员拦住他:“首长,我就喝一小杯!”

神枪手点点头:“我大杯,你小杯!看你还是个小屁孩,也算不得真正的男人。”

警卫员的脸红了。

飞快地跑了进去,一会儿,跑了出来。

竟然也拿了一个大杯:“首长,我只能喝一杯,我还要工作。”

神枪手笑起来。

两个高脚杯的酒倒满了。

两人端起来,都是一干而净。

那神枪手点住警卫员,嘴里愉快地叫着:“倒也,倒也!”

警卫员只觉得遍身发软,倒在了椅子上,发出了鼾声。

神枪手站起来,一步步朝秦明扬的书房走去。

秦明扬的书房关着,神枪手没停,直接走上去,伸手轻轻一推,门竟然开了。

当然,他也就不客气地进去了。

书房是兼的会客厅,有一个高大的屏风和大门隔开。

门开时,有一点声音。

但是,这似乎没有引起秦明扬的注意。

他大约以为这是他的窝,没有他的允许,除了警卫员,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够进来了。

而里面,他位中央文革的联络员和南京军区某军政委,一个文革的风云人物。正谈笑风生。

“秦司令啊!你现在要做的是把你的计划进一步完善。达到可以具体实施的地步!”联络员大声道。

秦明扬不动声色地盯着他们:“计划还是要实施?”

“为什么不实施?要实施,大张其鼓的实施。直到把走资派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联络员说到激动处,站了起来,嘴里喷着唾沫,脸变得潮红。

政委的声音很悠扬:“秦司令啦!我的理解就是,你要具体地把每一步的行动地点、参加人数、人数构成、达到的效果,都要写出来。要拿起来就可以动手,动手就打胜!”

联络员头鸡啄米一样地点着:“对!对!革命派没有那么多顾忌!毛主席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他突然一个急停,声音又是一高:“首长说了,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在这一片到处走走,等你的计划!”

秦明扬也不由得心里一紧,慢慢地抬头盯住联络员:“几天时间?”

“三天!”

秦明扬摇摇头。

政委指住他:“秦司令,你说几天就是几天。”

秦明扬慢声道:“一周!”

一阵愉快地笑声响起来。

“听说秦司令是个军事全才,怎么样?今天我们出去打猎!”

“不!”

“为什么?”

“我要化时间思考这个计划!”

“好!干才!”

神枪手默默地退了出来。

进了客厅,把一瓶酒倒进花园里,又开了一瓶,慢慢地倒上。

秦明扬他们走出来,见了神枪手,他什么也没说,直到把两个人送出去。

才慢慢地走回来。

神枪手盯住他,他盯住神枪手。

两人眼睛对视了良久。

秦明扬轻声道:“这些酒是我为你买的。但现在我不能陪你喝。”

神枪手也是轻声地道:“那现在你要我陪你干什么?”

秦明扬摇摇头:“我没想好!我们去书房喝会儿茶吧!”


秦明扬和神枪手把一壶茶喝完了,他才抬起眼盯住神枪手:“你听完了我们刚才的谈话?”

神枪手也慢慢地抬起头。

“我想知道你的态度?”

神枪手摇摇头:“没有人能有什么态度。”

秦明扬眼睛没有离开他的眼睛:“你还相信我吗?”

神枪手淡淡道:“不完全相信。”

秦明扬点点头:“是啊!有时候人是要随历史潮流而进的!”

神枪手慢慢地从嘴里拔出一根茶叶:“你刚才为什么不把避讳我?”

秦明扬笑了,笑得很开心:“我现在也可以把你关起来审查。”

神枪手慢慢地把自己的身子靠在椅子上,冷冷地继续看着秦明扬。

“或者,中央文革也可以马上通知你学习。”

神枪手仍旧冷冷地看着他。

“当然,你如果忘记这些话是最好的了。”

神枪手淡淡地道:“你为我买的酒,还和我喝吗?”

“为什么不?”

神枪手淡淡一笑。


猛士把他的单拳捏得“咕咕”直响,久久地还是长出一口气:“如果我估计得没错!老和尚的行动他也是心中有数。那么就有一个问题。”

这个夜晚月亮被乌云遮住了,三人坐在训练场,就象堆石头。

老和尚和神枪手没说话。

猛士继续道:“他似乎没有避开我们这些战友。为什么?”

老和尚终于开口:“一,他开始或许没有防备我们这些战友;二,现在的他,可能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三,他是有意的。”

“嘿嘿。”神枪手竟然发出一声古怪的笑声。

猛士把眼睁得大大的,想看清战友们的表情:“有意?他想我们把这些消息透露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