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渔民生涯

我 的 渔 民 生 涯 :



我是渔民的孩子。

我出生于渔民世家,我的祖祖辈辈都是渔民。以出海捕鱼为业。

我于十六岁时,考上平阳县重点中学,当时正值“大跃进、三面红旗”的年代。

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福祸。此话一点都不假!

正当我考上平阳县重点中学,庆幸今生有机会得以吃“皇粮”时(因为,考上平阳县重点中学,就意味着我将来有更高的机会考上大学,从而能得到政府给予安排职业。当时是大学毕业后由国家负责安排工作的。),谁想到好景不长,半年后就大祸降临了!

家父由于劳累过度,终于因积劳成疾、无钱治病而中年病去!时年不过四十出头!

这对我家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当时的社会主义制度是按劳分配,可是,却又是男女同工不同酬!

因为,我们是渔民,需要出海捕捞。而渔民出海,是最忌讳女人的!所以,女人不能算劳动力。平常渔民出海,在路上走时,女人见到,都要远远避开,让渔民们顺顺利利的扬帆出海。而内心深处,惟恐给出海的渔民带来灾祸!

因为,在一望无际的浩瀚大海上,在没有对讲机、没有手机、没有全球定位系统的年代里,万一有什么事,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

在家里的女人们,一般是做家务、带小孩、织补鱼网、兼辅助做点农业。而女人出工,一天只抵男人半天的工分。而且女人是不能出海捕鱼的,这是最忌讳的事!

家里的农田,其实也只有一点点,人均不足3分地。所以,我们的生计,主要是靠渔业的收入。

在家里,我是长子,下面还有二个十多岁的弟弟。

而十七岁的我,已经接近于正劳力(就是接近成人的劳动力)。如果我继续在学校读书,那么,家里没有正劳力参加劳动,就意味着我们家里将得不到劳动工分。没有劳动工分,就分不到口粮。那我们全家人就得喝西北风、就等着被饿死!

怎么办呢?犹豫再三,家里只好叫我休学,回家“参加建设社会主义”。这样一来,我的“锦绣前程”就给断送了!

万般无奈,还是家人活命要紧!我只好从此远离学校,投身于“建设社会主义的大好河山”中,随着大人们出海捕鱼“为革命作贡献”去了。从此,我就成为一个职业渔民,再也没有吃“皇粮”的机会了。


时光匆匆,转眼到了“成家立业”之年。

我很幸运,媒婆给我介绍了一个很漂亮的老婆(娶进家门后才看到的)。那时候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男女双方是不见面的。女方的父母亲只要男孩勤劳肯干就好了,而男方的父母亲只要女孩乖就好了。对于我们的家境,有人肯嫁到我家就很好了。

到了结婚时,那时候又兴起一阵批斗资产阶级“歪风”的浪潮,婚、丧的红白之事,一律不得吹打奏乐。所以,一切显得静悄悄。毫无喜庆的气氛!

我们一介贫民百姓,又能怎样?是不是?

所以,到了成亲的当天,我们自然是不敢请乐队迎接新娘子了。

这下新娘子就不高兴了!

那时候还时兴夫妻先拜堂而后入洞房的,只不过没有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的程序了。只是象征性的一同在草席上(替代红地毯,因为穷,买不起红地毯。也没有这红地毯卖)站一下。

当新郎官出来站在红烛前的左边之后,就是新娘子进入红烛前的右边位置(男尊女卑、男左女右),然后由人撒一把红绿碎纸,就把一对新人送入洞房。

因为这新娘子不高兴,所以,她就不情愿去“拜堂”了。

众人劝说“新郎”去拉他一把。“新郎”的手,刚伸出,新娘子就用雨伞打下来(当天刚好下雨,过去都是长柄的雨伞)。

众人说,你们“盟姐妹”帮忙一下吧。

于是,“盟姐妹”们把新娘子“推进去”,总算拜过堂,成就了一对姻缘。

婚后生育一对儿女。

此后,我的人生路就开始为儿女们忙碌了。


(文中的主人公是真实的,但不是我。我是小小生意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