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是新的一年,春光明媚。。我今天依旧是混混碌碌地从早晨起床度过了14个小时到现在,很显然我是在等待著夜晚,等待黑夜带给我一种勇气或者一种死亡的解脱。中午听了《关于莉莉的一周》的电影原声音乐,俱说这部电影是用手提摄影机拍摄出的独立电影,但我在看了这部电影后只感觉除了剧情著实的有些吓人之外而对音乐却没有什么多大的深刻印像。



有时候我不是很清楚自己究竟走过了多少的光年,但毕竟不再很年轻了不然老爷子也不会一再二三的摧我结婚。。虽然,现在某些方面对于我来说有些尴尬但我还是很理想化有些死磕照就跟一帮哥们儿整夜喝酒玩音乐,上班时不时顶撞领导回家后听不惯老爷子的教育就把音箱声音开到最大让朋克来反驳他的观点。。呵呵。。



2007年就像昨夜我的梦就这样过去了,就在我还来不及自省的时候它就狡黠的告诉我你没有机会去忏悔过去的时光啦,因为我走了。。我记得那是一个凌晨的时刻我晕头转向的和一帮哥们儿在一个大排档里喝完酒后一个人在回家的路上。这是一条通往家的街道不知被我走过多少次啦,它显然和我一样有著沉重的意识不然它也不会破烂不堪。。而这个时候我突然觉的我生活的这个城市其实和我一样孤独,所以它永远是我的朋友我也一直在它的身边,而有时我徘徊在灯火阑珊的街头一个人回想过去的岁月时觉得生活就象一个残酷的伤感玩笑,因为我爱的人离我而去了而爱我的人被我抛弃。。最终我孑然一身。。生命的意义在我的意识里变得越来越模糊其实就是搞不明白。。而这条不知被我走过多少次的街道就成为我沉沦过的地方。。也许过了今天就没事儿啦,我常对自己这样说。。



一个哥们儿刚从外地出差回来了,他提前就向我预报这个消息并告诉我今晚为他洗尘,所以我便在之前的几天里尽可能的把手头的活儿多完成一些以此多留点外出HAPPY的时间。而当天的天气好像黑的很早,在七点半钟走出家门来到那条我熟悉的街道口和他见面,这时我发现我几个月没有留意的下巴竟然留起了非常男人的胡子而正中浓密的一撮一直廷伸到嘴唇下,然后渐渐稀疏地向两边扩展!不错的胡子我想,这是我心仪的那种!哥们儿来了,我们步行到附近一家酒吧。。虽然此时的晚风有些大了,但我还没有很深的寒意,我只是把外衣的扣子都系上而已,顶著风往酒吧走去。


这间酒吧就在那条街道南边的那个坡上,推开门迎面便是吧台,而四面的墙上挂著顾客们的照片和独立电影展之类的活动海报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画家们的作品,尤其是通向二楼的楼梯边上也密密麻麻挂著一些小幅的绘画,但我还是喜欢二楼深处正中的墙上那幅马奈的仿制品,不为别的就因为它的装潢和气氛都很对我的胃口!而镶在墙上的音响发出了古巴爵士的旋律,算是一种很讨巧的曲调,但我不喜欢因为我恨爵士乐,除了那个吉它大师B.B King的某些爵士乐段。。


老板为我们送上了我们最爱的扎啤,我喜欢在里面加冰块因为我喜欢听冰撞击杯壁时的响声,然后一口将酒除了冰块痛快地从食道缓缓流进胃袋,而冰块的寒气渐渐消散随之而来的是酒精的温暖在胃里一点一点的仿佛有了生命似的膨胀还有扩散还有顺著每一根血管流遍全身!我喜欢这样,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哥们儿和老板聊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后,我们说起他出差这两个月的见闻,工作倒还好,就是无聊啊,自己一个人原地打转般地停留在陌生的地方,好像现在就都快成为他自己的第二故乡了,但现在终于回来了终于可以和老婆团圆了。是啊,原地打转,我盯著对面墙上的灯重复著这四个字,自己也的的确确是每天周而复始围著时间这样一棵圆桩绕圈子,每天重复著同样的事面对著同样的人,而我运行的轨迹却还是一点一点地向上挪著的,我想,以为低头望去,过去还是结结实实地被踩在脚下而头上的未来依旧云雾缭绕地让人看不透。。。



将近12点的时间了,酒吧里却只剩下我们俩个人了,冷风从敞开的大门一阵一阵吹进来。哥们儿从口袋里顺手拿给我一张唱片对我说:这是一张很不错的民谣唱片是独立制作的里面有首歌儿叫一切没有想像的那么糟歌词写的很不错也很有深意,虽然生活对于我们来说痛苦远大于快乐但生活依然要继续。。。我望著他一时竟然不知说什么。。。。


最后我还是一个人走在那条曾让我沉沦过的街道上,而此时我只想找到我自己需要的!


谢谢大家的光临,写的有些随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