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灵魂的“天使”

阮芳出生在一个公安世家,父亲是一名老公安。1992年,17岁的阮芳入伍成为某导弹部队司令部的一名通信兵。1996年底,即将退伍的阮芳无意中看到一家航空公司招聘空姐的消息,便约上几个好姐妹去参加了考试。经过几轮激烈的角逐,阮芳脱颖而出。不料,父亲却坚持要她考警察。阮芳决定放弃空姐的工作,回到武汉当一名监管警察,也成就了她十年的“监所天使”之路。10天里整整瘦了10斤

2008年2月2日,久雪初晴。提审室里,26岁的刘媛媛(化名)手捧一审判决书,泪水直流。判决书上写着:因有重大立功情节,判处刘媛媛有期徒刑一年零6个月。而同案的其他人中,最重的判处无期徒刑,最轻的四年有期徒刑。

刘媛媛百感交集,她抬起泪眼望着身边的阮芳话语哽咽:“阮姐,谢谢,是你救了我!”

阮芳抚着刘媛媛的头,动情地说:“傻丫头,你应该高兴才对啊,再有一个多月,你就重获自由了。”

时间回溯到2006年12月18日。刘媛媛和张晶(化名)一同被羁押进入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由阮芳负责监管。

半年前,武汉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发现武汉居民樊某等人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经过深入调查,警方有了更加惊人的发现。原来,樊某还勾结以何某为首的北京犯罪团伙,以伪造身份资料,骗取奥地利驻华大使馆和荷兰驻华大使馆的ADS旅游签证的手法,先后组织包括湖北、天津、山东、河北等地92名国内居民从首都机场偷越国境至意大利,造成91人滞留未归,涉案金额逾千万元。案情惊动公安部,被立为部督“7·13”案件。警方分析,主犯何某很可能已将全部赃款转入妻子刘媛媛处。

通过第一天与张、刘二人的接触,阮芳已感到案件棘手:刘媛媛不太愿意与人过多接触,有很强的侥幸心理,甚至放出话来:“绝不交代任何问题,挺过这一阵儿就可以回家了。”与之相反,张晶显得忧郁、烦躁、心神不宁,畏罪心理较强。

第二天一早,阮芳向所里申领了两人的生活用品,亲自送到监室里。此外,为缓解张晶的忧郁情绪,阮芳特意选择在布置温馨的心理咨询室内和张晶谈心。阮芳得知,每次谈话结束后,张晶回到监室都向人询问,什么是自首,什么是立功,坦白从宽会不会减刑。阮芳明白,张晶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了。“你在案件中只是一个从犯,所负的刑事责任相对于主犯要轻,你应该争取主动,早日出监和家人团聚。”阮芳这席话似乎点中了张晶心中最脆弱的部分,她禁不住抱头痛哭。“我说,我全部都说出来。”最后,张晶主动交代了她参与作案的全部过程,她主要从事制作假证和保管填写各种旅客资料。

三天内,张晶这道防线就被彻底攻克了,这给了阮芳很大的信心。她觉得,虽然刘媛媛侥幸心理强,但畏罪、忐忑、压抑等矛盾心理同样存在,只要找准了她的心理弱点,要攻破其心理防线也不难。

12月27日下午,经过了激烈思想斗争,刘媛媛终于开口交代了自己作案的全部过程及赃款赃物去向。刘媛媛称,她两次带客偷渡出境,共计涉案金额1000万余元。因其丈夫何某嗜赌如命,大量赃款已挥霍,余下150万元。她还交代出一项新情况:何某与嫌疑人张某合作,制造假的出入境资料和公章,每份获利3000元,总共获利50万元。在阮芳的劝说下,刘媛媛还写了一封信给丈夫何某,劝说他积极主动配合警方调查。

至此,此案全面告破。本就只有百余斤重的阮芳一称体重,10天整整瘦了10斤。用真诚融化“钉子”

阮芳说,羁押在过渡监室里的“问题女人”,绝望、悲观、恐慌、狂躁等情绪表现得最突出,处在思想最紊乱、心情最复杂、也是最难琢磨、最难接近、最难“驯服”的时期。因此,对她们的管教不能千篇一律,要摸透她们的心理活动和个性特征,使管教工作具有针对性。

2006年12月,武汉某银行向武汉市公安局报案:某集团公司的总经理陈海(化名)通过非法手段,从该银行转出3000万元,打进了另一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李梅(化名)的账户上。李梅以与陈海做生意为理由,已经挪用了其中1100万元资金,账户上还剩1900万元。

2007年3月底,李梅被关押至第一看守所。时任第一看守所所长的朱梅林、副所长王秋红,以及主管李梅的阮芳成立了狱侦工作小组。

第二天,阮芳和李梅第一次正式谈话。阮芳还没开口,李梅就先发制人:“我没有罪,我是冤枉的,经侦处凭什么抓我,要我退钱我是绝对不干的。”阮芳没有正面接招,而是转而和她拉起了家常,聊起了李梅的家庭情况。此后的几次交谈中,李梅谈及家人时就十分动情,表露出“之所以不愿认罪是担心家人会受到牵连”的想法。经过20多天的谈心,李梅一开始的抵触态度渐渐软化下来,但始终对案情避而不谈。

4月26日,李梅被执行逮捕。阮芳得知,李梅这天晚上辗转难眠。第二天,阮芳再次找李梅谈话,她推心置腹地说:“你这么讲义气,可是你的朋友却把责任推到你的身上。你再不把钱退了,就更加说不清楚了。”

红肿着双眼的李梅一听此话情绪非常激动,脱口而出说:“昨天逮捕后我就感觉不对劲,我这一晚上都没合眼。”

阮芳看出李梅有些心动,便趁热打铁说:“是呀,何必为别人背黑锅,让自己的后半生在牢里度过,你的家里人该多伤心啊。你应该早点把钱退回来,争取从轻处理。”

听了阮芳的话,李梅欲言又止。最后,她说:“阮干部,你能不能让我考虑考虑。”阮芳点点头,亲自把她送回监室。

接下来的十几天,阮芳、王秋红轮流找李梅谈心,终于在5月13日,李梅交代了犯罪事实,按照要求主动退赃,配合办理有关手续。至此,赃款被及时追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