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77/

夜色一点点地从门缝中挤进来,然后慢慢地弥散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静静地仰躺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眼皮越来越沉,像是挂上了千斤巨石,拼命地睁大眼睛想要打起精神,可疲惫仿佛潮水似的,在黑暗的掩护下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将他淹没。意识在涌动的疲惫中渐渐消散,恍惚之间好像回到了最熟悉的营房,身旁不时传来战友们香甜的鼾声。忽然,眼前画面一转,秦枫仿佛又回到了家里,母亲正在厨房里一边唠叨一边忙活,那里似乎总有她忙不完的琐碎,父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手端茶,一手拿报,津津有味地看着什么……

“爸,妈……啊!不要!”

骤然从梦中惊醒,心脏急速搏动的声音和着粗重的喘息在黑夜中清晰可闻。秦枫下意识地抓向身侧,空空如也。猛地一怔,他意识到了什么。

房间扑鼻而来的霉味和土尘味提醒他这里不是营房,身旁没有战友熟睡的鼾声,只有断断续续的虫鸣。眼前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更没有父亲和母亲熟悉的身影。

夜,在这时有时无忽高忽低的鸣叫声里越发显得深沉孤寂。

使劲晃晃脑袋,稍稍缓解了一些昏沉的困意,胸膛里刀绞一样的痛楚依然不停地撕扯着秦枫最敏感的神经。

抽出小腿上的三棱军刺,隐隐中秦枫似乎又闻到了血槽内父亲血液的味道。空气里每一个分子原子都浸满了上面的血液,粘粘的热热的包裹着秦枫,刺鼻的血腥气充斥在每一寸的空间,窒息的感觉一点点将他吞没!

这个小镇是“圣战之剑”进出边境的必经之地,秦枫在这里已经守候了四天四夜没有合眼。

突然,隔壁房间什么东西砸在墙板上。

“操!烟又抽完了!”紧接着,传来一声恼怒的咒骂。

深夜,每一丝细微的响动都有可能惊醒这单薄的宁静。

这是一家极其简陋的旅馆整个旅馆只有十来间房子,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之外没有多余的摆设。每个房间之间只是一层木板隔开,相互之间的房子里稍稍有点声响,其他的房间都能清晰地听到。因此,隔壁的咒骂声在这样死寂的夜里显得很是刺耳。

“没了再买,罗嗦什么!”嘎吱!床板呻吟一声,另一个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似乎刚被从梦中吵醒。

“买?钱都快花光了!——都他妈的怪你!没事找什么娘们!”先前咒骂的那个声音勃然大怒,沙哑的声音立刻提高了八度。

“现在怪起我了?!”睡意朦胧的声音立刻清醒了许多,一下子尖利刺耳,“找娘们的时候你怎么没有反对?!我看你他妈的那时候干地比我还痛快!操!”

咒骂的那人好像有些理亏,一时没有出声。

“好了!别他妈的死了老娘似的哭丧着脸!一会儿我们就出发,过了这个镇子就是边境,黑八在山那边等我们呢!这次任务完成,老大一定不会亏待我们,到时候有钱了还不是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尖利的声音安慰着另一个人。

可方才咒骂的那人像是依旧在生闷气,没有接话。

“跟你说话,你他妈听到没有?!——又不是你老娘死了!你杀了人家老娘还哭丧个脸干什么?!不就是没烟了,老子去买!操!”话音刚落,只听“砰”地一声闷响,似乎是尖利的声音失去了耐心,一脚踢在了什么东西上。

声音尖利那人的话透过木板清晰地传入了秦枫的耳际。轰地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胸口炸开,一股热浪忽地窜上了脑门,冲击地他头晕目眩,眼前发黑。

霍然起身,手指的骨节咯咯作响,军刺在秦枫手中不住地抖动着。就在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隔壁传来开门的声音。

声音尖利刺耳那人要出去买烟!

机会来了!

一闪身,秦枫窜到了门后。外面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随后从他的房间门外经过,然后越来越远。

复仇的机会就在眼前,悲痛混杂着兴奋翻腾在心头,秦枫亢奋地几乎握不稳手里的三棱军刺。

悄悄地拉开自己的房门,透过门缝观察片刻,确定安全之后无声无息地从门缝中滑出。两步的距离,他便到了隔壁的房门外。

慢慢地靠近房门,他把耳朵贴上了门板。

里面床板嘎吱作响,不时传来几声自言自语的咒骂。

左面的床铺!从声音秦枫判断出了里面那人的位置。

左手轻轻地放在房门把手上暗暗发力,秦枫感觉着房门的坚固程度。试了两下,他松了口气。房门很脆弱。

深呼吸,然后紧了紧手里的三棱军刺。另一只手蓦然发力,手上稍稍一阻,门上暗锁就被从门框中扯出。

随着门开的刹那,秦枫闪身从门缝中窜进房间。

“谁?”听到异样的响动,那人蓦地起身,伴着喝声还有哗啦一声拉动枪机的声音。

听声音,那人的动作很是熟练迅速,但还是晚了。枪口尚未抬起,一抹刺骨寒意贴上他的脖子。

黑暗里,那人身子一软。

哆嗦着嘴唇老半天,那人才出了声,“你究竟是谁?”

秦枫没有答话,双手抽搐一般微微颤动着,军刺失控地在那人的脖子上跳动。

忽然,秦枫噗地一笑。阴冷的笑声里,秦枫的脸越凑越近。

“秦枫!”牙缝里迸出两个字。

低沉沙哑的声音颤抖着,黑暗中听起来飘忽不定,宛如从地狱里吹出的阴风,让人毛骨悚然。

话音未落,秦枫便感觉军刺下的身子蓦地一抖,一股极其刺鼻的骚臭味在他身下喷涌而出。

切进皮肉的刀刃让他最直接地面对死亡,但“秦枫”这个名字远远要比死神更可怕,顷刻击垮了他的精神!

浓烈的恶臭扑面而来,秦枫皱了皱眉,手中军刺向下一压,血腥气立刻冲散了大小便失禁的气味。

军刺一点点切进那人的脖子,胸口积聚的火焰随之开始慢慢释放,带给了秦枫难以言喻的快感。当军刺完全没入那人的肩膀卡在锁骨上停下来的时候,温热粘稠的液体顺着血槽已经流满了秦枫的整只手。

深深地长吸几口气,空气里弥散开的大小便气味和熟悉的血腥气冲进鼻子,腹部一阵急剧的收缩,胃里翻江倒海,让人有种呕吐的冲动。腹腔内剧烈的翻腾及时地分散了秦枫的注意,即将失控的情绪渐渐平息下来。

但就在这时,秦枫的心中陡然泛起了一丝警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