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七十一节  强攻牡丹江

龙居士 收藏 17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size][/URL]   第七十一节  强攻牡丹江   独立师要想放心的上长白山,需要拔掉一枚钉子,那就是横在鸡宁与长白山之间的牡丹江。在冬季的时候,日军第39旅团,驻了进来。这个旅团的一个前锋步兵大队,在林口县境内,遭到伏击,全军覆没。   旅团长嘉村少将,在918的时候,就与卫华交过手,那一战,39旅团,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七十一节 强攻牡丹江

独立师要想放心的上长白山,需要拔掉一枚钉子,那就是横在鸡宁与长白山之间的牡丹江。在冬季的时候,日军第39旅团,驻了进来。这个旅团的一个前锋步兵大队,在林口县境内,遭到伏击,全军覆没。

旅团长嘉村少将,在918的时候,就与卫华交过手,那一战,39旅团,被义勇军步兵,配合李有才的战车营,几乎屠杀干净。恢复重建后的39旅团,远不如从前。不知是不是被吓破胆了,嘉村少将听到卫华的名字就害怕。得到前锋一个步兵大队,陷入埋伏后,连去救的勇气都没有。龟缩在牡丹江不敢出来了。

当时的独立师缺乏能用大炮的人,面对坚固的城池,也没有办法,只好不理它。但现在不行了。独立师打算去打击鬼子的后方,如果不拔掉这根钉子,而绕过去的话,嘉村有可能趁机攻占林口,并扫荡鸡宁。林口丢了倒不要紧,要是鸡宁丢了,那损失可就大了。义勇军有大量的重工厂,都在这里兴建啊。如果被如狼似虎的日军闯入,那还不成了野猪进花园吗?

用独立师二万三千多人,围攻一座仅6000来日军防守的城市,从数字上看,是有可能的。不过,独立师没有过打攻坚战的经验啊。这仗怎么打呢?

当参谋部陷入沉思的时候,卫华道活跃了一下气氛:“到时候,我骑马跳上去,见一个砍一个,见二个砍一双。不就行了。”

德国和苏联来的顾问和观察团,只当这是一个笑话。十分给面子的哈哈大笑。

……

呆在城里的嘉村少将,惶惶不可终日,他一个小时,就会走上城头二趟,拿着一个望远镜,东瞄瞄西看看,总怀疑防御上会有什么漏洞,或者城内的居民当中,会混进游击队的内线。他就这个样子,一直不安的望了几个月。为帝国操劳得“人比黄花瘦”。而他的部下,也是如此,这些新补充进来的士兵,听到老兵说起义勇军的恐怖来,吓得个个尿裤子。有时候擦枪走火,都会引来一阵骚乱。

一夜数惊!

这样的部队,哪还能拉出去打仗?惊恐之极的鬼子,日夜不停的加固城防。铁路被堵死,城外三里,被挖得坑坑洼洼,战壕和交通壕纵横交错,在城墙周围一里地,全都是鱼鳞状的暗堡。而城头上,则是用钢铁水泥修的堡垒群。

最近几天,游击队的活动频繁起来,牡丹江好像是被包围了,前沿的阵地的帝国勇士,只要一露头,准被冷枪给狙死。

关东军司令部电令,要求嘉村配合大部队出击。嘉村以无法判断电令的真实性为由,拒不出兵。结果被武藤信义骂得狗血淋头。骂过之后,也就没动静了。看来,武藤信义还是挺体贴下属的。那个嘉村少将不出兵,死钉在那里也不错。这样关东军就不用担心那些“杀神”的兄弟出来捣乱了。

“将军阁下,这是今天飞机侦察结果。”嘉村下了城墙,就收到了一封电报。嘉村展开电报看了起来。

一、 牡丹江周围出现大量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

二、 有数千不明身份的人在修复铁路。

三、 地面上有大型重装备调动的痕迹。

嘉村折好电报,放入口袋,心想:看样子,游击队想要攻城了。这些游击队倒底有多少实力呢?敢于进攻由皇军一个旅团驻守的城市吗?他们修铁路,又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方便运输?思索着,嘉村又登上了城头,举着望远镜,细看那条穿城而过的铁路。铁路出了城不过二里地,就没有铁轨了,光秃秃的路基,掩没在疯长的草丛中。

冬季的时候,皇军与游击队展开了一次铁路保卫战。皇军白天将铁路修好,晚上被游击队扒去。再修好,再扒去。嘉村自作聪明的搞了一次埋伏,未曾想游击队里跳出几个“杀神”,冲击皇军堆中,杀得风云变色。从那以后,嘉村就放弃了铁路。

冬天游击队,扒铁路,为什么现在他们又修了起来?

在嘉村的视野范围,他看不到任何的游击队活动的影子。于是命令炮兵,对着远处的铁路进行一次履盖射击。

……

“屠倭,你的办法行不行啊!?”卫华就在这修路大军当中。他一个人就能扛起一根12.5米长的铁轨,其工作效率,比二十人还要强。其他的几个兄弟,两人可以抬起一根,也是相当的厉害。看得德苏两国的军官们直咋舌头了。

屠倭道:“刚才有鬼子的侦察机飞过。我估计鬼子该打炮了,叫兄弟们先隐蔽。”

卫华招呼一声,隐蔽啦,然后擦着汗,和屠倭并着肩朝附近的林子里走去。刚入林子,鬼子的炮弹就落了下来。战士们纷纷朝屠倭直跷大姆指:

“嗨!神了!”

屠倭被众人夸得不好意思起来,涨红了脸。不由自主的躲在卫华的身后去了。

鬼子炮击了仅一分钟,就停了。这儿大约落下了一百来发炮弹,其中有十来发,落在路基上,炸毁了二三根铁轨。

卫华站起来招呼道:“开工啦。”

冬季的时候,独立师扒掉的铁轨数以千计,其中不少运了回来,或者送到山上,当工字钢,由于加固防炮洞,修建寨子。

屠倭一拉卫华的汗淋淋的袖子道:“再等等。”

卫华给了屠倭一个笑脸,又朝战士们吼道:“政委说了,再等等。小心鬼子打炮,像拉狗屎一样,一阵一阵的。”

十五分钟后,正当大伙以为鬼子不会再打炮时,忽然又落了一阵弹雨,这次比上回更急,光卫华眼睛所能看到的,就落了百发之多。持续时间,长达五分钟。

卫华呵呵笑道:“政委你怎么知道,鬼子还会放第二次炮?”

“假如你是嘉村,当你发现敌人在修铁路时,你会怎么想呢?”

“我会用不定时的炮击,来打乱敌人的修路计划……”卫华点了点头,朝着屠倭一跷大姆指道,“神了。”随后又皱起了眉头,“这样可就麻烦了,咱们怎么知道,鬼子何时打炮,何时又不打啊!”

“鬼子不会再放炮了,放心修吧。”

“为什么?”

“天要黑了,鬼子侦察机来不了,嘉村无法判断两次炮击给我们造成多大的损失。他不会将宝贵的炮弹,过多的浪费在看不到结果的地方。”

“鬼子炮弹不是挺多的吗,浪费一点,求个心安,不也好?”

“鬼子的炮弹是挺多,不过,嘉村的炮弹不会有很多。别忘了冬季我们是怎样打击鬼子的运输线的。牡丹江又没有兵工厂,鬼子每用一发炮弹,就会少一发。”

“万一鬼子吃错了药,又放炮呢?”

屠倭苦笑了一下,“这属于小概率的事件,如果碰上了,自认倒霉吧。”

“呵呵!”

这小概率的事件没有发生,独立师得以连夜将铁轨修到牡丹江城下。

凌晨四点的时候,一切准备就绪,120门野炮步炮,300门各种口径的迫击炮,将成吨的炮弹,倾泻在鬼子的阵地上。整个牡丹江都摇晃了起来。战壕被轰平,一座座坟墓一样的鱼鳞暗堡被掀上了天。在一团团的火光中,睡梦中的鬼子,化作飞天火蝴蝶。

日军的外围阵地,不到一小时,就被轰平了。

独立师是照日军一个甲种师团编制的,正常应当有54门山炮或野炮。为什么多出一倍还有余呢?其实,义勇军各部,一直是炮多兵少,独立师打下鸡宁,光缴获就有80门大炮,500门迫击炮。这次在苏德军官的帮助下,得以将这些大炮,大部份用上。而进攻一座坚城,最有效的武器,当然是大炮了,越多越好,所以毫不吝啬的全都拉上。

用上万发炮弹,将日军阵地犁过数遍后,独立军各部步兵,呐喊着冲了上去,展开四面强攻,外围的日军抵挡不住,缩往城墙之内。

鬼子炮兵进行还击,但很快就被屠倭根据弹道算出了鬼子炮兵阵地所在,结果才放了二轮,就被义勇军的炮兵给完全摧毁了。

面对城墙上高大坚固的钢筋水泥堡垒群,步炮野炮就显得威力不足了。这时,北方的天际,传来轰隆隆的响声,一条钢铁巨龙,喷吐着白气,带着雷霆万钧之力,顺着铁路驶来。

“叭嘎,装甲列车!”嘉村仿佛看到了末日,两只眼睛都瞪圆了,他惊骇得忘记了,自己暴露在空气中。

呯——

四百远外的晨雾中,一道枪口亮光,一闪即没,一发直径7.62毫米的子弹,从苏联最新产品“莫辛-纳甘”M1891/30狙击步枪中,喷射出来,高速旋转着进入了嘉村的脑袋中,将他的脑浆,狠狠的搅成一锅浆糊后,又猛的撞到了颅骨内壁。

这一枪,结束了嘉村罪恶的一生,他得以从恐惧中彻底的解脱。

这一枪,首次在实战中验证了“莫辛-纳甘”狙击步枪的性能优秀。

装甲列车驶近了,炮车上的一门150毫米重炮,发出怒吼,轰的一下,沉重的铜披甲弹丸,高速旋转着敲开了厚达二米的钢筋水泥墙壁,在里面猛烈的爆开了,刮起一股金属风暴,十来个鬼子,倾刻间化作血雾,架在二个射击口的二挺九二式重机枪,在汽浪的冲击下,飞出去二十多米远。爆炸的强光闪过后,堡垒上出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大洞,犹如巨兽张开的大口,这大口还在向外喷吐着滚滚黑烟。

接着是第二发,第三发……,鬼子辛苦了半年修筑的堡垒群,一座座的飞上了天。

开火的不仅有150重炮,还有6门75野炮,这些野炮虽不能直接敲开堡垒,但总比机枪威力要大多了,打得鬼子犹如身处惊涛骇浪中,眼不能见物,鼓膜被震碎,死亡的恐惧犹如坦克一样,碾过心头。

有个鬼子精神崩溃了,高喊着天皇万岁,将刺刀捅进了自己的肚子。

更多的鬼子,冒着独立师猛烈的炮火,发起了自杀性的反冲锋,但是他们只要一露身,就被狙击手干掉,所谓的反冲锋成了纯粹意义上的自杀。

当鬼子火力被完全压制住的时候,第一节车箱的铁门被推开,一根根铁轨被扔了下去。独立师的战士们,抬着铁轨,用难以置信的速度,迅速铺好最后一段铁路,使之与牡丹江的铁路连接了起来。

装甲列车拉响了汽笛,缓缓的启动,在敌我双方士兵的注视下,往城里开去。

行进中,炮车停止了吼叫,机枪车开始发怒,上百条火舌以每分钟上万发的速度,向着鬼子喷洒着弹雨。从别处赶来支援的鬼子,慌忙架枪扫射,但这全都是徒劳。装甲列车最薄处也有50厘米的钢板,小口径的炮弹都打不穿,别说子弹了。

面对这条打不穿,喷吐着死亡弹雨的铁钢巨龙,鬼子彻底没招了,发生了大恐慌,四散逃了去。

独立师的战士们,踏着列车撞开的大路,冲进城去。

卫华右手执刀,左手拉开兵车车门,回头吼了一声:“兄弟们,屠杀开始了,咱们比一比,谁宰的多啊!”

杀呀——

战士们全都吼了起来。

千人呼,万人呐喊,声浪由近而远,滚了出去,音量大得盖过了列车的轰隆声。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