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马踏辽河,剑指东京! 大结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6.html


斯大林很快给了何平回复,只愿意以一个坦克师的代价来换那两个美国人,何平虽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两个坦克师,但也能接受这样的条件。关于库爷岛和远东的问题,斯大林同意了何平的建议,等到战后中国的政府和苏联人进行谈判,现在放着不谈。

何平知道,苏联人先不谈是因为岛上现在驻扎着美军,而且他们的重点力量还用在和德国人作战上面。等到他们缓过手,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不过只要让他们不动用武力,我们就找张椅子和他们慢慢谈么,急什么,谈到中国足够的强大了,苏联解体了,估计也就不用谈了。

两个利益团体之间就是这样,一但分歧达成协议,两帮人马上就会再一次坐在一起,仿佛误会从没有发生过。苏联人现在来找何平,是关于朝鲜的问题。

美国和苏联当然都不会放过这一领土,这时候苏联最害怕的就是何平和美国人一起进攻朝鲜的日军。因为此时美苏的重点力量都在欧洲,亚洲的兵力并不多,所以手握雄兵的何平自然成为他们争斗朝鲜最好的伙伴,苏联人要求何平即使不帮助自己也要保持中立。

何平对苏联人的要求,摆出一副不情愿的架势,在苏联答应以不准美军在琉球群岛修建军事基地为前提,将琉球群岛归还中国,以及再帮助何平建立两个装甲集团军之后,何平答应下来了。

商越等人对何平放弃朝鲜都很不理解,何平这么做却是知道以后冷战的格局,自己现在必须让苏联人在亚洲占据很大的优势,苏联人要有能力将美国在亚洲的驻军扫进大海,但也要给美国一个机会,一个希望,那就是如果中国站在美国这一边,苏联人将从主动陷入被动。只有这样,美国才肯花大价钱争取中国,也只有这样,苏联人才不敢得罪中国。当然,如果老美愿意放弃亚洲,那就另当别论了。

谈妥之后,何平知道自己马上就能得到美国军事上的援助,因为美国不可能愿意放弃亚洲。他更知道,一个国家可以靠别人的援助度过难关,但不能靠别人的援助来生活。

因此在这一系列外交谈判的同时,大连海事学院,辽宁空军学校,沈阳军校,依次挂牌成立。朝阳的兵工厂也生产出第一架飞机,李凌树的坦克师也扩建为坦克军,何平的理想,是把它扩建成坦克集团军。

对部队,何平进行了再一次大手术,三个集团军编制不动,但坦克手,炮兵,飞行员,海军,这些现代化战役的兵种成为何平努力培养的目标。何平粗略的算了一下,用自己从日本拉回来的大量钱财,足够自己从苏联或者美国的手里买齐三个集团军的装备,但他更钟情于自己生产。特别是看到第一架朝阳兵工厂生产的飞机飞上天空的时候,何平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快。

那些从日本拉来的钱,何平则全部投入自己的内政建设,特别是公路,教育,医疗等领域。一九四四年八月七日,东北第一所综合性大学落成,何平将之起名为东北大学,学科几乎包含了科学上个各个领域,站地面积也是现在北京大学的规模。

中小学的建设也进入了尾声,几乎每一个村都有一家小学,小学是不收任何费用了。中学只收取课本费,即使是东北大学,学费比关内的学校也要便宜许多。

没过多长时间,第三集团军的转型完成,整个集团军由两个重炮师,三个机动炮兵师,四个坦克师,一个特种作战师,一个轰炸机编队,一个战斗机编队,一个海军舰队组成,全军十三万人。第一,第二集团军的转型也正在进行。

林彪见了第三集团军的规模之后,强烈要求何平把粟裕和吕正操的部队整编为第四集团军,并且配备同样的装备,被何平以现在条件还不成熟为理由拒绝了。

随着东北战争的结束,从东北到美国的第一艘远航货轮也下水了。它拉着东北第一批轻纺品向美国开去,中国人从此开始了赚取美元的第一步。

华盛顿里面的美国总统接到了蒋总请求军援的电文,也看出何平最终将是摇摆在美苏之间的立场,马上发电报给史迪威:“我们帮助何平值得么?国民党才是中国的合法政府。”

史迪威说道:“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说,根本不存在什么值得不值得,而是我们必须要去做,如果何平靠向苏联,我们将失去整个亚洲。”罗斯福又说:“国民党的军事实力是很强大的,如果我们援助他们统一中国,将需要多长时间?能赶在苏联人从欧洲抽出身之前么?”

史迪威说:“总统先生,您千万不要有这样的想法,别被蒋介石那狂妄的话欺骗了。我敢打赌,他三个月之内剿灭共产党只是妄想,共产党部队的战斗意志要比他手下那些人强的多。还有何平,现在东北的民心全部站在他这一边,他手下的战士都是敌人炮火洗礼出来的,而且现在的东北已经具备了自身的战争能力,他们是一个可怕的敌人,当然,也是一个很有力的帮手,关键看您要他们站在哪边。”

史迪威的建议下,何平比蒋总得到的美国军援要多的多,因为美国人需要何平。在日本和朝鲜丢失,何平又以和苏联人有言在先为由,拒绝美国在琉球群岛上修建军事基地,老美唯一的选择就是东北,和何平合作。

九月一日,美国人不理会蒋总的反对,与根本不是政府的东北兵团签定了军事同盟协议。其内容包括军事同盟,军事合作,卖给何平最先进的武器,以及帮助何平在四平建立第二个兵工厂。

另美国人没有想到的是,随着最先进的机器拉到中国,还没等美国人卖武器给何平,四平兵工厂就生产出了AK44步枪!这种步枪马上得到战士们的认可,美国人也有意买些回去。

九月十五日,美国的第一批大规模的军事援助物资到达大连之后,第一集团军的转型也立即完成,第二集团军在一个月之后也完成了转型。

九月十八日,这一天何平在各个城市召开了公判大会,处决那些罪恶滔天的日本战犯和汉奸。其中就有李新存。几个月的关押下来,李新存的心越来越怕死,随时时间的推移,他燃起一丝希望,他希望是何平看在李凌树的面子上,饶他一命。

但看守士兵把一份丰盛饭盒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完了。“不可能,不可能,我儿子是你们师长,他绝对不会让我死的!绝对不会!”李新存发出绝望的叫喊声。士兵冷冷看着他,“这顿饭是李军长让我给你送来的,他说都是你喜欢的,让你好好吃,下午他就不来送你了。”

李新存绝望的坐在地上,眼泪从两个眼角流了下来,他的裤子慢慢的潮了。士兵摇摇头,看着旁边的几个汉奸,对李新存说道:“你知道么,如果你不打最后一枪,我们何司令肯定会让你活着。”说完转身走了,李新存看着那饭盒,昨天他还希望自己能吃一顿这样的好饭,而现在,他却什么胃口也没有了。

晚上十点半,东北的各个城市同时响起了枪声,那些横行多年的日本人和汉奸被处决。何平特地在北大营的旧址处决了石原完尔,土肥原贤二,坂垣征四郎三人。这三人除了坂垣是在东北被何平抓住的,其他两人都是从苏联都里引渡回来的。何平就是要在他们以前最光荣的地方,用他们的血来洗刷中国曾经的耻辱。

这时候,关内的形势一天比一天紧张,国民党和共产党几乎天天枪声不断,这也使得很多人涌向东北这块暂时的乐土。中国的轻纺品在美国的市场上饱受欢迎,那些回国的美军在美国各地做起了中国产品的代理商,这使得很多中国企业能很迅速的把自己的产品摆在美国所有城市的柜台上。

还有很多美国士兵退役后根本就没回国,而是在中国代理美国的商品,有些则看准了中国劳动力的廉价,在东北建立一个加工厂,专门为美国企业加工二次产品。

而苏联人也没有放弃东北的商机,他们把自己国家盛产的一些物资拿到这里来卖给中国人和美国人。这一切都促使东北的经济在关内的炮火即将全面打响的时候展开了腾飞。

十二月四日,何平第一次拿到自己的税收统计,其结果让何平非常的满意。估计是重庆政府五年的财政收入。他根本不去和共产党比,毛老虽然得到了华北的大部分城市,但也是刚刚摆脱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阶段。

十二月十九日,各地方的群众到军管会对自己年初选举的官员进行投票,有些官员除了拿到自己的工资外,还得到何平给的奖金。也有部分官员由于蓝票过多下马,有些甚至被何平请到了军管会去喝茶。

那些官员落马的地方,由何平派人暂时管理,等待群众马上选举出新的官员。随着这一次投票的结束,各地方的官员也马上意识到,天真的变了,自己不再是以前高高在上的老爷,自己必须想办法让大街上的那些老百姓高兴,不然他们会让自己回家的。

东北的政府运作正式步入正规,另何平没有想到的是,他让东北三省自己选一个主席,结果却选出一个准汉奸来。这人叫江铃书,日本人占领期间是满洲国防军的海军副司令。他被选举出来,是因为辽宁在他半年的管理之下,迅速的恢复了稳定,并且人民的生活得到很大的改善。

“用么?”张婧看着江玲书的简历问何平,何平也没有了主意,要只是一个县长或者市长,他会毫不犹豫的起用,但这可是以后帮助自己管理整个东北的人。

“让他来一趟吧。”何平最中决定先见见这个人。

“现在东北的经济措施可以说没有什么错误,总的方向是正确的,但其中一些细节,不客气的说一句,很多大的策略上都不完善,现在没爆发问题,是因为何司令刚刚把日本人赶走,胜利的光环足以笼罩一切,以后呢?这中间比如说和美国人的条款,对东北来说都是致命的。”江铃书见面后对何平说出这一翻话语。

“和美国人放开做生意有错么?”何平问一句,心里也很奇怪,如果错,那邓总设计师怎么会有那么辉煌的成果?

江铃书摇头:“放开没错,只有把门打开,我们才能有跑步的场所,才能追上别人。但是司令现在单纯是放开了,还要做的是拿进来。”

“拿进来?”

“是的,我建议马上派遣一批年轻,有志向的学生到美国去留学,学习他们先进的管理经验,学习他们的先进技术,等别人来教,总不如自己去学来的快。”江铃书一句话说出后,何平狠不得猛打自己的后脑勺,这么简单的问题,自己硬是没注意到。

“还有么?”何平心里已经决定了对江铃书的去留。

“有,”江铃书笑了一下:“谁对管理国家最有发言权?是老百姓。何司令在这方面做的比以往的任何政府都民主很多,但还不够。我们应该广开言路,让老百姓有那种关心国事,为国家想办法的习惯。我建议,一是在中小学开设国事讨论课,从小就培养这种意识。二是在所有的街道口,村庄,设立国家大事意见箱,由专门人员管理,哪怕一百万条意见只有一条有用,这也别一个人的脑袋好用的多。”

何平微微点头:“还有么?”

“有,………..”

一天的谈话结束后,何平看着江铃书的眼睛:“你为什么做汉奸?”

愉快的谈话中,何平猛的插入这一句,江铃书马上一愣,接着说道:“为了让自己不白活,可惜,日本人没让我有施展报复的机会。希望司令能采纳我的建议,哪怕不用我的名字实施。”

何平看了他良久,然后拿出一份文件:“这是我准备拟订的东北临时管理局第一号令,就用你的名字发吧。”江铃书的双手颤抖的接过那几张纸,看过后更是惊讶,何平将农村种地的税收全部免去了!他的声音也开始发颤:“何司令,江某人定当全力而为,终身为司令效力,致死方休。”

何平送他出门:“这话有两点错了,一是我要你服务的东北,不是我何平。二是,你能不能效力到致死方休,要看你的成绩,老百姓说了算,如果他们要你滚蛋,你就要马上卷铺盖走人。”本来何平还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从日本掠夺回大量的财产之后,再根据这次税收情况,已经工业的发展情况,何平觉得自己能这么做了.

送走了江铃书,何平有迎来了一个客人。“是张主席让我来的。”

那人有胡昆的陪同,何平马上知道是民盟找来了:“张主席最近的调解进行的怎么样?”

那人苦笑一下:“共产党那边还好,说什么也给我们几分面子,虽然不答应我们的要求,但还算客气。重庆那里,委员长已经把张主席列入他绝对不见的人名单中了。”

何平知道历史上蒋总对民盟就是这么做的,最后甚至解散了民盟。想了一下问道:“你们调解总有一个方案吧?”那人拿出一沓纸:“张主席要我带来了。”

何平一页页的看过,民盟的方案确实太过理想,要共产党先放下武器,或着让蒋总先退兵都是不可能的。他看完后说道:“麻烦你转告张主席,我马上会通电全国,东北军团将是民盟坚强的后盾。”那人听了脸上露出了笑容。

何平接着说道:“政治上的谈判我不懂,我提议条件由国民党和共产党提,我们只调解就行,至于军事上么,要求他们就地停火。”那人马上点点头:“我马上把何主席的意见带回去。”知道何平依然愿意站在他们这边,当然就立即“恢复”了何平民盟第一副主席的职务。

何平叮嘱一句:“语气可以强硬一些。”

一九四五年一月一日,张谰在南京发表新年讲话,讲话中要求国民党和共产党顾全大局,不要打内战,并要求两党的军队立即就地停火,言辞很是强硬,声言“谁如果再打第一枪,谁就是民盟的敌人!”

蒋总看着张谰的讲话稿,嘴角笑了一下:“他疯了,他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这样的话?如果不是看他们还有点用处,我现在就解散了他们。”

蒋夫人也没有在意:“打令,不要为这些人生气,他们没有什么作为的,到是美国方面,据说总统特使马上要去东北,这事情我们不能不注意。”

蒋总提起东北就一肚子的气,特别不愿意别人把东北和美国放在一起来说。正想发火的时候,戴笠忽然跑了进来。

“你不会敲门么?”蒋总异常的恼火。

戴笠却没说什么:“校长,何平电报!”

蒋总忽的一下站了起来,拿过电报看看,脸上出现了笑容。

蒋夫人马上问道:“什么事情?”

蒋总笑意满面:“何平说,美国总统特使要去东北,他的资格不够,请我派个人去接见一下。”

蒋夫人担心的说道:“他不会想做第二个张学良吧?”

蒋总哈哈一笑:“他不会的。我估计是他看共产党支撑不了多久才会这么做。聪明,现在他这么做还来得及。美国总统特使,够资格的,只有我了。”

蒋总接到电文的同时,延安的毛老也接到何平的电报,要求毛老来东北商谈一下中国的未来。对毛老何平说的非常明确,就是想把他和蒋总拉到东北来谈判。

刚看过张澜讲话的毛老把烟头掐灭:“我现在有一点明白张澜为什么忽然不语气放的那么强硬了。”周总理点头道:“主席,你的安危要紧,还是我去吧。”

毛老冲他一笑:“何平在电报最后,专门说了一句,一定要我亲自去。”周总理愣了一下:“我先去看看情况如何?如果没问题你再去也不迟。”毛老大手一挥:“不用,我也想去东北看看,何平究竟闹的如何。”

一九四五年一月八日,马歇尔作为美国总统的特使再一次来到东北,这一次他的任务是考察何平部队的战斗能力,以及何平是不是有和苏联大军正面作战的实力。

一翻考察过后,马歇尔对何平部队的作战能力大为惊讶。因为何平这一段时间着重培养的就是在战场上如何使用地,空火力组成严密的火力网,炮兵,坦克兵,和步兵之间的配合问题。

他的这一套战术都是中国在朝鲜战场上用鲜血总结出来的,而且中国的经验又是美国军队经过二战洗礼之后的升华。更高的战术何平知道现在还没有实施的条件,比如说什么电子战之类。但即使如此,也让美国考察团异常的惊讶。

考察最后,马歇尔对史迪威说道:“将军,你是美国的功臣,如果我们放弃何平,我真的不敢想象我们几年后将面对什么样的敌人。”

史迪威冲他耸了一下肩膀:“他们现在不可怕么?”

马歇尔笑了一下:“他们还需要时间磨练。”

史迪威看了他一眼:“你错了,他们已经是世界上最好的部队,因为他们有世界上最好的武器。”

马歇尔争辩道:“你什么时候也唯武器论了?再说他们的武器是我们提供的。”

史迪威打断他:“苏联人一样可以提供,但有一样东西却是我们无法提供的,也是我们没有的。那就是中国人的战都意念。他们和日本一样,有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决心和勇气。”

马歇尔不再说话,他也知道,这种意念如果再加上最先进的武器,那就是无敌天下。

史迪威冲他举起酒杯:“提议,这样的部队放着不用实在可惜,如果何平肯对德作战,将对我们是一件好事情。”马歇尔想了良久,终于说出美国最担心的事情:“何平和共产党的关系到底如何?”

史迪威笑了一下:“他对共产党很亲,最少比对国民党亲一些,但是如果共产党不答应何平的条件,他一样会向共产党动手。”

马歇尔一愣:“何平的条件?”

史迪威笑了:“明天,他将在大连检阅他的路海空三军,那时候中国的三个党派都会来,我想他会提出的吧。”

一九四五年一月十三日,毛老抵达长春,何平老早就在长春城外迎接,并派许刚做好警卫工作。毛老却拒绝入城,而是先去农村转了一圈,这给许刚的保卫工作出了很大难题,因为毛老总是下车和那些种地的,工作的,以及走路的交谈。

何平为毛老准备的欢迎宴会他都迟到了,一翻调查下来,毛老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脑袋中各种问题不停的跳跃出来。第二天,蒋总的飞机也在长春机场降落,他居然和毛老一样,不是先见何平或者马歇尔,而是先去了长春的学校和工厂。

这一次许刚的警卫工作却轻松许多,他让毛老和蒋总走在一起,这样也让国共双方的特工都有所顾及。一路上毛老和蒋总谈笑风生,让人几乎怀疑这两人是几年不见的好友。

晚上,马歇尔也对蒋总转达了美国政府对中国的策略,那就是只要中国不落入苏联手里,他们能接受一个联合政府的形式,并且向蒋总允诺,美国在以后的选举中,无条件支持国民党。

蒋总直到这时候依然对美国的策略不满,他坚持认为自己有能力三个月消灭共产党,一年内统一中国。

直到在何平的阅兵式上,蒋总看见何平手里那坦克一辆辆的开过,火炮的数量的质量都已经达到世界一流水平,飞机的数量也比自己手里要多,蒋总这才知道,东北不光是经济,就是军事上也已经领先全国。

最后出场的,是何平的各部队特种兵编队,随着那整齐的步伐起落,蒋总感觉不到自己心脏的跳动了。

何平看阅兵接近尾声,转头对毛老和蒋总说道:“让两位见笑了,空军和海军刚刚组建,还有待完善。”

毛老笑了一下:“看样子,内战是打不起来了,最少我不会去开第一枪。”

蒋总还抱着最后的希望:“如果有人挑衅,何司令将在战争中如何自处?”

何平看了一下张澜,然后一边说,一边把头转向下面的战士们:“谁打第一枪,谁就是我的敌人,是东北八十万钢甲雄师的敌人。”

接着双臂冲下面的战士一振:“准备好了吗?”

下面三个方阵的几千战士马上齐声喊道:“时刻准备着!”

张澜带头喊了一声:“好!”

蒋总的脸上面如死灰,他清楚的意识到,国民党或许能在民主政府中占据主流,毕竟国民党的人数众多,但蒋家皇朝的时代,马上就要结束了。何平再次转过身来:“委员长,您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想和毛主席商量商量?”

毛老也知道,如果共产党打一枪,绝对不会是国民党和何平联手夹攻的价钱,于是冲蒋总一笑:“择日不如撞日,既然都来了,那就借何司令一方宝地如何?”

一边的美国特使马歇儿点点头:“美国政府愿意看到一个团结的中国政府出现,也希望你们能尽快的达成协议,毕竟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还没有结束,中国有力量,也有义务去分担一部分责任。”

毛老对史迪威伸出手去:“将军,几年前我们之间的谈判最终没有结果,那是你们对我们中国共产党的了解不够,希望以后我们能有更多的交流的机会。”

史迪威忙的握住毛老的手:“几年前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件遗憾的事情。我与何平合作,也是在失去你们之后的选择。”说完对何平一笑:“你不要介意,这是事实。”

毛老哈哈一笑:“我当着将军的面,再一次重声中国共产党的立场——我们中国共产党,属于中国,不属于世界上任何国家。”

就在这时候,刚刚参加阅兵的一百架轰炸机又飞了回来,史迪威的眉头一皱:“何,不是已经结束了么?会有意外么?”

何平笑了一下:“我想请各位给我做一个见证。”

再场的人都看着何平,这时候轰炸机上忽然有大量的不明物体落下,众人惊讶的发现,飞机上撒下的竟然是无数的花瓣,那花瓣纷纷的落在主席台周围。

何平慢慢的走到最后一派负责美军翻译工作的丘海玲面前,众目睽睽之下,单腿跪下,然拉起丘海玲的手,许刚赶紧给何平递来一捧玫瑰花。丘海玲的脸这时候已经全红了,何平微笑着抬起头:“嫁给我吧。”(全书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