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三卷:史笔标名画云台 第一二二章 影子

hc8610 收藏 1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第一二二章 影子 审香妍泛起一阵无力之感,她已经尽力了,可是仍无济于事,难道众人真的要毙命在这茫茫戈壁,做一个异乡的野鬼么? 明古溪面色一阵惨然,原来西岭戈壁有这么多的朔金齿,可笑自己还以为有两个修真者通行,就会万无一失。似乎久违的洒脱恬淡,又回到了体内,心中反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第一二二章 影子

审香妍泛起一阵无力之感,她已经尽力了,可是仍无济于事,难道众人真的要毙命在这茫茫戈壁,做一个异乡的野鬼么?

明古溪面色一阵惨然,原来西岭戈壁有这么多的朔金齿,可笑自己还以为有两个修真者通行,就会万无一失。似乎久违的洒脱恬淡,又回到了体内,心中反而有一种直面死亡的从容。举目四望,忽然发现那个高老弟跑的无影无踪,不禁一阵冷笑:“什么修真者,还不如自己这一帮俗世之人,更加比不上一个小姑娘,哼!”

巨磷川早已重伤倒地,那名统领带着仅剩的四五十名属下,且战且退慢慢聚拢过来。源石族人天生的豪迈此时表露无遗,临死时竟然都哈哈大笑,只是笑声中充满了无奈,任谁都没想到,会丧命在怪兽的嘴里。

朔金齿似乎也感知到胜券在握,慢慢停止了疯狂的攻击,聚在一起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这时,天上那轮银盘似的圆月突然裂开,无数碎片向四周激射而出,夜色顿时一暗。这个异象将众人的目光全部吸引,就连那些朔金齿也显得无所适从,出现极大的慌乱。

审香妍直觉地认为,这是高庸涵所为,欣喜若狂高呼道:“高大哥!”

众人一愣,突然一声龙吟从半空传来,夜空仿佛被撕开了一条裂缝,一条云丝天龙从天而降,呼啸着朝地面上密密麻麻的朔金齿扑去。那些本来狂暴的朔金齿,见到云丝天龙之后,一下子斗志全消,变得胆小如鼠,嘶吼着四散逃窜。而云丝天龙则尾随其后,肆意吞噬击打着地面上的朔金齿,形势登时逆转!

一道身影从虚空中闪现出来,穿着一件形状古怪的战甲,浑身冒着血红的光芒,如同战神一般立在半空。那个身影朝场中看了一眼,跟着是一阵洪钟一般的咒语,那条云丝天龙旋即返回,围在那人身边,盘旋了几圈淡淡散去。血红的光芒猛地一收,那人轻飘飘落在场中,不是高庸涵是谁?

审香妍“啊”的一声尖叫,跟着扑到高庸涵怀里,虽然脸上挂满了泪珠,但是却洋溢着幸福的微笑:“高大哥,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找到办法,将这些怪兽击退的!”

这时明古溪才知道刚才错怪了高庸涵!虽然不知道高庸涵都做了些什么,但不是他出手的话,会有什么后果是不用想都十分明了的。当即走到高庸涵身边,深施一礼:“高老弟,大恩不言谢,那些俗礼我就不多说了,一切都铭记在心!”

那名源石族统领也走了过来,他不擅言辞,只是一抱拳,沉声说道:“铁南多谢两位上师!”话虽只有一句,但是语气极其诚恳,从他略微颤抖的双手就能看出,他对于两人的援手感激万分。

“惭愧,惭愧!我”高庸涵不愿多说,朝众人一拱手,然后说道:“我只是一时击退了那些怪兽,就怕它们还会卷土重来,大家赶快收拾一下,我们尽快赶到龙门镇!”

这话一出,众人原本松弛下来的心情,陡然又变得紧张起来。不过众人走南闯北,都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知道此时情况紧急,仅仅是发出几声惊呼,便不再多言,在明古溪的分派下,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铁南及他的属下,也一起帮忙,等到众人勉强将跑散的土犀兽收拢过来,行将上路之时,已是天色微明了。

审香妍见到高庸涵平安回来,一颗心总算落了地,随后在高庸涵的帮助下,开始运功调息,一个小周天下来,灵力恢复的七七八八。可是天生的好奇,终于在一上路就又显露出来,拉着高庸涵不断地追问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对于这一点,明古溪也十分好奇,默默跟在两人身后倾听。

高庸涵原本就没打算瞒着明古溪,所以也不避让,将昨夜的事情一一道来。

从一开始,高庸涵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在得知突然出现的这些怪兽,就是传说中的朔金齿时,这种感觉就愈发的强烈,因为朔金齿表现出的种种,实在是令人出乎意料。直到那声淡淡的啸声传来,才印证了他的推测。

高庸涵对于朔金齿这种怪兽,多少有些耳闻,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朔金齿会有如此规模的集结,即便是智行一的《九界风物通志》中,也没有这样的记载。朔金齿以血缘成群出没不假,但那种情形,最大规模也不会超过两百只,怎么可能会一下子出现成千上万只?而且这种怪兽虽然本身极为强悍,但是因为是以沙石为食,所以与别的生灵并无直接冲突,只要不去招惹是绝不会主动攻击路人的。

还有一点,朔金齿也许是厚土界最为奇怪的一种生灵,这种怪兽自九界坍塌以来,就从没出过一个修真者。也就是说,在千余年的时间里,没有一只朔金齿能结出灵胎,所以其智识之低可想而知。可就是这么一种怪兽,行进间居然隐含法度,这就不能不令人感到疑惑了。

通前想后,只有一种可能:如果一件事一旦出现了反常,而且是如此多的反常时,那就只有一种解释,其背后必有古怪!可是古怪来源于何处,又倒底是什么古怪就不得而知了。

高庸涵天性便不愿沾染太多的杀戮,尤其是自心魔出现以后,更要避免过度血腥,加上他已认定这些朔金齿不过是遭逢异样之后,更不愿过早祭出火螈。其实以火螈的实力,只怕一放出来,这些朔金齿都会被化为灰烬,因为单是自己的垂弦术它们就难以抗衡,更何况是毒辣的地火熔浆?只是这么一来,心中的杀戮难免又会多了一分。

那阵突如其来的尖啸,恰好给了高庸涵一个启示,朔金齿的背后一定是有人操纵。啸声虽然极其隐蔽,但是其中蕴含着极强的法力波动,倒底还是被他给侦知到了。循着啸声,他猛然抬头,发现月光异常的妖异,于是毅然出手。

趁着朔金齿攻来的一瞬间,高庸涵来不及向众人交代,直接没入空中,目标直指那轮圆月。月光突然一阵扭曲将他吸了过去,离月亮越近,心中那份不安便越强烈,恍惚间忽然看见了两个月亮。一惊之下定睛看去,天上果真是有两个血红的月亮!

眼见高庸涵越来越近,那两个月亮高悬在夜空一动不动,随之也越来越大,方圆直达数十丈。高庸涵速度奇快,迎着其中一轮圆月冲了过去,忽然有了种错觉,似乎自己已经穿过了那轮月亮。回头看时,那轮圆月果然已到了身后,再往四周看去,身边上下左右突然多出了数十个月亮,每个月亮都泛出血红的光芒。在数十个月亮的照射下,整个夜空都变成了妖异的血红色。

这时一阵轻笑从脚下传出:“我的目标只是那个商队,暂时还不想杀你,只要你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事情一办完我就放你走。”

高庸涵放出神识,脚下空无一人!对面的一轮月亮突然射出一束红光,那个笑声又在身后传出:“不用找了,你找不到我的。”

高庸涵不惊反喜,他曾经历过会间集和墨玄庄的诡异离奇,所以这种场面尽管十分妖异,但也不至于束手无策,只要有人说话反而好办了,当下沉声应道:“是么?那我倒要试一试!”说完一道闪电朝对面的那轮月亮击去。

此时,从斜下方也是一道闪电击出,两道电光撞在一起,噼噼啪啪一阵爆响,高庸涵只觉得一股强烈的法力波动荡漾开来,不得不闪身避让过去。这么强的电光,丝毫不逊色于垂弦术,与自己发出的劲道可谓是势均力敌。高庸涵心中一懔,凝神看去,除了斜拖的影子以外,什么都没有。

高庸涵脑海中一个念头闪过,难道是自己的影子所为?又是一道闪电弹出,这道闪电细如丝带,哪知对面似乎知道这道闪电并无什么威力,再无人出手阻拦。闪电击中那个月亮,月亮表面只是漾起一层波纹,波纹平静下来以后,没有任何损伤。

高庸涵信手又是一道闪电击出,这次灌注了大量的灵力,同时放出神识探察四周。就在闪电出手之际,突然从四面八方同时涌出数道闪电,齐齐击向自己。这一下大出意料,高庸涵临危不乱,拔出临风剑爆出一团剑花,剑花越来越密进而结成了一张剑网,这招正是他新近领悟出来的剑意——“生机”。

这一招,乃是在风如斗的无穷杀机之下悟出来的,可借剑意将天地间的勃勃生机全部聚拢来,以护住自身灵胎。这些电光虽然来势很猛,但是杀机却并不重,所以在“生机”面前均噶然止住,饶是如此,高庸涵还是被震得七荤八素。

不过这么一来,终于感应到了出手的都是些什么人,这些人果然都是自己的影子。随着闪电逐渐消散,这些或浓或淡的影子,慢慢地扭曲着站了起来,并且围了上来。高庸涵低头一看,头皮一阵发麻,尽管月光愈发的明亮,可是这些影子活过来以后,身边所有的影子都消失了。

“难怪刚才那道闪电和自己的垂弦术如此相像,而且蕴含的法力相差无几,原来就是另一个‘自己’出手,嘿嘿!”高庸涵脑子飞速的转动,拼命思索着应对的方法。

“何必做这等徒劳无功的事情呢?”

“咱们本是一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又何必这般拼命?”

这些影子三三两两围在身前,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将所有的退路悉数堵死。他们不停地劝告高庸涵,只不过原本熟悉的语气,如今听起来却满是妖异。

高庸涵摇头叹道:“世间居然还有这等法术,高某今天算是开眼了,阁下好手段!”

对面一个影子也笑道:“既然如此,何不安心等待?再有一炷香的时间,事情就办完了。”

另一个影子居然走上前来,拍着高庸涵的肩膀说道:“你放心,他们不会伤及妍儿的,要是他们敢这么做,我们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这些影子竟然都各自有各自的想法和见解,就像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简直令人惊诧莫名。高庸涵吃惊之余,突然回头问拍自己肩膀的那个影子:“你们真的是我的影子么?”

那个影子故作惊讶,夸张地答道:“我们不是你的影子,还能是什么?”

高庸涵突然笑了:“你们要真是我的影子,就好办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