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第一卷重返军旅 第十一章老兵登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


日子飞快的在枯燥的训练中过去了,还有一个星期就过年了。新老兵齐动手,团大院已经有了过年时的喜庆气氛。

一大早,李向前来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通信员就拿着一份请贴送了进来:

“团长,市委文化部刚才送来一份请贴。”

“好,你放着吧,我一会看。”

“是”

通信员嘴里答完是,把请贴放到桌子上转身出去了。

审阅完手中的文件,李向前拿起请贴,看完后李向前生气了。原来市里要举行一场春节晚会,邀请他们去观看,这本是好事,可坏就坏在,市里只给了一个连队的名额。

李向前就生气在这,不禁骂开了:

“一个连的名额,扯他妈的蛋,全团十五个连队,让谁去。”

正生气呢,进来一个参谋向团长汇报工作,看团长很生气的样子,就多嘴问了几句,李向前就把事情和这个参谋说了,说完气还没消,又嚷嚷:

“妈的,要去就全去,要嘛就谁都别去。你说这个名额我给谁,别捞到的那还不说我偏相啊。”

看到团长为此事发这么大的火,参谋就插言道:

“团长,我看不如这样,马上咱们团不是要举行登山比赛了吗,哪个连队胜出哪个连队就去看演出吧,这样既体现了团里公开公平公正,又免去了口舌之争,而且通过竟争这种方式去的连队,别的连队也不会有怨言,这样不仅解决了此事,还能提高战士们的训练热情。您看行吗?”

“好,好,这主意好,哈,就照你说的这么办”

李向前大为高兴,很是大大表扬了一番出这个主意的参谋。能搏得团长的表扬那可是很难的,把参谋乐得也是屁颠屁颠,心里开始勾画上美好的未来工作前景了,连做梦参谋都梦到团长表扬他开始提拔他,一夜要笑醒好几次。

事情决定了就马上去做。凡事不喜欢拖拉是李向前一惯的作风。马上命令作训股把这纸命令直接传达到每个基层连队。并要求查看各连队的训练情况和战士们的训练热情。随时把训练情况汇报上来。

下一刻时间,各基层老兵连队接到通知:

“团里这次登山比赛得到冠军的连队可以参加市春节晚会,近距离观看大明星的演出。”

从这个通知下发开始,各连队就哄动了,所有老兵的训练热情是空前的高涨。接到汇报后喜的李向前是笑逐颜开,又一次狠狠的夸奖了一番出这个主意的参谋,并鼓励全团的官兵以后这种建议多提点,凡是有益于团队建设的,一经被采纳的一律给以奖励,这大大的鼓舞了全团官兵的士气,可以说李向前这个团长还是一个很开明,很有魄力的军队干部。

不过不管什么事情有利就有弊,团里要求各连队必须按实力参加比赛,可是真正按实力参加比赛的根本没有,每个连队都有关系兵,后腿兵,元老兵,去掉这些人每个连队都差上十几人,那怎么办,基本上都是把新兵班长召回,再从新兵中挑素质好跑的快的顶数,团里组管这一块的作训股从上到下,也都知道,但不是一个两个连队这么干,而是所有的连队都这么做,平时关系又都处得挺好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可能还得求人家连队帮什么忙,所以都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顶数的新兵也算是这个连队的人,只是还没下连而以,这也不算犯错误。在心里作训股的人全都这么安慰着自己。

通知一下来。马虎就把新兵排的几个班长和排长都叫了去,研究参加登山新兵的名单。最后五班田俊杰,六班王权和张海洋,七班包野,张健,八班李军及六班长和八班长八个人被确定下来。

听说能和老兵一起出去登山,被选上的几个新兵都很是兴奋了一番,必竟这是对他们训练成绩的一种肯定,而且能走出这军营去外面看看。那可是大快人心的事情,进入部队人都快憋出蛋了,能出去走走,可是每一个新兵最热昐的事。

人员被确定下来后,几个新兵的训练力度也被加大了,每一个人都暗暗的加着劲,心里也清楚,还有一个多月就下连了,这一次如果跑好了,对下连以后的工作开展会有很大帮助的。同时各新兵们也都怕给连队扯后腿,要是影响了全连的成绩,全连人看不到演出,那可就成为连队的罪人了。

埋头苦练终于迎来了正式比赛这一天。

等待集合,王权和大个穿着绒衣带好运动帽,在班级做着热身运动。

大个凑到刘光明跟前问到:“班长你说要是咱们连赢了,看演出能让咱去不?”

“这个不好说,看上面心情吧。”刘光明漫不经心的答着。

大个嘟着嘴,满脸的失望。王权在旁边插了一句:“有什么好看的无非就是唱唱歌跳跳舞说个相声演个小品。”

大个道:“扯,怎么没有好看的,那些喘气说话的人就够我欣赏了,成天看这些人我都木了。”

刘俊也插上一言:“哈,你就直说是想看美女吧。”

“去一边呆着,屎尿精。”自从那晚刘俊尿裤子后大伙就给他起了这个外号。

“你说谁呢?我他妈的跟你急。”一提这个刘俊就火,刘光明也为此没少说大伙,并再三强调以后谁也不准再提,可是当着刘光明的面谁也不敢说,背后可是一口一口的叫着。

“行了,行了。别闹了,张海洋我说多少遍了,不准叫人外号,晚上回来三百个俯卧撑听到没。”

“啊,不是吧,班长,太多了,一百个行吗?”大个贴上刘光明一脸的媚相。

“四百。”

“啊……”大个还要说什么。

“五百。”

“啊。”看着刘光明还要加,大个啊了一声赶紧闭上嘴,低下头,不敢吱声。刘俊在旁边可乐开了花:“大个恭喜你。今晚你可有活干喽。”

刘光明冲着一脸幸灾乐祸的刘俊道:“我刚才说什么了,这么一会你也忘了。不长记性,你也五百。”

“啊,不会吧。班长。”刘俊笑脸立马变成了哭丧脸,看着班里的这两个活宝其他人全笑翻了。

“嘟,老兵集合。”

一声哨响王权和大个跟着刘光明冲出了班级。

队伍集合后,经一条小路向团大院的山后跑去。经过一路小跑热身,二十分钟后,连队到达距离团部约七里地的五指山下。

王权等六个新兵跟着队伍的最后面一路跑着,一路呼吸着大自然的新鲜空气,一路小跑,感觉好舒服好痛快。真想大叫几嗓子。

老兵连的编制是二营五连,此时在五连之前的四连已经全部到达预跑线,准备着正式比赛的开始。为了防止作弊和避免太混乱,每一个连队单独出发,前后相隔四十分钟,从山上到山下之间都安排了军务参谋和纠察班的战士来回巡视着。

登山比赛的规则很简单,从出发开始计算时间,连队最后一个人到达山顶为全连成绩。每个连队用时最少则为胜。

带到指定地点后,还没轮到五连跑,马虎下令全连解散自由活动。

王权和大个一直跟在刘光明的身后,三人边活动,刘光明边说着登山的注意事项。其他几个新兵也凑了过来听着。

王权边听着,边活动着,边看着四连的官兵。

“砰”

一声枪响,四连官兵杀声振天的冲出了起跑线。望着争先恐后冲锋的四连官兵。王权的心为之振奋起来,左右看了看其他人,也和他一样,都有了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还有五分钟到五连出发了。

马虎吹哨重新整队:

“全连集合,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讲一下。稍息,同志们,想看演出吗?”马虎另类的大声问道。

“想”全连齐吼。

“想去看明星吗?”

“想”。全连官兵群情振奋。

“想要看演出,想要看明星,那你们今天怎么办?”

“冲,冲,冲。”

“今天拿到全团第一,不仅看演出,而且全连回去会餐,大鱼大肉已经在等你们,明星晚会在等你们。同志们,第一属于谁。”马虎为了拿到这个第一,真是不择手段。为了胜利,不惜采用任何鼓动方式,王权不得不承认这个连长还真不是一般的痞,真会抓战士们的心里,换个连长肯定不敢这么在全连面前喊这口号,参加比赛拿第一原来是为了大鱼大肉为了明星晚会。这要是被团长知道会怎么样,王权在心里苦笑着,他当那三年兵可是没遇到过这样的连长,强,真是强,不过这才是真汉子,说出了别人不敢说出的话。

“五连第一,五连第一,五连第一。”战士们斗志昂扬振臂高呼。

“五连必胜。”马虎站在队前也握拳杀气腾腾的挥臂呼喊。

“五连必胜。”战士们回应着,

“五连必胜。”

“五连必胜。”王权站在队伍中也大声的高呼着,心底升起一股热流。瞬间流遍全身。强烈的集体荣誉感爆发出来。马虎的这种鼓动方式真的很有作用。

“杀,杀,杀。”声音直入云霄。一种天下舍我其谁的豪气在全连官兵身上绽放出来,站在起跑线上,全连人散发出强烈的冲锋欲望。

“砰。”信号枪响了。

“冲啊,冲啊,冲啊。”阵阵冲锋声回荡在山峰间,回响在战士们耳边,热血在燃烧,在沸腾。全连官兵如同狂风般卷向山上。

能够入选这次爬山比赛的,都是新兵中的佼佼者,可是在新兵中他们是老虎,在老兵面前这时都成了猫。经过约一公里的冲锋,队伍到了山下,领跑的八班长已经开始爬山了。

八班长是全连公认的长跑冠军,每次参加比赛他的任务很简单,负责带队就是一个冲,别的什么也不管,只要领队的速度上来了,其它人的速度自然而然的也会提高很多。凭着一时的激情和热血。开始包野,张健,李军,田俊杰还能跟上八班长的步伐,可是到了山脚下,距离就逐渐拉开了。

老兵毕竟是老兵,绝对有他们骄傲的资本,这一公里的冲刺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差不多都快是百米的速度了,包野,张健,李军,田俊杰可是一点后力也没有留,全速奔跑在最前面,一直跟在八班长的身后,开始往山上爬了,就跟不上了,眼看着一个又一个老兵超越他们,都是干着急就是使不出来劲了。

对于爬山王权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经验丰富得很,不用打前锋,只要跟住队伍就行,这对王权来说简直就是玩一样。

对于王权和其他几个新兵,刘光明非常放心王权,没跑之前就叮嘱几个新兵,开始别没命的往前冲,前面有八班长领队不需要你们带队,只要能跟上大部队就行,可那四个小子被连长的几句话鼓动得找不着北了,枪一响人就冲出去了,而且一直跟着八班长跑,八班长是谁,全连长跑冠军,那是什么速度,气得刘光明喊了两嗓子也不管他们了。

王权和大个可是很听话,一直跟在刘光明的身后跑,虽然处于队伍的最后方。但从起跑到开始爬山,始终跑得都很轻松。不时的刘光明还指点几句大个。

老天可能也知道全团要进行这场比赛,前两天一直阴沉寒冷,不时飘着雪花的天空,今天格外的睛朗,天气也不那么冷了,正适合户外运动。

王权抬头看看前面的老兵,不时的包野、张健、李军、田俊杰的身影也映入眼帘,此时全连已经爬到半山腰了,自始自终王权和刘光明都是一个速度,爬得也非常轻松,大个就不太好了,开始大个爬得挺快,到半山腰了,速度明显降了下来,呼吸也加剧了。

在家时大个从来不喜欢运动,完全是靠着来部队这两个月时间练出来的,两个月时间能达到现在这效果很不错了。

包野,张健,李军,田俊杰四个人也逐渐的落下来了,六个新兵一个班长汇合到一起成了全连的后卫了,刘光明的担子越来越得,不时的指导这个调整步伐,那个调整呼吸,并时不时在陡坡处推一把这个,拉一下那个。而王权的实力在这时也充分发挥了出来。在前面拉一下这个,再拽一下那个,带这个爬一段,再返身带那个爬一段,反反复复足足比别人多跑出三个来回。

七个人互相帮扶着,有些不像比赛了,倒好像落难的兄弟。

“身子前倾,步子不要迈太大,这地方太陡。手脚并用,重心尽量往前移,眼睛不要往山上看。”

刘光明大声的喊着,呼吸也开始加剧,边大口喘着,边问王权:

“王权,你还行吗?”

“放心吧,班长,我没事”

来来回回虽然折腾了不少趟,但王权还没有达到极限,一脸自若的回答刘光明的问话。

“真他妈怪胎,我都要不行了,你还没事,以后你当我班长得了。”刘光明笑道。

王权心道班长的心里素质真不错,在这时候还能说两句笑话。拉着李军上了一个陡坡,王权大声冲刘光明说道:

“这算什么,不算在部队的训练,我小时候可是生长在大山里的孩子,成天的在山里转悠,那山可比这高得多陡得多。”

话音刚落,山上又传来老兵们的冲锋声:

“冲啊,冲啊,冲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