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在英国,有不少来自贫穷国度的女子,她们靠出卖肉体过日子。这些人为什么沦为妓女?是为追求金钱自甘堕落?还是另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她们的生存状态如何?未来的命运将会怎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安娜是4000个被卖到英国当妓女的女孩之一,她向记者吐露了自己被迫卖淫的惨痛经历,她说,如果自己不听从差遣,就会被冷水浇、饿肚子、毒打。以下是她的悲惨遭遇:


安娜12岁时就交上了一位比自己年长的男朋友,并且逃离了阿尔巴尼亚的家。男友拿着伪造的身份资料,带她到了德国汉堡,逼迫她当妓女。


在其后的4年里,安娜辗转被卖了多次,最后人贩子将她藏在卡车里,将她卖到英国一家妓院,价钱是2000欧元。


“刚到英国妓院时,我接客特别多,因为年轻、身材苗条,又是新面孔。”安娜说。


当时她一天接客15到20人,圣诞节时甚至多达30人。后来,她感觉压力越来越大,于是靠吸毒减压,结果染上毒瘾。


有一次,一个嫖客要同时泡2个妓女,安娜被叫去了。同去的女孩教安娜怎样做,安娜不肯,看到裸露身体的嫖客躺在床上,安娜哭了起来。“同去的女孩叫我离开,我走下楼去,还是不停地哭泣。这时妓院的皮条客跑过来,狠狠地打我,还喝令我不能哭,称会给他们添麻烦———不能在客人面前哭泣。”


如果安娜不听皮条客指挥,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她觉得十分绝望,想逃离妓院,但是又害怕被卖到更黑暗的地方。


“一旦铃声响,你就要做好准备。如果他们发现你还没有化好妆,如果你不让自己看上去好看些,那么你就要被毒打。”


安娜表示,如果赚不到钱,她就要被扔到装满冰水的浴室里挨揍。“有时你真的想自杀,或者逃跑,但是如果他们抓到你,就更加糟糕了。”


安娜最终得以脱离苦海,是因警察搜查了这家妓院,才把她解救出来。那时她伤痕累累,处处是挨打留下的淤痕,全身疼痛。“我的身上都是伤疤,腿上还有被电熨斗烫伤和被拷打的痕迹。”


获救后,安娜被送到英国Yarl市的伍德移民中心,然后再被送到Poppy中心,该中心专门帮助那些被贩来卖淫的妇女与儿童。


安娜对记者说,英国政府最近拒绝了她留在英国的申请,目前正在争取引渡她回国。年已20的她,不想回阿尔巴尼亚,因为她害怕被人发现自己的底细,再被逼当妓女。但是英国内政大臣JacquiSmith说,她不能担保被逼卖淫的受害者在获得解救后能不被逐出英国。


类似安娜的妇女不止一个。2006年5月,警察在英国南部的布赖顿市做突击检查,查到了一位来自立陶宛的妓女,该妓女说她是被人辗转卖到英国,被迫出卖肉体的。此案件最后没有人被起诉,但该名女子由于被确认是被人走私贩卖的妓女,而得以被安置到英国东北部的一个援助机构。


Maria来自阿尔巴尼亚一个穷苦之家,13岁就被姐姐卖给了一个陌生男人,被人用船带到了意大利。“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刚到意大利,我又被卖了一次,卖给另外一个男人。他把我带回家,把我强奸了。”


“我不断地被强奸、毒打、拐卖、刀割,还被威胁。”Maria说。


邻居听到Maria的呼救,打电话报警。警察解救了Maria,把她带到一家修道院暂时栖身。2年后她回到了阿尔巴尼亚的家。但是,回家仅4天,她再度被卖给别的男人———是父亲把她给卖了。


她又被卖到了意大利,后来被辗转卖到了英国。在英国,她被迫卖淫,一干就是5年。“我每天都‘工作’,一天要见65-70个客人,能挣1000英镑。不过我每天要上缴400英镑作为租金,还要交60英镑给女仆。”


其后,Maria和女伴一起逃走了,她们找到了警察,寻求庇护。警察介绍她们到Poppy救助中心。她终于获得了自由。


“尽管我现在获得了自由,但我绝不会忘记那些坏家伙对我所做的一切。”


Marie的故事也十分悲惨。她是喀麦隆人,很小就被自己的嫂子卖到法国当妓女。在一些好心人的帮助下,她从法国逃走,来到英国。由于身心都遭到严重摧残,Marie获允住院治疗。但医生回天无术,两个月前Marie终告不治,年仅16岁。


Marie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据JosephRowntree基金会的报告说,每年约有5000名孩子被卖到英国当童妓。Marie是2005年曼彻斯特28名被贩卖童妓中的一个。


Medija也是被卖做妓女的。她今年19岁,来自阿尔巴尼亚。她向记者谈起了自己的遭遇:


在被卖做妓女前,我和家里人住在阿尔巴尼亚一个小镇里。14岁那年我就辍学了,为的是帮爸爸在市场卖货。爸爸老是为钱操心,有时还打我。


我后来遇见了一个男人,名叫Guri.他说见过我,很喜欢我,我和他好上了。但是我的父母不同意,说我只能在他和家里人之间选择其一。我决定离开家,和Guri生活,我终于有了自己的一个小家。


几个月后Guri说要带我到意大利生活。我不想去,但是我的家里人已经不要我了,我别无选择,只有跟他走。


Guri给我买了票,我们坐快船到了意大利,他给了我假的意大利旅游证件,说外国人看不起阿尔巴尼亚人,所以我们要用假证件。


我们后来从意大利到了英国,在英国我们遇见了Guri的一个朋友。他开车送我们到了一间屋子,在那里他们告诉我,要我当妓女。我大声尖叫,哭着不肯干。他们狠狠地打我,强奸我,说我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这是真的。


我每天接客5-10人,每周干7天。每一天我都筋疲力尽浑身疼痛。我不能和家里联络,被锁在一间小屋里。就这样过了6个月,直到警察突袭我干活的地方,才把我救了出来,送我到Poppy救助中心。中心的人帮助我安顿下来,希望我能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


但是我还是有很多问题,我睡不着觉,经常做噩梦,总是惊慌失措。我怕见人,不喜欢离开屋子,不相信任何人。有时我喝很多酒,帮助自己忘记过去,但是并不奏效,我忘不了那些男人对我做的一切。


如果说有些女孩子是被出卖被逼走上卖淫道路的,那么有很多妇女是为了找口饭吃而出卖肉体的。


在英国,依然有性奴这一行当———肆无忌惮的人贩子在外国劳工中寻找猎物,用暴力逼迫她们就范,从中榨取血汗钱。


Torak是捷克人,1999年到英国当劳工。她谈起了外国劳工的悲惨遭遇:“东欧人贩子到捷克的城市里,在大街上寻找无家可归者,告诉她们说如果来英国,就会有工作。到英国后,人贩子把她们的护照扣了,让她们一周工作6-7天,她们每天只吃一点罐头食品和廉价的面包,周薪5英镑。如果她们要求加工资,肯定会被拳打脚踢。因此她们不敢说话,只是硬着头皮做事。她们是奴隶。”


OonaghTucker正在调查英国外来劳工的生存状况。他说人贩子用暴力威胁,逼迫外来工做事,如果她们不工作,就会遭毒打。“如果有人想离开,还需要付钱给人贩子。”


英国苏塞克斯的警察目前正积极打击人贩子,解救被贩卖的妇女。作为参与该项打击活动的警察,JonGross警官表示,英国刚刚纪念完废除奴隶法案200周年,性奴交易却日益猖獗,所以警方正采取行动遏止这一犯罪行为。


“从2006年12月开始,苏塞克斯警方几乎每周都出动一次,打击贩卖妇女逼良为娼的犯罪行为。我们正努力处理这一问题。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有妇女被贩卖被逼当妓女,问题的难点在于那些犯罪分子都是偷偷摸摸干,除非我们设立专门机构对付他们,否则很难找到他们的蛛丝马迹。”


另外还有一个难题,那就是很难界定哪些妇女是被迫卖淫,哪些是自愿出卖肉体。“有些人说她们是自愿干这行的,还说一切都好,但其实她们是因为害怕人贩子才这么说的。”Gross表示。


除了警察,还有不少志愿者也加入了帮助妓女的行列,如Brighton市和Hove市,都有一个名叫“城市之光”的组织,它由NaomiCohen女士和教会的志愿者创办,每周为妓女们提供电话服务。


NaomiCohen指出,她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解救被拐卖的妓女,为她们提供食宿服务:“我们希望成为警方之外的一个团体,和妓女们对话,安慰她们。她们可能会被警察盘查,警察也会向她们提供住宿,但是我们能让她们感觉舒服。”


在Brighton市和Hove市,贩卖妇女、逼良为娼现象非常严重。“我们会挨家挨户查———不管她们是住在哪里———查一查她们是否情况良好,给她们提供食物和衣服。”


为什么要创办这样一个机构?NaomiCohen表示,自己听到了不少妓女的血泪故事,深受震撼,所以决定伸出援手。“真的荒唐,很多人竟然把自己的女儿,或者是好友之妻卖去当妓女。这让我震惊,在当今世界还有这种事情。我们是自由的,她们却被禁锢。我希望能改变现状,帮她们展开新生活。”


连Gross也承认“城市之光”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我们将那些被逼卖淫的妇女解救出来后,如果‘城市之光’的人来和她们聊聊天,给她们提供帮助,那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