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71/



枪掉了,对方的铁锹也被元宝顺势抓在手里扔了出去。而袭击者却灵活的跳扑上来,一把抱住元宝用力向后一摔。在巨大力量的扯动下,已经深深扎进腿里的木钎立刻把小腿拉出一道口子,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元宝整个人被狠狠的惯在草地上。


元宝手中的武器,显然标明了他的身份,当看到地上的半自动步枪后,身后袭击他的人先是一愣,随后忽然猛的向枪扑去。


远远被踹开的黑子,见到眼前发生的一切,立刻明白过来,看到对方试图抢枪,它立刻先一步冲过去,一口咬向对方的大腿。


“咯哧~!诶呀,妈呀~~!”苍白锋利的牙齿,在下颚的力量下,如小匕首一般,毫无阻碍的插进对方的大腿。沉闷的撕裂声伴随着对方的喊叫,立刻惊醒了仍在附近的同伴,在先前那人的身边,立刻又有四五个人钻了出来。


如果说元宝的鲜血激发了黑子心中的忠诚,那么对方的鲜血则似乎让黑子原本已经苏醒的兽性更显张扬,看到对方挣扎着向同伴招呼,它忽然放狠用力的拽着对方的大腿猛的向后拉动。对方百十多斤的体重与黑子蛮力的相互作用下,立刻在大腿上硬生生的扯下一大块肌肉。


“啊~~!”当鲜血从伤口出喷涌而出的时候,对方终于忍耐不住疼痛,晕了过去,四周,其他人显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纷纷抄起手中的家伙,向黑子围拢上来。


“砰~!”就在此刻,元宝终于拿回了自己的武器,随后拉栓上膛,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在枪声的震慑下,四周的人终于知趣的放下了家伙。


“你们是干什么的?”被木钎扎伤的小腿传来的疼痛,让元宝直吸冷气,在强自忍耐了一下后,他小声向几人询问道。


“我,我们是挖金子的。”看到对方手中的枪,以及胳膊上那巡山员标志,其他人显然知道碰到的是谁,所以听到元宝的询问后,立刻乖乖的回答道。


“挖金子?扯淡,黑瞎子山上从来就没听说过有金子。”听到对方的回答,元宝心头顿时涌起一阵怪异的感觉,他自问在黑瞎子山里长大,却从来没听说这里产金子。


“真的,俺二大爷家的小六子亲口告诉我的,说有人在山上拣到了狗头金。”看到元宝不相信,其中一人连忙接口道。


“那你们设陷阱干什么?”元宝可没空和他谈论他二大爷家的小六子,所以再次转口问道。


“这,这,我们来山一宿了,口粮没带够,所以寻思打点兔子啥地垫补点儿吗?”元宝腿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几个人自然看的一清二楚,所以在沉默了片刻后,其中一人连忙辩白道。


“打兔子?这里是保护区不知道吗?你们一共几个人,都带没带火柴上山?生明火没有?”对方的回答让元宝又好气又好笑,贪念和黄金梦让几个人已经迷失了本性。准备的如此不充分,就敢进山,看来让他们碰到自己,未尝不是件好事。


听到元宝的询问,对方慌忙的摇了摇头。而在得到满意的答复后,元宝缓慢的站起来,随后再次对几人说道:“去做一副担架,把他一块抬下去吧。”


在枪和身后那小牛犊子大小的‘狼狗’的威慑下,几个人乖乖的听从元宝的吩咐,迅速的扎出一副担架,将刚刚伤在黑子口下的男子放在上面,随后向山下走去。


几个人的被抓似乎仅仅预示着黑瞎子山麻烦的开始。随着不知从哪处传来的流言的迅速散播,黑瞎子山上出现狗头金的消息已经成了妇孺皆知的公开秘密。虽然森林公安局已经为此事专门贴出告示辟谣,但可惜的是,这在某些聪明人看来却如同欲盖弥彰的把戏。所有好逸恶劳,却又梦想着暴富的家伙都蠢蠢欲动的在四周窥探着,准备趁机偷上黑瞎子山,期望能幸运的找到一块狗头金。


而元宝的受伤终于为他们带里了一丝机会。


虽然山林大爷神奇的草药很快控制住了元宝的伤势,但是人员的缺乏,却让他不得不带伤继续工作。幸好经过此前的事情,黑子收敛了一些焦躁,变的沉稳起来,而对于元宝的感情,也因为这件事变的更加深厚。


黑瞎子山上,在金子的传言下各式各样的人纷至沓来。大多树人都抱有幼稚的想法,似乎认为仅仅凭借一根铁锹就可以好运的找到并不存在的金子,而也有一些人则做了充分的准备,当然,其中也搀杂着别有用心的家伙。不过可惜的是,虚无缥缈的金子,却浪费了大多数人的时间。


每天上山,元宝都可以碰到这样那样的家伙,随着人数的增多,作为巡山员的他更多时候扮演的却是救住者的角色——很多淘金者都因为对山林的不了解而迷失其中,元宝只能一一将他们救出来。


在派出所和林业局的宣传,以及那些失望而归者的驳斥后,寻金的热度终于渐渐消退。而搀杂其中的一些事情也终于逐渐的显露出来。


丛林中,一些原本熟悉的动物,忽然消失不见了,而其中,最让人惊讶的当属人熊巴图的儿子。


人熊巴图的孩子失踪的事情,是巴图亲自告诉元宝的——在元宝巡山的时候,黑子忽然警惕的挡在他身前,而在下一秒钟,人熊那看似憨厚,但实则凶悍的庞大身躯忽然出现在巡山小路的中央。


“哦~嗷~”巴图显然没有想和元宝解释的意思,在低嚎了一声后,忽然张开双臂猛的向他冲来,胸口那白色月牙标志,显得那么的鲜明。


面对人熊的攻击,元宝却不能开枪,唯一的办法只有跑,不过可惜的是,这次的办法,显然也不灵光。 因为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就是黑瞎子山上最难逾越的屏障——天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