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杀人?

无品佛 收藏 0 1223
导读:“声音也可以杀人!”50年前,当法国科学家弗拉基米尔·加夫雷奥提出这一设想时,几乎 所有人都嗤之以鼻。但不久,加夫雷奥就让斥责他的人震惊了——   声音真的可以杀人!声音竟然也可以成为武器!   意外发现“死亡之声”   上世纪50年代末,冷战正酣。出生于俄罗斯的机器人发明家加夫雷奥,一天接到了法国国防部的密令:火速研发能打核战争的机器人。   1957年,一群顶尖自动化科学家,在加夫雷奥的带领下,聚集到马赛市一幢巨大的混凝土大楼里。在这个极其隐秘的建筑里,加夫雷奥和他

“声音也可以杀人!”50年前,当法国科学家弗拉基米尔·加夫雷奥提出这一设想时,几乎

所有人都嗤之以鼻。但不久,加夫雷奥就让斥责他的人震惊了——

声音真的可以杀人!声音竟然也可以成为武器!

意外发现“死亡之声”

上世纪50年代末,冷战正酣。出生于俄罗斯的机器人发明家加夫雷奥,一天接到了法国国防部的密令:火速研发能打核战争的机器人。

1957年,一群顶尖自动化科学家,在加夫雷奥的带领下,聚集到马赛市一幢巨大的混凝土大楼里。在这个极其隐秘的建筑里,加夫雷奥和他的同伴们,很快就研发出一系列具备工业和军事用途的机器人。

加夫雷奥没料到的是,就是在这幢大楼内,一场怪病逼得他中断了对机器人的研究,最后还改变了他的研究重心。

那场病来得很蹊跷。一天,加夫雷奥和同事们在大楼内画图纸、拼零件,忙得不可开交。就在此时,一桩怪事发生了——所有研究人员几乎同时感到恶心,并不断有人呕吐。这一症状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星期。

百思不得其解的加夫雷奥,请来法国最好的医生和环保专家。没想到,这些专家刚进驻现场,还没来得及为病人们做检查,自己就患上了同样的怪病。医学专家怀疑这幢大楼里有病菌,于是调来当时法国最先进的检测设备,结果一无所获。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法国国防部长要求尽快查清“病根”。但是,没有人能回答这一问题。

加夫雷奥只得暂停手头的工作,转而对大楼做彻底调查。科学家们很快发现,只要关上大楼的某几扇窗户,怪病就会自动消失。加夫雷奥和同事们怀疑:“会不会是某种有毒化学气体通过窗户飘进了大楼?”但检测结果显示,大楼内的空气很干净。

于是,他们将目光盯在了大楼内安放的每一台机器上,并最终锁定了一台空调:只要这台空调一关,怪病就自动消失;一旦将其打开,所有人都全身不适。多年后,加夫雷奥回忆说:“一开始,我怀疑是空调马达转动时排出的油气有毒。可检测结果表明是没有的。”后来,他意识到,“一定是马达发出的某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让人生了病。会不会是噪声呢?”

加夫雷奥马上组织科研团队进行实验。结果发现,每当马达运行到某一转速时,他和同事们就会恶心、呕吐好几个小时。进一步的实验表明,当马达所发声波的频率小于20Hz(赫兹)时,由于和人体器官的振动频率相近,两者产生共振,从而对人体造成伤害。加夫雷奥和他的团队将这种听不到却感受得到的声波称为“次声波”。他们还发现,次声波具有很强的穿透能力,可以穿透建筑物、掩体、坦克等——7000Hz的声波用一张纸即可阻挡,而7Hz的次声波可以穿透十几米厚的钢筋混凝土墙体。

加夫雷奥认定,他发现了一种“全新的武器”,于是立即着手进行试验。他和同事们造了一个能发出次声波的“哨子”,并成功地将站在旁边的人全部“放倒”。当他和同事们将“哨子”的直径增至1.3米时,所发出的次声波甚至撼动了整座大楼的围墙。

这一发现引起了法国军方的高度重视。从上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法国国防部指令加夫雷奥专注于研发声波武器。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他陆续研制出多种型号的声波武器,全部被列为法国军方的“最高机密”。他的实验室则被更名为“法国国防部次声波实验室”。

“次声波智能战士”面世

不过,一次意外还是让加夫雷奥的研究活动曝了光。1986年4月,马赛郊外,有20人在室内、10人在田间劳作时同时失去了知觉。几秒钟后,他们竟变成了血肉模糊的尸块。尸检发现,这些人全部死于脑血管破裂。原来,当时在16公里外,“法国国防部次声波实验室”正在进行次声波实验。由于技术上的疏忽,次声波冲出了实验室,致使附近的居民死于非命。

没有人知道加夫雷奥对这起惨剧的真实感受。法国国防部的一名前高官透露:“加夫雷奥和他的科研团队个个都很疯狂,他们热衷于这项研究,对研究成果产生的影响与冲击似乎并不在意。”

随着加夫雷奥研究的深入,次声波武器的优势越发明显。加夫雷奥向国防部的官员介绍称,次声波武器与常规武器相比,有4个突出优点:其一,隐蔽性好,传播速度快,容易使敌人在不知不觉中遭到袭击;其二,穿透能力强,作用距离远,即使敌人躲在掩体内,或是坐在坦克中,甚至是躲在深海的潜艇里,也难以逃脱攻击;其三,由于次声波武器的杀伤机理是用声波作用于人体,不会在敌方的武器、弹药以及其他设施上发挥效力,因而可以将这些东西保存下来,变为己用;其四,次声波武器的机动性较好,既可用于单兵作战,也可车载、机载。

然而,1986年的惨剧和他的实验亲历,使加夫雷奥意识到,次声波武器的一个致命缺陷,就是“不分敌我”。为此,他开始进行机器人与次声波武器的综合研发。

2001年,加夫雷奥的“次声波智能战士”面世。这是一款携有次声波武器的军用机器人。它的威力震惊了法国国防部高层——一旦有需要,它可以在瞬间杀死方圆十公里范围内的所有敌人,不论他们是在坦克内、地下指挥所里,还是在战舰上或潜艇中!

2006年,加夫雷奥的实验室再次传出“好消息”——他发明了可有效摧毁敌方鱼雷的“定向脉冲声波武器”。这种安装在舰身吃水线以下的声波武器,可在瞬间发射出高能脉冲声波,其强度足以摧毁或提前引爆被锁定的鱼雷。由于是在水下,声波拦截鱼雷时的速度可达1.5千米/秒。此外,这种武器还可改变声波的发射方向,从而使舰艇具备全方位拦截来袭鱼雷的能力。

将恐怖分子震出山洞

加夫雷奥的次声波武器自诞生之日起,就引起了其他国家科学家的竞相仿效。

美国在声波武器的研发和应用上,堪称后来居上。在科索沃战争中,美军就曾使用次声波武器向敌方阵地发射次声波,使敌人在几秒钟内昏倒在地或呕吐不止,短时间内丧失了战斗力。

2000年,美国技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伍迪·诺里斯称,他发明出了可以让攻击者“停下来”的非致命武器——“超声波子弹”。诺里斯解释说,超声波武器对大多数人来说,即便捂上耳朵,也会产生类似偏头痛的感觉,反应严重的人则会被击倒在地。过去开发的声波武器的缺陷是,声波向所有方向发散,因而操作者自己也会受到伤害。而他的窄带超声波发射技术,解决了这个问题,不会再“误伤”自己。

美国陆军很快就订购了这种武器。美国退役海军上校杜特表示,由于超声波可在密闭的狭小区域中穿行,因而,它将使躲在阿富汗洞穴中的“基地”组织恐怖分子不寒而栗。在“超声波子弹”的打击下,恐怖分子将不得不走出洞穴——而且很可能是用手堵着耳朵走出山洞的。

英国对声波武器的研发与应用也非常早。有消息说,早在上世纪70年代,英军就曾用声波武器对付北爱尔兰地区发生的骚乱。

以色列也把声波武器用得得心应手。2004年6月10日,部分加沙地带的犹太人定居者,以武力抗拒政府要求他们撤离的命令。为了能将他们驱回国,又不会伤害他们,以色列安全部队使用了刚刚研发成功的声波武器,最终使所有不愿搬走的定居者都放弃了定居点。

有军事专家预测,声波武器将成为未来战场上的超级“无声杀手”。甚至有人预言,在不久的将来,声波武器可能具备洲际作战的能力。不管这些预测是否会成为现实,都已经不能改变一个现实:人类又多了一个“噩梦”!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