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三卷:史笔标名画云台 第一二四章 心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第一二四章 心界


审香妍听到这里,尽管明知高庸涵没有什么大碍,还是忍不住问道:“高大哥,那你没有受什么伤吧,又是怎么打败那个陶老头的?”审良棋位高权重,审香妍耳闻目染之下,自然不会对一个没有实权的辅国公有任何的忌惮。加上爱憎分明的性格,心中早已认定陶慎言是坏人,所以只称其为“陶老头”,已是很客气的说法了。


明古溪身为黄氏商行的一个账房,比任何人都清楚,陶氏的宗主的地位何等高贵,其背后所代表的实力何等庞大。听到高、审二人对陶慎言并不太客气的言辞,还能理解为是修真者对于俗世的高傲,但是对于陶慎言为何亲自对付自己所在的商队,而且不惜操控朔金齿,搞出这么大的动作,深思之下却是不寒而栗。


高庸涵微微一笑,答道:“你不要急,听我说!”跟着眉头皱起,续道:“当时,我一直在想,该怎么样破掉他的这个虚空,总算误打误撞之下,找出了一个法子。这个法子——”


这个法子其实是一种猜测,而这个猜测同样来源于藏墨真人的一番话。


在天机阁,高庸涵曾浏览了一下天觉云龙的心法,粗看之下觉得并无什么稀奇,仍旧脱不了法术和机关学相结合的路子,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炼制的云丝天龙远胜于一般的机关傀儡。可是这云丝天龙毕竟是炼制的一样法器,究竟还是比不得天生的洪荒异兽,这一点在和权雍真人斗法时,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权雍真人以“权”字辈大师兄的修为,炼制出两条云丝天龙,却在火螈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这令高庸涵颇有些不以为然。


藏墨真人听到高庸涵这么说,当即一巴掌拍了过来,笑骂道:“你个臭小子,不知道不要乱说,要是让祖师听到了你这个说法,还不给气的嘴都歪了!”


照藏墨真人的说法,天机门的典籍中曾记载说,天觉云龙法术修炼到极致,便不必再依靠法器,可以召出九条九天神龙,乃是当世第一等的厉害法门。相传被改称为万化真人的道一祖师,升仙时,便是依靠九天神龙之力,轻而易举地渡过天劫。


“你想,祖师的这套天觉云龙功法,可以召出神兽相助,还不厉害?”


高庸涵知道这个藏墨真人性情诙谐洒脱,所以也不隐藏,直言不讳地接口道:“可是这门法术终归还是借助外力,并不是完全依靠自身的修为,多少还是落了下乘。权雍不是就败在我的手下了么?可见提升自身修为才是正道!”


藏墨真人终于忍受不了高庸涵的忤逆之言,当即斥道:“胡说八道,你懂个屁!”


高庸涵呵呵一笑,毫不在意藏默的市井粗话,继续倾听。


“权雍那个叛徒,纯粹靠法器才炼制出两条云丝天龙,就以为自己是修真界内的一流高手,其实差的远了。在咱们天机门的历史上,炼制出五条天龙以上的高手,不知凡几,只不过受到仙界打压之后,才落的一代不如一代。像他这种人,根本就是井底之蛙,不知死活!”


接下来,藏墨真人语重心长地说出了一番见解:“修行无所谓对错,提升自身修为也罢,依靠外力也罢,只要能使人体认‘道体’,得悟大道,便是可行且合理的!”


“你不要以为,单纯依靠法器就是下乘。你看看,多少修真者,哪个没有几样法宝随身,就算是那些成仙之人,不也有仙器么?其实这两点就好比人的两条腿,缺一不可,而只注重一条腿显然也不可取。之所以现在修真界里面,人人都在说‘修为’,那是因为其他门派本身就没有这种法门,人人都说好的事情,并不一定就是对的!”


“我仔细看了看神果真人的遗书,其实真正说起来,咱们天机门的功法,的确和修真界流传千百年的许多说法相违背。其他门派都注重自身修为,注重阴阳协调,只有咱们多是追求的极致力量,但是这并不影响历代祖师得道升仙不是?可见,咱们的诸多功法也是符合天道的!”


“甚至我还有一个想法,不一定对,只是咱们爷俩儿私下这么一说。为什么只有咱们天机门受到仙界的打压,而且有那么多功法失传?我以为,问题极有可能就出在这一点上,就是这个追求极致力量的作法!”这句话很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味道,藏默随即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续道:“不过为何仙界不能容忍这一点,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也许,我的猜测还是错了,也未可知。”


正是这一番话,为高庸涵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概念,对于他日后的修行,助益之大远非笔墨所能形容,也对于他日后化解诸多分歧、偏见,起了极大的作用。


随后在挑选法器时,藏默真人帮他挑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玩意,一根雕刻成龙形的小竹签。


藏默这么做也是大有深意的,不过还得要问上一句:“静璇,天机阁中奇珍异宝不计其数,你可知道,为什么掌教只准你挑一样法器?”


“想来掌教是怕我太过依赖法器,反而忽略了自身的修为。”


藏默点点头,又摇摇头,缓声说道:“这么说也对也不对,”这话有些矛盾,藏默自然有所解释:“其实你的修为精进之快,世所罕见,这方面我们毫不担心。你身怀藏鸦指环和云霄瓶两样法宝,都是极其难得的奇珍,可是你并不怎么会用,可见你对于法器运用方面,还有很大的欠缺。法器并不是多多益善,唯贵在‘精’和‘用’!”


“之所以只准你挑一件法器,是想你能静下心来,与之融为一体,细心体会悉心揣摩,找出内在修为与外界助力间的融汇之法。既然神果真人的遗书传给了你,我们也希望你能将天机门的绝学继承下来,并在适当的时候将其发扬光大!列祖列宗的心血,不能在我们手上毁掉,更不能失传!”


“可不要小瞧了这根竹签,虽然没人知道它的名字,它的来历也不可考,但却是专门为天觉云龙炼制的法器。你从未修习过天觉云龙,这根竹签可令你事半功倍,日后要好生体会,运用的好的话,可借天龙之力应对一切困厄!”


高庸涵正是想起了藏默真人当日的这番话,在走投无路之下,索性祭出天觉云龙大法。这根竹签自被他收取之后,便化作一条游龙没入胸前,张牙舞爪作势欲飞,如同文身一般,此时在法诀催动之下,蛰伏了千百年之后再度现身。


这条云丝天龙乃是天机门的一位高人炼制,威力远非权雍真人的那两条天龙可比,是以甫一离开高庸涵躯体,便身形暴涨,发生数声龙吟。说来也怪,这条云丝天龙似乎天生就对虚空、结界之类十分敏感,不待高庸涵催促,就向四周游去,不断冲击着压缩而来的虚空。虚空一时间竟然摇摇欲坠,高庸涵身上的压力也顿减。


陶慎言面露凝重之色,低喝道:“天觉云龙!这样就想冲开我的月影虚空,做梦!”一直稳如泰山的身形突然动了,踏着一种奇怪的步伐,口中吐出晦涩的法咒,犹如轻歌曼舞煞是好看。连连催动之下,虚空之中突然变得狂暴起来,凭空出现了可揉碎山石的熏风,朝云丝天龙和高庸涵卷去。


高庸涵与灵胎一意相通,察觉到这股熏风迅猛之极,当即催动灵力,调出褐纹犀甲。这也就是高庸涵的灵胎才能这么做,一般的修真者,根本不可能做到灵胎与肉身如此通畅。战甲一套在身上,熏风也已扑面而来,由于虚空纯由陶慎言所创,所以高庸涵根本无处可藏,受到熏风的撕扯和虚空压力,几乎就要粉身碎骨。


全力抵挡中抽眼望去,那条云丝天龙倒是自由自在,似乎熏风对它一点作用都没有。高庸涵大为诧异,仔细看去,隐隐可见云丝天龙身遭有一层淡淡的波纹,居然是一层结界!一件法器幻化出来的异兽,居然还能造出一个结界,这实在太令人惊奇了!


高庸涵触类旁通,一下子豁然开朗,就正如当日天机峰上与风如斗的比剑,以境界对境界,此时为何不能以虚空对虚空呢?意会到此,六识封闭的躯体被灵胎给拉了进来,合二为一,意念流转之下仿佛化身为虚空,随风而动。双手一搓,电光弥漫之下向四周扩散开来,浩浩荡荡形成了白茫茫的一片,高庸涵的心界就此创出。


之所以称之为心界,是因为纯由心境而来,而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结界,但即便如此,也足以令人咂舌了,毕竟这种心境纯粹是悟出来的,不是光靠苦修就能修的出来的。


陶慎言一见高庸涵领悟出心界,暗叫不妙,旋即收手,熏风瞬间消失,一抬手一道法印击出。这个法印唤作凌霜轮,乃是出自冥界的一门法术,端的是厉害无比,专门用来锁人灵胎、禁锢灵力。无论是修真者还是法器法宝,只要被其击中,便会灵力尽失毫无反抗能力。这个凌霜轮原本是用来禁锢魂魄的,结果被陶慎言无意中得到修炼的心法,后又加以改进,更是如虎添翼,任是修为再高的修真者,在初次遇到时只怕都会吃亏。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凌霜轮的法诀十分复杂且烦琐,而且需要消耗大量的灵力,所以轻易不使出手,今天得益于月影虚空可以从容使出,在他想来,高庸涵是死定了。


高庸涵犹自沉浸在心界的无边妙用之中,眼见凌霜轮近身仍是毫无察觉,云丝天龙猛地窜了过来,一口将其吞进嘴里。


陶慎言见状大怒,大喝一声:“孽畜!”凌霜轮在云丝天龙体内炸开。


云丝天龙被炸得四分五裂,高庸涵从心界中猛地被惊醒,知道云丝天龙为救自己被陶慎言暗算,盛怒之下聚象金元大法直击出去。


地发杀机的威力不容赘言,陶慎言在使出凌霜轮之后,灵力只余了三成,不敢硬接,意念一动,月影虚空突然急剧扭曲,叠在一起挡在身前。金光轰在虚空之上,陶慎言虽未受伤,但是却被震得心浮气躁,月影虚空与他的心性息息相关,瞬间出现了几分松动。


高庸涵又是两道金光砸了过来,陶慎言一时间狼狈不堪,心头火起就要使出绝杀。这时,一件谁也料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发生,那条云丝天龙竟然在破碎之后又重新复原,随后一声龙吟朝陶慎言喷来。这声龙吟中蕴含着迅猛的战意,震得陶慎言身形一窒,而此时高庸涵的金光再次击了过来。


陶慎言大为不甘,但是知道以自己此刻的灵力,铁定挡不住高庸涵和云丝天龙的夹击,怒喝声中,闪身遁入夜空,月影虚空随之破碎消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