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个人观点】闲说岛国足球的“暴发户”本质之国家队篇


有人说:日本队很牛 有人说:日本队放在世界上也是强队 更有人说:日本队是亚洲传统强队


作为目睹了岛国足球自92年开始发迹的“整个过程”的过来人,我从来对以上这些很“内行”的评价都是嗤之以鼻的,因为,这个岛国的足球在我看来从来就是一个时时刻刻充满着投机主义和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脱亚入欧的“暴发户”。


当然,才疏学浅的本人自然是“本不用越俎代疱地论国是”地一贯才疏学浅着,只不过,既然是过来人,总不能以掩耳盗铃似的自欺欺人一直自欺着,故,才疏学浅的我才斗胆要为了那一向听不惯也看不惯的什么什么某某是亚洲传统强队来个“拨乱反正”,从这个岛国足球的联赛和国家队两方面来全面揭示其“暴发户”的嘴脸。(当然,为避免“小孩没娘说来话长的烦琐”,国家队这个篇幅仅涉及于这个“暴发户”“穷困潦倒”的八十年代和其最初发迹的92-94年)







国家队篇


对于日本足球,有些中国球迷总是以一种“顶礼膜拜”的心态来看待它,认为日本足球已把中国足球抛得很远,甚至到了一种盲目迷信的地步。对于这种心态,偶倒要说一句大可不必,因为日本足球从其本质来说不过是痶型的“暴发户”,其足球“传统”根本无从谈起,若不是在墨西哥举行的第19届奥运会上于铜牌争夺战中意外地以2:0击败东道主墨西哥“天上掉馅饼”似的获得第三名,其足球的历史在92年以前将是一片空白,即便是这样,在该届奥运会后到92年的广岛亚洲杯漫长的二三十年中,日本足球更多的时候给人的印象用“东亚病夫”来届定也毫不为过,尽管这期间日本涌现出了釜本邦茂(691场比赛进球548个,并创下日本甲级联赛进球202个的纪录)这样的优秀球员,但毕竟是杯水车薪,对于日本足球整体水平的提高用十一牛一毛形容并不为过。 7、80年代日本足球步入低谷(83年笔者还在西部某省省会的一所中学作为峷峷学子求学之时有幸目睹了我天朝裹足对来访的日本选拔队的5:0大屠弑,该球队名义上是选拔队实则就是日本国家队,因当时日本足球的代表人物木村和司、名取淳均悉数到场)。当然,日本人那种骨子里的报复心态永远像一条毒蛇一样让人不能释怀,否则就很难解释为啥抗战时期我党发动的百团大战刚刚结束不久鬼子们的报复就接踵跟来。一年以后倭人们马上向中国队发出了麒麟杯赛的邀请并成功地靠老将加腾久的一个进球完成了这次预谋已久的报复行动,而且比赛的结果具有特殊意义,这是两国交战史上日本队的第一次获胜,只不过获胜归获胜,日本队在亚洲强队的跟中仍然是不值一提的。







在俱乐部级别上,日本球队的表现也是差强人意,稍老一点的球迷都不会忘了88年夏在广州的天河体育场日本的雅马哈队是如何让广东队和朝鲜425队玩弄于股掌之中间的。在89年的世界杯外围赛中,日本队甚至到了主客两场都拿不下香港队的地步(当然,也不能小视在这个时期香港队的实力是相当强的,说实在的我一直对当年许多国人对中国队总不能痛痛快快地“完胜”一场香港队而耿耿于怀而感到不解:你中国队此时的实力凭啥就一定就能够赢得人家酣畅淋漓?要知道你中国队89年香港贺岁杯不也让人家香港队弄得灰头土脸地0:0 ?人家小日本世界杯外围赛客场不也让咱香港同胞搞得冷汗直冒〈茹健德、陈发枝还有那个葡萄牙混血儿山度士都差点破了小日本的“处女之身”〉?)






尽管整个80年代对于日本足球或许是无所作为的十年,但是其间发生的几件事对于这个岛国来说仍极有意义 ———— 在89年,总部设在横滨的日产尼桑队引入前巴西国脚奥斯卡(注:82世界杯巴西队著名边后卫)以求一搏,结果当年就获得了三大满冠(天皇杯、甲级联赛和足协杯)。而在更早的83年,拉莫斯*琉伟这名巴西人终于如愿以偿地加盟了读卖队从而开始了他长达十年的助纣为虐的“皇协军生涯”。 同时,从西德返回的奥寺康彦和前日本足球的代表人物木村和司纷纷注册从而摇身一变成为职业球员。




在意大利之夏的那个酷热难耐的夏天,由日本足坛元老级的人物横山谦三挂帅的倭国队远赴中国北京参加首届东亚四强赛(时称戴纳斯杯),这其时也是日本足球开始起飞的“跑道阶段”,虽然日本队一如既往地叼陪末座,但比赛中人们已能明显感觉到鬼子们的变化尤其是中国队作为东道主与其交锋的一场客观地说鬼子们明显地占了上风,中场竞为日本球员佐佐木和永岛昭浩、菊原志郎及长谷川健太完全控制,武田修宏和福田正博两员锋将不断地在中国队门前制造着险情,如果不是吴群立一次带有点运气的进球以圾西亚裁判“若有若无”的偏心,很难说到底结局如何。但是,也就是从这次东亚四强赛当中中国国内的有识之士还是看到了东瀛“客人”那咄咄逼人的“嚣张气焰”。





当历史的时钟走到公元1992年的时候,东瀛岛国的倭人们开始了其足球历史上“暴发户”的征程:一个叫奥夫特的荷兰人取代了横山谦三正式执掌日本队并首次在92年东亚四强赛上亮相 ,在日本足协的全力争取之下,早在90年就加入日本籍并随队出战东亚四强赛的拉莫斯*琉伟(娶了一个日本老婆,但很奇怪那年不知何故横山谦三三场球竞未让他上一场)以35岁的高龄成为日本队的核心也同时开启了日本岛国引进外籍的“历史先河”并完全改变了以往日本队人傻技粗配合差的传统风格,确实令人耳目一新,三战三胜从上届的倒数第一一跃成为该届的冠军,“暴发户”的嘴脸初现端倪。






在这个时候 ,如果说人们有充分的理由去怀疑它的夺冠仅仅是东亚足球格局的“短期盘整”的话并无什么不妥,因为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态势和传统,三十年河东还三十年河西呢,关键的关键是日本队是否真的具备了亚洲一流强队的实力,这当然是需要日本人用更多的冠军来证明的。在同年底的亚洲杯上,新兴的亚洲足坛“暴发户”们总算没让现在中国国内的许多哈日一镞们失望,三战一胜二平的成绩确保了他们避免过早碰上难缠的沙特人和经过小组赛检验后证明是令他们头痛的阿联酋人,在与中国队的半决赛中,尽管每一个正义的中国人都不会忘记松永成立脚踢中国队成跃东的恶劣行径,可是我们也不得不正视对方在技术、意识、速度、体力上都全面优于我们的令人心酸的一幕,比赛基本上是按着鬼子们设计好的套路在展开,虽然谢育新刚开场的瞬时进球着实令人激动,可此后北泽毫的反越位和福田正博的头球冲顶基本浇灭了中国队反扑的“火焰”,接踵而来的李晓的进球只不过是为鬼子们疯狂反扑后中山雅史的致胜头槌起到了导火索的作用。决赛中高木琢也的一停一射终于把鬼子们送上了梦想多时的亚洲盟主宝座。






对于倭国队在92年亚洲杯上的抡元,事实证明这只不过是“暴发户”似的标准的一夜暴富罢了,因为,一个真正具有底蕴和传统的国度又怎会以一种完全是小富即安的不成熟表现来展示于世人?:在随后两年进行的世界杯外围赛和亚运会上,倭国足球为它的“一夜暴富”理所当然地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世界杯外围赛头二战就平沙特负伊朗,其后虽如它一直仿效的鼻祖巴西人一般“屎到屁眼才急起来”地胜朝鲜克韩国,怎柰前面“暴发户”的本质使其“欠债太多”而终致功亏一篑;而94年亚运会对韩国的1/4决赛则更是彻底剥下了这个东瀛岛国从灵魂到心态的小富即安的嘴脸。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