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故事100人 黄帝 公子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8/


韩国的先祖也是周天子的同姓,他们在后来因为各种原因丧失了爵位,成了白丁。再后来,韩氏有一个人侍奉了晋公,成为了晋国的大夫,这个时候,韩氏又才重新振作起来。他们这才被封为了韩氏的。最早被封为韩氏的人是韩武子。

二百七十余年末匆匆地过去了,这个时候韩国的国君是新登基的韩宣惠王。宣惠王的父亲是个很荒淫的国君,他在国家很衰弱的时候却还在大兴土木,结果弄得国家是民怨沸腾、民不聊生。在这样严重危机的时刻,宣惠王登上了韩国的王位。这个宣惠王在登基后不久做的事情不是如何改善民生,实行强兵富民的政策,而是把自己的君号给改变了,自称自己为王。这在当时,只有周天子才可以称王的,而诸侯的称王,那是周天子的完全沦落了所致。

宣惠王在位的时候,韩国的战乱不断。在内部,也是大小矛盾从来没有停止过。韩宣惠王的太子,也是一个和他爷爷一样的人。这个太子因为还没有继承王位,事情自然是不会很多的。于是,他就整天在烟花酒巷醉生梦死,幺么就带着一帮子贵族子弟,骑着高头大马在乡间四处横行。这一天,韩宣惠王的太子在乡间驰骋的时候,突然前面来了一群牛。你想高傲的太子爷怎么会去给一群牛让道啊,他骑马直冲过去。但是,牛是很傻的动物,他又没有受过孔孟的尊卑的教化,自然也是不会给我们太子爷让路。这下好了,驰骋的战马一下子冲撞到牛的身上。可怜的太子爷,他的肚子终究没有牛犄角坚固,被戳了一个很大的透明的窟窿出来,当场就给报销了。

太子还在的时候,那些公子还安静得多,因为有太子在,他们就没有希望继承王位,但是现在太子提前回龙驶车了,诸公子仿佛看见了自己也可以登基当国王了,他们顿时像大力水手吃了菠菜,兴奋了起来。这其中,最有可能登基的韩宣惠王的老二和老三之间发生的故事最为激烈。

公子咎是一个很外向的人,但是这个人却有点浮华不实。而他的弟弟虮虱却是一个内敛而胆怯的人。他们俩各具一头,以至于宣惠王都没有法子判断到底应该把王位传给谁才好?在这个时候,一个大臣给宣惠王出了一个主意,说要二位公子进行一场公平的竞争,竞争的结果再加上大王无上聪明的判断再来决定这个继承人。宣惠王觉得也只好如此了。

可是到底比试什么呢?宣惠王心中无数。他只好在朝堂上向各位文武大臣提起询问。宣惠王尽管很荒淫,但是还是那么一点点的民主的思想的。他在大事上也很难是全部是自己独断的。其实,他也独断不了。韩国的朝政也是有几个大夫在下面力顶着的。公室虽然不卑微到被大夫说了算的程度,但是,那些大夫是过去有拥立之功的人,他们说的话也不好拂面子。当然,实力使然,这些大夫也还是很规矩的。

最后,宣惠王决定在三个项目上对两个公子进行考核,第一是考核他们经史地理知识。身为王者,不通过去、未来、不晓天文地理,那怎么成?第二个项目就是考核两个公子的随机灵便的能力,要是国家有突发事件,为王者如何处理。第三,各位大臣的建议很多,最后取中的是考核两个公子的民心拥护程度。得人心得天下,其实在经过孔孟的很多年宣传后,也在战国末期的诸侯中有了一定的市场。

比试开始了。第一场比试的结果,公子虮虱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这个公子虮虱很喜欢读书,是一个内敛的人,而公子咎就喜欢在外面狂野地骑射,自然在考核如此文静的科目中败北了。公子虮虱在取得了第一场的胜利后,并无半点喜色,而公子咎也无半点羞意,两人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一样地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的。

接下来的随机灵便能力是一个考核时间限制的考核。两个公子倒也没有放在心上。他们一个在读书,一个在骑马打猎。就在他们都在做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有人来报:秦国派大军进袭鄢陵。两个公子一听,明白了,这是考核。他们迅速地披挂整齐,率领本部人马,风风火火地向自己的目的地赶去。公子虮虱是去了王宫,而公子咎是去了边关。谁知道,公子虮虱在王宫外吃了闭门羹,宣惠王根本不见他,因为这次变故不是考核,而是真的发生了变故,前线吃紧,鄢陵眼看要失陷不说,鄢陵旁的几个城池看样子也保不住。

再说公子咎,他率领了一百乘战车,手下步卒三千,一路往鄢陵而去。在他快到鄢陵的时候,已经知道这不是考核,而是真的前线有事了。而且,公子咎已经听到了韩军在前面吃了败仗,三万人马几乎全军覆没。临近几个城池的全部守军也只有鄢陵的三分之一,他们一来是兵微将寡,不敢去救,另则救也是白救,秦军很擅长打野战。要是被设围打援了,那韩国的代价就更大了。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公子咎的人马来了。公子咎在一路上就在想,前面三万人都被吃掉了,自己的区区三千多人一定还填不满秦军的牙缝的。干脆……

干脆怎么样呢?公子咎干脆把自己工资车的冕旒增加了三根,这样看上去就成了诸侯的战车了。同时,公子咎在他路过的地方,广泛地征集民用车辆,一共征集到三百辆之多。民用车一定不能军用的,因为民用车不仅是用牛来拉的,而且民用车根本不能武装。但是,公子咎把这三百辆民车包围在一百乘战车的中间,在车后拖上不少的树枝。战车一动,尘雾漫天,谁还看得出哪里是战车、哪里又是民车呢?

秦军的探子很快把军情报告到秦军主将那里,说韩宣惠王亲自带兵五百乘,人马十万赶来救援鄢陵。一路上韩军是偃旗息鼓、但是飞扬的战尘还是暴露了韩军的实力。这个偃旗息鼓也是公子咎的主张。他要来一个假假真真,让对手摸不清自己的虚实。果然,秦军在攻取了鄢陵后就立即撤退了。公子咎的队伍在鄢陵下大声地喊叫:“你们跑得太快了,我们连攻城的器具也没有带。哎,等着爷们,你们把城池洗干净,我们马上回来。”

在征集到三百辆针车的同时,公子咎还认识到自己兵力很薄弱的问题。为了让自己的军队看上去更像是那么回事,公子咎在征集民车的同时还声色凄凉地对那些百姓说秦军破韩后,你们人民也会做亡国奴的,秦军是如何残暴等等事情。他鼓励他的人民要和秦军战斗。同时,他说韩王已经亲帅大军五十万前去直捣秦国的咸阳去了。因此,他可以保证这些被征集的人夫是不会直接参加战斗的。而且,他要用他的士兵把那些人夫全都掩护在中央。于是,那些马上要面临战争威胁的人民也就答应了公子咎的安排,而且这些人对这个公子咎还非常地感恩戴德。公子咎不仅在随机上为自己赢了分,而且在民心、民意上也为自己赢了分。

自然,在不久后,韩军的主力来加固了鄢陵周边的防守后,公子咎就带着自己的人马大摇大摆地回太原去了。他很清楚,这次的不是考核的考核,他已经在他父王和那些大臣心中赢得了不少的加分了。他很高兴自己的随机处置的能力。好像韩国国王的头衔马上就要落在自己头上了一样。

回到宫中,公子咎看了一眼他的弟弟,神色很是骄傲。公子咎的这次行动果然如他所想,他取得了满分。众大臣甚至认为后面的两场比试在这一次中都得到了考核。随机能力,自然是公子咎占上风,而在民意考核中,公子咎征收的三百辆民车和给民车合理的报酬,更加上在临世就征集到几万的人夫伪装成为正规的韩军的行为得到韩国百姓的拥护,这样的行为和结果已经说明,公子咎已经得到韩国民众的认可了。

公子咎成为了韩国的太子。在不久后,宣惠王也就去世了,公子咎顺理成章地做了韩国的国王,这就是韩厘王。韩厘王在登基后,他也给韩国带来了一些变化,但是他毕竟是一个浮躁的人,他的改革根本就没有进行下去的可能。最后,好像要中兴的韩国在厘公三年的时候被秦国一场战役消灭了主力二十四万大军,韩军主帅伊阙也被秦军俘虏了。再往后来,韩国的国势就成了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终于在厘公的儿子惠王的任上,韩国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名词了。韩国的太原成了秦国的一个郡。韩国的历史也就结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